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章

    李承浚脚步未停,只听得德顺不住在旁边唠叨,“陛下,今日太晚了,太后必定已然歇下了。方才永寿宫便差人来过了,太后知道陛下孝顺,却更体恤陛下辛苦,让陛下不必来了。”

    “陛下当心脚下。”德顺猛地唤了一声,见李承浚步履平稳,只是脚下的步伐更快,便稳了稳心神的赶上去,接着念道:“不是奴才迂腐,实在是太晚了,太后毕竟不是您的生母,若让旁人瞧见,必然要说这不合仪制呀!”

    “闭嘴!”李承浚冷冷回了他一句话,便接着往前走。前面提灯的宫人听到他逐渐逼近的脚步声,便也顾不上德顺这个总管大人在说什么,只顾低头往前赶了。

    “陛下,求您多少体谅体谅奴才,这被人看见,奴才又少不了挨一顿打的。”德顺将头上的帽子稳了稳,作势便往地上跪。

    李承浚一把拉住他,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还有谁敢打你?”

    德顺看见他冰冷的眸子,心中一惊,忙道:“奴才该死!”李承浚并未理他,只急急向前走去。

    德顺站在原地,伸手甩了自己一巴掌,低声道:“叫你多嘴!”是了,太皇太后崩了,除了陛下,再也没人敢打他了。远处的灯火越来越弱,德顺猛地反应过来,忙一路小跑的追上去。

    “陛下!等等奴才!”德顺追上来的时候,李承浚正站在永寿宫门口。

    大门紧闭,提灯的宫人们静悄悄的站在一旁,空气中安静的只听得到德顺呼气吸气的声音。德顺弯着腰,拼命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他生的胖,稍微跑跑就气喘吁吁,平时不觉得,这种时候就觉得自己分外的碍眼。

    “陛下?”德顺终于缓过来些,他颤巍巍的走到李承浚身前,道:“太后怕是歇着了。”

    “这个时候,太后总在庭院里和宫人们说话,没这么早歇息。”李承浚略蹙了蹙眉,将衣服理得利落些,向德顺道:“去叩门罢。”

    “是。”德顺顺从的点了点头,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没什么可和陛下争的了。他走上前去,拉起宫门上的铺首,轻轻一敲,门倒被推开了一条缝。“原来这门是虚掩着的。”他自嘲的笑笑,又将门推开了些,容得下一人进出,便侧身站在一旁。

    李承浚大步迈了进来,却见庭院之中空无一人,只余着个烤肉架子,上面隐隐有些炭火,泛着星星点点的火光。倒是听见正殿里偶尔传出来些轻微的声响,像是笑声,也像是哭声。

    德顺正欲喊一声“陛下驾到”,便被李承浚捂住了嘴,他会意的点点头,李承浚便松开了他,只是有些嫌弃的把手往身上蹭了蹭,他的动作使德顺颇有些受伤。不过这伤心只是一瞬间的事,他便又忙不迭的跟在李承浚身后,生怕李承浚掉了一根汗毛。

    正殿的门只微微合着,两扇门之间露着一条半寸长的缝隙,李承浚顺着门缝朝里看,只见殿中歪七扭八的聚着三、五拨人,每一拨两三个人的样子,他认得出来,他们是永寿宫的宫人。们或痴或笑,相互偎依在一起,还有几个趴在桌上,俨然是醉得睡着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味,混杂着肉的油腥气,李承浚不禁蹙了蹙眉。德顺挤过来,迎着殿内温暖的风,使劲嗅了嗅,傻呵呵的笑着,道:“陛下,好香啊!”

    李承浚没理他,只仔细搜寻着周沅的身影。她正趴在桌子上,支肘勉强撑着头,神色安然平和,笑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全然不是他平时所看到的样子。他也从未见过她这样娇俏的模样。她在他面前,总是板板正正的,是长辈,是母亲,是太后,而不是现在这样。

    怀王坐在她身侧,温柔的望着她,不时为她理理额角的发,它们被汗水浸透了,粘在周沅的脸上,他轻柔的帮她拨开,把它们别在她耳后。

    “李玳,你知道吗?这六年来,我第一次这么高兴,终于知道原来活着的滋味是这样。”周沅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知道,你一直很辛苦。”怀王轻声安慰她。

    周沅温顺的点点头,道:“我受不了这日子,受不了宫里人们的冷漠,受不了太皇太后的训斥和逼迫……可我逃不开……”

    

她的目光变得哀婉,连声音都有些哑然,道:“我在宫里,我阿爹才能在家族中有些地位,大伯父一贯看不起他,如今也肯唤他商量些庶务,他很高兴,他虽不说,我也知道……我阿娘,巴望着我能给阿漓寻一门好亲事……阿漓有了心尖尖上的人,我是真的想成全她……”

