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2章 毕竟心情无会处

    “哈?”周沅被这个消息震惊的脑仁疼,她把茶盏放下,一手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她想过大哥将锦书领回来是有怎样不得已和无法拒绝,也许锦书待大哥有恩,也许大哥不小心占了人家的身子,也许……却没想到是因为这个。

    周沅没等周洵回答,就站起身来,道:“大哥,我头疼的很,要出去吹吹风。你陪我?”

    周洵羞赧至极,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尴尬的咳了一声,道:“我陪妹妹。”便利落的站起身来。

    周沅着了件鹤氅,将脖子脑袋通通缩到里面去,只露出一双慧黠的眼睛。她其实长得并没有很惊艳,可一双眼睛实在太过瑰丽,人们一旦被她的眼睛所迷惑,便不大能真实的判断她的样貌了。

    冬日里的御花园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致,此时梅花还开的不够浓烈,凑不成一处芳香雪海。

    初雪还未至,便只有几株“连理柏”还值得一观,这些柏树本是最寻常的绘柏,只因花农用了巧思,使得几株柏树的躯干相对倾斜生长,上部相交缠绕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树冠。而树干相交的部位已融为一体,从远处看,倒像是一棵树。

    周沅与周洵走在石子桥上,远远凝望着这几株柏树,道:“我刚入宫的时候,听宫里的老人说,这‘连理柏’彼此缠绕,终日缠绵,代表了最美好的爱情。我知道了,便总是避着走,因为我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懂什么美好爱情的滋味了。”

    她看向周洵,道:“可是大哥,我是真心希望你和阿漓都可以拥有这世上最真挚的感情的。现如今,去小倌馆倒算是一种风尚,世家公子里,十个倒有八个要去玩玩的,真玩断了袖子的也有,可少之又少。他们不过是把那些小倌当玩意儿,当东西,没谁会真的付出感情。”

    “大哥自小便与那些世家公子不同,虽也胡闹,却从未去过秦楼楚馆,更不会去小倌馆。我不明白,大哥怎会喜欢上男人呢?”周沅直直盯着他的眼睛,半晌,道:“就算大哥真的喜欢男人,我也宁愿大哥与男子相守,也不要大哥去娶根本不喜欢的女子。”

    她目光坚定,周洵虽觉得她的想法离经叛道,却又不由得觉得心头一暖。他从未想过,看似保守规矩的周沅会这样理解和支持自己。

    他越发觉得惭愧,几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才从喉头哽出几个字,道:“可是,他,只把我当战友……我不敢告诉他,我怕他觉得恶心,觉得厌恶……我怕我连与他做朋友的资格都被他剥夺。”

    周沅眼中的光亮逐渐熄灭,不由叹息,道:“大哥心悦的男子是驻守边关的兵士?”

    周洵默然,半晌,道:“他是王起将军的幼子,在边关时救国我多次……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他猛地锤到桥头的石狮子上,“我居然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产生这种情愫,实在是……不配为人!”

    王起将军的幼子,周沅依稀记得,他是长安城中有名的纨绔,但他的纨绔和旁人不同。人家是吃喝嫖赌,再强抢个妇女什么的,他就喜欢打狗惹鸡的,专和邻居家的小家畜、小家禽过不去。

    碍于琅琊王氏的威慑,再加上已故的王皇后是他亲姑姑,别人是敢怒不敢言,主要是觉得因为这点小事闹到王家去没有必要。再加上这孩子长得出奇的好,白白嫩嫩的,阿爹又不在身边,怪可怜见的,人们也就罢了。

    王起将军在琅琊王氏之中,也算是个另类。王氏是书香之家,他却不喜读书,只喜欢研究兵书;王氏的人各个都有七窍玲珑心,他却是直肠子;王氏的人各个都有许多儿子,他却只有这一个儿子,其余的都是女儿;王氏的人喜欢在朝堂上做官,他却常年躲在边关,说啥都不回来。

    想到这里,周沅打了个冷颤,她看着周洵,一字一顿的说道:“大哥,王将军就这一个儿子,你把他掰弯了,王将军不来杀咱们全家吗?”

    周洵很是思索了一会,才道:“妹妹你放心,他虽长得秀气,举止却比男人还男人,在男人中也算粗犷的,我掰不弯他。”

    周沅不信,非让周洵赌天赌地的发誓再不去招惹他,才肯把周洵放回去。

    周洵不禁在心底感慨,什么兄妹情深,什么离经叛道,都比不上刀抵在脖子上来的痛快。上一秒周沅还信誓旦旦的说支持自己,下一秒就逼自己发誓一辈子不去招惹王小将军。变脸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唉……唉……”周沅坐在正殿前的石阶上,不住的唉声叹气。

    

怀王摇着扇子大步走了进来,他远远就看到周沅愁眉苦脸的样子,将扇子收了挂在腰间,也凑到周沅身边坐了下来,道:“甭苦着张脸了。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小玳玳来了,我们周大小姐还不给个笑脸?”

