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章 小野猫

    祁言寒锋利的目光直朝太后刺去,口吐锋芒:“太后不必时时将此事挂在嘴边。您若能动朕,还肯等到今日?”

    “回回如此,倒显心虚底怯。”话中不遮不掩,尽皆披露,是不吝于与赵蓉玉撕破脸了。

    彼此心知肚明,虚与委蛇的做派不过是维持着皇家颜面,不致使明面上过僵。

    实则早在三年前那夜,他二人间已无脸皮可言,仅剩一点微末的顾忌来维持平衡。

    “此外,朕此次回都,途中遇上一批杀手行刺,预备彻查。今日太后可得当心,须不知哪夜便丧命于他人手。”

    祁言寒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是警告,亦是威胁。

    轻飘飘一句话,举重若轻,意味深长。

    赵蓉玉本就心虚,是因那批杀手实是她所派去的,而今更是不敢与祁言寒对视。

    一时沉默。

    她暗暗咬牙,原本的计划便是要趁此机会,将他扼杀在国界之外,提起尚可推诿是楼兰国所为,丝毫与她不曾沾惹。

    却不曾想,功亏一篑。

    “哀家自然知道,不需皇帝提醒。”赵蓉玉按捺住心下震颤,敛住心神,维持着一如平稳,却难掩脸色变化。

    她心中衡量计较多时,终末一甩袖,咬牙道:“你既强要她登上这后位,那哀家便看看,你能护她几时!后宫不比前朝敞亮,恐皇帝是力所不能及了。”

    保皇一派原本对后派就心生不满,眼瞧此刻皇帝意态坚决。

    为了与楼兰古国之间的邦交,赵蓉玉暂时还动楼青兰不得,索性将这后位舍出,也好缓和现下紧张的局势。

    而这楼兰古国的小公主……

    届时到了后宫,还不是拿捏在她的指掌中,借机解决了便是。

    祁言寒眼中笑意愈重一分,颇玩味地:“太后此言差矣。朕许她只是后位,是否能站得住脚,稳住地位,却得靠她自己的本事了。朕自不会干涉。”

    他也想看看,这个表里不一的小公主,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此言说得决断,赵蓉玉自是未尽信,只当推辞,冷笑一声道:“那哀家便等着见一见,这楼兰古国公主的好本事了。”

    话音掷地,赵蓉玉拂袖而去。

    祁言寒也未曾再睬她,单信手捞起案上圣旨,盘玩片刻,眼底笑意明灭。

    片刻后,他唤来门口已然汗浸脊背的大太监,闲闲抛去圣旨。

    “行宫颁旨,让楼氏谢恩罢。”

    行宫中,楼青兰恰在进膳。

    闻圣旨一言骤惊,心中隐隐察觉不好,却只得俯首跪受。

    果不其然——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以钦承宝命,绍缵鸿图,霈纶綍之恩,诞敷庆赐。楼兰古国公主楼氏青兰德才兼备,诞钟粹美,含章秀出。人品贵重,性资敏慧,训彰礼则,幽闲表质。今为修两国之好,结邦交之谊,册封为中宫皇后,赐居凤栖宫。钦此!”

    皇后?!

    楼青兰脑子轰地一下炸开。

    只见那大太监笑眯眯地奉旨上前,恭贺道:“皇后娘娘,请谢恩罢。”

    楼青兰仍是怔怔跪着,尚未回过神来,及至那大太监耐着性复述一遭,方才霍然醒神。

    她踌躇了一霎,便咬牙果断接下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来之,则安之。

    只是,祁言寒竟肯许一个外邦公主后位?莫不是这厮脑子坏了?

    有违常理,必然有鬼。

    她的思索着关于原文情节的残存片段,再结合祁言寒那一句阴测测的警告,心中一突。

    

靠,她被人给当出头鸟耍了!

    天启国势力如今各方鼎立,形成了一个古怪而又分外平衡的僵局。

    外有邻国,虎视眈眈,内有太后,外戚专权。

    纵使祁言寒年少有为,铁血手腕,也须借人来打破这一局面。

    很显然,楼青兰而今,便是那枚最合适的棋子。

    楼青兰心中暗骂,明面上的礼数却未落,自有飞鸢进行重重打赏。

    虽是奉承皇命而来,但白花花的银子,自无人会拒绝。

    那大太监脸上的笑褶都深了一层,忙不迭谢恩,另有。

    “皇后娘娘。皇上的意思,是要您今晚便搬进凤栖宫。”

    他话说得巧,避重就轻,单提此一事,其余缘故只言不语。

    还是飞鸢心中一急,殷切道:“那——封后大典难道便不举行了吗?”

    且不说封后大典,便连风印凤袍一干也俱无。

    一个邻国来和亲的公主封了皇后,却连走形式的过场都不给,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呢?

    那大太监只一味陪笑,道是不知。

    楼青兰心知肚明,便也不多加为难,遣飞鸢整饬行装,请人带路而去。

    早在与天启国迎亲队伍会面之前,她便将心腹安插在了都城之中。

    但那几人都非阉人,未曾净身,自是进不得大内。

    “公主,这天启国国君分明是欺人太甚……!”

    飞鸢纵使心有不甘,还要多言,却被楼青兰摇头制止了。她不会违背楼青兰的命令,只得将余话吞落肚中,遵令了。

    凤栖宫。

    她二人简单打量了一番内外陈设,虽是奢华有余,却是凄凄冷冷,并无些微人气。

    那大太监将她们带至此处,即刻便回禀皇帝去了。

    空余二人之际,飞鸢终是压不住心中所想,恼怒道:“公主,这天启国皇帝究竟是怎么想的?给了您皇后的名分,却无皇后之实。再不济,这封后大典也总该有吧?!”

    楼青兰眉关紧锁,脑中亦在思索对策,嘴下却率先阻住:“隔墙有耳,飞鸢,这里不比楼兰古国,切记,慎言。”

    她不过是作为祁言寒打破局面的一个契机,这后位,注定是有名无实。

    今日奔波,几转回折。

    楼青兰躺在塌上,外头已然是四野俱黑,心中明明疲惫万分,却被杂乱无章的念头充斥着,不得安眠。

    现下,原本小说中的路线已经被她彻底打乱,却不知,究竟是福是祸。

    她的心愿很简单,好好活着,不再被虐,可……

    一旦踏入后宫,哪一步,不是举步维艰?

    好好活着,做一个混吃等死的米虫,原来也这么难吗?

    “朕的皇后倒是心大,这便睡了?”

    一道低哑的笑声穿透夜空,响在楼青兰的耳边,熟稔至极,乃至不消起身去看。

    她眼也未睁,嗤道:“陛下好兴致,大门不走,竟半夜来爬女子的窗,实在有趣。”

    祁言寒却是毫不在意她话中讽意,心火倒更撩高一层。

    他径直跃下窗边,居高临下,笔直地朝楼青兰扫视。

    他生得高大,将月光都挡去,楼青兰自然察觉到了,却并不理会,仍做睡状。

    祁言寒顾自笑道:“朕竟也不知,传闻中懦弱不堪的楼兰古国的小公主,竟是一只藏了爪子的小野猫。”

后宫难混:陛下求放过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