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章

    周沅蹙着眉,心里盘算着这酒该不是被宫人们偷去喝了,越发有些不耐烦,便道:“时候不早了,你快回去罢。”

    “你不留我吃个午膳吗?”怀王说着,略有些幽怨的看着周沅。

    周沅只觉得被他盯得后背发凉,便随口道:“我辟谷呢,不用午膳。你让让,别挡着我。”

    她见怀王半晌没个动静,一回身,发现他仍一脸幽怨的靠在柜子上,不时还拿眼刀扫扫自己。

    周沅有些心软,又想起御膳房中午送的素菜素粥总要有个人吃,自己左右是要为晚膳空着肚子了,子衿子青那两个鬼丫头必定也会找了借口不吃,怀王倒也算个好选择。便道:“罢了,你留着罢,只一样,给你吃什么就吃什么,可不许挑。”

    “那是,我特好养活,和那些挑三拣四的皇子帝姬完全不一样。”怀王来了精神头,一股脑翻身爬起来。

    正欲说话,便见子青走了进来,道:“太后,架子找到了,已着人去擦洗了。奴婢方才去御膳房寻了个相熟的宫人,弄了好些肉来,那宫人说昨日新来了些鹿肉,都是上好的,奴婢思忖着太后喜欢,便拿了好些来……”

    她一语未说完,见周沅朝她使眼色,便慌忙住了口。

    “你这丫头,没看见这里杵着好大一个人吗?”周沅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衫,叹息道。

    子青苦了一张脸,道:“奴婢以为您专程唤了怀王殿下来呢……殿下惯常在咱们这里蹭吃蹭喝的,奴婢没拿他当外人……”

    “你可闭嘴吧!”周沅和怀王异口同声,子青慌忙住了口,嗫嚅道:“您看,还这么有默契……一起欺负奴婢……真是,做奴婢太苦了……奴婢太难了。”

    周沅蹙眉看着她,道:“你这一个人的戏比整个戏班子都多。”

    怀王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就差抚掌叫好了,笑着道:“我就说,这阖宫里也就子青最有眼力见,前途无量啊。不过子青啊,本王不是蹭吃蹭喝,本王是陪着太后解闷呢。你对本王有偏见,得改啊。”

    “嗳。”子青笑嘻嘻的应了,转身便要出去。周沅叫住她,道:“那几瓶子秋露白放哪了?这柜子里都找遍了,都没有。”

    子青笑道:“子衿收到库房里去了,奴婢这便去取。太后思虑的真是周全,好肉就是得配好酒呢!”言罢,便退了出去。

    因着知道晚膳有肉吃,怀王便推脱着死活不肯吃御膳房送来的素粥,周沅翻了他好几个白眼,便径自去歇着了。怀王跟在她后面,道:“阿沅啊,你连吃肉喝酒都不想着我,还想哄着我吃素粥,我实在是心痛的紧。”

    周沅将床帏拉下来,把他的一张脸挡在外面,只觉得世界清亮了许多,道:“你去寻个地方歇歇罢,别在我眼前晃悠,我老了,喜欢清静。”

    怀王也不恼,只找了把胡床坐着,寻了些书来看,道:“你啊,连点人气都没了,明明是个小姑娘,明明喜欢热闹,明明害怕一个人待着……也就我来和你说说话,你才有点朝气。你不知道,这宫里啊,最磨人。”

    他只当周沅睡着了,便也就不再言语,只安安静静看书。床帏之中的周沅,虽是闭着眼睛,泪水却忍不住滑出来。

    没有人知道怀王对于她的意义,这么多年来,他不仅是她最亲密的战友,更是她在这深宫中唯一的朋友和依靠,他陪着她走过最难的日子,在黑暗和艰难之中挣扎着前行,让她觉得这宫中除了权势,除了尔虞我诈,还有别的值得珍惜的东西,也就是靠着这些东西,她才能撑下来,走到今日。

    可以说,他是她这一生之中,唯一珍惜她的人。

    梦中多思,连梦中都不甚安稳。周沅一时梦到自己未入宫的时候,跟着兄长在长安的街上胡乱逛着,兄长见她喜欢,便买下一只兔子灯塞在她手里,她紧紧握着那只兔子灯,就好像能握着自己的命运一般,笑得很开怀。

    一时又梦到大伯父来寻他父亲,要她入宫为陛下冲喜,她躲在屏风后面,看着父亲跪在大伯父身前,说他们这一房不要光宗耀祖,不要荣华富贵,只要女儿平安。她在屏风后面,心抽痛的厉害。

    场景一转,是兄长把她抱到马背上,要她远走高飞,再也不要回来。

    

她不安心,就算是走也走不远的。她虽然年少,却有着与她的年龄全然不符的机智和敏感,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大伯父才选了她。她没办法用父母兄长的一辈子换自己的半世逍遥,她太清楚违反族长的命令会有怎样的后果。

    “太后?”子衿柔声唤她。

    周沅睁开眼睛,望着绛紫色的帷帐,上面有着绿纹紫绶的金银花纹样,四周各挂着一只金铃,系着五彩流苏带,是她熟悉的寝殿。半晌,她才缓过神来,道:“什么时辰了?”

