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杀身灭族

    云起王国,太后华诞。

    盛京城内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寿康宫内宾客如云,鼓乐喧天,一片喜气洋洋。

    身着湘红宫袍的独孤曼高坐在正位之上,雍容高贵。

    她身旁的大宫女锦绣视线微扫座下宾客,疑惑不已。

    “太后娘娘,说来有些奇怪,都这个时辰了,独孤府的人,竟然都还没有到,老夫人跟夫人也就罢了,连独孤府的小姐们也不曾见到一人。”

    独孤曼微微蹙眉,隐隐觉得心口发闷:“兴许是有事耽搁了,你且去看看,看看祖母跟母亲到哪里了,这马上就要到开宴的时辰,莫要误了时辰。”

    “是,娘娘。”

    锦绣快步朝外走去。

    朝臣命妇中,有人偷偷的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太后独孤曼。

    当初因为嫡女年幼,独孤家便将旁支的庶女送进宫为后,先皇后诞下皇子,先帝便立了当今皇上为太子。

    先皇后去世后,独孤家又将才及笄的独孤家嫡女送进宫为后,并将太子养在名下,抚养成人,一力扶上皇位。

    想到这里,众人眼底闪过一抹不明的意味。

    独孤家在先皇去世后,殚精竭虑,呕心沥血,扶持太子登位,为了稳住小皇帝的皇位,独孤家这位小皇后一跃成为太后,以铁血手段,震慑朝臣,垂帘听政,独孤家盛极一时,朝堂内外,无人不以独孤家马首是瞻。

    “儿臣给母后祝寿来了。”一道爽朗的声音在殿内响起,将准备出门的锦绣堵在了寿康宫的门口。

    只见那丰神俊朗的皇帝直直跪下,朝独孤曼行了个大礼:“儿臣祝母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儿臣寻得琼浆玉液一壶,特送来请母后品尝。”

    “皇上来了。”独孤曼脸上扬起慈爱的笑容,“快快请起!”

    皇帝起身:“朕知道母后不爱喝酒,这琼浆玉液并不是酒,据说有永葆青春的功效。”

    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当即端着一壶酒送上来,皇帝亲自倒了两杯,一杯递给独孤曼,一杯给自己:“朕祝母后青春永驻。”

    独孤曼看着皇帝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这才饮下酒杯中的酒,入口醇香。

    “母后,儿臣还为母后准备一份特别的寿礼,希望母后喜欢。”

    ——

    御撵上了城楼。

    停下后,皇帝当先下去,搀扶独孤曼下御撵。

    瞧着眼前年轻的皇帝,独孤曼眼底深处有着几分淡淡的不安。

    她莲步轻移走上高台时,秀雅的脸上瞬间呆愕,美眸内尽是震惊——

    穿着盔甲的御林军围在宣武门刑场四周,老弱孩童撕心裂肺的惊恐哭叫声,一声一声的闯入进独孤曼耳中,而跪在刑场内的老老少少皆是独孤府内的人!

    独孤曼猛的侧头看向身边那道明黄色高大身影!

    皇帝却是一脸笑意,搀扶着独孤曼略微僵硬的身子,迫使她在椅子上坐下。

    随后,御史台的张大人走出来,手中拿着一道明黄色的圣旨。

    “罪臣独孤信,利用手中权力,私自屯兵,残害皇子,杀害忠良,贪污受贿,卖官鬻爵,实属罪大恶极,今判处斩首示众,夷灭三族,以平民愤,十岁以下男子充入奴籍,女子没入娼籍,钦此。”

    独孤曼死死的盯着身边言笑晏晏的皇帝,这就是她一手带大的人!

    本以为他弱冠之年,就是她功成身退之时。

    却不知,他早已经为她,为独孤家所有人准备好了一条不归路,夷灭三族,十岁以下,男子为奴,女子为娼,狠心绝情令她佩服。

    为了今日这一幕,他不知道筹谋了多久,不但瞒过了独孤家的眼线,甚至瞒过了她,一面大张旗鼓的为她庆生,一面拿下独孤家所有人,将独孤家连根拔起,这份心性,她自愧不如!

    “皇上,时辰到了!”

