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章 玄衣男子

    一道清朗舒缓的男声倏然传来,像是天空中穿破密闭乌云乍泄的阳光。

    这声音像是有股力量,让看热闹的人群自发退散开来。

    凌曦寻声望去,正好对上玄衣男子幽深的眼眸。

    只见此人身躯凛凛,星眸剑眉,面容俊俏却不失阳刚之气,犀利的气质中又混杂着淡淡的儒雅。

    仿佛天边渐渐消散的晚霞,在人心中留下淡天琉璃的痕迹。

    凌曦心念一动,直觉认为这男人非等闲之辈。

    县令气急败坏,“你又是谁?”

    玄衣男子踱步上前,贴身侍卫抱着长剑紧随其后。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断查命案最要紧的便是弄清楚案件的原委,对伤病尸身的检验。大人既然身为濯县的父母官,就该知晓启盛律法对于审理命案的规定十分谨慎。”

    他说着看向躺在地上的香云尸首。

    “此处便是案发现场,大人若是想查清凶手,就该原地派仵作勘察。随意挪动尸首只会破坏线索,于查案不利。”

    玄衣男子的话立刻引起了围观人群的一致赞同。

    “这位公子说得对,既然尸首还在,就该立刻派人检验才是。”

    “而且我瞧着那白衣公子生得如此面善,也不像是会杀人的样子。”

    “是啊是啊……”

    县令只觉得今晚是撞了邪了,先是差点被凌曦拆穿,眼下又冒出个小白脸来顶撞自己。

    然而民情已经被煽动,他此刻若是强行把凌曦带走的话,怕是要被人质疑。年底他若是通过审核就该晋升知府了,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留下把柄。

    县令以拳抵唇咳嗽几声,不耐道:“你说的这些本官会不知道吗?但本官只是临时带人出访到此,并没有带仵作,所以才要把尸首带回衙门勘验。”说着他看向凌曦和钱婆子等人,“不过既然有人提出来了,那本官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本官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互相称述案情。”

    一刻钟?

    玄衣男子闻言蹙起了眉梢。

    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将一桩命案查清楚,尤其是双方当事人的证词明显相反的情况。

    这个濯县县令,真是个尸位素餐的糊涂蛋。待他返回京都,定要向皇上禀报此事。

    “大人,小人是遵照我们夫人的命令,带着侍女香云和小厮秦方从蜀州将少爷接回京都的。谁知,行至半途少爷居然起了色心,不仅强迫了香云,还将她残忍杀害!”钱婆子一边说,一边哭着煽动众人情绪,“大家伙说说,这样的禽兽是不是该偿命?”

    “是啊是啊。”

    “真是太恶劣了,这里好歹是天子脚下,可不是蜀州那些南蛮之地。”

    秦方见状也激动开口,“大人,其实我们家夫人一早就将香云指给了我当妻子。可少爷他看中了香云的姿色,一路上对香云多次骚扰。我们原本以为抵达京都城外,少爷会有所收敛,谁想他居然趁我们不备强迫了香云!”

    “你胡说!”

    芷柔气不愤地打断,“分明是香云不要脸地想接近我家公子,我家公子才没有兴趣多看她一眼。”

    “本官没有叫你回话前,你不得开口。”

    

县令暴躁地呵斥芷柔,不让她出声解释。

    钱婆子得意,继续胡扯道。

    “我等赶路疲惫,便早早歇下。谁想睡梦中突然听到了香云的惨叫。等我们匆忙赶到的时候,香云就已经倒在了少爷的房门前。”

    秦方补充道:“当时少爷他就站在香云身边,肯定是他杀了香云!”

    一系列的证词环环相扣,几乎将凌曦推入了绝境。

    县令得意洋洋抬眸看来,“凌曦,你可认罪?”

    凌曦不回答县令的问题,反而冲说话的婆子抬了抬下巴。

    “你说,听到香云的惨叫声就冲出来了。那你是什么时候听到惨叫声的?”

    钱婆子愣了一下,“就,就一刻钟前。”

    秦方赶紧点头附和,“对,就是一刻钟。”

    “哦。”凌曦点了点头,这才噙着淡淡的笑意看向县令,“启禀大人!草民,不知罪。”

    她收尾的音调轻快,像是带着挑衅之意。

    县令面上的笑意凝结,随行的衙役立刻蹙眉呵斥。

    “放肆,怎么跟大人说话呢!”

    凌曦踩在台阶上居高令下地望着这群牛鬼蛇神,“我并非此案凶手。”

    县令哼道:“是不是由不得你说了算,得本官审过之后才能断定。”

    就在他话音落下之际,凌曦已经举起了一根手指。

    “我说我不是凶手,共有四个证据。

    其一:钱婆子说她是在一刻钟前听到香云的惨叫声,冲出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人死了,而我就站在旁边。但根据现场尸首僵硬的程度以及出现的零星尸斑判断,死者至少死了两刻钟以上。”

    说完这话,凌曦迈着步子往下走了一级台阶。

    而众人的目光随着她的称述都落到了香云的尸首上。

    正如她所言,香云袒露出来的肌肤上已经零星地分部了少量的青黑色斑点。凡是家中办过丧事的人都该知晓,这尸斑可不是人一死就会出现的。

    “其二:死者的致命伤在胸口处,根据伤口大小与形状推断,应当是匕首之类的锋利武器由下往上捅穿了心脏致死。这说明死者临死之前应该是坐在或者趴在凶手身上的。”

    话说到此,小厮秦方不忿反驳。

    “那又如何?许是你在奸污香云的时候,见她挣扎不断,所以用匕首杀了她。”

    “我若是强迫于她,应该是以向下压制的姿势,而不是由她坐在我身上。况且,现场并没有凶器。”凌曦缓缓往下走了一级台阶,不徐不疾提醒道:“县令大人,若是用匕首捅穿心脏,必定造成死者大量出血。”

    县令不明所以,“那又如何?许是你杀了人之后把凶器藏起来了也未可知。”

    这时玄衣男子却再次开口。

    “可刚才钱婆子和秦方都说他们一听到香云的喊声就冲了出来,并且看到凌曦站在尸首面前。这么短的时间,凌曦不可能藏匿凶器。况且,他身上白衣似雪,并未沾染血迹。”

凤鸾锦谋:一品女少卿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