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9章 骑射

    柳素清冽婉转的声音传入李彻耳中,让他不禁又注视着面前的少女。

    “何谓不适合?”

    李彻低沉的声音响起,柳素顺手将另一匹墨驹的缰绳交到李彻手中,笑意清甜。

    “三殿下一身玄青衣袍,自然配上墨驹才相得益彰。况且,这匹枣红马看上去有些没精神,殿下又何必为难它呢?”

    还未待李彻再说些什么,柳素便唤了一旁的马倌,将枣红马牵了下去,随即自己牵了一旁的白马往骑射场走去,眸中若有所思。

    她清楚的记得,前世李彻遭人陷害,在骑射场上被发狂的马摔了下来,身受重伤。

    如今她把一切希望都压在李彻身上,他万不能有什么差错。没有李彻,她扳倒李行的胜算就微乎其微了。

    李彻瞧着柳素远去的身影,脑海里回响起她方才那句似是不经意的话。

    “这匹枣红马看上去有些没精神……”

    随即唤了贴身护卫:“溪叠。”

    一旁玄色劲装的少年应声走上前:“殿下。”

    李彻牵起缰绳,淡淡道:“去瞧瞧。”

    “是。”少年应声,转身离去。

    骑射场上尽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唯柳素一身浅色衣裙,稚嫩的小脸上已见秀美,瘦小的身姿显得格外醒目。

    秦子麟意味深长的看向柳素,虽不知秦攸兰为何要他将这丫头的名字写在骑射报名单上,可介于是他最疼爱的妹妹所要求,他也便没有拒绝。

    毕竟宫中的比试,哪家公子也不会同一个丫头争锋,自然也不会为难她什么。

    李行御马至柳素身侧,温笑道:“我还从未见过敢同男儿比试骑射的姑娘,你是第一个。”

    见李行搭话,柳素胃里隐隐有些翻涌,只觉得有些恶心。面上却也未有波澜,淡淡道:“殿下怎知女子不如男儿。”

    李衍坐在马背上伸了个懒腰,对柳素说的话不以为意,拖着长声开口道:“果然是长安侯的女儿啊,连口气都如出一辙。”

    柳素前世便不喜欢这个八皇子,明明是个男子,不仅生得一副阴柔的相貌,连骨子里都满是妇人般阴狠毒辣的手段。

    李衍的生母是南康国人氏,早年豫皇登基,南康国为说服豫皇与其联手共御北元南下,特进贡了些珍品与美人前来联盟。

    而李衍的母亲,便是其中一名舞姬,被豫皇宠幸后封为越美人。

    当年越美人宠冠后宫,一时间风头无两。可就在她怀孕不久后,皇后却查出她使用‘勾魂术’魅惑皇帝。

    南康因地势原因,所处地脉的森林中满是毒虫花草,遂南康人多会巫蛊奇术。

    于是,皇后便将此事上禀豫皇,豫皇一怒之下将越美人打入冷宫,方诞下李衍,便听闻其难产而亡。

    李衍应是遗传了母亲的容貌,才有着南康人独有的深邃眼眶,柔和的轮廓。若非他心狠手辣,倒也不失为一位绝世公子。

    只可惜,相由心易,好好一副面容如今却满是戾气。

    李行远远瞧着靶子,见柳素未做回应,扬唇道:“长安侯历来敦厚,对父皇忠心耿耿。若我大豫多些这样的臣子,岂不是社稷之福。”

    

柳素敛眸轻轻抚着马颈,握着缰绳的手因用力而有些泛白,淡淡开口道:“听殿下言下之意,可是欣赏我父亲?”

    李行微微侧目,见柳素将他言意道破,目光中多了一分打量。

    温笑道:“看来柳小姐比传闻中聪慧。”

    她虽对李行恨入骨髓,可如此相近的距离,又听得他夹带温柔的声音,让她一瞬间有些恍惚,心尖又隐隐抽痛起来。

    哪怕他说的有一句是真心,她也不会走上与他相杀的这条路。

    如今,又想骗她吗?

    柳素定了定心神,淡淡开口道:“我柳家三代忠良,就连皇上也称父亲为‘忠孝之长’,殿下欣赏我父亲也在情理之中,”

    李御听得柳素这番话,只觉有些狂妄,不过一个小小的丫头,竟不把皇子放在眼里。

    见李行仍旧没有丝毫怒气,李御有些不满,不禁冷声开口道:“五哥知礼,给长安侯一个面子,你倒借着张狂起来了。”

    李行倒也未阻止,只待看柳素作何反应。

    若是前世的柳素,在这凶狠的少年面前定会吓的发抖,可如今,她早已不是那个懦弱的小姑娘了。

    柳素抬眸,从容的看向前方,淡淡开口道:“面子是自己争来的,何须借。”

    李御一时竟有些微愣,随即冷哼一声:“大话别说太早,一会可不要吓哭了。”

    “嘶——我没记错的话,这位柳小姐是各位殿下的表妹吧?这么咄咄逼人的欺负一个姑娘,也不怕传出去被人笑话。”

    桀骜的语气夹杂着悠然的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柳素侧首瞧去,便见霍羡向她挑了挑眉,笑容里透着张扬。

    柳素收回目光,无奈勾了勾唇。

    这位霍小将军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明都城中只要有美女的地方都认识他。

    说来他与寻常公子又不同,别人去勾栏院都是找乐子,他却是拿着银子一一给美人赎身,劝人从良。

    可此人又惹不起,因此各楼子里的鸨母一听是霍将军来了,恨不得把漂亮姑娘一股脑的藏起来,省得来搅她们的生意。

    前世她沦为官妓时,他便常来拜访。因皇命不可违,他也无法劝她从良,左右不过是来与她解闷逗趣儿。

    李御与霍羡目光交锋,柳素似乎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继而便听得李行打圆场。

    “不过玩笑几句,霍小将军言重了。”

    霍羡嗤笑一声:“这男人场上的事儿,可不该跟一个姑娘较真儿,十三殿下若是技痒,就跟我比一场。”

    李征远远瞧着,兴味的笑笑,对李彻道:“三哥,这柳小姐,可是个祸水啊——”

    李彻淡淡扫了一眼,一旁的李律接话道:“六哥也想尝尝被淹死的滋味?”

    李征向来对李律的毒舌无言以答,只无奈摇头叹道:“约人啊,你就是太不解风情,才没有姑娘喜欢。”

    李律无谓耸耸肩:“没有姑娘喜欢,也总好过一厢情愿被姑娘嫌弃。”

    李征脸色微微阴沉。

    这小子……分明在揭他的短。

长门无怨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