    独孤曼起身想要阻止,却发现体内的内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不见,整个人软软的瘫倒在椅子上,她中了毒,一身修为荡然无存。

    独孤曼目光看向一旁捧着香炉的掌香太监,那香炉中散发出来的香味,并不是平日里惯常闻的龙涎香。

    “母后,独孤家私自屯兵,意图谋反,这是诛九族的死罪,母后想救他们吗?”皇帝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轻柔,仿佛情人的耳鬓厮磨,可就是这温柔的语气,让她不寒而栗。

    “你想要什么?”

    慕容晟睿眸光温润如水,朝着独孤曼伸出手,轻柔的将散落下来的头发替她别在耳后:“母后不若求求朕,兴许朕一心软,便放了丞相。”

    “报。”

    “陛下,边关急报。”

    慕容晟睿眸色冰冷:“传。”

    “启禀陛下,北戎犯边,独孤明宇身为领军将领,弃城而逃,导致我云起连失三城,边关告急。”

    “可恶!”慕容晟睿怒不可遏,独孤家所有人都算计到了,唯独独孤明宇长年镇守边关,鲜少回盛京,却不成想,这独孤明宇就成了唯一的变数!

    “独孤明宇身为领军将领,弃城而逃,罪加一等,来人,行刑!”

    “慕容晟睿!”

    “母后,这是朕第一次听到母后连名带姓的叫朕的名字!”慕容晟睿看向独孤曼,“母后刚入宫的时候,喜欢唤朕睿儿,朕登基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

    独孤曼死死的盯着行刑台上,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固执的不让眼泪掉下来,手紧紧的抓住椅子扶手,整个人微微颤抖。

    慕容晟睿要的是皇权,要的是兵权,而如今这两样,他已经拿到手中了,她在盛京的势力,只怕早已经被他一一拔除了。

    “如今你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哀家还能给你什么?”独孤曼冷笑道。

    慕容晟睿在独孤曼的面前蹲下,与独孤曼平视:“第一次见到你,朕六岁,你十六岁,那时候朕刚没了母后,你摸着朕的头说,从今日开始,我护着你,那时候朕觉得,这个姐姐真好看。”

    独孤曼死死的盯着慕容晟睿,她垂帘听政,教他帝王权术,却没有想倒是为自己埋下了隐患:“放了我的家人。”

    

“不可能。”慕容晟睿展眉一笑,仿佛依然是当年那个笑容澄澈的少年,俯身在独孤曼耳边轻声说道,“独孤家除了你,谁都活不了。”

    城楼之下,刑场之上。

    刽子手手中的大刀翻着森冷的光芒,举起落下,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就此葬送,瞧着身侧不断倒下去的独孤家人,独孤丞相心痛欲裂!

    他若有所察觉,便不会让独孤家三百余人都被困死在这盛京城内。不过,也好,至少在外的独孤明宇保住了一条命。

    独孤丞相抬起头,看着坐在高台上的独孤曼,眼底满是心疼,终究是独孤家对不起她。

    “曼儿,是爹对不起你,若有来生,再不让你入帝王家!”

    这个女儿一直是他的骄傲,他从小教她喜怒不形于色,教她权谋心计,平衡之道,却不曾想,是害了她!

    “好好活下去!”

    独孤家为了扶持慕容晟睿登基为帝,为了稳固慕容晟睿的地位,殚精竭虑,最终却落个夷灭三族的下场。

    玄武门的地面,被鲜血染红,除了鲜红,独孤曼的眼中再也看不到其他颜色。

    “对于朕准备的这份寿礼,母后可还喜欢?”皇帝用和煦如风的声音询问道,“毕竟为了准备这份大礼,朕可是准备了好多年。”

    “那你为何不杀了哀家?”

    慕容晟睿眸色不变,起身,看向玄武门被鲜血染红的地面,幽幽道:“朕不想独自一个人在地狱行走,自然是要拉着母后一起的,朕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朕想要得到的东西,就算不折手段也要得到!”

    “来人,送太后回宫,从今日起,寿康宫禁止任何人出入。”

    ***

    独孤曼被带回寿康宫,宫殿外都是值守的人。

    锦绣担忧的瞧着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独孤曼,泣不成声:“主子,您要撑住,独孤将军还活着,您不是一个人,只要逃出皇宫,主子就能复仇!”

    听到这话,独孤曼的思绪忽地从那一片血红中抽离!

    她在盛京的势力被拔除,不代表所有人都拔掉了,只要出了皇宫,她就能联系上自己的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灭族之仇,不能不报!

