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无路可退

    楼兰古国。

    金石盈车,红妆十里。

    迎亲车马自城门始,极山绕道而终,一眼不能目其尽头。声势浩荡,时人皆知。

    “天启国的国君残暴之名,天下共睹。也不知道这楼青兰是瞎了眼,还是鬼迷心窍,竟自己往火坑里跳。”大公主冷眼而视,嗤笑一声。

    “她不去,难不成我们姐妹替她?自己作孽,怨不得旁人。”

    “泼天富贵,也得有命去享。”

    ……

    彼时楼青兰一席凤冠霞帔,已然端坐在马车中,自然不知她身后的这些种种议论。

    她一门心思盯着膝上的圣旨,无语凝噎。

    数月以前,她还是华国医药世家的传人。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她在一场医闹中被波及。

    意外穿到了她以前闲来无聊看的一部名叫《喻以何言笑我情》的古言小说里,而且成为了小说里的女主楼青兰。

    再醒来时,她已经身处这个世界,并且摇身一变,成了楼兰古国的小公主。

    ——一言以蔽之,她是个穿越而来的冒牌货。

    更让她始料未及的是,此后的一切,逐渐向她曾看过的那本言情小说靠近。

    虽然情节记得模糊,但女主的傻白甜却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究其原因,是因为女主角名字跟她分毫不差。

    因为看的时间太久,她记不清楚大概情节。

    不过她记得这本书可是虐女主虐的死去活来,她记得其中很重要的一幕,就是女主被男主冷箭穿心,跌下悬崖,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她恶寒,这么明显前期虐女主,后期虐男主的狗血剧情,她实在无法接受,也没有受虐倾向。

    更何况原著里女主就是个典型的傻白甜,她对这样的女主接受无能。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楼青兰眸色微微一暗,趁着剧情尚未正式展开,她也凭借着过硬的专业技能,制造了一些防身的毒药。

    ……直至三天前,楼兰古国国主遣她和亲。

    她便知道,序章已终。

    新的情节近在咫尺。

    “砰——”

    一声巨响拉回楼青兰的思绪,沸腾的嘈杂声骤然在马车外炸开,杂乱无章的脚步并着尖叫声划过长空。

    “有刺客——护驾!快护驾!”

    她神色凛然一变,拢在袖中的指骨收紧,紧握那只装有软筋散的瓷瓶,眼底暗流涌动。

    变故的到来,比她预料得更加迅速。

    楼青兰记得一清二楚,这场刺杀,原文中无从有过。

    蝴蝶效应,蝴蝶扇动翅膀,引发一场海啸。

    难不成……是因为她的存在,从而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走向?

    尚未来得及细想,她骤然嗅到了一道浓烈的血腥味。

    她的动作慢过思绪,帘后寒锋破空而来,直逼她喉间。

    “要么掩护我们离开,要么死。”

    利刃紧抵着她的脖颈。

    来人缓慢地向她身后挪步。

    一张颠倒众生的脸霎时显露在楼青兰眼前,眼角眉梢本该有的多情,此刻却全然是漠然杀意。

    楼青兰闭了闭眼,脊背上的冷汗已然不知浸透了几层衣襟,开口时嗓音都是沙哑,“壮士,我配合,什么都配合,有话好说。”

    任务才刚刚开始,她不能死。

    她垂着一双眼,辨不清眼底神色,唯有掌下的瓷瓶悄无声息地打开。

    瓷瓶里装着毒药。

    来人凶戾不改,力道再重一沉。

    原本只是压在她脆弱脖颈上的刃口,已然逼出疼痛,血线晕开。

    “老实点,带我们走。”

    

许是见到她并不抵抗,那人也只是警告性的点到即止。

    额间全是汗湿,楼青兰略微松口气。

    她试探着开口道:“能不能……先把刀挪一挪,对付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已,犯不着这样。”

    祁言寒盯着她看了几息,无动于衷。

    她咬了咬牙正要再次开口,脖颈间的压迫却骤然一松。

    “别耍花样。”

    他知道,今日是那楼兰古国小公主出嫁之日,手无缚鸡之力一称,尚算客气。

    传闻中的楼青兰,赫然是——软弱如鸡。

    尾音尚未落定,楼青兰脸上便骤然扬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花样?不不不,这叫手段。”

    祁言寒一怔,尚未反应,她扬起瓷瓶,粉末劈头盖脸洒了他一身。

    正中靶心。

    楼青兰心中暗暗给自己的准头叫了声好。完美。

    她特制的软筋散,本就药力极强,沾上丁点也会逐渐失去气力。何况舍了这么大副本钱下去。

    “你……!”

    她怜悯地看了眼已然动弹不得,眼露恼意的人。

    蹲下身,轻佻地拍了拍那人僵直的脸,“小模样长得还挺标致,就是脑袋不太好使,下次别往枪口上撞了,乖。”

    前话顶多算得上落井下石,最后那个字眼,却让祁言寒眼中的怒意蒸发,改替成了透骨的森寒。

    “很好,你最好不要落到我的手里。”

    “就这?”楼青兰却丝毫不为所动。

    人都动不了了,眼神再凶也不抵用。

    她可不是原装的楼青兰。

    玩归玩,闹归闹。楼青兰一敛心思,收回视线,表情当即变得凝重起来。

    此时外面厮杀成一片,混战在一起的人都杀红了眼,浑然不觉马车帘的悄然掀开。

    趁着大风刮过,药粉悄无声息地延至每一处。

    除了她的心腹,一时间场上再无立足之人。

    三月以来,她并非只做了诸如药粉这些,无妨大局、微不足道的事。而在暗中积蓄力量,从无到有,逐渐培养了一批自己的心腹。

    这场变故,既是对他们的一场考验,也在无形之中为她除掉了一大祸患。

    她正愁难以除掉楼兰古国国主所派之人,还真是,犯困便有人送枕头。

    楼青兰有点若有所思。

    照这么看来,那马车里的俊美男人,倒是给她添了一大助益。

    众人有些目瞪口呆,一时间面面相觑,无人动作。

    还是一个丫鬟及时醒过神来,忙忙上前,眼神关切:“公主,您没事吧?”

    她本是她身边极为忠心的一名丫鬟,名叫飞鸢。

    即便三月以前,楼青兰醒来后性情大变,也从未产生过怀疑。

    “久生变故,不宜多留,撤。”楼青兰并不多言被挟一事,言简意赅,阐明利害。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她的底蕴不足,且看来人行迹,身后势力,根本就不是她所能对抗的。

    至于楼兰古国皇帝派来的那些人……由他们自生自灭吧。

    楼青兰冷眼扫过,就算无人插足,这些刺客,绝非一些三脚猫的侍卫所能对付。

    且吃如此一大闷亏,定然是——

    一个不留。

    藏敛行踪,小心走去数里,确定脱险之后,便该决断下一程何去何从了。

    “去……商议所定迎亲之地。”她沉吟片刻,果决道。

    飞鸢踌躇了半晌,终是忍不住开口。

    “听闻那天启国的国君极为暴虐,奴婢怕您掉进火坑。要不趁着这个机会,咱们逃?”

    “逃,逃去哪里?如若张而扬之,定然为人察觉。隐姓埋名,凭我们几个无权无势的,如何存活?”楼青兰将利弊剖得分明。

    不是甘于前行,而是无路可逃。

后宫难混:陛下求放过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