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1章 娇香淡染胭脂雪

    周沅昏昏沉沉的醒过来,只觉得头痛的厉害,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她迷茫的看着四周,椒房殿中明亮浓艳的色彩与永寿宫冷寂灰暗的摆设相重合,又迅速区分开来,使她想起来,自己已经是太后了。

    她觉得自己的指尖有一丝粘腻,像是十指交合而腻出的汗水。她将手抬起来,细细的端详着,她的手指分明是冰凉的,真不知道这汗水从何而来。

    子青本是弯着腰在架子上的铜盆中洗着汗巾,看到周沅醒了,忙一把将汗巾扔到盆里,急忙走到她身边,带着难以掩饰的惊喜,道:“您终于醒了!太医院的华院正当真是神了,他说您今天一准醒,您果然就醒了。”

    言罢,她取出绢子来随意擦了擦手,便轻手轻脚的扶周沅起身,道:“您已昏睡了两天了,可把奴婢们吓坏了。太医说您是那天在冷风中坐着伤了身子。”

    周沅不知可否的笑笑,道:“不妨事,哀家这是年纪大了,不中用了。”

    正说着,只见寝殿门前挂着的云凤绣样门帘被微微掀开一个角,子衿侧身走了进来,手上还端着药碗。她见周沅醒了,忙走过来把药碗放在床边的矮柜上,柔声道:“太后可觉得好些?”

    周沅点点头,道:“已好多了,哀家倒没想到竟睡了这么久。只依稀记得哀家在看那几册话本子,一睁眼就是现在了。”她唇角有些干裂,说话的时候总牵引着有些痛,但还可以忍受。

    子衿坐在床边,将药碗端起来捧到周沅面前,道:“太医说了,您是受了寒气,这药虽苦口却见效极快,得一口气灌下去才行。”

    周沅接过药碗,汤药浓烈而刺鼻的味道直顶到她脑门里去,她不觉皱了皱眉,一口气将它喝了下去。

    子衿早已备好了蜜饯,给周沅喂了一颗,又接过空了的药碗,道:“太后昏迷的这些日子,陛下日日都来呢。奴婢瞧着,就算是亲生儿子,也少有那样尽心的。太后真是有福气。”

    “陛下?”周沅不禁又抬起自己的手来,想从上面看出一丝端倪。

    “可不是?前日奴婢见您病的厉害,便去禀了陛下。陛下当时便吓得脸色都变了,奴婢进宫这么久,还第一次见陛下慌神的样子呢。昨日里陛下处理完朝堂之事,更是守了您一整夜,还是德顺公公左催右求的,陛下才随了他去含元殿上朝呢。”

    子衿笑吟吟的说着,接过子青递过来的汗巾,仔仔细细的为周沅擦着脸上的汗。

    “子衿姐姐真是偏心,只说陛下的好,却不记得说怀王殿下。”子青努了努嘴,她凑到周沅身边,道:“华院正本是请了假要回乡几日的,是怀王殿下亲自去请了他来的,见太后好些了,怀王殿下又亲自去送了华医正回乡,现在还在路上奔波呢。他还嘱咐奴婢,待这些医者一定要恭敬有礼,他们才肯尽心。”

    子衿不住的摇头,道:“怀王殿下可是生生把华院正从乡下绑回来的,怎么还好意思说什么恭敬有礼呢?”

    周沅笑着道:“你们两个别吵了,吵得哀家脑仁疼。无论陛下与怀王如何,你们两个是一直陪着哀家的,哀家心里都明白。”

    周沅算着时辰,差不多该下朝了,便简单梳洗了一番,坐在正殿中等着李承浚。她知道,依着李承浚的性子,他下朝后一定会来的。

    果然,滴漏刚过了巳时,李承浚便大步走了进来。他似乎没想到周沅会这样端端正正的坐在殿中,一时间竟有些怔怔。周沅微笑着望着他,在他与她对视的一瞬间,那种又惊又喜的情绪反复激荡着他的心,使他的眼圈略略有些泛红。

    他几乎是瞬间就走到周沅身边,他张开怀抱一把将周沅揽入怀中,但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又将她放开,如果不是周沅看到他略微有些僵硬的臂膀,几乎会觉得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她拉他坐下,抚着他的头顶,柔声道:“哀家没事,陛下放心。”

    “嗯。”李承浚顺从的低下头去,低声道:“太后,朕已经失去了太多人,不能再失去你了。”

    周沅的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柔和,道:“哀家会陪你很久,很久很久……直到,你不需要哀家的那天……”

    “真的?”李承浚猛然抬起头来。他的眼神无比真挚,像是这世上最易碎的宝石一般,玲珑剔透,而他明知道,这宝石一碰就碎,还是毫无保留的将它放在周沅手中。

    周沅郑重的点点头,笑道:“陛下说自己只有哀家,哀家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周沅明白,李承浚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妻子儿女,会有坚如磐石的疆土,会有远大的抱负,而自己,只能背负着家族的重担渐渐在这深宫中老去。这是在她进宫的一瞬间就注定的事,而她并不奢求改变。

    “太后,龙虎军长史周洵求见。”宫人躬身道。

    “大哥?”周沅一惊,喜道:“大哥已进宫任职了?”

