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章 好久不见

    五年后,霍家别墅。

    刚回国的姜音尔把女士宽檐帽压地很低,并不想在这场名流众多的霍家订婚宴上大出风头。五年前她就在这个地方扑在她母亲怀里哭得歇斯底里,五年后再看,所有的东西都不一样了。

    只是,她名义上霍家二小姐的身份还在这里摆着,在这个别墅里就是想低调恐怕也不能够,何况这场宴会还是霍战廷的订婚宴。

    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姜音尔。

    “二小姐?”有不确定的声音传来。

    姜音尔转头微有疑惑答了一声:“嗯?”

    看是管家陈叔,姜音尔回以微笑,很快高娅和霍良柏就见到了人。

    从成年礼后,姜音尔仍旧对霍良柏保持着一种疏离的礼貌,微笑打招呼:“霍叔叔好。”

    看是女儿,高娅先是欢喜,紧接其后的便是抱怨:“五年时间都不回来,是不是没有你哥这个订婚宴,你打算一辈子都不回来呀。”

    姜音尔只好笑道:“没办法嘛,学业重要,留学完五年也可以回来陪你呀。”

    “算你有良心!”高娅拍了拍姜音尔的手,把她挽住要拉着她介绍S市不少的名门贵公子,姜音尔不好推辞,也就由着母亲拉着自己在宴会上转悠。

    “乖乖,你先在这里玩一下哦,我过去跟朋友打个招呼。”

    高娅安置好姜音尔与朋友交谈,她取了杯香槟想要往角落里走,忽然被前边儿的人挡住去路。

    一道声音自上方传来,让姜音尔浑身打了个激灵、如坠冰窖:“音尔,好久不见。”

    姜音尔怔在原地,脑海中轰然一声,连瞳孔都不自觉地因为惊惧而放大开,这个声音是霍战廷那个魔鬼……

    她牙齿打个寒战,微抬头,看见霍战廷搂着一位姿容秀丽、身材苗条的女人,此刻正看自己,唯有笑意不达眼底,心底陡然升起一股本能的战栗和抗拒,想要逃离又挪不开脚,许久,愣是嗫嚅着嘴唇半个字都没有叫出口。

    眼前的霍战廷比从前成熟太多,也,更让人惧怕。

    姜音尔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霍战廷看人的目光带着兴味儿,姜音尔在自己面前害怕如此,不自觉让他想到了五年前的那个成人礼。

    这么一看,这小东西五年来可真是毫无长进。

    姜音尔久不答话,捏着自己礼服的一褶微蹙着眉,屈从受辱的模样让霍战廷情绪跟着被带动,眼底不悦。

    姜音尔目光移在地上,怕自己多看人几眼,会忍不住把手上的香槟泼他身上,冷淡吐出几个字:“哥哥,好久不见。”

    听到这里,霍战廷心底冷笑一声,眉眼更多是凌厉与冷淡。

    反而是一直挽着霍战廷的女子看他们之间气氛有些僵持,少不得朝霍战廷娇嗔打趣道:“我说你们兄妹这么生疏干嘛呀,这就是音尔吧,你还不给我们介绍下?”

    听这语气,姜音尔已猜个大概,想来这个人就是霍战廷将要订婚的人了,苏家捧在手心上的千金苏星暖。

    她打量了会儿人,从门第上来说,虽然苏家比上霍家还有一定的差距,但两家商业上是互补关系,再加上之前就在电话中听母亲偶尔提及苏星暖,也多是称赞不绝的话,说她门第模样,样样不差,大方温婉,很识大体,如今看来果然不错。

    不等姜音尔回以问候,苏星暖早就俏皮地凑到她身前笑道:“你哥就是这样,我是你哥未婚妻苏星暖,你是音尔吧?常听你母亲说起你,出落得的确漂亮。”

    姜音尔并不适应和陌生人有太近的距离,但苏星暖很会把控,不过是几句话之间就无形拉近了自己和她的距离。

    霍战廷似笑非笑的目光仍游离在姜音尔身上,姜音尔不想多待,正好母亲高娅走过来,她赶紧从这边解脱,自己一个人端着香槟缩回角落。

    由于这场订婚宴是特意给霍战廷和苏星暖举办的。

    霍良柏和苏父对于两家的姻亲是一起宣布的,姜音尔在角落中一言不发地望着高台上搂着苏星暖的霍战廷。

    

