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0章 看够了吗

    夏日的汉溪会就在这几日了。

    凤翎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汉溪会要吃甜糯的红枣糕,这是一个独属于凤国的相思日,追朔朗月,也追朔懵懂之情。

    那时候宫里会拉起彩纸叠制的灯笼,挂在树端,挂在迎风飘摇的高处,乞一份圆满美好的姻缘。

    她母后去得早。

    小时候也还没有幼弟。

    她是宫里唯一的孩子,也是凤国唯一的希望。

    她的言行举止刻进方圆的尺度里,要把她变成一个完满的人。

    因为她是女子,所以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去成为那个可以撑得起凤国未来的女帝。

    那时候她跟着昭妃,住在瑜春宫里。

    每日都有念不完的功课,每日都有睡不饱的瞌睡。

    但凤翎一直对汉溪会有种别样的感情,因为每到汉溪会的这几日,昭妃就会变得特别的温和,瑜春宫的桌上,也永远会有一盘甜糯的红枣糕。

    昭妃会坐在门槛边的躺椅上,会望着宫墙外飘摇的灯笼看很久很久,看到眼眶微微泛泪,然后不经意的抹去,再带上一抹春水消融般的笑意。

    凤翎就趴在桌边吃糕点,看看昭妃,再看看外面的灯笼。

    她知道昭妃在等父皇的到来。

    也知道昭妃伤了身子,不可能再有身孕了。

    她是名门望族的嫡女,学识渊源,眼界开阔,是这个宫里最适合抚养凤翎的妃子,所以凤翎养在她的膝下,仅此而已。

    那时候凤翎并不知道昭妃在看什么,她握着红枣糕递给昭妃,含糊着开口,连气息都是甜软的味道:“昭娘娘不乞愿吗?”

    昭妃也只是接过她手里的糕点,笑而不语。

    直到搬出瑜春宫,有了自己的住处后,凤翎才在书里读懂那时候昭妃的笑意。

    她不是不乞。

    而是知道自己所求乞不来,仍愿有所憧憬。

    这世上不是每一个情有独钟的人,都能得到两心相许的回应的。

    ·

    马车轻摇着往皇城之外走。

    凤翎蒙了面纱,还戴着有长纱的斗笠,撩起帘子看外面的情景。

    汉溪会依然还保留着,街上摊贩的货架上挂着各色各样的灯笼,和宫里的工艺比不得,但五花八门,延展出了各种各样的样式,很有意思。

    当年,幼弟出生不久,父皇便薨逝了。

    昭妃顺理成章做了太后,接过了抚养幼弟的重责。

    她对父皇爱意深重,几欲崩溃跟随之时,是幼弟的哭声,拉回了太后的性命。

    从那以后,守着凤国,守着幼弟,守着风雨飘摇的朝堂的重担,压在了她和凤翎母女两人的肩头。

    她们之间没有亲情血缘,却历经了刻骨铭心的一段岁月。

    于凤翎而言,太后更像是一座灯塔。

    无论她飘摇至何地,回首相望的时候,会知道有人在等着自己。

    

那时候,她们也只有彼此了。

    大概是因为情需追思,太后格外看重汉溪会,每年的这几日,宫里都会挂满了飘摇的灯笼,无论身处何地抬眸,都能瞧见高处的乞愿,像是太后一定要传递给某人的执念,久久不息。

    凤翎便死在汉溪会的这日。

    膝前的女官端来了安神的汤药,说是太后的恩赐。

    许是那日太后刚责备过幼弟的顽劣,她不忍在太后如此看重的日子里再拂了太后关怀的心意,于是强撑着喝了两口,便永坠于沉寂了。

    不知道因为她的死,如今宫里还会不会挂着随风飘摇的纸灯笼。

    瑜春宫的桌上,还会不会摆着一盘甜糯的红枣糕。

    凤翎盯着在眼前依次闪过的摊位出神,十年过去了,臣民们的生活轨迹井然如常,崇纯长公主的忌日,好像也真的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长纱面巾掩盖下的凤翎很轻的勾起了一抹笑意。

    这样也好。

    她垂下眼帘,快要放下帘子的时候,听见外面吆喝了一声:“红枣糕!新鲜软糯的红枣糕!”

    凤翎的手下意识的顿了顿,随后又若无其事的落下。

    没等凤翎从心揪着疼了一下的情绪里缓过神来,坐在一旁一直闭目养神沉默不语的云曜却突然喊了停车。

    他略过凤翎身侧,挑开车帘便下车去了,像是有什么极要紧的事。

    凤翎拉开车帘往外看,前头没有云曜的身影。

    她愣了一下,拨开长纱朝后望去,云曜正站在方才错过的小摊前,身边跟了两三人护着,买个糕点买出了包摊的气势。

    瞧见他身形动起来像要侧身回程,凤翎立刻落下帘子,重新坐好。

    没一会儿云曜便回来了,又重新坐回刚才的位置,马车动起来,他却没有再睡觉,而是郑重的把手里的牛纸袋打开,一脸漠然的拿了块糕点出来吃。

    场面过于诡异,凤翎盯着他盯得有些发愣。

    因为隔着长纱的缘故,云曜原本就冷毅的轮廓看上去更带了两分不耐,车厢里弥漫着热腾腾的香甜味,本来该是好吃的东西,到了云曜嘴里,生生被他吃出了嚼蜡的感觉。

    凤翎记着,他小时候是喜欢吃糕点的。

    不过人都是会变的,都这么大了,想来早已经不喜欢了,毕竟是男孩子,可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强迫自己买来吃啊。

    凤翎没想明白,并满心期待的觉得,云曜买了这么一大袋,肯定不好意思自己吃独食,她这不还在呢么,他吃的那么艰难,应该……会分给自己的吧?

    但很快,凤翎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云曜这个人现在能坐到摄政王这个位置上,怎么可能在乎她这个‘小婢女’的一点目光?

    他就这般面无表情,味同嚼蜡的吃完了牛纸袋里的红豆糕。

    一块都没有给凤翎剩下。

    甚至在优雅的擦了擦手之后,目光清冷的瞥了一眼凤翎,随后垂下了眼帘,问她:“看够了吗?”

    隔着轻纱,凤翎不能准确的看清楚云曜的眼神。

    这一路过来他都没有管她做什么,一上马车他就在闭目养神,凤翎还以为他是昨夜没有睡好。

    此时开口简短的一句话里,凤翎才真切的听出了他的不高兴。

    带着些悲伤和沉痛。

    他好像,有点哽咽。

长公主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