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章

    周沅想着,便挣扎着翻身爬起来,翻箱倒柜的找起来,她记得之前怀王是留了些秋露白的,此酒香冽,喝上去颇有些辣喉,她只喝过一次,还是浅尝辄止,如今想来,却仍是口颊留香。

    “太后。”子衿低低唤她,将周沅从想象中的醉生梦死中拉扯回来,道:“兰大人已在殿外候着了。”

    周沅一惊,忙理了理鬓边的发,子衿笑着道:“太后举止合宜,没有什么不妥的。”

    “如此,便请兰大人进来罢。”周沅的脸上又恢复了一贯的淡然,仿佛方才那个馋酒吃的女子是另一个人一般。她端坐在席子上,目光柔和坚定,唇角略带着些笑意。陪着太皇太后临朝听政这许多年,她太明白该以怎样的姿态对待臣子。

    吏部侍郎兰凭走进,恭恭敬敬的行了礼,道:“微臣愚钝,不知太后娘娘传微臣前来,所为何事?”

    周沅微笑着示意他坐下来,道:“兰大人不必拘礼,哀家请兰大人来,不过是为着一桩私事。”

    兰凭道:“请娘娘吩咐。”他略低着头,余光瞥见一双素手,是有宫人为他上了茶盏,他盘算着,也许周沅是要详谈,可谈什么,他又该如何应,实在是一桩难事。太皇太后崩逝,太后与陛下敌友未明,太后虽是女流之辈,却颇有些手腕,陛下年纪虽轻,却颇有谋算。若是站错了队,只怕……

    他尤自担心,便听得周沅轻笑,道:“兰大人不必紧张,哀家不过与你打听个人。柳毓其人,你可知道?”

    兰凭不觉抬起头来,道:“娘娘所说的,可是柳太傅的独子?”

    “是。”周沅抿了一口茶,静静看着他,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兰凭见状,忙道:“柳毓年少成名,十八岁上便考中了探花,如今在中书省任职。微臣与他有些公事上的往来,觉得此人为人正直,做事懂分寸、知进退,很是不错。”他说完,觉得自己应答如流,所说的也没什么不妥之处,心里暗暗舒了口气。

    周沅点点头,道:“兰大人似乎很欣赏他。”倏尔婉转一笑,道:“这个柳毓长什么样?可有潘安之貌?”

    “啊?”兰凭未曾想到周沅会问这个,他早听说太后很是不甘寂寞,与怀王似乎有些私情,如今一听,心中的猜测又明了了几分,怕是她又打起了柳毓的主意。也是,柳毓少年风流,又极富才学,是个做官的好苗子,自然,也勉强算得上是个做面首的好选择。

    他在心里给柳毓念了句“阿弥陀佛”,道:“柳毓风姿秀雅,如珠如玉。潘安什么样子微臣没见过,可想来柳毓与之相比也是不输的。”

    周沅听了他的回答,愈发觉得阿漓这个鬼丫头真真是好眼光。她对柳毓很是满意,心中高兴的紧,这高兴有十分,表现到脸上,也有三分。

    而这三分落在兰凭眼里,便是十分的可怖。他在心里衡量了一下,是告诉柳毓然后他们两个一起完蛋,还是不告诉柳毓让他一个人完蛋。结局太过残酷,他只是小门小户,实在担不得这些,柳太傅虽颇有威望,却算是新贵,远没有世家大族根基深厚,怕是也担不起,那么,告诉柳毓也是无济于事了。他想着,便默默在心里给柳毓点了支蜡,觉得良心很是过得去了。

    “要本王说,兰大人才当得起一句风神俊秀,那柳毓比之兰大人还差得远呢。”话音未落,怀王已悠然入座,一手习惯性的摸着下巴,斜睨着对面的兰凭,颇有些打量的意思。

    兰凭被他看的发毛,只得把头低了下去,陪笑道:“殿下谬赞,若论风流潇洒,谁又比得上王爷呢?”

