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9章 秋风不似春风好

    怀王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惯常在长安城中混的纨绔,哪个不知道卢世蕃的大名?我自诩风流,可在这位卢大公子面前,那也只能甘拜下风。毕竟这位卢大公子不仅仅是风流,更是下流。他虽不做官,可仗着他家老头子是太师,门生无数,便将吃拿卡要学了个通透,其手段狠辣凌厉,便是连他家老头子都自叹弗如。”

    “这也便罢了,他待女人也极其刻薄,秦楼楚馆中的女子都避着他,大家不过混碗饭吃,若随随便便就丢了性命,这种买卖谁敢做?据说他家里养了十数个妙龄女子做通房丫头,每每他想吐痰了,便喊这些女孩子过来,让她们轻启朱唇,仰头凑到卢世藩的嘴下,接着他的痰,然后咽下去……”怀王冷笑一声,道:“他唤这个叫做‘美人盂’,也不怕折寿。”

    周沅作势欲呕,满心里想的都是弄死这个狗东西。

    “那这卢太师也不管么?”旁边的一个小哥凑上来问道,怀王抬起头来,才见他们周围也围了一圈的人,有几个还面带喜色,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料。

    怀王略一迟疑,一旁的一个老叟便道:“公子放心,咱们几个都是普通人,不过是图个乐子,万不会给公子添麻烦的。”

    他身边的老婆子帮腔道:“正是这个道理。俗话说的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公子知道这许多内幕,不妨说给咱们几个听听。咱们绝对不会出去乱说的。”

    怀王笑着道:“也没什么,不过是这卢世蕃虽坏,却不是个普通的坏人。他奸猾机辩,通晓时务,熟悉国典,还颇会揣摩别人的心意,卢太师也要时时倚傍他罢了。若不是他,只怕这范阳卢氏也做不了八大世家之首。”

    正说着,李承浚走了出来,他冷着一张脸,走到周沅身边,道:“走罢。”

    周沅点点头,与他一同上了车。

    怀王站在车前,掀开帘子道:“时候不早了,我便回王府里去了。”言罢,便将帘子放下,自去逍遥了。

    马车又徐徐动起来,路上的人流也渐渐散了。

    周沅见李承浚依然面色冷峻,双拳紧握,不觉与他坐近了一些,伸出手来握着他的手,柔声道:“陛下,这世上本就是藏污纳垢的,世上所有的人都恨不能将最好的一面展现给陛下。在陛下的位置所看,自然是一片清明,这些肮脏之事,他们必定是死死掩着的,陛下如何能够知晓呢?一时不察,也是有的。”

    的确,她生长在民间,小时候日日在这长安城中嬉戏玩闹,逢年过节也常去旁人家走动,连卢氏的太师府也是去过的,却也从未听过这卢世蕃的事。李承浚这样一个长在深宫的孩子,连在外开府的年纪都没到,十岁不到便做了皇帝,又哪能知道这些秘辛呢?

    “太后,朕只是恨。”李承浚抬起头来,直直望着周沅,道:“这些世家都烂到了根上,为何太皇太后还要庇护他们呢?到底是朕错了,还是太皇太后错了?”

    若不是太皇太后的庇护,只怕卢世蕃的事也瞒不了这么久。张敏行已接下了案子,只怕不日便可查个水落石出了。

    周沅深深叹了口气,不知为何,她隐隐觉得有一丝不安。她望着李承浚澄澈的眼睛,道:“陛下没错,太皇太后也没错,不过是形势使然罢了。站的位置不同,身后的人不同,思量的便也不同。八大世家平时虽有争斗,可他们能绵延百年,长盛不衰,便是因为相互扶持庇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李承浚冷笑一声,道:“好一个相互扶持庇护。那他们要置这江山社稷于何地?莫不是只要家族长盛,便是国破城亡,乱了社稷也在所不惜?”

    周沅从未见过李承浚这样凌厉的样子,他虽总是冷着一张脸,可对她说话时总是温柔和缓的。一瞬间,她好像明白了什么,可她却不敢相信。

    她轻轻的放开了李承浚的手,避开他的眼睛,看向前方,叹息道:“陛下忘了,我也是出身世家的。”世家子女,从小学的便是以家族利益为先,他们自小便只知有家族,而不知有朝廷。为了家族,他们连自己都可以牺牲,又怎会顾忌什么天下呢?改朝换代总是不可避免的,家族的长兴才是他们唯一能守住的东西。

    李承浚的眼睛倏尔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周沅,她闭着眼睛,睫毛如羽毛般覆盖在她脸上,显得她的侧颜苍凉又悲戚。

    在这一刻,他明白了一件事,他身旁的这个人,也许是没办法永远站在他身旁的。她已经为了他背叛了家族一次,他便以为她可以长长久久的站在他身边,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妄想罢了。

    翌日,朝堂之上年轻的皇帝大发雷霆,当庭训斥了卢太师,随后命大理寺、刑部与京兆尹合力查缉卢世蕃之事。由大理寺卿张行敏主管此事,命其一个月内将此事肃清,给百姓一个交代。

    

一时间,朝堂上风起云涌。人人都道这卢世蕃作恶太甚,连老天都来收他,伸冤都赶上了皇帝微服出宫,焉有不查的道理?便是太皇太后在世也护不住他。

    只有周沅心中五味杂陈,她敏锐的察觉到了此事背后所隐藏的危险,却无能为力。

    周沅裹了一件孔雀毛的氅衣坐在永寿宫的庭院之中,望着一池碧水,不觉出神。昨日陛下偶然的出宫,大理寺卿张敏行也是偶然的那个时辰从衙门回家,那苦主亦是偶然的来长安城伸冤,怎的三个人便碰到一块去了?

