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0章 香寻梦里路

    不知等了多久,只觉得清宁宫门前的宫人都换了一拨又一拨。周沅不敢走动,只得低着头去摩挲袖口上的凤凰纹绣。她全身都酸疼的紧,腿脚更是冻得冰凉,今日入宫所穿的锦缎的绣花鞋根本保不了暖,不过是图个轻盈好看罢了。

    周沅心里明白,这是太后给她的“见面礼”。她的性子其实算不上桀骜,可大概在宫中,连她的性子都算是多余,太后所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傀儡。一个懦弱无知,惟命是从的傀儡。

    她正想着,一双藕白色的鞋子映入眼帘。周沅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宫人面无表情的站在她面前,那宫人梳着双环髻子,衣料也普通,分明是下等宫人的打扮,可她眼中的不屑却显而易见。

    “太后娘娘召见,请姑娘移步。”那宫人丢下一句不冷不热的话,便转身向清宁宫走去。

    周沅至今仍记得第一次见到太后时的情景,她那时从未想过,仅仅一年之后,自己便成为了大唐帝国最年轻的太后。

    正殿的门被左右两名宫人缓缓拉开,温暖的空气迎面而来,扑了周沅一头一脸。她全身那早已冻得僵硬的毛孔猛地舒展开来,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舒适感。

    她热爱这种温暖,想要它紧紧的包裹着自己,与此同时,也厌恶这种温暖,这种带着浓重熏香的热气,使她第一次直观的感受到隐藏在强盛的大唐帝国背后的奢靡与浮华,甚至有一丝腐败的味道。

    手中的滚烫将周沅从回忆中拉扯出来。手中的温暖与那日清宁宫中蒸腾的热气重叠在一起,又迅速的分开,而分开这一切的,是子衿年轻娇美的脸庞。

    子衿站在她身前,将手炉放在她手中,道:“太后,天色晚了,回去罢。晚膳已温了两次了。”

    周沅顺从的点点头,她站起身来,向正殿走去。子衿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笑着道:“晚膳有您最爱吃的酿醋芹和樱桃毕罗,您几乎一整日没吃东西,待会可要多用些。”

    周沅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她突然心血来潮,问道:“子衿,你还记得清宁宫么?”

    子衿略走近了些,道:“奴婢记得,那样一个金雕玉砌的地方,只要见了一次,便大约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奴婢当时刚进宫没多久,见识浅薄的紧,那时跟着您去给懿安皇后请安,奴婢就觉得天上仙人住的地方也不过如此了。”

    她自嘲的笑笑,又接着说道:“奴婢见识少,太后您别笑奴婢。”

    周沅苦笑着摇摇头,道:“哀家第一次见时,也是和你一样的。”

    殿中已生了地龙,周沅将手炉递给子衿,又有宫人服侍着帮她把氅衣脱下来,她不自觉的打量着永寿宫的正殿,不禁感慨,自己真是朴素,太朴素了。

    懿安皇后三十岁以后便格外怕冷,太医说,是生育阳阿帝姬时伤了身子。因此,清宁宫中除了盛夏的几个月之外,几乎日日生着地龙。再上好的银炭烧久了也难免有些炭火的味道,懿安皇后便命人在银炭中加了果皮,又在宫中各处点了檀香,以驱除炭火的味道,又可显示她的诚心礼佛之心。

    周沅记得,大殿的正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佛龛,是用金丝楠木所雕,细细看时,木材表面在阳光下金光闪闪,金丝浮现,如同绸缎一般。上面供奉着一尊白玉观音,观音双足交盘叠坐在莲花座上,头戴宝珠天冠,身披天衣,着罗裙,弯眉朱唇,眼似双星,面容祥和安然。周沅虽不信佛,但觉得世上如若真有观音,大约便是如此。

    大殿的墙壁上挂着诸多字画,有顾恺之画的《洛神赋图》,有吴道子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前朝名士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她记得有宫人带她走到联珠帐之后,懿安皇后便歪着身子斜靠在一张卧榻上。榻前的案上设着一块蟠龙纹宝镜,摆着赵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些西域来的瓜果。榻前跪着两个宫人,正专心致志的为懿安皇后揉着腿脚。

    懿安皇后微闭着眼睛,面容平静安详,唇角却是向下的。周沅记得,她阿娘说过,唇角向下的女人大多坚毅果敢,甚至,算得上冷酷。

    旁人周沅不知道,可懿安皇后的确如此。周沅后来才明白,懿安皇后一生平顺,大约便是凭借了这份不输于男子的坚毅和冷酷。她从未对皇室中的任何一个人付出过感情,无论是她的丈夫、子女还是孙子,都是一样。

    

