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2章 纸鸢

    自柳素离开后,李鸳便有些出神。

    想来嫁到柳家已有五十余年,如今也从当初意气风发的长枪娘子,变成了稳坐侯府的老太君,少年的时光偶尔也于梦回中历历在目。

    曾经的柳家叱咤风云,纵横沙场,风光无两。可如今,却终也到了如履薄冰的境地。

    只恨柳家小辈中未得一嫡子,不能与长安侯分忧。难道真到了要用柳家女儿的亲事,在朝中求存的地步了吗?

    “老祖宗,大姑娘回来了。”

    梓归俯身在李鸳耳边轻声回道。

    李鸳回过神,抬眸间便见柳素与李行二人自远处走来。

    和煦的阳光下,她仿佛瞧见了当年自己与夫君南塘出游时的画面。那时的柳郎,便是这样一身白衣,高大的身躯将她严实的包裹在影子里。

    “拜见皇姑婆。”

    李鸳瞧着恭敬行礼的李行,颔首示意。随即便听到柳素低低唤了一声。

    “祖母。”

    李鸳瞧着柳素有些委屈的神色,抬手将她拉到面前。

    “才离开一会这是怎么了,是谁欺负我的阿卿了?告诉祖母,祖母替你出气。”

    柳素微微咬着唇瓣,将纸鸢从身后拿了出来,低声道:“没有人欺负我,只是祖母做的纸鸢破掉了,怕是补不好了。”

    李鸳瞧了瞧,拍拍柳素的手笑笑:“你这丫头,不过是个纸鸢,哪里就值得难过成这样。”

    柳素蹙眉摇摇头:“于阿卿而言,这是祖母送给阿卿的礼物,自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李行站在一旁不禁瞧着秀眉颦蹙的柳素,比起方才在红叶庭时,像是换了个人。

    这皇室贵胄家的小姐都有些骄横之气,吃不得一点亏。他还以为柳素会在李鸳面前告上那位林小姐一状,再好好惩戒一番,没想到她却只字未提。

    而是像个寻常人家的小姑娘一样,为了一面残破的纸鸢对着祖母撒娇。

    李鸳接过纸鸢在手里仔细瞧了瞧,抬眸间却不经意瞥见李行注视柳素的眼神,眸中微微泛起一抹思量,将纸鸢又塞回柳素手中,随即故作叹气。

    “哎,祖母年纪大了,纸鸢也扎不动了。诶?我听说行儿幼时最爱摆弄这些个小玩意儿,不如替皇姑婆扎一个给你妹妹可好?”

    李行听得李鸳这番话,倒也给自己找了个正式的借口去接近柳素,温笑道:“皇姑婆既吩咐了,行儿又哪敢推辞。”

    李鸳满意的笑笑,便起身道:“好了,时辰不早了,我也累了,回吧。”

    柳素将手中纸鸢递给李行,神色微微有些羞赧,敛眸柔声道:“那就,劳烦五殿下了。”

    随即扶着李鸳离去。

    李行瞧着李鸳与柳素的身影消失在浮桥尽头,唇角的微笑渐渐淡去。

    这位柳小姐很会耍乖,可骨子里倒不是个和善的,有趣。

    回到朝和殿已时近黄昏,李鸳只道受了些风想早些歇息,便将柳素打发回去。

    李行回到黎玄殿,方一进门,便见李萱噘着嘴向他跑来。

    “皇兄!你怎么才回来!”

    李行摸了摸李萱的头笑笑:“自然是有事在忙,这么晚了怎么还到我这里来?”

    

李萱带着怒气轻哼一声:“是啊,忙着陪那个柳小姐,对自己的亲妹妹却爱理不理。”

    见李萱知道他与柳素见过面,李行倒也不隐瞒,负手往屋里走,温笑道:“不过是偶然遇见,你今日怎么还关注起这种事了?”

    李萱跟在身后,进门便坐在椅子上,拿起茶盏敛眸抿了一口,似是试探的问道:“怎么?难道皇兄怕我对她怎么样?皇兄该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李行将纸鸢放到一旁,提笔边在笺上写着边道:“不过几面之缘,何谈喜欢,萱儿多虑了。”

    李萱看着李行笔下的字,随即拿起一旁的纸鸢瞧了瞧上面的诗句。

    “我倒不知,皇兄这么大了,还喜欢这种女儿家爱玩的东西。”

    李行落笔,将纸笺折好唤来一名内侍道:“按照这上面去备办。”

    “诺。”

    内侍应声退下。

    李萱努着嘴,试探着问道:“皇兄,这,不会是那位柳小姐的东西吧?”

    李行回身瞧着李萱的模样,总觉得有些奇怪,不禁问道:“你今日怎么句句不离柳小姐?难道她得罪了你?”

    李萱面色尚有些许怒气,微微抬起下颚道:“反正你要是跟她走的近,我就是不依!”

    李行落座喝了口茶,缓缓道:“我自有打算,此事你不该过问。”

    李萱将手里的纸鸢悄悄放到身后,她才不允许那女人的东西出现在皇兄的寝宫。

    随即微怒道:“皇兄!你变了!”

    随即便跑了出去。

    李行瞧着李萱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

    自母妃去世后,他便与萱儿在这深宫之中相依为命,对她极尽宠爱,如今倒也让她专横跋扈的不成样子。

    李萱自黎玄殿中走出,便坐上轿辇往长兴宫而去。

    幼时她总是与皇兄推心置腹,可年岁越长,她却越有些话不能与他仔细说清。

    且不说今日柳素在长兴宫对她不敬,便是皇兄为了柳素而对她冷言冷语这一点,她便不能忍受。

    若是日后皇兄真的爱上了她……

    不,她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李萱瞧着纸鸢,心中愈发气愤,用力扔了出去。

    轿辇尚未走远,便见墙边一位宫女将纸鸢捡起,恭敬上前道:“奴婢见过公主。公主万安。”

    李萱瞥了一眼,见是秦修仪身边的大宫女雀屏,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秦修仪便是十三皇子李御的母妃,因李御与李行走得很近,秦修仪也盼着有一日李行能登基为帝,便对李萱十分宠溺。

    而李萱年幼丧母,未感受过亲昵的母爱,便也将秦修仪当做宫中最亲近的人。

    “起来吧,你怎么在这儿?”

    雀屏俯首道:“回公主,娘娘让奴婢给公主送些糕点,正巧刚出门就在这儿碰上了您,不知是什么让公主生这么大的气?”

    李萱抬眸瞧了一眼,才知已走到云迎阁,便开口道:“既到了这儿,我便去瞧瞧秦修仪,进去再说吧。”

    雀屏俯身行礼,顺手将纸鸢也拿进了宫中。

长门无怨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