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章 栽赃陷害

    张王氏猛地发现说错了话,连忙住口,浑身抖得厉害。

    谁看不出来这位大人对张胜的妻儿态度不一般,要是被他知道,她曾经把孩子摔在地上,那她……

    曲蓁看他双目赤红,悲愤交加,心底怒气消散几分,轻声解释,“产妇死后,孩子不会即刻窒息而亡,只要在半刻钟内剖腹取子,孩子有很大的概率能活下来……”

    “可她!”曲蓁手指张王氏,怒道:“她居然将孩子活生生砸在地上!险些摔死,要不是我救治及时,恐怕就剩下了一具尸体!”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对鬼孩喊打喊杀,但谁敢亲自动手?一个妇道人家手段如此残忍,着实让人害怕。

    他们纷纷往旁边避让了下,神色异样的看着张广夫妇。

    “胡说八道!”张广冷笑一声,“你自己杀了人,居然用死人产子这么荒唐的借口,我没记错的话,之前李四家婆娘难产出血,你就想剖腹取子,还妄图说服李四,幸好我去借东西撞见了及时喝止,否则还不知要闹出什么乱子,你该不会是为了报复我……”

    他话说一半儿,意味深长的看着曲蓁。

    围观众人也纷纷明白了他的意思,看了眼躺在床榻上惨死的黄秀莲和双手是血的曲蓁,觉得这个猜测不无道理。

    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剖腹取子的想法?

    那人把肚子划开了还能活?

    不久前刚被张广制止,他弟媳就出了事儿,这真的是巧合吗?

    “幸好?”曲蓁气笑,提起此事更是怒意上涌,“所以最后呢?最后李家嫂子一尸两命,李四猝死,留下两位高堂白发人送黑发人,缠绵病榻多时,你可有去看过一眼?你不过是动动嘴皮子,假惺惺的流了两滴眼泪,他们呢?家破人亡!”

    张广语塞,阴沉着脸瞪她。

    “说你杀人的事儿,你扯旁的做什么?我是没亲眼看到你杀人,可屋子里就你和黄秀莲两人,你拿着刀又满手的血,不是你还能是谁,我看你就是心虚。”张王氏见自家男人吃瘪,泼辣劲儿立即上来了,看着县衙的差役大喊,“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抓起来?”

    几个捕头都没有动作,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笋溪县没人不认识顾家父女,他们医术如神,仁心善举,时常为买不起药的穷苦百姓义诊,受他们恩惠的人不少。

    只是眼前这……

    曲姑娘是杀害黄秀莲的凶手?

    开什么玩笑!

    见他们不动,气的张王氏骂骂咧咧的伸手去推搡。

    曲蓁看着张广,忽然冷笑一声,“为了你?凭你也配!”

    四周鸦雀无声。

    曲蓁蓦地转身,透过黄秀莲圆瞪的眼,仿佛能清晰的看到过往种种,声音苍凉。

    “边关战乱,朝廷征兵,你张广知自己名在其中,一去生死难料,却贪生怕死,携张王氏跪在张胜门前哭诉稚子如何年幼,如何可怜,骗得刚刚新婚的张胜丢下妻子去替你从军,征战八月,身死边关。”

    众人沉默,那男子双目赤红的看着张广,拳头紧了紧。

    曲蓁将怀中的婴儿放在黄秀莲身边,继续道:“你求张胜冒名顶替时,赌咒发誓会替他照顾好黄秀莲,却在新兵离开后,日日让她劈柴挑水,当牛做马的伺候你一大家子,动辄打骂……”

    “你胡说!”张王氏急急忙忙打断她,害怕的看了眼男子,她刚才似乎听到了咬牙切齿的声音。

    “胡说?”曲蓁恨声大笑,一把掀开黄秀莲的衣襟,露出纵横交错的伤疤,厉声问道:“那这是什么?”

    众人抬眼望去,满目错愕,那伤疤明显就不是新伤,有些日子了。

    张王氏动了动唇,“不……”

    “不是你干的?”

