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7章 丫头

    马车行至府门,几个丫头婆子便举着伞拿着披风围了上来,将柳素从车上扶下,披好衣裳。在旁的月龄忙从下人手中接过油伞为她撑在头顶。

    “阿姐!”

    柳繁唤了一声,小跑来到柳素面前,身后的丫头忙举着伞跟上。

    “阿姐,你路上可冷不冷?”

    见她关切之中似乎仍透着些许疏离与怯意,柳素莞尔一笑,拉起她的手便往院里走去,缓缓开口道:“知道冷还在外面等,傻丫头。”

    柳繁跟在身后,手心里传来暖意,不禁憨笑两声。

    而院角处一双目光在暗处正紧紧盯着两人。

    煨雪阁

    “姑娘回来了。”

    一进院子,两个大丫头便上前来迎。

    一旁身形纤瘦高挑,一身海棠红半臂齐腰裙的丫头把手里的暖炉递到柳素手中,接过月龄手中的伞道:“姑娘前几日叫月重吩咐奴婢做的花儿已经做好了。”

    柳素瞧着清瘦的月浓,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

    月浓曾是她的贴身丫头,侯府破败后,她哥哥将她卖给了一户屠夫做妻子,日子虽清贫,却也安稳。

    可即便她曾经待她并不交心,她沦落之时,她却也常常会去看她,给她梳梳头,讲讲外头的趣事。

    都怪她眼不明,心不清,竟没用心待过这样好的一个人。

    “还是你手巧,快拿来我瞧瞧。”

    柳素弯眸笑笑,一行人簇拥着进了屋子。

    方入座,月淞又拿了两个软垫为姐妹两个垫在背后,见月浓自里屋拿出一方奁盒,端放在柳素手边打开。

    月龄接过柳素手里的暖炉,见她从奁盒里拿出一朵石榴红包金线的绢花,不禁瞧了眼月浓,却未多言。

    柳繁坐在软塌上歪头瞧着柳素手里的花,眸子里不禁亮了起来,轻叹道:“还是阿姐房里的人手巧,竟能做出这么精致的绢花。”

    柳素勾了勾唇角道:“这满都城里啊,月浓的手艺都是屈指可数的,叫人不佩服都不行。”

    听得柳素一番夸赞,月浓倒愣了片刻。

    她家姑娘,竟然夸她?

    月龄瞧着月浓的神情,不禁笑道:“你们瞧,这人被姑娘夸了两句,怎么就呆了。平日里我夸她,她还不领情呢。”

    月淞笑着摇摇头,端来两碟点心放到桌上。

    月浓回过神,白了一眼道:“你这嘴里但凡有一句贴心贴肺的好话,我可就要到山上拜菩萨去了。”

    听罢这话,月龄笑笑,忙回道:“都听听,这丫头嘴上惯是不饶人的,也就姑娘说得,别人若是说她一句,心里指不定有多少句来回嘴呢!”

    众人笑笑,又听得月浓说道:“就你话多,看明儿出去了谁敢要你!”

    月龄努了努嘴,似是害羞的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柳素瞧着两人,笑着摇摇头,心里竟有一丝暖意。

    随即将绢花放回奁盒,温声道:“月淞,把这些花儿给各院里的大丫头们送去,就说我有孝,带不得,分给她们玩的。”

    

月淞应了一声,接过奁盒便出了门去。

    一旁的月浓瞧着自家姑娘,怎么都觉着有哪里不一样了。

    若换了从前,她的东西,哪怕是剪了烧了,都定不会送给他人的。今日怎么……

    “阿姐,这么好看的花儿,送给别人,可惜了。”

    “左右不过是个玩意儿罢了,来,尝尝这个。”

    月龄轻轻拉了拉月浓的衣裳,使了个眼色,便往屋外走去。

    见姐妹俩在说话,月浓也便悄悄退了出去。

    月龄拉着月浓的衣袖左右张望了几眼,低声道:“你可觉得姑娘有什么不一样了?”

    月浓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轻声回道:“是有些不一样,只是我也说不上来。”

    月龄勾唇笑笑:“我倒觉得这样挺好,姑娘向来莽撞,如今有了心思,也就不怕被有心人欺负了。”

    月浓轻轻碰了碰月龄的手臂,使了个眼色,便见一身桂花石榴裙的月凝自院外走了进来。

    两人对视一眼,月龄冷哼一声,低声道:“怕是又去哪个院儿里邀功领赏了。”

    月浓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多说话,却哪里管得住这个快言快语的主。

    “这姑娘都进屋大半天了,偏是有那个没心没脸的连规矩都忘了,不来跟前伺候着,不知道又去踩哪个院儿的门槛了。”

    月凝老远听着,只白了一眼,便要往屋子去。

    月龄上前一步,挡在她面前,却也没多说些什么。

    月凝睨了面前的人一眼,抱臂挑眉,嘲讽道:“有些人啊,永远都是奴才的命,再怎么也扶不上墙,所以我劝你,少管别人的闲事。”

    月龄嗤笑一声:“一个连奴才都做不好的人,还妄想飞上枝头?真把自己当个玩意儿了。”

    “你!”

    柳素看着棋盘喝了口茶,听着屋外的声音,抬眸瞧了一眼,缓缓开口道:“外面在吵什么?”

    听得柳素的声音,两人各自白了一眼,走进屋里。

    月凝一身浓重的脂粉味,堆笑着走到柳素跟前道:“姑娘,二姨娘听说姑娘回来了,唤奴婢去问问咱们这儿还缺些什么,说晚些时候派人送来。”

    柳素敛着眸子,淡淡应了一声:“嗯。”

    月凝曾是她最信任的丫头,可她巴结自己,却是为了做上大哥哥柳慎的姨娘。

    侯府被抄家后,她为了自保,勾搭上了刑部侍郎梁大人,并逼迫大哥哥写下休书,这才免于充为营妓。

    柳繁坐在一旁,打量了几眼月凝,又瞧了瞧柳素,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对了阿姐,大哥哥说,今天会早点回府,给我们带松鹤楼的云片酥。”

    柳素弯眸笑笑:“哦?大哥哥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

    月凝听罢柳素的话,忙笑道:“姑娘这是哪里话,大少爷怎么说也是侯府的长子,是姑娘的哥哥,惦记姑娘也是清理中事啊。”

    柳素轻笑一声,似有些意味深长:“看来这府里的规矩你比我懂,倒要劳烦你来教我。”

    月凝尴尬的扯了扯唇角,俯首回道:“奴婢不敢。”

    往日姑娘待她都是言听计从的,今日怎么……

    月凝微微抬了抬眸子,见柳素只与柳繁下棋,并未抬头,心里未免有些打鼓。

长门无怨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