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章 外姓皇后

    何况原书中,那楼兰古国公主就是由此逃跑,碰上男主,继而展开了一生的悲剧。

    既然要避开这样的结局,她自然不会重蹈覆辙。

    安抚过几名心腹,楼青兰加紧行路,朝着和亲之地而去。

    此时此刻,马车那边——

    祁言寒脸上俨然是异彩纷呈,眼底一片凛冽寒意。

    终日猎鹰,却不料一日被鹰啄了眼。

    很好,他近乎要为她鼓掌叫好。

    楼青兰离去不过一刻钟功夫,便有黑衣人奔赴而来,迅速寻至祁言寒,当即喂他服下一丸驱毒药。

    为首之人后撤数步,一干人俯身便拜,膝骨砸地:“属下等救驾来迟,请主子降罪。”

    祁言寒未动声色,闭目调息片刻,将残余之毒彻底驱出体外,确认无遗后患,方才睁目。

    “此事容后再议。其余的,都处理干净了?”

    话中所指,自是外头那些残兵败将。答案毋庸置疑。

    得过肯定回复。祁言寒眼底森寒再起,唇角无端扬起一抹冷笑:“派几个人,务必把那楼兰古国公主抓回来。”

    如若他预料无误,那楼兰古国公主,定然会逃。

    黑衣人自唯遵从,躬身领命而去。

    两个时辰后,迎亲的城墙之上。

    “陛下,楼兰国公主来了。”

    楼青兰与祁言寒面面相觑,前者固然是始料未及,后者业是一惊。

    一时间气氛分外古怪。

    楼青兰扯了扯嘴角,试图掩饰她眼中的尴尬。

    此时的祁言寒相较前时,形容自然是翻天覆地,明黄龙袍明晃晃昭示着他的身份,果然不错。

    那张脸楼青兰却也是断然不会认错的……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天知道眼前的男人为什么是大天启国主?!

    下毒、出言嘲讽、弃之不顾……她真是把雷踩了个遍。

    剧情过于精彩,楼青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除此之外,另一点更让她脊背生寒,细思极恐。

    原文男主的姓名——赫然是祁言寒。

    她比祁言寒率先至此,朝人询问过天启国国君的名姓。

    原文作者的文笔极为一般,乃至于很多剧情并没有交代清楚,但名字不会错。

    由此可知,天启国主声名远扬、名不虚传。

    她得知此事时大脑便是一轰,再想逃已然是不能,只好硬着头皮等待祁言寒的到来,侥幸等着奇迹的出现。

    上天诚不欺她,奇迹果然出现了。

    ……只是方式格外刺激。

    迅速消化掉这巨大的信息量后,楼青兰认命地跪了下去,心中默念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拜见天启国皇帝陛下。”

    祁言寒初时惊异,是未尝料到她竟没有逃跑。

    此刻垂目一觑,从她屈折的脊背上,他分明看出了些不卑不亢。

    软弱如鸡的和亲小公主?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祁言寒极玩味地看了她两眼,嗤笑一声。

    众人相顾,正要看好戏之时,却是目瞪口呆地发现祁言寒竟亲自俯身,将楼青兰扶了起来。

    独属于暴君的温文尔雅,前所未有。

    “公主一路远行而来,不必多礼,朕已为你设下了行宫。”

    

一时间,周遭之人心中俱是各异。

    先时,祁言寒知晓楼兰古国公主和亲之时,分明不冷不淡,说是不曾冷待也好,也不见得如何上心,更无从谈起今日分外热情。

    楼青兰不知他人心中如何作想,与他指掌相触之际,手颤想躲。

    却被他眼疾手快、毫不留情地牢牢握住,力道一如既往地重。

    她抬目仰视时,俨然对上那一双皮笑肉不笑的眼,寒意刺椎,一滴汗珠再次滑过脊背。

    楼青兰仍旧隐而不发,咬牙继续装傻:“多谢陛下。”

    这狗男人抽风了?

    祁言寒笑而不语,未置一词,只是掌下力道同样未松半分。

    楼青兰隐忍片刻,终是压抑不住心中抗拒,数次试图挣脱,却被箍得愈紧,耳边响起异声。

    她咬牙竭力一甩,掌下还未松动,施力过重。

    她已然重心失衡,一个踉跄踩在繁复裙角,险些栽倒。

    祁言寒自是毫不避讳地拦腰去扶,唇瓣恰好擦过她耳际,暧昧吐息:“地滑,公主可要小心。”

    声调更沉一分,靠得愈近,落在旁人眼里自是极为暧昧。

    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对她说道:“别来无恙,小公主,咱们又见面了。跑得还欢腾吗?朕、很期待你的新表演。”

    话说的缠绵,其中意味却是露。骨。

    楼青兰岂能不知,眼前之人已经认出她来。

    她心中一沉,口中却毫不示弱:“呵……那我定不会有负陛下的期待。”

    话毕,楼青兰便借力而起,和他拉开了距离。

    “多谢陛下远迎,青兰便先去行宫了,还烦请陛下遣人带路。”

    祁言寒也不欲将人逼得过紧,点到为止罢了,此际随意一点头,嗯声应了。

    恰是夕阳晚时,晖光映洒,目送一抹朱红渐远。

    祁言寒心中骤然涌起一股莫名,无端觉得。

    以后的日子,会很有趣。

    ……

    戌时。

    御书房。

    “荒唐!这简直是胡闹!”一声怒骂陡然打破沉寂。

    祁言寒闲闲坐在书案上首,眼皮未抬,连余光都吝惜舍予。

    一名身着华贵的妇女目朝祁言寒,眸中满是怒气,连着三分不屑与冷嘲,嗤笑道:“不过邻国一个小小公主,真当是什么天潢贵胄?”

    “随便许她一个妃位嫔位已然是给他楼兰国面子了,尚是看在那楼兰古国国主的份上,后位自是断断不能。皇帝啊,国家大事,岂容你如此儿戏?!”

    祁言寒摩挲着掌中已然拟好的封后圣旨,搁在一侧。

    闻言,他这才抬目看去,似笑非笑道:“自朕登基以来,后位空悬已然三年有余,而今,朕正好想纳后,人选也恰如其分。母后又为何阻止?”

    “是为国家大事,还是说,一味只想扶持您的侄女?”

    说像玩笑,也不尽然,语气半真半假,又像是随口撩闲。

    赵蓉玉心中有鬼,闻话自是一突,梗了一下竟未迅速反驳。

    太后一心想扶持自己的侄女登上后位,可谁知道,她的侄女入宫多年,却停滞在了贵妃之位,一直不得祁言寒青睐。

    此事虽是彼此心照不宣,却不想祁言寒竟就这般捅破了!

    “皇帝,你不要忘了,是哀家将你扶上这个位置的!若非如此,凭你生母的出身,你以为你能登上后位?”赵蓉玉面色骤然阴沉下来,开口警告。

    祁言寒的生母不过是个最为微贱的宫女,先帝偶然醉酒,才得幸诞下龙子。却在祁言寒八岁之时,被以一杯鸩酒赐死。

    祁言寒亲眼目睹了亲母的死相,而后便被过继到赵蓉玉名下。

    追根究底,不外乎是因为赵蓉玉膝下无子。

    仅此而已。

    正因为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太后才这般着急的想要扶持娘家人。

后宫难混:陛下求放过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