    她想着,通体打了个寒颤,不觉又将氅衣裹紧了些。

    “水里的莲花早就谢了,养着的锦鲤也没剩几条了,太后一个人在那瞧什么呢?”子青和子衿坐在廊下,小声议论着。

    “都坐了一整天了,早起就喝了一口粥,连午膳也没用,真不晓得太后身子撑不撑得住。”子衿叹了口气,道:“我去给太后添个手炉,这么冷的天,非冻坏身子不可。”言罢,便转身往正殿里去了。

    子青摇了摇头,心里想着,子衿这个榆木脑袋,身上的暖哪里比得上心里的暖?她思忖着,还是得着人给怀王殿下递个消息,只有他才能哄得了太后开心。

    风骤起,池水便皱出一圈一圈的波纹,像是树的年轮,一圈圈的荡回最初的原点去。

    太和十四年二月初三,是钦天监算好的水年水月水时,周沅是水命,陛下是金命,水能旺金,据说水命的女子在水年水月水时入宫,便可驱除邪祟,保大唐国运昌隆。

    天初亮时,周沅所坐的轿子便悄无声息的自丹凤门抬进了宫,一路抬到清宁宫门前,方才停下。十四岁的周沅静静的坐在轿子中,惶恐不安的等待着命运的安排,对于野心家来说,入宫也许是命运的馈赠,是她们踏上权力巅峰的第一步,而对于周沅来说,则更多的是一场无奈的试炼,她从没想过赢,或者就算是输也没什么。

    轿帘被掀开,冷冽的风一股脑的灌进来,周沅不觉打了个冷颤。因是早晨,阳光算不得浓烈,她微微眯着眼睛看向外面。

    只见轿子前面站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她一身宫装打扮,头发紧紧的盘在脑后,人长得很瘦,显得干练又精明。她板着一张脸,看不出喜怒似的,一双手规规矩矩的拢在前面,道:“姑娘,请下轿。”

    她声音压得极低,语气实在算不上和蔼可亲,反而有几分鄙夷。

    周沅伸手扶着她的手臂,从轿子中款款走了下来,向她略略躬身,道:“多谢嬷嬷。”她瞧着这宫人头上虽未戴什么珠翠,伸出的手腕上却戴着一只极稀有的羊脂玉镯子,这样的东西不是平常的宫人能有的,周沅想,她必定是很得太后倚重的了。

    “姑娘客气。”那宫人微微躬身回礼。她是宫里的老人,自然明白只有皇后才能从丹凤门入宫,且这姑娘出身太后母族,又是太后的亲侄女,将来定是前途无量。这宫中,一贯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谁也不晓得明天会不会活到谁手里去,没必要把自己的路堵死。

    想到此处,又见周沅是个温和知礼的,她的语气不觉也缓和了些,道:“姑娘且在此处耐心等等,待太后梳洗完毕,必会召见姑娘。”

    周沅应了声“是”,便静静站在原地。那宫人略略颔首,便自去清宁宫中通报了。

    周沅抬头看着天,只觉得今天的云似乎格外的厚,遮天蔽日似的,将太阳的光芒也敛去了几分。她穿的单薄,风卷起她的裙角,愈发显得她身形瘦弱,茕茕孑立。她狠狠的抿了抿唇,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唇显得愈发苍白。

    日头渐渐的升上来,清宁宫的门已大开了,成群的宫人们鱼贯而入,一会子又齐齐走出来,想是侍候太后梳洗用膳的。

    周沅在家时便听闻,陛下不贪恋女色,自从发妻王皇后崩逝之后,便越发绝了心思。现在宫中只有几个身份低微的妃嫔,因此主理六宫之权仍在太后手中。

    妃嫔少,自然子嗣也稀薄。现如今,陛下只有太子一个孩子,如今已快九岁了,他的生母纪氏是个宫女,陛下偶然宠幸之后便将她忘在了脑后,不想纪氏却有孕了。她生了皇子之后,陛下便封了她为纪妃,可她是个福薄的,封妃没多久便吞金死了。

    有人说,是王皇后容不下她,也有人说,是太后恨她桀骜不驯,恃宠而骄。对于此事,陛下并没有追查下去,也许他是太清楚这是怎样一回事,也许是因为纪氏身份低微,根本不值得为她讨回公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亲们支持!!

太后不容易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