    的确,怀王是长安有名的浊世佳公子,长期霸占《长安女子最想嫁男子榜单》的榜首,以相貌绝佳,举止有度著称,更兼自有一股风流气韵,不知是多少女子的春闺梦里人。

    

他今日着了一身紫色朝服,头上簪着一支羊脂玉发簪,眉如刀削,鼻若悬梁,一双眼睛比星子更亮,气度悠然闲适,自成风流,神色间却带着一点邪气,确然是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可兰凭看他的样子,实在算不上举止有度。只见怀王满脸堆着笑,眼神幽怨的望着周沅,道:“兰大人便很是比得上,是吧?太后。”

    周沅懒得理他,略微把身子往远处挪了些,道:“各有千秋,各有千秋。”

    “莫不是你真看上柳毓那个小子了?”怀王见周沅瞪着自己,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感慨道:“你说你每天看着本王,怎么还能眼拙成那样?”

    周沅道:“你这是说的什么鬼话?不过是阿娘有意给阿漓寻门好亲事,我才寻兰大人来问问。”

    兰凭闻言,一脸的恍然大悟,看在怀王眼里,便觉得他越发的讨厌了几分。“若要问,也该去问吏部的尚书大人,莫不是太后嫌方大人年纪大了,不中看,才请了兰大人来?”怀王有意看了兰凭一眼,接着道:“兰大人正值壮年,收来做面首倒也合适。”

    兰凭几乎惊得打翻了茶盏,嚅嗫道:“微臣,微臣……”

    怀王瞧着他的样子,自觉满意的紧,又往周沅身边凑了凑,道:“太后意下如何?”

    周沅笑着看向兰凭,道:“兰大人别担心,怀王在说笑呢。”又瞥着怀王,道:“我收不收面首,与你有什么相干?”

    怀王凑近了她的脸,柔声道:“咱们两个可是有私情的,用民间的话说,那是要一起浸猪笼的。你说,你要找个人抢我的位置,浸猪笼还要三个人,死都死得局促,我能不急么?”

    说着,他还挑衅似的看了一眼兰凭。兰凭本刚刚平复了些心情,现下心里又七上八下起来,吓得瑟瑟发抖,脸色灰白,连话都不敢说了,只颤抖着身子想要离开,却又不敢动,只盼着周沅和怀王能把他当空气。

    他平日里也喜欢收罗些八卦来听,可如今听到了这样的秘辛,还是怀王大大方方自己说出来的,实在是不妙。原本今日来,他想着最坏不过得罪了太后,转头去抱紧皇帝的大腿便是,可如今,他怕是想留个全尸都难,想要全身而退,怕是要祖坟上冒青烟。

    周沅伸手将怀王的脸推的远些,又看向兰凭,道:“兰大人,今日不早了,你先回去罢。”兰凭一惊,喜得连行礼都忘了,颤巍巍的一路小跑了出去。

    “你啊,吓唬他做什么?”周沅赶他去一旁坐定,又唤子衿为他上了茶盏点心,道:“你怎么来了?”

    怀王吃了口茶,道:“你还说呢,我一下朝就看见子衿在那左顾右盼的,我当是你想我了,便巴巴的赶了来,结果看见你和兰凭那小子有说有笑的,我不吓他几句,他岂不是要蹬鼻子上脸?你说你打听柳毓,问我还不是一样?舍近求远,舍好求次。”

    周沅苦笑着摇摇头,道:“你以后还是少来些罢,以前是为了演戏,陛下不会说什么。如今你再这样天天来,怕是陛下会多心。没哪个孩子愿意听到母亲和小叔子的流言蜚语的,更何况他是皇上。圣心难测,还是谨慎些的好。”

    怀王一脸的不以为然,伸手指了指周沅,笑道:“你关心我?就冲着你为我的这份提心吊胆,我也得多来些。”他又四周环顾了一圈,道:“你这宫里也忒素净了,没得弄得和庵堂一样,我那有一株红珊瑚树,一片红艳艳的,煞是好看,明天我给你送进来摆着。”

    “不用,我就是个寡妇,就这样才显得清心寡欲,一看就是个正经太后。你弄了那些红的绿的来摆,倒不合适了。”周沅随口回着他,便又翻箱倒柜的找起酒来。

    “谁说寡妇就不能活得轰轰烈烈的,当下魏晋之风已经不大流行了,长安城里流行的是富贵锦绣。再说了,你算什么寡妇,陛下和我都清楚,皇兄把你当学生,连你的衣角都没碰过,没见过哪个女学生为先生守节的。”怀王悠悠的说完话,见周沅找的专心,便爬起来凑到她身边,道:“我说,你这是找什么呢?”

太后不容易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