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3章 她的略略天真

    目之所及,早已没了踪影。

    容焕开口,“往事如烟,何必再恋。”

    “已是须臾过往,早该放下的,我又岂会纠缠反复,心有余思?”淡淡的声音,让人捉摸不透的心思,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在对他诉说,还是在询问着自己。

    容焕长眉轻蹙,一双凤目里只映着她的身影。

    “容三少方才倒是洒脱。”花千羽侧目,平静的声音中带着微微寒意。

    容焕并不在意她的突然冷淡,“这解药就让花姑娘先用吧。”

    虽然他知道她态度冷淡下来的原因,但他也没有解释什么,不知是无法解释,还是他不在乎她的误解。

    在菊下楼的这些年,他时刻揣度人心、搜集情报,永远运筹帷幄,制胜于无形之中。现在的菊下楼比之从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在江湖上也是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而这一切都是他一手成就的。

    虽然,舍己换药是他权衡利弊下的最佳选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不曾真心相救,只是他早已习惯了任何时刻都去斟酌得失,以致于在花千羽的眼中他显得极有城府,而对他仅有的一丝感激之情也顷刻全无。

    “如此,便多谢容三少了。”花千羽只当他做做样子,但还是出言感谢了他。

    哼,这不过是他的利己选择,凭什么要她感恩戴德!

    她不会,甚至无感。

    这就说明了,许多事是经不起推敲的。

    可能一开始她会感激他的所作所为,但当了解他深沉的城府之后,便知道这也只是策略性的选择。

    看着远处的姐姐,花伊沫心中涌出一丝歉疚,姐姐是很疼她,可姐姐从来都不是那种会委曲求全的人。一个从来不会因受人威胁而妥协的人,可为了她……却妥协了。姐姐对她的疼爱远比她感受到的还要深,如此一想,她的心中更加难受。

    “喂!”饶子非狭长的桃花眼咕噜一转,在花伊沫耳边大喊了一声,吓花伊沫一个激灵,花伊沫不禁咬牙切齿地骂道:“饶子非想死啊你!”“干嘛呢?跟个傻柱子似的站在这里,这个时候你应该赶紧跑过去,然后,一把抱住你姐姐,痛哭流涕的赔个不是!这样兴许会留你一条狗腿,不至于当场就给打折了。”饶子非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于是,他一把扯住花伊沫的袖子想要拽着她向花千羽的方向跑去,可花伊沫还没有反应过来,被扯的一个踉跄,鼻子狠狠的撞在了他的后背上,这酸爽至极的感觉、这眼眶里的泪花花,好嘛,就差喷涌而出的鼻血了,不过还好,没留下两道“红鼻涕”。

    饶子非被撞了一下,倒是没什么太大感觉,只是放开她的袖子,说道:“看着点……脚下啊……”原本的大嗓门在转身看到花伊沫的动作后,很识相的变小了。

    花伊沫紧紧地捂住鼻子和嘴巴,疼的泪花在眼眶里直打转,像是要咬碎一口银牙,瓮声瓮气地开了口,“饶子非,你应该很庆幸我此刻还没有服下解药。”

    看这架势,要是服下了解药,她非得弄死他不可!

    饶子非轻咳了一声,微微弯下身,与她对视,“你把手拿开,我看看。”

    那是一双极好看的桃花美目,流转的眼波像是初夏泛着微凉的点点星光,高挺的鼻子下那犹如荷花花瓣般饱满的粉嫩嘴唇一张一合,他的气息轻轻的喷薄在她的脸上。

    眉眼间遮掩的慌乱,胸口处无规律的擂鼓,让她不由得一把推开他,“算了算了,还好,鼻子没怎样。”

    饶子非轻咳了一声,“你走路怎么也不看着点。”

    花伊沫听了,顿时瞪大了眼珠子,“什么?!这还怪我喽?”

    饶子非“胆壮”的说道:“你在后面撞的我,总不能怪前面走路的我吧?”

    “那还不是你拉着我,何况你那叫走路吗?我看你那是飞的太低,要是给你插一双翅膀,没准你都能飞起来。”花伊沫气得咬牙切齿。

    饶子非顿觉委屈。要不是看到她那么难过的表情,他会管她?!

    “你们在吵什么?”略微带着凉意的声音在饶子非的耳边响起。

    饶子非被吓的心肝一颤。这轻功也太好了吧,什么时候过来的,他竟没有听到靠近的脚步声。

    原来,不知何时,花千羽和容焕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

    花伊沫走过去,挽住花千羽的手臂,没敢抬头看她,有些胆怯的叫了声“姐姐”。

    饶子非看着花伊沫只是叫了声姐姐,竟没再说话,心里不免有些为她着急,想着她怎么就这么怂呢?

