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章 洗手作羹汤

    秘香阁。

    花伊沫难得安静的躺在紫檀架子床里,看向床顶的双眸有些发愣,双手枕于脑后,攒金丝软枕被她压于莲足之下,轻搭在身上的百鸟朝阳蚕丝被也不知何时有一半都掉在了地上。

    脑海中不断浮现她和饶子非的对话。

    饶子非:“花女侠!花小姐!花奶奶!我求您了,您高抬贵手放了我吧!”

    花伊沫:“放手?不放!就不放!我就不放!我喜欢你!”

    饶子非:“可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强的。”

    花伊沫:“别这么大声好不好?我耳朵又不聋。”

    饶子非:“我看你是‘心聋’,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很长,但并不代表我就会喜欢上你,在一起就要有那种令对方都心跳加速的感觉才行,可我对你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花伊沫:“可我有啊!不信你听听看,我现在的心跳就特别的快!”

    饶子非:“可我在面对你的时候没有心跳加速!”

    花伊沫;“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来嘛!我相信总有一天你面对我的时候也会有这种感觉的。”

    饶子非:“我真不明白,你是哪儿来的自信!好,好,好,我告诉你,你在我眼里,不温柔、不体贴、不漂亮、没有厨艺、胡搅蛮缠、举止粗鲁、我行我素,这些理由总够我不喜欢你的了吧?”

    花伊沫:“我觉得你说的这些根本不算什么,因为我都可以改呀!我喜欢你,为了你,我可以改成你喜欢的模样!”

    饶子非:“你不懂的。”

    花伊沫:“是你顽固,连一个机会都不肯给我!”

    饶子非:“就算你改了,你真的变成了我说的那样十全十美,你也还是你,我不喜欢你,依旧还是不喜欢你,我不喜欢的是你!是你!是你!你懂不懂啊!”

    花伊沫:“我不懂!我不懂!我只知道你在找借口拒绝我的感情,你连一个机会都不肯给我,你是个只知道一味拒绝别人的混蛋!”

    叩门声响起,打断了花伊沫缥缈的思绪,收回神,开口道:“进来。”

    婢子中总会有出类拔萃之人,无论武功、容貌、才情都是众婢子中的佼佼者。这样的婢子会被主人们封为掌事婢子,而东羽阁的掌事婢子名叫芳画。

    芳画推门而入,恭敬俯首,说道:“用午膳的时辰到了,请问少阁主在何处用膳?”

    花伊沫起身,走至芳画跟前,不答反问道:“姐姐出门多久了?”

    芳画回道:“阁主已出门四日有余,尚不足五。”

    花伊沫苦笑道:“可我怎么感觉走了一年半载那么长。”

    见花伊沫并未回自己的话,芳画倒也不着急询问,就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

    花伊沫先一步走了出去,“走,去香膳房。”

    芳画虽不太明白花伊沫的意思,但依旧紧跟了上去。

    原本在香膳房忙活的厨娘与下手见了花伊沫皆是一愣,然后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半跪在地上,恭敬行礼,“参见少阁主!”

    花伊沫摆了摆手,厨娘与下手便起身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芳画瞥一眼花伊沫此刻的神色,说道:“少阁主,此地恐不宜用膳吧?”

    花伊沫挑了挑眉,说道:“谁告诉你我来这里是为了吃?”

    芳画疑惑的看了看花伊沫,未敢再问。

    花伊沫摆了摆手,“总之,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芳画看了看厨娘,又看了看花伊沫,根本猜不透这少阁主的心思,只能无奈的说:“婢子告退。”

    花伊沫看着正在忙活的两个人,开口道:“你们都停下吧,这里只留厨娘便可。”

    下手与厨娘对望一眼,眸中甚为不解,但还是遵从命令,停下手中的活计,下手快步离开了香膳房。

    花伊沫状似不经意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见这香膳房里确实只剩下她跟厨娘二人这才放下心来,开口道:“我吃你的菜甚是可口,今天来香膳房就是……想和你学两手。”

    厨娘听的目瞪口呆,回过神来,急忙道:“不可,不可,我一个婢子何德何能敢教少阁主做菜?”