那个人在台上微笑自若、游刃有余,唯有兴味儿的目光穿透人群,找到了躲在角落的姜音尔。

    霍战廷,她名义上的哥哥,也是她这五年永无止境的噩梦。

    姜音尔低垂下头避开这道目光,心里发苦又发恨……

    她望向在霍良柏身旁笑得温婉的高娅,心底苦涩,母亲走到霍叔叔身边不容易,她是很想回来陪母亲,可现在这样,让她怎么办才好?

    姜音尔毫无头绪,只能给自己灌下一口香槟,无人注意她在这个角落抿下一口又一口的苦涩,除了站在高台上一直注视着人的霍战廷。

    期间有男士上前对姜音尔示好,她微笑着婉言拒绝,没注意到订婚宣布已经结束,霍战廷正直直地往自己这边走来。

    这次没有苏星暖,只有霍战廷一个人!

    她心下一慌,人已经往洗手间那边走。

    姜音尔本想躲进洗手间里边儿,哪知人还没有完全走到,就被霍战廷一把拉住了手腕儿,进了隔间。

    姜音尔挣开无果,霍战廷瞧见她因为刚才喝酒而有些绯红的脸颊,调笑道:“躲什么躲,刚才不也在别的男人面前卖弄风情吗,怎么到我这儿就变了,从前你就喜欢玩欲拒还迎的把戏,如今还喜欢上了欲擒故纵?”

    姜音尔酒量不算浅,但喝酒上脸,酒精在身体挥发后,整个人尤其是双眼迷离起来,让霍战廷回想到了姜音尔当年在他身边苦苦哀求的画面,不由自主加重手上的力道,直接吻了上去。

    唇舌交缠间,姜音尔的手腕被他捏得很痛,被人制住的姜音尔不由得发出一声嘤咛,洗手间外人来人往,她不想和霍战廷这副画面被人瞧见,只好狠心咬了男人的舌,让他吃痛退出。

    好不容易获得片刻自由,霍战廷握住自己手腕的力道更重,毫不意外的,姜音尔的手腕儿已经青紫起来,倒吸一口凉气。

    姜音尔强行推开这个野蛮男人,她不想在霍家别墅里边儿大吵大闹让母亲难堪,可手腕处实在痛得厉害,才隐忍住腔调抑声道:“哥哥,这可是你的订、婚、宴!”

    点到这份上,她在提醒霍战廷别太过分。

    霍战廷舔了下口腔的伤处,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他不喜欢从这个人口中听到这个称呼,从前他没有承认高娅和姜音尔的身份,那么自然现在也不可能承认。

    不过她竟然有胆子咬他?倒是长了本事!

    “我妈和霍叔叔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你现在,还没接受这个事实么?”

    她是随时都会扎人的一只刺猬,自然霍战廷不乐意听什么,她就越发会说什么。

    霍战廷凑近人,在她耳边的声音犹如魔鬼:“是吗,那你母亲要是你在我床上的样子,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是吧,我的好妹妹。”

    一声“妹妹”像惊天雷响,成年礼的一切又如噩梦袭来。

    姜音尔对上他目光,恨声咬牙切齿:“你敢!”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霍战廷不着痕迹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笑道:“毕竟我们今后的时间还很长,不是么?”

    姜音尔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此时,来不及细想,洗手间已经有人进来了。

    两人在狭小的空间内,呼吸交缠,即便是隔着一道门,姜音尔也生出几分恐惧,若是被人看见……

    她逼迫自己转移视线,不再去看这个男人。

    “怎么?这就怕了?”耳畔传来低沉嗓音,又故意咬了她的耳垂,姜音尔身子一颤,对于她的这个反应,霍战廷很是满意。

    等到门外再无声响的时候,霍战廷离开了。

    姜音尔把自己那只被霍战廷拉过的手在礼服上来回蹭,哪怕被这个人碰到一丁点儿,她都恶心得想要作呕!

    霍战廷回到宴会,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袖口,对身后的祁泽道:“去查查姜音尔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住哪儿。”

情深蚀骨:早安,霍太太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