她从未爱过他们,而是一生忠于自己的家族,她不信骨肉亲情,只信权力。正因如此,她活得纯粹而无所顾虑,不会把自己陷入痛苦的境地。

    晚膳已摆了上来,子衿跪在她身侧,为她夹了一块酿醋芹,又盛了半碗鱼羹。周沅没什么胃口,只胡乱吃了几筷子,便将晚膳赏给了子衿和子青,自去一旁看书了。

    也许真是老了,周沅仿佛又看见懿安皇后的脸,她的眸子那样凌厉,使她忍不住瑟瑟发抖。

    “抬起头来,哀家瞧瞧。”在炭火的氤氲之中,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十四岁的周沅,像是在看什么笨拙的小玩意。

    周沅顺从的抬起头来,怯生生的望着她。

    “这样的相貌,也太普通了些,怕是连陛下后宫里的那几位都比不上。辅嗣做事也太没个章法了,就算是心疼自己女儿,也没这样做事的。再者说,阿汐进宫来便是一国皇后,又有什么委屈的?”懿安皇后猛地坐起来,和旁边的嬷嬷道:“陛下那个性子,也就只有阿汐那样的绝色才能让他往她宫里去些。”

    懿安皇后身旁站着的嬷嬷果然便是早上去接周沅的那个,她瞥了周沅一眼,笑着道:“太后族里出来的,个顶个的都是美人,沅姑娘虽不及汐姑娘,倒也不差了。只是年纪还小,眉眼没长开罢了。太后依着自己的模样去挑人,那自然是一个都看不上,凭着奴婢说,就算是大姑娘这个京城第一美人,比之太后也差了许多呢。”

    “这么个没长开的丫头送到宫里来做什么?”懿安皇后的脸色略微好了些,道:“送个阿汐那样的进来,哀家也好省点力。这丫头还是个孩子样,辅嗣也不瞧瞧这是什么时候了,哪还有功夫等着她长大?”

    那嬷嬷笑着道:“周大人定是看准了太后有本事,只是如此一来,太后又要费心了。”

    懿安皇后叹息了一声,道:“可不是?哀家自十几岁进了宫,便日日费心,真是一刻都不得闲。”

    她看向周沅,淡淡道:“罢了。阿沅,你也知道,哀家本是中意你长姐的,可你大伯父说了,你阿爹哭着喊着要送你进来享福,哀家怜惜你阿爹的心意,也就罢了。你这个模样,也就别指望多得陛下宠爱了。至于你今后的路怎么走,走的长不长,就看你懂不懂事了。”

    周沅心里一片凄凉,她不是害怕不得陛下宠爱,她也根本不稀罕这个,她只是恨,原来自己本不该被拖进这宫中的泥沼之中的。是她的大伯父周辅嗣,因为怜惜自己的女儿,而逼她阿爹将她送进宫来。

    是了,她大伯父十六岁成亲,十七岁便做了父亲,有多少儿子都不觉得稀罕,可三十多岁上才有了周汐这个女儿,自然疼得如同眼珠子一般,又养的倾国倾城,怎么会舍得将她送进宫里来受苦呢?

    可他安知,周徐清和苏氏虽算不得大富大贵,可也是自小把周沅当宝贝一样疼的。人心都是肉长得,谁不疼自己的孩子?周沅也是水灵灵的女儿家,又比周汐低贱多少?

    周沅好恨,痛苦侵袭了她全身,使她几乎无法喘息,她只知道,自己要报复,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而报复的第一步,便是让自己变得强大。

    她用力将指甲掐进肉里,使自己冷静下来,抬头道:“侄女自小便倾慕姑母,只是身份低微,一直无缘得见。今日虽是初见,在侄女心中亦是重逢。侄女相貌鄙陋,不敢奢求其他,只愿能为姑母分忧。”

    懿安太后听着她一席话说完,眼睛微闭,又倏尔睁开,仔细打量着她。她仿佛与方才一样,仍是个孤零零的小孩子,可又似乎与方才不同,好像不再害怕,这世间也再没有什么能令她感到害怕。

    阿汐生来高贵,天性骄傲,性子又温和,也许真的是阿沅更适合在这宫中摸爬滚打。

    一旁的嬷嬷笑着道:“太后,沅姑娘这话说的可真好,情真意切的,奴婢听了心里都感动的紧。这伶俐的劲头,倒真有点像您年轻的时候。”

    懿安皇后的脸色和缓了些,略略带了些笑意,点头道:“还算懂事。”又看向一旁的嬷嬷,道:“你先带阿沅去椒房殿中歇着,再去和陛下说,今天晚上便由阿沅侍寝。”

    那嬷嬷应了声“是”,便走到周沅身边,扶她起身,道:“奴婢姓许,请姑娘随奴婢走罢。”

太后不容易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