    

曲蓁接话,声音凌厉逼人,音调不自觉拔高:“张胜死讯传来,你们为了独霸家产,寒冬腊月,一纸休书将她这个大着肚子的孕妇扫地出门,又怕别人说你们忘恩负义,禽兽不如,所以背后四处散布谣言,说她不守妇道偷奸养汉,逼的她孤身搬到城外破屋,只能靠野草果腹……”

    说到这儿,曲蓁看着张王氏,身形一闪,众人再反应过来,却见她拎着张王氏一把丢在床榻前,揪着张王氏头发迫使她抬头看着黄秀莲。

    “你,但凡有人看不惯你们夫妇所为,出手帮衬黄秀莲一二被你知晓,你或是拦街谩骂,撒泼撕扯,或是污人清白,敲诈勒索,使得谁也不敢再施以援手,对她避如蛇蝎,”

    “王莹,你看清楚,要不是这个女人替你受了罪,如今丧夫守寡的人就是你!”

    张王氏与黄秀莲四目相对,再承受不住,跪在地上崩溃哭喊。

    曲蓁字字铿锵,如一记重锤砸在所有人心上。

    她回首看着张广,满目讥嘲,“而你,张胜替你从军,为你身死,你却狼心狗肺,装聋作哑,黄秀莲今日之死,你敢说没有你的手笔?”

    面对曲蓁质问,张广身子微不可见的抖了下,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而此刻,男子怒不可遏,挥拳朝着张广的面门砸去,“你们这些狗杂碎!”

    就在他的拳头离张广的脸还有一寸距离时,怎么也砸不下去,他看着曲蓁,黑着脸,“你拦我做什么?”

    曲蓁收回手,敛眸掩去眼底的痛色,再睁眼,已经是一片平静。

    “杀人要偿命!他不配!”

    这一拳下去,张广必死无疑。

    男子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转身砸在墙上,声音略带哽咽,“我,我该早些来的,是我对不住嫂子,都怪我……”

    曲蓁心底叹了口气,军中的情谊难能可贵,此人军衔在身,能亲自前来笋溪县,说明张胜在军中混得不错。

    可惜了……

    曲蓁轻叹了口气,抱着孩子往外面走去,“麻烦钱捕头将张大嫂的尸身抬着一起去衙门,还有,带上她!”

    蓁瞥了眼失魂落魄的张王氏,曲蓁抬脚步入雨中。

    “好。”钱捕头等人连连点头,找来草席卷了黄秀莲的尸身,快步跟上。

    男子愣愣看着曲蓁远去,她清瘦的身影始终坚挺如青竹般,不自觉的足尖轻点,追了上去。

    刚出竹林,脚底的地面忽然剧烈震动起来,曲蓁和男子同时止步,往道路尽头看去。

    身后的百姓不明所以,也停了下来。

    “来的是精骑,且人数不少,没想到小小的笋溪县,也能招来这种大人物。”

    男子看着曲蓁紧锁的眉,下意识的搭话。

    曲蓁没有应声,静静的眺望着。

    没多时就见数百骑兵出现在道路尽头,他们身穿黑甲,玄铁罩遮面,马蹄声如雷动,震天撼地,而被包裹在他们中间的,是一辆通体漆黑的马车,没有印记,没有标识,却有种令人望而生畏的森寒和诡异。

    他们行动如幽灵般,速度奇快,瞬间逼近。

    “居然是黑云骑!来的到底是谁?”身边的男子待看清后,吓的失声大叫,见曲蓁纹丝不动,大喝:“快闪开!”

    黑云骑?

    黑衣铁甲撼河山的黑云骑?

    被称作云洲最神秘的“三骑”之一的黑云骑?真是巧了,一天之内,将狼军和黑云骑的人撞了个遍,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曲蓁来不及多想,就在她准备避让的时候,就听马车内突然大喊一声,“快停车,爷吐血了!”

金牌法医:娇后世无双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