    子衿扶她起身,道:“申时了。怀王殿下守了您许久,说您仿佛的魇着了,才唤了奴婢来喊您。”

    周沅点点头,道:“怀王呢?”子衿道:“陪着子青去侍弄那个烤肉架子了。殿下待您真是尽心。”

    周沅看着她,道:“这种话以后不要说了,平白给他招来祸事。明白么?”

    子衿见她神色凝重,便也知道其中利害,道:“奴婢明白,再不会说了。陛下方才派了人来,说今日政务繁忙,怕是不得空,晚间便不来请安了。”

    周沅点点头,道:“陛下仁孝,你遣个人去告诉陛下,政事为重,不必日日来请安了。让他抽空多歇着些,十几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子衿笑着道:“太后还当陛下是小孩子,奴婢瞧着陛下倒是一日一个变化,越发的沉稳了。”

    周沅坐在梳妆台前,随意绾了个发髻,道:“我进宫时他才九岁,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便如自家孩子一般。”言罢,便站起身来,道:“陛下不来,便随意些罢,这些老气横秋的首饰也不必戴了。”

    怀王本想气定神闲的指挥几个宫人将那烤肉架子搭起来,没想到世上的人领悟能力真的有高低之分,他想着如果自己不动手,靠着这几个笨蛋宫人,怕是等太皇太后的坟上都长草了也吃不上烤肉。

    于是,周沅踏出殿门,便见一群宫人围着看怀王搭架子,子青站在他们之中,不时感慨着“殿下厉害”、“原来是这样”之类的话,怀王蹲在地上累的满头大汗,那些宫人却连个递帕子端茶水的都没有,个个都袖手站着,还有几个插着腰,不时窃窃私语的评论一番,就差拿些瓜子来嗑了。

    “咳咳。”周沅清了清嗓子,人们齐齐看向她,躬身道:“太后万福。”

    周沅走近他们,感慨道:“哀家养了你们这许多懒人,能有什么福气。”她摆了摆手,道:“散了罢,该干嘛干嘛去,没得在这挡风。”

    宫人们应声散了,周沅蹲下身子,从袖子中抽出一条锦帕来,帮怀王擦了擦额角的汗,道:“你也太纵着他们了,没得一群人欺负你一个。”

    怀王转过头来,眉眼间有无限笑意。周沅见他笑得蹊跷,便将帕子塞在他手里,道:“笑什么,自己擦。”

    怀王把帕子揣在怀里,笑着摇摇头,又转过头去侍弄那架子。他只觉得风光无限好,只盼着时光流淌的慢些,或者,就一直停在这里也无妨。

    周沅着了一身绿衫,长发如瀑般披散在肩头,一双眼睛光彩明亮,虽微蹙着眉,似乎有什么忧愁烦恼,却并不使人觉得冷漠,反而让人觉得她生动可爱。周沅身形修长,青裙曳地,落在怀王眼里,便是不可多得的美景,他只觉得她容色极美,秀丽绝俗。

    她做了太后之后,惯常穿些黯淡的颜色,极少用这些清丽娇艳的颜色,发髻也总高高梳起,显得端庄疏离。这样的打扮,委实少有。

    “我说,你就应该多穿些俏丽的颜色,小姑娘家家的,这样才好看。”怀王漫不经心的站起身来,道:“这样就好了。待会我烤肉给你吃,我这个手艺可是一绝,陛下小时候总求着我给他弄,我都懒怠理他。”

    周沅站起身来,笑着道:“那我去温酒。”言罢,便转身向殿里走去。

    怀王站着原地,静静望着她裙角的一抹绿消失在殿门绕柱之后,心中无限感怀。她这样的装扮,像极了与他初识的时候,只是那时她的脸庞更稚嫩,见谁都怯生生的,带着与常年浸淫在深宫中的人们全然不同的善良和热忱,无端的让人觉得安心。也许先帝正是看上了她这一点,才将承浚和这天下托付给她罢。

    怀王不得不感叹,先帝虽然一生受制于女人,过的软弱窝囊,在识人这方面,却从未错过。周沅善良正义,所以会拼了命的报先帝待她的恩德,她不依附于家族,所以不畏惧与家族为敌,她聪慧却不贪恋权势,所以可以帮承浚夺这天下,却不会乱他的天下。

    “皇兄啊,你真是害苦了她。”怀王望着天空,那天空澄澈明朗,远处泛着淡淡的红色,夕阳远远的荡漾开去,宛若连接着银河,只有天上的河水,才洗炼得出这样美的颜色。只可惜,就算是天上的河水也洗不掉阿沅心底的孤寂和忧愁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伙伴们入坑啦~~求收藏求书评求推荐

太后不容易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