    李承浚见她笑着,唇角也不觉上扬,道:“今日是第一天。”

    周沅点点头,向宫人道:“请周将军进来,以后若是周将军求见,请他直接进来便是。自家哥哥,便不必要这些繁文缛节了。”

    那宫人应了,不一会儿便领着周洵走了进来。

    只见周洵着了一身军服,瞧着倒像是个正儿八经的羽林郎了。他规规矩矩的行了礼,才抬起头来,粲然一笑,道:“太后大好了,微臣就安心了。前些日子听闻太后病的厉害,微臣真是心急如焚。”

    周沅走上前来,扶他起来,蹙眉道:“大哥这样不是折我的寿么?做妹妹的,怎么当得起大哥如此大礼?”

    周洵笑着站起身来,目光紧紧跟随着周沅的一举一动,眼中是难掩的眷恋和担忧。他一直盼着自己能够成长,长得像大树一样,将家人们牢牢的箍在自己怀中,为他们遮风挡雨,不让他们受一点委屈。可终究,他是再也护不住周沅了。

    “妹妹是太后,是大唐最尊贵的女人,自然受得起万民敬仰。”他说着,随着周沅一起坐在席子上。

    周沅早帮他端了一盏茶,又帮他把帽子摘下来,道:“大哥尝尝我这里的茶怎么样?”

    周洵举起茶盏来,笑着道:“我在边关待久了,连泥水都喝的下,早已不记得茶的味道了。”他正说着,回头看见李承浚,几乎大惊失色,一口茶险些喷到李承浚脸上。

    他不由大叫出声,又勉力压低了声音,向周沅道:“你干什么?平时玩玩也就算了,带回家也就罢了,这光天化日的,你弄这么个少年郎在自己宫里,不怕陛下知道吗?这宫里都是耳目啊,你这几年怎么半点长进都没有?真是瞎胡闹!”

    “大哥……”周沅赶忙捂住他的嘴,朝着李承浚尴尬的笑笑,道:“陛下,哀家的大哥刚从边关回来,不认得你,陛下别见怪。”

    李承浚淡淡道:“无妨。”又看向周洵,道:“周将军,上次在府中为了掩饰身份,朕与太后便未曾及时说明。只望将军不要见怪。”

    周洵哪里敢见怪,只要李承浚不一时兴起杀了自己就烧高香了。他一把将周沅的手呼下来,道:“微臣万死!”

    三人又聊了几句,李承浚见自己在周洵总是有些拘束,便借口政务繁忙,回太极宫去了。

    周沅见状,便将一众宫人都打发了出去,只剩下了周洵和自己两个人。她又为周洵续了些茶水,道:“大哥,我有一事不明,上次见面时就想问的,可碍着阿爹在气头上,我便没说。今日我倒想问问,那个锦书姑娘是怎么一回事?”

    周洵啜了口茶,道:“没什么,不过是她想嫁我,我想娶她,就是男欢女爱的一回事。”

    周沅笑着道:“大哥这话糊弄得了阿爹阿娘,却糊弄不了我。我自小和大哥长在一处,大哥从小所钦慕的,便是如妇好、木兰一般的巾帼女儿。锦书却不同,她怯懦温柔,却无甚主见,也无自保能力,只能依附于男子。别的男人也许会因为怜悯而爱她,可大哥不会。不是么?”

    周洵打着哈哈,道:“年纪大了审美会变的,年轻的时候自然喜欢活泼、直爽的姑娘,可年纪大了,却觉得温柔妥帖点的姑娘没什么不好。再者说了,我都快二十四了,还是靠着妹妹的面子才混了个长史,哪家的女儿肯嫁给我呢?”

    周沅知道他不想说,便也不再问,只道:“大哥凭着自己,哪怕仕途苦些,也比那些依傍祖上功勋的纨绔子弟来的名正言顺。我若是有女儿,便抢着要许给大哥这样的。”

    周洵苦笑着摇摇头,道:“你是我妹妹,自然向着我了。只可惜,就算是真有好人家的女儿肯嫁我,我也不敢要了。若不是锦书实在孤苦无依,我也是不肯娶她的。”

    “妹妹,你哥哥我,是个断袖。”周洵叹息道。
作者有话要说:
求推荐求书评啊孩子们!

太后不容易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