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章

    子衿端了茶来,余光瞥见德顺忝了一张脸跪在李承浚身侧,她眉头微蹙,只觉得他怎么看怎么碍眼,真是半分眼力见都没有,便道:“陛下,奴婢未曾准备德顺公公的茶水,不若让他随奴婢一起去廊下吃罢。外面正是好天气,断不会委屈了公公。”

    李承浚随口说了声:“好。”便不再言语,只浅浅抿了口茶。

    未及德顺反应过来,子衿便强拽着他起身,拖着他向殿外走去。德顺“哎,哎”的叫着,却又不敢过分的挣扎,便只得随着子衿去了。

    他的叫声将周沅的思绪拉回来,她轻轻拿起茶盏,掩饰着自己的失态,道:“哀家明白,选皇后是大事,总要选个心意相通的人进来才行。陛下且留意着,若是中意谁家的女儿,便告诉哀家。”

    “朕一个人就很好。”李承浚眉头微微隆起,像是一个小山。

    周沅只当他是孩子心性,又带些少年意气,说起这些事来总是没什么耐性,便也不再提。她将茶盏放下,只见他的目光直直的看着自己,周沅转身回头,发现果然那棵珊瑚树就在自己的正后方,自己穿了一身的白,映衬在珊瑚前面,倒像是穿了一身的红似的,连脸上都像涂了胭脂一般。

    她叹了口气,道:“这珊瑚树着实是丑了些,等待会陛下走了,哀家便找人将它锁到库房里去。”

    李承浚这才发现周沅身后杵着一棵红彤彤的珊瑚树,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可也只是勾了勾唇角,道:“太后从哪弄来这样一个东西?倒也不算难看。”

    “你们叔侄俩的审美真是出奇的相似啊!”周沅感慨万千,道:“怀王已经老了,审美怎样哀家也管不着。陛下,你还年轻,可不能这样。哀家听闻帝王的审美便是这个帝国的审美,一点都不能跑偏。哀家这里有本书,唤作《珍奇大赏》的,待会你拿回去看看……”

    “这是皇叔送的?”李承浚突然开口。

    周沅道:“可不是,哀家虽是个俗人,但年纪上来了,也不大喜欢这种红红绿绿的东西。”

    半晌,李承浚没再开口,只盯着那珊瑚树看,像是要看出个窟窿来似的。

    周沅瞧着,这孩子是越发古怪了,成日里闷声不吭的,喜不喜欢全靠人家猜。她记得先帝说过,上位者都是这样,越喜欢什么越是不言语,就让下面的人猜,有眼力见的,自然会高高兴兴把东西捧给你,你要了还是给了他莫大的面子,够他感恩戴德的。

    她想,许是李承浚当真看上了这珊瑚。把怀王的东西送人,怕是他又要生小半天的闷气,但不给,怕是陛下多心,觉得怀王待她更好些,倒冷落了他这个侄子。不患寡而患不均,自古以来便是如此,帝王之家尤甚。

    “哀家留着这东西也没什么用,只觉得辣眼睛。不若陛下将它带回去罢,摆到太极宫里去。”周沅笑着道,见李承浚未说什么,便晓得这话是说到了他心里去。她不觉感慨,陛下这个性子,倒真是个当皇帝的好材料。

    “太后,朕想改年号。”李承浚垂目道,“朕命人拟了几个,想请太后定夺。”

    周沅知道,太皇太后崩逝,皇帝亲政,对李承浚来说的确意义非凡,改换年号便是除旧立新的意思,代表昨日之事不可追,今日之后便是个新的自己了。

    “陛下看着定便是。哀家本也不喜欢掺和朝堂之事,之前是没法子,如今做个闲人也就罢了。”周沅柔声道。

    “可朕想让太后看看。”他固执的从袖中取出一个册子来,递给周沅,道:“太后喜欢哪个?朕想着,此次定了,便一辈子都不换了。”

    周沅见他说的郑重,不得不接过册子,里面排着几个新拟的年号,都是吉祥如意的好兆头。她默默将这几个年号念出来,又忖度了一番,道:“哀家瞧着都好,只是私心更喜欢‘开元’这两个字。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李承浚眼睛一亮,笑着道:“古语有云:‘居在震,龙德司春。开元布泽,含和尚仁。’开元,就是它了。”

    德顺靠在长廊尽头的柱子上,手里被子衿塞了一杯温吞的茶,眉目间颇有些不耐烦,他悠悠抖着腿,道:“我说,子衿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在里面侍候着,有什么不妥?也值得你这样甩脸子给我看。”

    

子衿斜睨着他,道:“公公,太后与陛下母子两个亲亲热热的说一会子话,咱们当奴才的竖着耳朵听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我从小就侍奉陛下,陛下是一时半刻都离不开我的……”德顺一脸的得意,话还没说完,便听子青“啧啧”的叹个不住。

    子青阴阳怪气的笑他,道:“公公,太后又不是老虎,能对陛下做什么呀?两个人说说话能出多少事?怎么就少不了你了?”

