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2章 赔礼

    翌日一早,天边刚泛起鱼肚白,柳素便从床上坐了起来。

    自从重生后,她夜里总是难眠,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都是封后大典那天的画面。

    那些事,就像是跗骨之蛆,无论怎样努力也不能摆脱分毫。

    听得柳素下床的声音,月淞便披了衣裳从外间走进来。

    “姑娘,时辰还早,再睡一会吧。”

    柳素端坐在妆台前,笑容似乎有些苍白:“帮我倒杯茶吧。”

    “哎。”月淞应了一声,斟上一杯递到柳素手里。

    见柳素气色不好,也有些心事重重的,月淞转身到外间穿好衣裳,收好床铺,便又进里间为柳素梳头。

    月淞向来是最识大体的,眼里看明了,嘴上也不多问,只轻柔的绾着发髻,生怕弄疼她。

    柳素透过铜镜瞧着立在窗边的纸鸢,眸子里又多了一分黯然。

    “姑娘要一起带去吗?”

    听得月淞的询问,柳素抬眸看向镜子里的她,淡淡勾起唇角应了一声:“嗯。”

    梳洗罢,方换好衣衫,便见月龄从门外进来。

    “姑娘,外面来报,说五殿下到了。”

    柳素敛眸理了理衣襟:“月凝随我同去。”

    听罢,月龄皱了皱眉,瞧着月凝得意的模样,心里便气不打一处来,刚要说些什么,却被月淞拦下。

    月凝听得柳素吩咐她同去,自是高兴,向月龄挑了挑眉,拿起纸鸢跟在柳素身后便出了门。

    月龄瞧着月凝的背影白了一眼,不满道:“还以为姑娘最近转了性,看来是咱们想多了,这一有事,心里眼里就又只剩下她了。”

    月淞倒不以为意,柔声道:“姑娘如今不似从前了,做事也定有她的道理。”

    自后堂转出到了正院,便见李行正坐在堂前喝茶。

    瞧见一身水蓝色窄袖齐腰素裙的柳素,李行放下手中的茶盏细细打量了一番。

    今日的柳素虽穿着朴素,却不失清秀,长发尽然绾在脑后如马尾般垂下,透着清爽与利落,放眼瞧去,俨然一副江湖侠女的模样。

    “给五殿下请安。”

    见柳素行礼,李行不禁扬唇道:“今日的装扮倒不适合这些繁文缛节,不如随意些好。”

    “殿下既这么说,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柳素弯眸笑笑,便与李行往外走去。

    西郊浣花亭

    李御倚在树旁,神情中带着些许不悦。

    五哥约那个女人出来游玩虽是为了大计,可明知他不喜,又偏将他也拉来,少他一个又不会影响什么。

    一旁一位身着墨蓝色云纹衣裳的青年男人瞧着李御一脸不情愿的模样,不禁上前劝道:“殿下今日务必要忍耐,切莫性急,惹出事端。”

    李御不耐烦的应了一声:“哦。”便没再出声。

    不多时,远远便见李行与柳素一行人策马而来。

    柳素坐在马背上,一眼便瞧见李御那张铁青的脸,不禁勾起唇角。

    看来李行也早有准备,叫李御前来,应是为约她找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只说是让李御给她赔罪,倒也不至于让皇上过分多疑。

    至亭前,几人翻身下马,便听李行温声道:“今日约柳小姐前来,也是为十三弟向柳小姐赔礼。日前百花宴上对柳小姐多有得罪,还望柳小姐能与十三弟冰释前嫌。”

    柳素敛眸扬了扬唇角:“原来殿下邀我踏青是假,与人讨情儿才是真,既然如此,我便回去了。”

    见她要走,李行便向李御递了个眼色,李御虽不情愿,却也碍着李行,没声好气的说了一句:“喂,别不识好歹。”

    柳素抱臂瞧了一眼,勾唇道:“看来有人不愿领五殿下这个和事佬的情啊。”

    李御不禁皱起眉头:“你不要在这挑拨离间。”

    话音未落,一旁墨蓝衣裳的青年便用手肘撞了李御一下,随即拱手上前道:“在下左都御史裴远,今日有幸结识柳小姐。”

    裴远,这名字似曾相识,只是柳素却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李行接过话茬温声道:“子期是十三弟的表兄。”

    裴子期?!

    直至从李行口中听到裴远的字,柳素方才恍然。

    裴子期在朝中表面上虽是安守本分,然此人心机深沉,曾为一己私利而做叛国贼。

    当年岭观城一战,便是他向敌军泄露了军事机密,才导致豫军大败,而腾亲王世子李徽也是死于那场战役之中。

    只是此事多年后才被查出,那时裴子期已然遁于无形,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素打量了裴远。

    无论怎样,也很难将面前这书生模样的人与通敌叛国联系在一起。

    随即收回目光,远眺道:“既然殿下是约我来踏青的,不如别话暂且放在一边,也免得再伤了和气。”

    说罢,便往前走去。

    见柳素避开话题,李行也便不再勉强,只李御在身后盯着柳素的身影,眸子里满是阴鸷。

    “我说过这丫头不是善茬,赔礼赔礼,有什么好赔的!那日校场上吃亏的明明是我,要赔礼也是她赔给我。”

    裴渊皱着眉头低声喝道:“什么要脸的事说这么大声,也不怕人听了笑话。”

    李御只盯着柳素的背影愤愤瞪了一眼,便被裴远拉着跟了上去。

    柳素前头慢悠悠的迈着步子,似笑非笑道:“原以为殿下是约我来放纸鸢的,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听得柳素话里有话,李行倒也不恼,只温声回道:“柳小姐多虑了,今日约柳小姐来自是为了踏青的。”

    听得李行如此说,柳素随口接茬问道:“说起来,殿下扎纸鸢的手艺真不错,不知师承何处?”

    李行听罢笑着摇摇头:“不过是幼时贪玩,喜欢琢磨这些小玩意,比起专门的师傅还差得远,让柳小姐见笑了。”

    柳素只抬眸望着风景,由始至终也未敢侧目瞧上李行一眼。

    “殿下谦虚了,改日若得闲也教教我如何?”

    李行勾起唇角敛眸笑道:“长安侯府应有尽有,区区一面纸鸢,何至于柳小姐亲自动手来扎。”

    柳素挑了挑眉,语气中带着她独有的骄傲:“区区一面纸鸢罢了,又能有多难学?”

    说罢,余光便瞥到不远处的林间岔路上。

    李行侧目瞧了,温声回道:“想来柳小姐必是聪慧过人,应是一教就会。”

    不过片刻,忽听得林间传来几声女子呼救。

    柳素意味深长的挑起唇角,听着李行唤来身后的随从吩咐道:“去瞧瞧发生什么事了。”

长门无怨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