    周沅瞥了他腰间的折扇一眼,道:“骚包。”

    “你听听你说的这是说的什么话?恶语伤人六月寒,这话听过没有?你这两个字,就和小刀子一样扎在我身上,杀伤力极大。”怀王皱着一张脸,哀怨的望着周沅。

    周沅支着脸,侧过身来端详着他,半晌,道:“你别皱着眉了,显老。”

    怀王一愣,转而将脸舒张开来,又从怀中掏出一块磨得锃亮的小铜镜,仔仔细细看了许久,才悠哉游哉的把镜子揣回怀里,道:“本王可是靠脸吃饭的,你别瞎说,怪吓人的。”

    他这话把周沅都气笑了,若说执掌大唐飞骑营的怀王是靠脸吃饭的,只怕会让大唐的男儿们都汗颜而死。

    怀王被周沅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的心里发毛,道:“大小姐,你别这么看我,我慌得很。不如你和我说说,你干什么这样唉声叹气的,说不定我可以帮你排解排解呢。”

    “哼,”周沅冷哼一声,道:“我说出来不过是让你高兴高兴,旁的又有什么用?”

    怀王啧啧惊叹,道:“冤枉,真是冤枉!你怎么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对别人我可能还有几分耻笑的心,对你可真是半分都没有的。”

    “你真想听?”周沅斜睨着他,眉目间带了一丝戏谑的笑意,道:“那我问你,那花萼楼,你可去过了?可有相好的小倌?”

    “天地良心,我这些日子忙的脚不点地,哪有空去花萼楼呢?只前些日子倒是去过一次,但你是知道的,我对小倌不大感兴趣,我的心是朝朝和暮暮的。”怀王闭着眼睛,仿佛在回忆朝朝和暮暮为他搭建的温柔乡,连神色都舒缓了许多。

    周沅懒怠理他,细想想,也觉得自己过于杞人忧天了些。她虽不愿周洵平白无故的娶了锦书,可仔细想想,也好过真为他找什么小倌来排解。最起码,锦书看上去待周洵是真心一片的,而那些小倌却大多是看在银子的面子上便宜行事,哪有真心可付呢?

    怀王猛地想起什么事来,从自己怀中掏了许久,方摸出一方帖子。他笑着递给周沅,道:“这是阳阿帝姬让我给你的,过几日是她的生辰,今年遇着太皇太后的事,她便也不想大办了,只唤几个皇亲来给她过个生辰便罢了。”

    周沅接过帖子,上面果然写着“太后娘娘亲启”几个字。她满脸狐疑的拆开,道:“你这个阿姐心也是够大的,自己亲生母亲去了,她也没见怎样难过。自己的生辰倒是记得很清楚。偏你还上赶着给她做说客。”

    怀王用扇子柄挠了挠头,无奈道:“我也是没法子,我今儿早上刚回王府,她便得了消息,在王府门口等着我。我这见也不是,不见也不是的。我这个阿姐,倒真是没恶意的,人虽蠢,但蠢得彻底,也就有些可爱。她想过生辰,也无非是年纪大了,喜欢热闹罢了。她小时候对我也算是亲热了,我不忍拂了她的面子。”

    周沅略略扫了一眼帖子,上面不过是一些惯常的话,没什么特殊的。她便将帖子依旧叠好,道:“仔细想来,阳阿帝姬的位份也该晋一晋了。之前每天和太皇太后争啊斗啊的,也没顾上管她。太皇太后呢素来不喜她,自然也想不到她。阳阿帝姬是个好面子的人,金银珠宝她不缺,便趁着此次机会,给她晋晋位份罢。”

    怀王笑着道:“我这个阿姐知道了,定是喜不自胜。”

    周沅推搡了他一把,笑道:“我会去向陛下请旨的。到时若是陛下无甚要紧事,我便请陛下同我一道去,也好全了阳阿帝姬的体面。”

    怀王又稍坐了片刻,方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子衿走上前来,扶了周沅起身,道:“太后待阳阿帝姬似乎总是不同些。”

    周沅笑着道:“哀家只是格外喜欢阳阿帝姬的性子罢了。生在皇宫之中,却有那样一副直爽的性子,实在是难得。”
作者有话要说:
中秋节快乐宝宝们!本文已签约咯,更新有保障~求收藏求评论

太后不容易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