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章 路数不太对

    云曜没纠正她总是以‘我’自称而非奴婢。

    对她不太规矩也不太恭敬的态度也甚是宽容。

    像是某种默认。

    但这个自称的冲击对幼清来说实在是有点太大了,她的哭声随着骤然瞪大的眼睛一起戛然而止了两秒,随后像是抓到了什么了不得的错处一样,用青葱一样的手指往凤翎这边胡乱指了指:“大胆!你竟敢不自称奴婢?!”

    她怒斥完凤翎,立刻又柔声细语的去拉扯云曜:“爷,这样粗鄙不懂规矩的丫头怎么能伺候好爷呢?真是目无尊卑,活该狠狠掌她的嘴才是!爷还是让她去好好学学规矩吧,真是太放肆了。”

    凤翎默了。

    倒是云曜看她吃瘪很是开心,一直没什么波动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幼清以为云曜是对着她笑的,一时激动,另一只手便不安分的想要继续往上攀,刚抬起来,云曜便伸出手,握住了一直扯着他衣角的幼清的手,在幼清恍然激动的目光里,将她的手甩了出去。

    云曜力气很大,幼清受不住这力,再加上另一只手也没了支撑点,是以整个人都被惯性带动,直接歪到了另一侧。

    云曜略过幼清的话,伸手握住凤翎的下巴,把她的脸往自己面前带过来:“你要去哪儿?”

    凤翎没法在他漆黑的眸里看见自己的倒影,下巴被掐得有些痛,没等她有什么举动,云曜又已经放开了手:“老实呆着。”

    幼清跪坐在地上掩面小声的抽泣,在云曜看不见的视线死角里,幼清脸上的表情因为妒恨变得狰狞扭曲,床榻上这个丫头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仗着有几分姿色便想爬上爷的床?!她向来都是这样把其他人赶走的,她不明白,今天为什么不行?!

    “爷。”幼清这一声喊得极媚,在凤翎面前被云曜这样推开,实在是过于丢脸,她带着娇嗔和不甘心,妄图最后一搏。

    凤翎身上的鸡皮疙瘩从指尖开始一路往上爬,觉得骨头都发酥了。

    她瞥一眼云曜,别说波澜了,他压根连呼吸都没变过。

    这都不为所动?

    凤翎严肃的想到,这孩子,该不会是不行吧?

    毫不知情的被莫名担忧了一下的云曜像是看腻了这戏码,不过他此刻语气还算和缓,轻声道:“回去歇了吧。”

    幼清睁大眼睛,不甘心简直快要从眼眶里溢出来把她淹没,她跪起身来往这边挪动膝盖:“爷,奴婢害怕……”

    云曜的声音骤然冷下,利刃一样止住了向前靠近的幼清:“回去。”

    她的不甘和渴求慢慢变成了恐惧,片刻后,她愤恨的看了凤翎一眼,然后撑着地面慢慢站起身来,抿紧嘴唇理了理的自己发髻和裙摆,这才屈膝行礼,退后离开了房间。

    幼清一走,四周寂静下来的空气凝固到快要让凤翎窒息。

    刚才沐浴的时候有人教过她该怎么伺候,脑海里已经下达命令了,她现在是个奴婢,她要活下去,就要按照奴婢的办法来活。

    但手脚僵持着动弹不得,说到底,她骨子里依旧是凤翎。

    最终还是云曜打破了这份寂静,他贴过来,温热的鼻息打在凤翎脸颊上:“愣着做什么?没人教你规矩么?”

    这靠得也实在太近了一些,凤翎受惊不轻,往旁边歪了歪身子,险些头磕到旁边的床梁:“教……教了。”

    从他说了让她做通房丫头开始,她脸上的表情就开始变得丰富有趣起来。

    这不就是她想要的么?

    

现在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虽然无聊又没有什么新意,但云曜莫名的对眼前人有耐心和好奇。

    她会怎么做呢?

    她的目的是什么?

    云曜浅笑着看她,看她深吸口气,视死如归一样下了决心来给自己宽衣,因为劳作而有些粗糙的手指似有似无的碰到肌肤,云曜眼中的笑意渐渐消失,烛光朦胧下,眼前人和记忆里的那个人实在是很像。

    他有片刻的失神,随后烦躁和厌弃涌上心头,不能被亵渎的角落仿佛落了尘,云曜急切的想要清扫干净,突然就没了逗她的兴致。

    查清楚以后就杀了吧。

    他不会有任何的软肋。

    凤翎刚给他解完衣带,这个喜怒无常的人便推开了她的手,翻身坐到床畔,然后在凤翎震惊的目光中,把刚解掉的衣带又都系了回去。

    “下去。”云曜冷漠的下令,语调听上去和刚才对幼清说的一样,可见是真的恼怒了。

    凤翎没犹豫,虽然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但她求之不得躲远点,麻溜的下了床以后,云曜掀起眼帘看她,又开始对她看不顺眼,皱眉道:“走远些。”

    凤翎:…………

    等她走到烛光边沿处的时候,云曜眼中的狠厉才稍微褪却了一点,随后他便没再管凤翎如何,径直落下云帐,翻身上床,就这般自顾自的睡了。

    站在微弱光亮与黑暗交接处的凤翎默默看了一眼自己单薄的衣衫和光着的脚丫。

    就算是盛夏,这么穿着在地上睡,也肯定是会生病的吧。

    可也因为是盛夏,屋子里连块能用的薄毯都没有,风轮还在吱呀吱呀的转着,吹得她后背发凉。

    罢了。

    这具身体倒是很扛得住折腾的,来这里这些天,除了每天都觉得又累又困以外,还真没生过病。

    想来做奴婢的体质都还算不错,今天这么睡一晚,只要不吹风,应该也是没问题的。

    这么想着宽慰宽慰自己,毕竟也没有别的办法。

    凤翎寻了处风轮吹不到的角落,把长帘随意往身上裹了裹,原以为在后厨已经够艰辛了,没想到现在更艰辛,连睡觉的床都没有了。

    她靠着墙角打盹儿,刚开始还在胡乱想今天发生的事,又多又杂,想了一会儿便被困意侵袭,脑子越来越乱,浆糊一样,最终还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她的呼吸渐渐均匀,床上躺着的人轻巧的翻身坐起,撩开云帐,悄无声息的走进黑暗之中,走到她的近旁。

    云曜蹲下身来,凑近到凤翎咫尺间的距离。

    片刻后,他确认凤翎的的确确是睡着了。

    确认后,云曜并没有觉得轻松。

    反倒是皱眉,陷入了沉思。

    这次来的人好像路数不太一样了。

    她怎么不爬他的床呢?

长公主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