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崇德五年九月,太皇太后周氏崩,谥号懿安仁宣诚宪至德纯徽翊天启圣文皇后,史称懿安皇后。

    周沅一身素服,鬓边别着一朵白奈,直挺挺的跪在太皇太后灵前。她静静的望着黑底描金的灵位,眼中没有一丝波澜。

    她数了数,谥号足足有十几个字,每个字都是仔细斟酌过的褒扬之词,连圣贤都未必堪用的。世人都道皇上是怎样的敬重太皇太后,只有周沅知道,他有多恨她。

    不,太皇太后也是知道的,她老人家心里明镜似的,她早知道这宫中从来没有孝子贤孙,只是她大约没想到,连自己的亲侄女都会倒戈相向。因此她才会对周沅说,“哀家真是没想到啊,世家之中竟有你这样糊涂的孩子。”

    是真的糊涂么?周沅轻笑着摇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世上本就没有人能永远清醒。她只是累了,太累了。

    周沅是太和元年生人,算到今天,不过二十岁,却已经做了五年的太后了。她与懿安皇后同出于博陵周氏,细论起来,她的父亲与懿安皇后还是亲姐弟,只是懿安皇后是正儿八经嫡出的女儿,而她的父亲却是姨娘所生,隔了一层肚皮,自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世人皆知,八大世家的嫡女尊贵非常,便是帝姬都未必及得上,连皇家求娶都未必能如愿。因此,懿安皇后可以在十六岁时,嫁给当时十九岁的永徽帝为后。而周沅却要在尚未及笄之时便被匆匆送进宫来,给病入膏肓的先帝冲喜。若不是如此,怕是她也不配入宫侍候。

    宫女子衿走了进来,跪在周沅身边,柔声道:“太后,夫人和二姑娘到了。”周沅扶着子衿起身,道:“什么时辰了?” “巳时了,您在这里跪了一上午,也该歇歇了。“子衿笑着道,”奴婢瞧着,夫人倒是像有要紧事呢。“

    “阿娘不过是想我,能有什么要紧事。”周沅理了理衣衫,淡淡道:“许是大伯父有什么话传进来,也未可知。”

    周沅甫一踏进永寿宫门,便听得里面笑语连连,她的唇角不觉也涌上一丝笑容。子衿笑着道:“二小姐天真烂漫的紧,奴婢们都盼着她常进宫来,这样娘娘脸上的笑容也能多些。”周沅不置可否的笑笑,眼角眉梢的欢喜却是遮也遮不住的。

    正殿之中氤氲着些月麒香气,周沅走到殿门外,只见周漓歪着身子的跪坐在席上,斜倚着案几,一手托腮,一手不时蘸些茶水,在案几上胡乱图画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身旁侍候的宫女说着话。她的母亲端坐在一旁,温柔的望着她,目光温暖和煦。

    这是宫中再也没有的美丽的场景,像是水中月一般美好、飘渺,周沅突然有些不敢跨进门去,她怕这是一场梦,一碰,就碎了。

    周漓向一旁侍候的宫女道:“子青,我阿姐怎么还不回来?莫不是你偷懒没去告诉她?阿姐最疼我了,知道我来了,一定会马不停蹄的赶来的,连陛下都留不住她。”子青笑着道:“怎么会呢,您一来奴婢便差了人去请太后了,许是路上耽搁了。”

    周沅这才回过神来,忙道:“阿漓等着,我这可不就是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了。”周漓一听周沅的声音,便很是麻利的站了起来,她动作太快,几乎是连蹦带跳的就晃到了周沅眼前。

    在周沅眼中,这是小女儿情态,她这个妹妹,静若处子做不到,动如脱兔倒是半分没错。颇有生机,颇为生动。而在周夫人眼中,这便是半分大家闺秀的规矩都没有,一双眼睛虽是含着笑,眉头却微蹙了起来。

    周沅拉着周漓的手走到席边,一同坐下来,向她母亲道:“阿娘昨日递了帖子说要入宫,我便想着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可是大伯父又有什么要嘱咐我的?”

    周夫人一边皱着眉把周漓从周沅身上扒拉下来,一边道:“这倒没有,太皇太后崩了,你大伯父倒很有几分怪你的意思,连带着对你父亲也没个好脸色,许久没来咱们府里了。我和你父亲都懒怠理他,他姐姐寿数短,怎么怪的着你呢?要我说,你在宫里这些年,侍候她够尽心了。”

    周沅笑着道:“阿爹阿娘向着我就行了,我本来也不在乎大伯父他们怎么看我。”

    周夫人帮她理了理鬓边的发,她手上力道很轻,有些小心翼翼的。“这些年,你受了这么多苦,阿娘心疼还来不及,怎么舍得怪你。你父亲也很担心,少了太皇太后的帮扶,陛下会不会为难你……”

    