    锦绣买通了寿康宫的小宫女,趁着夜里值守的时候,让独孤曼换上宫女的衣服企图蒙混过关。

    只是前脚刚踏出寿康宫,就被人给堵截住。

    慕容晟睿瞧了一眼一脸平静的独孤曼也不生气,只命人用玄铁锁,将独孤曼锁在了寿康宫中。

    瞧着独孤曼身侧的人,慕容晟睿冷声问道:“就是这个小宫女意图带走太后?”

    “回陛下,是的。”

    慕容晟睿瞧着一脸平静的独孤曼,幽幽吩咐道:“杖毙吧。”

    “慕容晟睿!这件事与锦绣无关,放了锦绣!”

    独孤曼挣扎着想要救人,却直接栽倒在地,脚上的玄铁枷锁,禁锢了她的行动。

    如今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太后,而是阶下囚!

    瞧着一脸倔强充满怨恨的独孤曼,慕容晟睿轻笑:“朕也不想伤害你身边之人,只可惜,你却想尽办法逃离朕的身边,那就休怪朕无情了!”

    “慕容晟睿,我恨你!”独孤曼双目血红。

    独孤家为了这云起天下,殚精竭虑,却因为功高震主,被帝王忌惮,夷灭三族。

    “恨,就对了。”慕容晟睿单膝跪在独孤曼身边,仿佛岁月从未在她的脸上留下过任何的痕迹,一如他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模样,“最好是恨朕一辈子。”

    独孤曼一双眸子中满是倔强,纵然成为阶下囚,她也不会放低身段:“终有一日,你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如今的你,如何让朕付出代价?”慕容晟睿迫使独孤曼直视他,“怎么,母后想学后宫那些女人,用身体来取悦朕,在朕放松警惕的时候,给朕致命一击吗?”

    独孤曼脸色一白,扬手给了慕容晟睿一巴掌:“你无耻!”

    “哈哈。”慕容晟睿突然笑了,笑声越来越大,“朕都差点忘了,你最是爱惜自己的羽毛,朕记得母后教过朕,说伐身为下,诛心为上,朕想到如何对母后伐身诛心了!”

    独孤曼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慕容晟睿压在了地上,衣衫撕裂的声音传来,凉意袭来,独孤曼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后是激烈的挣扎。

    “慕容晟睿,你疯了,你放开我!”

    独孤曼极力的挣扎,可哪里是慕容晟睿的对手,情急之下,拔下头上的金簪,往慕容晟睿的身上扎去。

    慕容晟睿吃疼,鲜血却刺激得他更疯狂,独孤曼反抗不了,可也不愿意从了慕容晟睿,手持金簪,刺向自己的脖子,竟然是要自戕。

    慕容晟睿眼疾手快的抓住独孤曼的手腕,金簪堪堪刺破脖子,慕容晟睿眸色冰冷:“想死,哪有那么容易,独孤曼,往后,朕不许你死,你就必须活着!”

    “疯子!”

    “疯子吗?”慕容晟睿笑了,“对,我就是一个疯子,从第一天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疯了!来人,收走寿康宫中所有尖锐之物,独孤曼,朕会一点一点的践踏你所在乎的一切,你的尊严,你的骄傲,朕都会将他们一一撕碎,总有一日你会跪在朕的脚下求朕!”

    寿康宫的大门,在慕容晟睿的身后关上,慕容晟睿冷声吩咐道:“看好她。”

    大太监魏宣当即应下,目光看向守卫寿康宫的侍卫,眼底闪过一抹精芒。

    要让这位太后娘娘屈服,很是容易,只是他们这位年轻气盛的陛下,终究是太心软,做不出这般绝情的事情来,既然如此,他就顺水推一把吧。

    独孤曼看着闯入她寝宫的侍卫,眼底有着错愕:“你们……想干什么?”

    “奉皇命,伺候太后娘娘安寝!”

    话落,侍卫开始宽衣解带。

    独孤曼连连退后,想要逃走。

    可是玄铁的链子,她根本无法挣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护卫狞笑着朝她靠近。

    慌乱间,独孤曼打翻了烛火,点燃了帘帐,大火瞬间蔓延!

    在这烈火中,传来独孤曼的嘶吼。

    “我独孤曼以肉身为祭,魂魄为引,诅咒慕容皇室与这云起天下,忘川之花必将在不久的将来,开遍这云起的天下!”

毒后归来:殿下,娘娘又在教做人了!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