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神秘刺客

    阁楼琼宇,庄严中又不失华丽妩媚,宛若这阁中的一个个女子。

    阁楼外有一座偌大的花园,花草种类繁多,颜色鲜艳各异,花园中还有一条极为宽敞的石子路,这条小路通向阁中的大殿。

    这条小路的两旁皆有三十几名身着白色襦裙的婢子亭亭而立,她们容貌姣好,身形纤挑,都梳着灵蛇髻,发髻的两侧都戴着一支白羽簪,双耳佩戴着白玉珠坠,口脂艳丽却不染俗气,腰带上绣着白色飞羽的图案,婢子的腰后都放着一把金丝鞭,她们不苟言笑,神情严肃。

    花园中虽芳香袭人,但微风中却夹杂着浓烈的不善的戾气。

    突然,无数支利箭从天而降,宛若一场冰冷的倾盆大雨,利箭划破长空的刺耳声音让人不寒而栗,明晃晃的箭镞上涂了见血封喉的毒液,若是不慎擦破一点点皮肉,那可就是要去地府见阎王的大事了!

    这些婢子迅速抽出别在腰后的金丝鞭挥舞,鞭子宛若一条条灵活有速的蛇,利箭纷纷被挡了下来,她们毫不慌乱,甚至毫发无伤。

    大殿内,紫色的水晶宝座上,伊人一只涂满蔻华的玉手轻轻支着额头,一袭赤烈红纱仿若鲜血织就,似忘川河畔妖冶的曼珠沙华,又似夜晚的银河换下了清冷的白衣。

    如瀑般的长发尽数倾落,眉心一点朱砂,衬得她肤白无瑕,双耳戴着白色羽毛耳坠,不染纤尘,柳眉轻挑,好似弦月般的弯眸含着几分不屑的笑意,纤巧的鼻子下是一张朱红的桃唇,勾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另一只摇着白羽扇的玉手中指上,戴着一枚镶嵌着白羽的墨玉戒指,在赤烈的红纱下显得格外醒目。

    美人的弯眸黑的深不见底,桃唇轻启,清冷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嘲弄,“就凭这点伎俩可无法灭了我花千羽。”

    花园中站于首位的两个婢子齐声喊道:“何必躲躲藏藏,出来吧!”

    突然,数十名蒙面黑衣人持着白色油纸伞从空中飞落,轻功了得。

    不费一丝唇舌,双方立即开战,这油纸伞在蒙面黑衣人的手上既是一把杀人的武器,又是一把可以抵御攻击的盾牌,可东羽阁的婢子也不是吃素的,手中的金丝鞭被注入了内力,快如闪电,其力猛烈,所舞击之处尘土飞扬、残花漫天。

    双方正是打的难舍难分之际,花丛中突然飞出一个女子。那女子面容清丽,身段婀娜,着一身嫩粉色襦裙,裙边上嵌着一颗颗碧绿的碎玉,“本想着刚刚回来,采几朵鲜花给姐姐一个惊喜,结果却被你们这帮混蛋给搅和了。坏了姑奶奶的事儿,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女子袖中甩射出数十支飞羽针,飞速射进他们的眉心,他们根本就没有抵御的时间,全部倒地身亡。

    “不过是一群垃圾,也敢来东羽阁放肆!傻蛋!”女子看着地上的尸体蔑视的嗤笑。

    婢子们纷纷跪下,右手持掌放于左胸前,齐声恭敬道:“婢子参见少阁主!”

    女子撇了撇嘴,说道:“你们的功法也真是退步了,就这几个喽啰也解决的如此费劲!”

    婢子们俯首不敢抬头,但嘴角上还是带着笑意的,“少阁主教训的是,我等日后一定勤加练习!”

    女子“哼”了一声后,说道:“姐姐还在闭关吗?”

    一名婢子答道:“阁主已出关七日有余了。”

    女子嘴角含笑,手捧着鲜花,大步朝凌仙苑走去。

    推门而入,声音清爽,“姐姐,我回来啦!”

    珠帘内,伊人闻声,拨帘而出,身姿绰约。

    “沫儿,这几日又到哪里去野了?”嘴角愉悦的扬起,似弦月的弯眸里无限宠溺。

    女子立即将手里的鲜花奉上,笑道:“姐姐,送你的!”

    花千羽看着花儿笑道:“难为你每次偷溜出去,还要折我园里的花向我赔罪了。”

    女子讪笑道:“别这么说嘛!”

    花千羽上下打量她一番,笑道:“好像又俏丽了几分。”

    女子有着一头乌黑的发,用银丝带绾着飞仙髻,双耳戴着白色羽毛耳坠,眉心花钿是一颗金水滴,远山含黛,珍珠玉目,丘鼻梅唇,举手投足,活泼可人。

    “我当然是越来越俏丽了,不过,还是不及姐姐千分之一,在这江湖上谁不知东羽阁的阁主貌胜天仙,武功更是了得,难逢对手呀!”花伊沫珠目一转,笑道。

    花千羽嘴角微扬,“油嘴滑舌这一套你倒是精进了不少,怕是跟饶子非那小子学来的吧!”

    “姐姐!”花伊沫听了,羞恼道,“你提那个王八蛋做甚?别污了咱俩个的耳朵!”