    “乖,我都知道……”怀王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道:“柳家那小子不错,阿漓嫁给他,他一定会待阿漓好的。”

    “我还想我哥,今天我又梦到他了,他是为了我才跑到边关去的,这么多年都不肯回来,连书信都是寥寥几句……他最疼我,说要自己挣功名……我小时候,他常带着我出去玩,每次都给我买一盏兔子灯……”周沅说着,声音渐渐小下去,像是睡着了。

    李承浚退了几步,转过身来,长舒了一口气,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拳头紧紧握着,指尖白得连血色都没了。

    一大早,怀王便差人送了一株巨大的红珊瑚树进来,周沅看着这棵树,止不住的苦笑。她觉得自己有些宿醉未醒,脑仁疼的紧。她真是想不通,怀王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以举国之力锦衣玉食的养大了,怎么就培养出这样的农家乐审美?

    子青在一旁啧啧的称赞,和子衿咬着耳朵,道:“怀王殿下多么的上道,你瞧瞧,太后眼睛都直了,笑得合不拢嘴呢!”

    子衿懒怠理她,只走到周沅近前,道:“太后,这树摆在哪里?”子青挤过来,抢白道:“当然是放在大殿中间了,这么大一棵树,气派的紧。”

    周沅叹息道:“就放大殿中间罢,放在我寝殿里,我怕日日看着长针眼。”

    子衿应了,指挥着宫人们将它放下。众人只觉得红彤彤的一片,直晃得眼睛疼,映衬着这永寿宫,倒颇有一番水晶宫的感觉。

    周沅抬起袖子避过脸去,避免目光与它接触,只听子青在一旁道:“如今咱们宫里可热闹了,奴婢看谁还敢说咱们这里像庵堂。”

    周沅苦笑着摇摇头,又转过身来仔细打量了一番,深以为然,的确是不像庵堂了,这货真价实就是龙宫里的庵堂。

    正说着,便见李承浚走了进来,他着了一身月白色的衣裳,像是披了满身的月光一般,他束着一盏水湖蓝色的玉冠,越发显得他肤白如雪,眉目清俊。

    他在周沅面前站定,规规矩矩的行了礼,便抬头望着她。几日不见,他似乎又长高了些,除了肩膀还是有些瘦,略有些少年人的青涩,倒完全像是个大人了。

    “陛下又长高了许多。”周沅笑着道,“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学会照顾自己才行。”

    “朕已经长大了,不是孩子了。”李承浚淡淡道,与周沅有一瞬间的对视,又很快避开。

    周沅这才发现,他的瞳色极淡,如若琉璃一般,仿佛时时刻刻都是一副冷漠肃然的样子,然而她知道,这孩子是个面冷心热的。只是年岁大了,便有些别扭的脾气,不大肯黏在她身边了。她母亲说,男孩子长大了都是这样,不大喜欢围在母亲身边了。

    “是了,是了,陛下长大了。等明年陛下满十六岁了,哀家便做主为陛下选个皇后进来,算是对得起你父皇了。”周沅拉他坐下,笑着道:“陛下今日怎来的这样早?不上朝么?”

    “太后忘了,今日休沐。”他答道,神色还是一样的清冷,半晌,又道:“朕不要选什么皇后。”

    周沅端坐着,脸上带着她对镜练过多次的和煦如春风般的笑容,心中却暗骂怀王没义气,还说什么不得空,明明就是好不容易巴着休沐日,不晓得又去哪鬼混了。她记得怀王提过,朱雀大街上新开了个小倌馆,唤作花萼楼,与对面的春风阁交相辉映,据说连老板都是同一个,可以算得上是长安城的金字招牌。

    两个名字连起来,便是一首上好的诗: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怀王当时感慨着:“咱们大唐是多么的包容啊!管中窥豹便可知全貌了。无论你喜欢男人女人,都能包你满意。等有机会,我一定带你去见识见识。”

    周沅当时还颇为不屑,且觉得这和大唐有没有包容气魄没什么关系,不过自己不去是一回事,看着别人去又是一回事,脑补别人去而自己没得去更是另一回事。她心里颇有些痒痒。

    怀王和李承浚不一样,他不为身份所拘,更像是世家养出来的公子,玩得开,也担得住事。周沅知道,他就算去那些秦楼楚馆,也不是真要做什么,不过是图一乐。她当真有些羡慕他,能一辈子活得潇洒快活。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请放心入坑,处女座的我一定不会太监哒~
欢迎大家评论~
求收藏求推荐

太后不容易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