    容焕看了一眼花伊沫,又看看花千羽,忽然对饶子非说道:“饶公子,我体力渐有不支,还请你扶我去茶棚下坐一坐。”

    饶子非看了看花伊沫,然后对容焕说道:“好吧。”

    

饶子非扶着容焕走到茶棚里,又搬来外面的凳子让他坐下歇息,刚欲走出去,容焕便叫住了他,“饶公子不如和我一起坐下歇息片刻吧!”

    饶子非听了,回头看了容焕一眼,“我……”

    容焕打断他的话,“有些事,外人又能如何呢?不该插手的,哪怕真的很关心也尽量不要去做,关心则‘乱’,也许没有外人的介入,事情会解决的更顺利一些。”

    饶子非的桃花眼眨啊眨,他走到容焕身边,慢慢坐下,再没说什么。

    花千羽拍了拍挽着她手臂上的那双手,笑道:“不要怕,姐姐已经拿到解药了。”

    温柔如水,宠爱无度。

    姐姐在面对她的时候永远都是这般模样。

    “不是的,我不是因为这个,我……我……”花伊沫觉得开口艰难。

    花千羽疑惑的看着花伊沫,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姐姐,姐姐在心目中一直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无论武功还是计谋皆是上上等的,能够威胁姐姐的人从来都不存在,可是今日却因为我,姐姐不仅被人威胁,还……还……见到了那个人,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我,如果我这几天不老想着走出东羽阁,那么也不会有后面发生的这些事了。”花伊沫深吸一口气,歉疚的说道。

    花千羽听了,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捧起她的脸,一双水汪汪的珍珠玉目就这样映入她的眼底。

    “那个女人会拿你威胁我,也算她聪明。因为你真的是姐姐的心头宝,没有什么会比你更重要,所以你想的那些,对姐姐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我只希望你能够平安无事,开心快乐,最在乎的事情也仅此而已,再无其他。”温柔的声音如冬日暖化的雪水,嘴角的微笑似夏日突现的清凉。

    花伊沫听得双眼含泪,一把搂住花千羽的脖子,“姐姐!”

    花千羽宠溺的轻拍着她的后背,“好了,好了,不值得烦恼的事,你却如此放在心上,真是个小傻瓜。”

    花伊沫甜甜的笑了,这一笑把眼眶中的泪滴都挤掉了下来。

    若说不在意的,也只有受人威胁这一件事而已。

    再次遇见他,确实让她心弦振动,看到他和那个女人举止亲密,确实也让她心底泛酸。可那些和花伊沫的安全相比,确实也没那么重要了。

    花千羽袖中掏出一个绿色的瓷瓶,微笑道:“你看,这就是解药。只需嗅上半个时辰,你身上的毒便可以解了。”

    花伊沫开心地接过花千羽手中的瓷瓶,笑道:“我拿过去和容三少一起。”说着便跑向茶棚里,花千羽还没来得及叫住她。

    “傻瓜。”花千羽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呢喃道。

    这些年在江湖里浮沉,她见惯了刀光剑影,尔虞我诈,无论阳算阴谋皆不能逃过她的眼睛,她纤影一人,独自挡下江湖上所有的滔天巨浪,只为了给花伊沫一隅安宁的净土,她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良善之辈,如若必要,她可大杀四面,戮尽八方,只不过,现在她所求并不在此,而是惟愿自己的妹妹能够一世平安。

    正所谓“树大招风”,虽无在江湖上独秀一枝之意,然实力不许,东羽阁早已卓尔不群,因强大而遭人忌惮也在意料之中。

    花伊沫笑着跑到容焕身边,“容三少刚刚为了救我,不惜以自己作为交换解药的砝码,实在是让我感激不已,所以,这瓶解药还请容三少先用吧。”

    花千羽也走了过来,站在花伊沫的身后,没有开口。

    容焕看了看花伊沫身后的花千羽,淡淡一笑,“也许救你……只是出于权衡利弊后的最佳选择。你不必为此感激于我。”

    此话一出,众人皆愣住,花千羽也没想到容焕能这样直白的说出来,一时还有些猜不透他为何这样做。

    饶子非摇了摇头,“何故这样说?”

    容焕淡淡一笑,“我本来就如此。”

    花千羽看着容焕,容焕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也对望过去,那目光里一派坦诚,看不出什么意图。

    花伊沫笑了,笑的很甜,开口道:“那又怎样呢?无论是谁,都会先把自己的生命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人性。不管你是因为权衡利弊才救的我,还是出于真心想要救的我,结果都是我被你救了啊!而且你也不以恩人的身份自居,也没想过要从我身上得到过什么,如此,我还是很感激你。”

    此话一出,最震惊的当属饶子非了,以前他总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这个丫头了,可现在他才发觉,自己可能从来都不曾真正的了解过她。

    容焕听到这番言论,也确实震撼不小。

    这是东羽阁的少阁主吗?在他看来,这个女子只是怀着一颗良善之心的孩子,一点也不似在江湖里浮沉过的人。

    容焕的心中对花千羽不禁升起一抹敬佩,可想而知,她要付出多少,才能换来妹妹的略略天真。

不辞冰雪为卿热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