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7章 题目

    “起——”

    内侍官话音未落,便见众人已起身端坐位子上,接着擂鼓之声渐起,一队舞姬紧随丝竹声在席位中央起舞。

    鼓声似雨点般传开,某一瞬间竟让柳素有些失神。

    她恍然记起前世北元国君自大豫宫中将她迎去的模样。同样的鼓声,也出现在北元国破后,李行为她所举办的庆功宴上。

    那时的她,心心念念都是一身红衣嫁与他的画面。可最终……

    一件件不堪回首的往事涌上心头,抽痛感弥漫着她每一寸神经。

    鼓声骤歇,宫婢有序的自殿外走进,将一道道精致的菜品摆上。

    一舞毕,便听得内侍高声道:“才试开始——”

    随即举起手中的名单,一个个念起每项题目的参赛人。而席位上,也有宫婢将抽签题目一个个送到应考人的手中。

    柳素瞧着自己手中的木签,上面赫然写着,刺绣,骑射两道题目。

    远处的秦攸兰瞧了眼柳素,唇角微微扬起。

    这回,瞧她还能如何神气。

    月龄听着台上内侍高声念道:“刺绣——陆昭华,文宴舒,柳素,柳清尘……”顿时慌了神。

    忙俯身,声音微颤道:“小姐……奴婢,奴婢报的分明是音律和书法……”

    柳素微微抬手,示意她不必再说,敛眸摩挲着手中的木签。

    想也知,是有人“好心”帮她一把,无外乎是有人故意将她的名字写了上去。

    刺绣倒也不足以让众人太过惊愕,毕竟众人皆知,长安侯府的长小姐对琴棋书画一窍不通,这刺绣怎么也算是闺中女子必会的手艺,报上不足为奇。

    然而接下来便听道:“骑射——秦子麟,陆铭君,柳素……”

    柳素二字一出,便见殿前目光尽数投了过来。

    骑射与比武两题向来参与的皆是各位皇子与武将之子,如今却听得长安侯府家小姐的名字,着实让众人吃惊。

    八皇子李衍坐在李行身侧,唇角勾起一抹讽笑,懒懒开口道:“今年的才试会倒是有趣,看来咱们兄弟是被一个丫头瞧不起了?”

    十三皇子李御听得李衍的话,只淡淡扫了一眼,漫不经心的开口道:“整个明都城都知这位柳小姐似乎头脑有些不灵光,怕是又犯痴症了罢。”

    李行向柳素投去打量的目光,想起方才花园中的一幕,温笑道:“不灵光吗?我倒是没有瞧出。”

    忽而话锋一转,似话中有话道:“也许,是装疯卖傻也未可知。”

    柳素抬眸瞧着李行打量的目光,耳边听着周围的女眷窃窃私语。

    阮玉娘瞧了一眼眉头微皱的柳廷川,对身边的文殊儿低声道:“这回,侯爷怕是面子上要挂不住了。”

    长安侯府上下皆知,柳素从不曾习武,惟碰过几天弓箭,却也因为练得辛苦,随手便丢掉了。与那些年少习武的公子们比骑射,明摆着是自取其辱。

    文殊儿一时倒也不知怎么回怼阮玉娘,久久没有做声。

    柳清如似看戏一般,故作轻叹道:“长姐还真是不给大伯省心,也不怕丢人。”

    

柳清尘柔声回道:“说不定,长姐是有什么其他打算呢?”

    月龄不安的瞟着不动声色的柳素,不多时,老太君身边的丫头梓归便来传话。

    “大姑娘,老太君叫月龄妹妹去一趟,有话要问。”

    月龄手里搅着帕子,眸子有些慌张。

    这种事她就算有十张嘴也解释不清,若是小姐因此在比试上丢了人,无论真相如何,这罪总是要找个人来顶的。

    柳素思虑片刻,起身淡淡道:“正巧我有话同祖母讲,走吧。”

    一边音律之试早已开始,柳素携着月龄,随梓归来到老太君席位边。

    见柳素走来,老太君原本阴沉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些许,抬手将她牵到了身边。

    “阿卿啊,跟祖母说实话,这骑射,是你自己要参加的?”

    柳素随坐在老太君身旁,温柔笑道:“祖母莫急,是阿卿自己要报的。”

    老太君眸中满是不解,疑惑道:“你爹何时教过你这些?”

    柳素轻轻摇头,拿起筷子夹了一片水晶糕递到老太君唇边,轻声道:“父亲虽不曾教过阿卿,可虎父焉有犬女,祖母放宽心。来,尝一口这水晶糕,阿卿方才偷偷尝了尝,清爽柔嫩,好吃的紧呢。”

    老太君无奈看了柳素一眼,眸子里满是宠溺的咬了一口。虽见柳素这般从容,隐隐还是有些担心。

    柳素弯眸笑笑:“好吃吧?”

    见老太君点了点头,柳素瞧了瞧周围,随即附耳在老太君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

    而后起身轻笑道:“祖母可不要贪嘴哦,阿卿要去准备比赛了,一会再来陪祖母。”

    老太君笑着点点头,轻轻拍了拍柳素的手背:“去吧,自己小心点儿,别摔了。”

    柳素弯眸作揖,随即带着月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月龄心里自是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自己就要当了替罪羊,幸而她家小姐肯相信自己。

    可,这题目被篡改,又是怎么回事?

    柳素前脚刚走,老太君眸中若有所思,对身旁的梓归低声交代了几句,便见梓归应着往马厩的方向走去。

    很快,音,弈,书,画,茶便比试结束,魁首分别是林妙仪,李行,柳清尘,上官旒,秦攸兰。

    柳,林,秦,陆四侯世家历年来都在各试题上不遑多让,这个夺得画魁的上官旒,一身白衣跻身于魁首间,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柳素不经意瞧了一眼,脑海中似想起一些陈年旧事。

    上官旒是钦天监上官鸿的独子,自这次百花宴试上展露才情后,豫皇便时常宣他进宫,为皇贵妃作画。

    上官鸿是个不可多得的清官,府中家徒四壁。上官旒自小便受父亲熏陶,为人正直忠厚。

    皇贵妃为了使豫皇早日废后,用爵位拉拢上官旒,希望他可以劝说上官鸿在豫皇面前进言,以天象言皇后命格大凶,若不废后将会威胁到圣体康健。

    上官旒执意不肯,便被皇贵妃设计,以与宫婢私通,秽乱宫廷之罪打入牢狱,以此威胁上官鸿。

    上官鸿为救儿子,也只得向豫皇进言,终废后。

    而皇贵妃也顺理成章的成了新后,可就在封后大典那一天,她却突然疯了。

长门无怨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