    花千羽闻言,笑道:“也不知道前几日是谁信誓旦旦的和我说非他不嫁的,如今怎么反倒连提也不许提了?”

    花伊沫白皙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姐姐……”

    看到她难为情的样子,花千羽也不忍再逗她了,拉着她的手坐了下来,说:“好,不提就不提,那陪我用膳可好?”

    花伊沫玉眸弯弯,看着桌子上的菜肴,笑道:“竟都是我平日里嘴馋的!姐姐你是如何料到我今日会回来的?”

    花千羽执起玉箸,笑道:“我哪里晓得你这鬼灵精几日野够了才肯回来,只不过是桌上日日都摆着你喜欢的膳食罢了。”

    花伊沫听了花千羽的话后,眉眼愉悦更甚,扬起嘴角道:“还是姐姐最疼我!”

    玉箸在杯碟间碰撞,美酒缓缓入喉,这顿早膳吃的甚是愉悦。

    

用过膳后,婢子进来撤下了余羹,换上了茶水。

    花伊沫拿起茶盏,轻轻一啜,“今日那些不速之客究竟是什么来历?又出于什么目的呢?看身手是经过一番锤炼的,武功不弱。”

    花千羽送于唇边的茶微顿,弦月般的弯眸黑的深不见底,“沫儿,我要出去一些时日,阁中的一切事务交由你来打理,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不准离开东羽阁半步。”

    花伊沫无奈的撅了撅嘴,“哦,我记住了。”

    窗外的风景虽然如旧,但是风却不再沿着刚刚的轨迹吹袭了。

    夜幕降临,月光如水,繁星萤火,安然静谧。

    满园芬芳含苞待放,却仍有香气从合瓣中偷偷溜出。

    伊人静立,一袭红裙在月光下衬得格外神秘华美,肌肤更似镀上了一层冰雪银霜,眼里映着今夜皎洁的月光。

    “但愿不是你。”喃喃自语中有一丝担忧,有一丝怀念,可双眸又在转瞬之间一派清明冷冽。

    一夜无眠。

    清晨的阳光如瀑般倾泻而下,花园中的鲜花缓缓绽放,散发着醉人的香气。

    花伊沫的身后跟随着几名婢子,她来到了凌仙苑,苑中有十几名婢子守候着,见到了花伊沫立即恭敬行礼,花伊沫走至房门前,敲了敲门,门应声而开。

    只见花千羽一身红衣男装,长发束冠,金色的面具遮住了她上半张脸,环佩已除,不施粉黛。

    “姐姐……哦,不,是哥哥!哥哥这身装扮当真是风流俊逸,雅而不凡呢!”花伊沫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看得我心神荡漾的,简直比饶子非还要英俊百倍呢!”

    花千羽无奈的笑着拍了拍花伊沫的肩膀,说道:“你还当真是一句也不离他呀!”

    “姐姐……”当着这么多婢子的面打趣她,饶是她脸皮再厚,也是顶不住的。

    花伊沫转移了话题,说道:“姐姐,只恐出门在外多有不便,带两个婢子随行吧!这一路也好有个人服侍你。”

    花千羽摇了摇头,“不必了。”

    花伊沫说道:“那好吧!姐姐,万事小心。”

    花千羽点了点头,遂离开了东羽阁。

    望着花千羽远去的背影,花伊沫心中难免还是有些担心的。

    繁华喧闹的大街,来来往往神色各异的路人,嘈杂的叫卖声,孩童们天真的嬉笑声,这里是另一方天地。

    花千羽静静的看着这里的一切。这里跟她的东羽阁不同,东羽阁是死寂的、冷清的、不可侵犯的,可这里却是鲜活的、热闹的、自由自在的。

    路边卖着钗环的小贩与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闲聊着,花千羽正好路过那里。

    “您听说了吗?菊下楼的客人马上快满了呢!”小贩笑道。

    “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今个儿是单日子七,那些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为了解惑自然是会去的。”妇人说道。

    “这菊下楼还真是个神通广大的地儿,江湖上一有个风吹草动的,他全知道!”小贩感叹道。

    “你以为白白解答你的疑惑吗?光订金入门就一百两呢!”妇人伸出十个手指,说道。

    “一百两?我的老天爷啊!这么多的银子!”小贩觉得不可思议。

    “这才是入门的钱,到时候能不能解惑,还得在武功和诗词上见高低呢!这一武一文都要通过,方才可行呢!”这位妇人说着选了一支钗,付了钱,又说道:“这种地方,咱们这样的人一辈子也进不去啊!”

    小贩听了,也是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待妇人离开后,花千羽走向小摊前,说道:“菊下楼怎么走?”

    卖着钗环的小贩似是没听到一般,连头也不抬,一声不吭,摆弄着自己摊子上的首饰。

    花千羽从袖中掏出一枚银子,用力拍在摊桌上,小贩先是吓了一跳,待看到银子后,立即换了一副嘴脸,“这位公子您一直向前走,再走个约三四百步的便能瞧见菊下楼的牌子了。”

    花千羽开口道:“这菊下楼真的能解惑吗?”

    小贩立即笑道:“到底能不能解惑我不知道,因为小的没钱,去不了那地方,可有钱的富商大侠可都进去了。”

    花千羽听后,心想:也罢,不去怎知真假?

    随后便前往菊下楼。

不辞冰雪为卿热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