    花伊沫眉头一皱,说道:“好了,别再啰嗦了,我让你教,你且教就是了。”

    

“这……”厨娘还想再推辞的时候,看见花伊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便不敢再多言什么了,心下一横,说,“是。”

    然而在学习的过程中并不顺利,虽有厨娘的指点,但花伊沫的操作太过僵硬,仍旧频频出错,不是切到手了,就是盐放多了,不是油放少了,就是手一抖,醋加多了,还把灶火不小心用水浇了,弄得香膳房里乌烟瘴气的。

    芳画路过香膳房,见此情状来不及多想,立即冲进屋子里去救人。

    芳画捂住口鼻,避免烟尘入肺,可一双水眸却只能裸露于外,被烟熏的眯成了一条窄窄的小缝,“少阁主!少阁主!少阁主……”一声声不停的呼唤。

    从里面传来了花伊沫与厨娘的咳嗽声,芳画闻声寻过去,见到二人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刚要开口说话,便一股脑儿的吸了不少烟进去,被呛的是涕泪横流,还不停的咳嗽,感觉肺都快咳出来了。

    花伊沫勉强开口道:“赶紧离开这里。”

    三个人狼狈的跑到了外面,刚到门口,三个人便驻足赶紧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而此时,恰好数十名婢子提着水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婢子们见到门口驻足的三人不由得愣了一下,暗自强忍着笑意。

    花伊沫开口道:“你们这一个个慌慌张张的提着水桶干嘛?”

    三人被烟熏成了小花猫还不自知,婢子们看的想笑却又不敢笑。

    婢子们放下手中的水桶,跪下行礼,“婢子们特来洒水灭火。”

    花伊沫疑惑道:“灭什么火?香膳房又没失火。”

    婢子们面面相觑,不敢多言,只是偷瞄着冒着浓烟的香膳房。

    芳画一听花伊沫这样说,问道:“没失火?没失火怎么会有这样浓的烟啊?”

    闻言,花伊沫的脸上多了几分不自在,轻咳了两声,说道:“没什么,只不过我在学做菜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小意外而已,纯属很小很小的意外,没什么大不了的。”

    此时,厨娘微笑的有些僵硬,她没有想到,天底下竟然真的有人可以不懂厨艺到笨手笨脚的地步,想着许是自己的见识终究还是太短了一些。

    芳画听的将信将疑,却也不敢再多说些什么。唯有厨娘知晓前因后果,却也是顾忌着花伊沫的面子,不敢说出真相,只得在一旁附和道:“确实有点很小的意外,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花伊沫转身对芳画说:“这里就交给你了。”

    在看到芳画的脸时,皱了一下眉头,“记得把脸洗了。”

    芳画在看到花伊沫的脸时,嘴角微微扬了一度,“您回去也洗把脸吧!”

    听到此言,花伊沫摸了摸脸,看到手掌上都是黑灰,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后转身离开了。

    花伊沫刚走,芳画便问道:“厨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厨娘摇了摇头,“我只能说少阁主虽然武功极高,但却是没有下厨的天分。”

    芳画转身对婢子们说道:“既然没事,大家就都散了吧!”

    “是。”婢子们提着水桶陆陆续续的散去了。

    花伊沫一边向前走,一边再回头看看香膳房,一路上都是咬着嘴唇,模样真是委屈极了。

    “什么嘛!可恶!做菜原来这么难!”花伊沫用力的揉搓着裙子发泄不满。

    回到了秘香阁,花伊沫赶紧用清水洗了一把脸,之后用脸帕擦干,五步并作两步,走到床前,一头栽进了架子床里,头蒙在被子里大声的吼叫着。

    花千羽这边已经马上要赶到东羽阁了,一路上,她都在惦念着花伊沫,作为姐姐,她知晓这个妹妹的脾性,那丫头如今一定快被憋疯了,虽然这次把她留在阁中的时间不长,却也必定教她度日如年了。

    东羽阁位于怖忧山山顶,山脚下有一瀑布,飞流直下,震耳欲聋,片刻间便能激起无数水花。

    花千羽骑在马上望着林间瀑布飞流直下的景观愣了神,陷入了一场深深的回忆里。

    一红一白的身影在林中树干间飞跃,红在前,白在后,清风撩起二人的长发,发间的香气皆是红玫瑰的芬芳,一丝一缕,撩拨心扉。

    女子音若银铃,笑靥如花,“你是抓不到我的!”

    少年声音清朗,眉目如画,“阿羽,小心!”

    女子只顾着回头挑衅少年,却没有看脚下已经踩空,直直跌了下去,眼看就要跌进瀑布,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少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好险!”女子惊呼着抬起头,视线正对上少年的桃花美眸,“幸好有你。”

    女子月牙般的水眸里好像装满了夜空中无数透亮的星星,“小白,你说会不会有一天……你不想拉住我的手救我了。”

    少年愣了一下,俊秀的容颜上浮出一抹温柔的笑,桃花眸里闪着此时的夕阳余晖,清朗温和的声音脱口而出,“那一定是我想和你一起掉下去的时候。”

    女子没想到少年会这样回答他,她回以一个甜甜的微笑,少年用力将她拉了上来。

    夕阳的余晖洒满了林间,两个人也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颜色。

不辞冰雪为卿热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