    德顺正欲辩驳,便见李承浚和周沅相继走了出来。他正了正帽子,一把拿起拂尘,低声咒骂道:“你这个丫头,你懂个屁!”言罢,便丢下笑得前仰后合的子青和子衿,一路追了出来。

    李承浚躬身道:“太后,朕还有事,便先回去了。”

    周沅点点头,柔声道:“国事要紧,陛下的身子也要当心。哀家这里陛下不必日日来了,只闲了来吃盏茶就很好。”

    李承浚低眉道:“侍奉太后,朕不敢不尽心。”他转身欲走,忽又停下脚步,道:“朕已给王起将军去了信,太皇太后崩逝,周洵作为侄儿,也该回来拜祭一番才是。”言罢,未及周沅说话,便大步走了出去。

    “大哥要回来了!子衿,你听见了吗?大哥要回来了!”周沅看着身边的子衿,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六年了,没想到还有再见的时候。

    掰着指头过了一日又一日,终于盼到了周洵明日便会抵达长安的消息。周沅几乎一夜没睡,一大早,她的眼底果然泛着淡淡的青色,可精神头却很好。她早和李承浚请了旨,打算今日出宫,去周府等着周洵回来。

    子衿为她选了件蜜合色的衣衫,配着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料子却颇为上乘。又道是秋风起了,怕是外面冷,便为她披了件朱红团花披风,上面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花,颜色是最浅嫩的粉色,略略将朱红色的底色压住了些,显得不那么热烈,然而底色仍是欢喜的,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欢喜。

    周沅略微扑了些粉,遮住眼底的青色,她本就白皙,如今倒显得有些苍白。子衿在她的唇上略略擦了些花汁子酿的胭脂,越发显得明媚动人,灿若玫瑰,淡极始知花更艳,的确如是。

    “太后,您这样看着倒像未出阁的姑娘呢。”子衿笑着扶她出寝殿,怀王已在院中等着了。他自诩风流,只着了件水湖蓝色的丝绸单衣,滚着一圈竹叶花色的雪白滚边,站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

    见周沅出来,便苦着一张脸迎上去,道:“我说大小姐,你可知道我在这等了多久了?我不管问什么,子青那丫头都回我一句‘马上’,这马上来马上去的,倒有小半炷香的时辰了。我老了,经不起冻了。这穿堂风吹着,都顺着衣服缝隙钻进来,我现在还觉得左边肋骨隐隐作痛呢。”

    周沅被他逗得直笑,伸手在他身上胡乱戳着,道:“我瞧瞧,你哪疼呢?”

    怀王急得直躲,风骤起,将他的衣袖吹的鼓鼓囊囊的。

    周沅看着都觉得冷,忙道:“不逗你了,快别躲了,再躲出一身汗来,明天该生病了。”

    怀王笑着凑到她眼前,道:“关心我?不错,不枉我费那么大功夫。”他说着,从怀着掏出把折扇来,在周沅眼前晃了晃,道:“我记得你说过,你哥哥最崇拜慕容康老将军,觉得他用兵如神。你瞧瞧,这是什么?”

    他将折扇“唰”的一声打开,道:“这折扇,慕容康老将军用过的,上面的字都是他提的。如何?”

    “厉害啊,哪来的?”周沅想拿过来,怀王却将折扇举得更高些。他得瑟的晃来晃去,悠然道:“这可是我出卖了色相,从慕容老夫人那里骗来的。我陪着她老人家打了三天的叶子牌,不知输了多少钱,也不知道被她摸了多少把,不容易,不容易啊。”

    周沅跳起来,从他手中将折扇夺过来,笑道:“从今儿起,你就是我的亲小叔。”她将扇子打开,仔仔细细的看着,又看向怀王,脸上是从未有过的郑重,道:“多谢。”

    怀王挠了挠头,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道:“哪个要当你小叔?你也别道谢,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怕是当不起,要折寿。”
作者有话要说:
孩子们,此文很甜,欢迎嗑糖~不过可能中后期糖里有渣子~

太后不容易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