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8章 刺绣

    没有人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自此皇贵妃被打入冷宫,三皇子李彻在豫皇面前,也举步维艰。

    从那之后,上官旒便销声匿迹,可柳素清楚的记得,北元国破时,她曾在大豫朝的三军之中见过这张脸。

    听人说,他是李行的国师。

    “下一场,刺绣——”

    内侍高声通传,柳素回过神,拿起手边的木签往台上款款走去。

    柳素一身素色衣衫立于众多莺燕之间,显得格外醒目,不禁有人低语:“听说这柳小姐不学无术,怎么还敢报刺绣?倒不如随手写个字下个棋,输也输的痛快些。”

    “怎么说也是长安侯府的长小姐,我看除了模样,其他的也比不上柳家的二小姐和三小姐。”

    “叽歪些什么?女子漂亮不就够了?学那些花里胡哨的有什么用?”

    话音未落,众人皆循声瞧去,说话的正是天启将军府的二少爷,霍羡。

    这位霍小将军是明都城里出了名的桀骜不驯,与三皇子李彻有总角之交,而天启将军也出了名的护犊,丝毫不许他人欺负自己的儿女。

    霍羡幼时溜出家门去玩,在城外被两个人贩掳走,霍将军得知后,派出一千精兵把明都城方圆几十里搜了个底朝天。

    最后救下了十几个被拐卖的孩子,并将两个人贩子吊在城楼上鞭笞,脚下放上火鼎,烈日下暴晒了七天七夜,险些变成干尸。

    一想起霍将军的手段,纵使官家人也不敢过于招惹,纷纷噤了声。

    毕竟霍家上面还有一个也许即将会被立为皇储的三殿下。

    “刺绣题目,风———限时一个时辰——”

    内侍官话音方落,众人皆皱起眉头。

    依常理,这刺绣中最难绣的便是云,因云流动飘然,需要极精细的绣法才能将其飘逸还原一二。

    可这风……无形无貌,要如何绣得?

    陆昭华思虑半晌,侧首瞧一旁的柳素早已拿起了金针,随即也动起手来。

    她的刺绣可是师承宫中御绣的师傅,怎么能输给那个傻子!

    李彻坐在席位上久久不曾抬眸,似是在思量些什么,李征一边喝茶一边瞧着台上的柳素,耳畔传来李律的声音。

    “六哥好像在看那位柳小姐?”

    李征放下茶盏,眸中多了一抹思虑:“早些时候,曾听闻这位柳小姐是个草包痴儿,今日在演武场你可曾注意到,剑刺去的那一刻,她利落的后退了两步。”

    李律微微思量,寻常人若遇此景,该是站在原处未能来得及动作才对。

    “依六哥说,这个柳小姐,与传闻中不太一样?”

    李彻微微抬眸,不禁看向台上的柳素,继而又听李征开口:“一个会装傻充愣的女人,一定很聪明。至于她是不是装傻充愣,很快就知道。”

    柳素正从容的起落着手中的金针,那般认真的神色,在柳家人的记忆里,似乎从没出现过在她的脸上。

    柳清尘一边绣着,一边不时看向柳素,见她飞针走线,毫不慌乱,一时有些没了底。

    今天的长姐,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时间到——落针——”

    时间一点点过去,老太君和长安侯坐在位置上皆有些好奇柳素的作品。

    忽听得内侍官一声高喊,便有宫婢上前,将众人的作品一一从绣架上取下挂起。

    所有人的目光霎时被中间一幅金线的绣品吸引。

    只见月白的绢帛上用金线勾勒出一位女子曼妙的曲线,手中似握长剑,发丝与裙摆若柳条般飘逸飞舞,相互缠绕。

    近处瞧着针脚并不精细,可远远看去,整幅绣品层次分明,柔和的曲线中透着张扬的气势。

    若是曾有幸见过《惊鸿剑器舞》的人皆知,这幅绣的,便是当年一舞名动天下的长平郡主,也是如今已逝的长安侯夫人。

    

陆昭华瞧了一眼,眸子里满是不服的神色。

    柳素绣的分明粗糙,也不符合题目,哪里比得上她的春柳扶风图?

    柳清尘倒是瞧出柳素绣品中的端倪,惊愕间细细打量着。

    这副绣品整体多用了盘金针法勾勒轮廓,并用滚针加重层次的装饰。

    柔顺的线条若细风般缠绵交错,远远瞧去给人以动人悱恻的既视感。

    而她的落花图虽然针法细密,可层次间相比之下更为单调,没有那般刚柔并济间,张扬夹带着优柔的气魄。

    柳清尘捏紧帕子,眸子里透出些许不甘。

    考官是太后宫中执绣多年的老嬷嬷,曾也拜在江南最有名的绣师门下学艺。

    环视了一圈后,终停在柳素面前,将刺绣转到背面,忽而听得台下一阵轻呼。

    “是双面绣!”

    “这背面是……江山风雨图?”

    只见一层层青山烟波错落层叠于女子背面的轮廓中。

    老嬷嬷赞许的看一眼柳素,随即转身走下台。

    “绣魁——柳素——”

    内侍官从容的宣布着结果。

    陆昭华惊愕的摇着头,唇间不住呢喃:“这不可能……”

    席位上的林妙仪注视着李行看向柳素时兴味的目光,惊诧间又多了一分嫉恨。

    柳素向来都没有好生学过刺绣,怎么可能绣得出这样的作品?

    台上众多嫉恨与惊愕的目光中,唯有一双带着欣赏之色的眸子吸引了柳素。

    她记得那位女子名唤文宴舒,容貌清丽,笑意莞尔,气质中满是书香与恬淡。

    两人不禁互相颔首致意。

    这一幕远远落入李征的眼中,只见其微微眯起眸子,兴味盎然。

    李律瞧着李征的神色,不禁开口:“六哥,我觉得她不适合你。”

    李征侧眸看着一脸正色的李律,微微挑眉:“你怎么知道?”

    遂见李律敛眸抬手,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这是你第七个一见钟情的姑娘。”

    李征微微抽了抽唇角:“约人,你太闲了。”

    李律无谓的耸耸肩,拿起茶盏,语气中略带嫌弃:“我的字从六哥嘴里说出来,味道总是不太一样,六哥还是叫我小九吧。”

    另一边,李衍慵懒的放下茶盏,眸中闪过一丝鄙夷。

    “倒是不知这拿绣花针的手,是怎么拿箭的。”

    李行饶有兴趣的勾唇一笑:“你一会就见识到了,走吧。”

    只见参加骑射的王孙公子纷纷起身往马厩的方向走去。

    柳素看着台下父亲微红的眼眶,露出一抹安心的笑容,不经意瞥到李彻离去的身影,随即跟了上去。

    马厩门前,马倌站在一边向柳素微微使了个眼色。

    柳素循着目光瞧去,微微勾起唇角。

    正当李彻准备牵起面前枣红马的缰绳,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突然落入眼中,将面前的缰绳夺了过去,抬眸间便瞧见柳素淡笑的眉目。

    “这匹马不适合殿下。”

长门无怨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