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3章 流泪

    顾及梦收回眸光,淡笑回道:“下官与郡主年少时同在学里,因郡主对医术颇有兴趣,与下官十分投缘,便成为了至交,故此闲说过许多医理,谈不上教授。”

    见其言谈间十分谨慎,丝毫未讲半分越矩之词,柳素微转双瞳,含笑道:“这满朝文武,想必没有多少官能如顾大人这般了。”

    顾及梦略微疑惑看向柳素:“哦?柳小姐此话怎讲?”

    柳素微勾唇角,缓言道:“多少人都抢着做皇室子弟的老师,但凡是一字之师,也够荣说半生了,顾大人反倒不以为意,不知是过于自谦,还是——”

    话音微顿,柳素微抬眸,眼底似透出一抹锐利,继道:“想要撇清些什么?”

    顾及梦眸光微顿,神情似有刹那的恍惚。

    柳素将顾及梦的神色收入眼底,一扫眸中的锐利之色,轻松的笑笑:“我方才不过是说些玩笑话,顾大人不必放在心上。”

    继而话锋一转,敛眸问道:“对了,今日本是要向您请教药膳一事的,听闻有一种药材,入膳降肝火,理元气是最好的,叫什么——云胡花?不知顾大人可否与我讲讲?”

    听得云胡花三个字,顾及梦似眉心微皱,看向柳素的神色里多了一分复杂。

    云胡花生长于大豫的西南地带,性凉,微苦,多以研磨成粉,外敷疗疮,内服则为慢性毒药。

    当年为长平郡主调理身子,提出药膳之法的,便是顾及梦。然而最后谁也没想到,偏偏每日的膳食中多了这一味云胡花粉,终致其中毒身亡。

    看来,这位柳小姐怕不是为了什么药膳才请他来此。

    顾及梦眸色微沉,倒也没有点破,只是顺着柳素的话接了下去。

    “柳小姐怕是记错了,云胡花乃是外敷所用,不可食。若说理气降火最好的,当如穿心莲,金银花,黄莲等清肺降热的草药。”

    柳素佯做了然般微微颔首:“既如此,还要劳烦大人与我写下一份食谱。”

    顾及梦从药箱中取出纸笔,落笔道:“今日先与小姐写下两道,待回去再细细编写一份差人送到府上,小姐以为如何?”

    柳素颔首:“既如此,便有劳顾大人了。”

    顾及梦将写好的食谱递到柳素手中,恰此时,殿中宫婢奉命来小厨房煎药。

    一进门瞧见两人,纷纷作揖:“柳小姐万安,顾大人万福。”

    顾及梦见状,回身收拾好药箱道:“太医院事务繁忙,下官要先行离去,制作之法都已写在食谱上,若有疑问,小姐可再差人到太医院来寻下官。”

    柳素用余光似有若无的扫了一眼旁边忙碌的宫婢,遂俯身致谢:“多谢顾大人。”

    随即目送顾及梦离开。

    从方才的谈话中,她倒是未寻到什么端倪,只不过从顾及梦的态度来看,他是极为谨慎的。只是一提及娘亲的事,他倒有些遮掩之意。

    或许,是她的错觉。

    岁暖阁

    “老太君醒了!”

    长安侯府众人皆守在外厅,内阁中不多时传出婢子欣喜的声音,让柳廷等人松了口气。

    

李鸳环视了一周,目光从进来探望的人身上接连移开,似乎在寻着谁。

    柳廷川上前坐在床畔,轻轻握住老太君的手,对身后随侍的小丫头轻声吩咐道:“速去找大小姐。”

    小丫头应声便往外跑去,方至偏殿门外,便撞见柳素与提着食盒的月龄走了来。

    “大姑娘。”小丫头停下脚步,忙俯身问好,双手紧紧握起,语气中满透着紧张。

    “大姑娘,老太君醒了,侯爷让奴婢来找您。”

    柳素淡淡应了一声,余光不经意扫了一眼面前的小丫头,抬步便走了进去。

    门口的柳清如瞧见柳素走来,正想说些什么,便被阮玉娘一个眼神瞪了回去。面上更是有些不欢之色。

    文殊儿瞧着柳素,忙轻声殷勤道:“老太君这会子刚醒,正找你呢,快去吧。”

    柳素微微颔首,方一进屋,李鸳黯淡的目光中似多了些许安慰,向她轻轻抬手。

    柳廷川见状,起身让出位置,柳素弯眸上前,温声道:“祖母,阿卿喂您吃药好不好?”

    随后上前将李鸳扶起,靠坐在软垫上,紧接着从月龄手中拿过药碗。

    李鸳半垂着眸子,一时间竟像是苍老了许多,方才宴上神采奕奕的模样早已消失。

    辈分上算来,腾亲王与李鸳也是一脉同宗的兄妹,听说早年间交情甚笃,如今年纪大了,身边的亲人一个接着一个离世,于她而言也是种打击。

    柳素端着药碗,将舀着药汤的瓷匙递到李鸳嘴边,却见她摇了摇头。

    见母亲不肯喝药,一旁的柳廷川眉间的愁色又多了一分。

    柳素看着面色憔悴的李鸳,温声劝道:“祖母,阿卿知道您很难过,因为,阿卿也曾失去过至亲。可正因如此,您才要养好身子。活着,才能看清一切,不是吗?”

    李鸳缓缓抬眸注视着柳素。

    这个曾经只会躲在她袖下的丫头,似乎,长大了。

    柳素轻轻扯开唇角,露出一丝笑容,一勺一勺将药汤喂到李鸳口中。

    柳廷川侧目打量着自己的女儿,方才那句轻飘飘的话里,似乎藏着什么玄机。难道是他的错觉?

    不,她不过是个孩子罢了,哪里会有什么深沉的心思。

    柳廷川向屋子里其他人摆了摆手,示意众人离去,回首又瞧了柳素一眼,也抬步离开。

    方喂了几口,李鸳便微微侧开头,不愿再喝。柳素无法,便放下药碗,却瞧见一向不苟言笑的祖母流下了泪水。

    前世长安侯府那般惨烈,面前这位刚强的老人都不曾哭过一次。或是说,在他人面前,她未曾流过一滴眼泪。

    可如今……

    柳素执起绢帕,犹豫片刻,却还是替李鸳拭去眼泪。瞧着她略显疲惫的面容,柳素从没有一刻觉得祖母这样脆弱过。

    那个曾经于战场厮杀,骁勇善战的祖母,原来也是个内心柔软的普通女子。她坚强了一生,其实,也不过是个将悲喜掩藏于心底的可怜人。

    李鸳缓缓抬眸,微红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孙女,启唇轻道:“阿卿,咱们柳家,不中用了。”

长门无怨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