“阿娘放心,阿姐这样聪明,没人能难得住她的。”周漓从一旁凑过来,笑吟吟的,脸上都是喜气。她梳了整齐的刘海,乌黑的发,白皙的皮肤,下颌微尖,刘海盖到眉间,愈发显得一双杏眼明净如水,笑起来双眼都弯成了月牙,带着少女特有的明媚和娇憨,直甜到了人心底,一见之下,使人忘俗忘忧,颇有倾城之感。

    “连府里的丫鬟婆子都说,阿姐年纪轻轻便做了太后,真是了不起。”她笑起来,两眼弯如月牙,越发的甜到人心里去。周夫人拧了她一把,道:“小孩子家乱说什么。”

    周沅柔声道:“阿娘,不要紧的。子衿和子青都是入宫起便跟着我的,她们不会乱说的。”她又看向周漓,笑道:“年纪轻轻做太后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先帝去的早罢了。要是先帝还在,只怕我连皇后都做不好。我倒希望我们小阿漓嫁一个好人家,做了当家主母,把家里打理的平平顺顺的,那才是了不起。”

    “说起这个,我今日进宫来也是为了说这个。”周夫人瞥了周漓一眼,周漓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瞬间便羞红了脸,躲到了一边。

    “下个月阿漓便及笄了,说话也就到了议亲的时候,只是太皇太后新丧,怕是两三年都不能婚嫁。你堂姐阿汐,本都议好了亲事,明年便该成亲了。我昨日听闻,你堂姐自请为太皇太后守孝,要将婚期推迟三年,真是将大好的年华都耽搁了。”

    周夫人隐约见周沅的手指紧了紧,不觉一顿。片刻,又瞥了一眼周漓,恨铁不成钢道:“阿汐真真不愧是世家贵女,至纯至孝。如此一来,名声更好了。三年之后便是嫁不了清河崔氏,自然也有更好的姻缘等着她。咱们家这个就不成了,若是再耽搁三年,可就真的成了老姑娘了。”

    周沅将思绪收回来了些,她心下了然,打趣道:“阿娘这样说,可是有什么中意的人家了?”她拉住周夫人的手,道:“阿娘放心,堂姐与太皇太后感情极好,为太皇太后守孝也是应该,阿漓从小并未得过太皇太后半分照拂,不必顾着这些。若真顾虑旁人说什么,我便下道懿旨直接给阿漓赐婚,左右我也没什么好名声,不怕再添些。”

    周夫人和周漓相视一笑,又看向周沅,道:“是柳太傅的公子,柳毓。”

    “柳毓,柳灵均?”思忖半晌,周沅才想起的的确确是有这样一个人,道:“此人我记得,他是陛下钦点的探花郎,我看过他的文章,清丽不俗,不似旁人般尽是堆砌些华丽词藻,确是颇有些才气的。”

    周漓急道:“这是自然。我看上的人,哪有差的。”

    周沅听了,忍不住笑起来,连一旁服侍的子青子衿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周漓羞红了一张脸,道:“你们,不许取笑我。”

    “你这个傻孩子,便是再喜欢,也不能这样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啊。真是,哪还有半分贵女的样子。”周夫人笑着,虽是责备,脸上却满是宠溺。

    见周漓把脸埋在自己肩头,周夫人只是无奈的摇摇头,道:“阿漓前些时候在虢国夫人办的生辰宴上见到了那柳家公子,便一直念念不忘的,你阿爹和我实在是拿她没法子。”

    周沅笑着道:“男婚女嫁本就是常事,阿娘不必忧心。待我去细细问问他的家世人品,若当真不错,便是阿爹阿娘不说,我也会成全阿漓的心意的。”

    送走了周夫人和周漓,永寿宫又沉寂下来。周沅悠悠闲闲的吃了盏茶,将子衿唤到身旁,道:“你去含元殿前候着,瞧瞧退朝了没有,若是退朝了,便把吏部侍郎兰大人请来。”子衿应了声“是”,便退了出去。

    周沅斜靠在贵妃榻上,只觉得这秋日里无限惬意,熬了这么多年,终于不必再仰人鼻息,实在是舒服的很,若是不好好造作一番,怕是都对不起太后这个身份。

    她想着,便躺得更舒展些,又唤了子青来,道:“我瞧着今日天气凉下来了,正是吃肉的好时候。你去库房中找出突厥使节送的那个烤肉架子来,再去御膳房要些肉来,咱们晚膳好烤着吃。”

    子青笑着应了,正欲出去,又听得周沅嘱咐道:“悄悄的,别惊动了人。陛下下旨食素七日,这才刚解了禁,还是低调些好。”

    子青走后,宫中彻底安静下来,周沅越想越觉得自己圣明的紧,心中不觉有些暗喜。是了,油滋滋的烤肉才最衬这时节。这些日子每天都是些软的糯的吃食,半分油腥都没有,这太后做的当真没有半点意思。

    不过好肉得配上好酒才行,这些年自己一直谨小慎微,馋了不过稍吃些桂花酿、果子酒,也就闻着有些酒香,入口却是甜腻腻的。如今没人束着,该去弄些烈酒来才算不辜负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试水~~求支持!!

太后不容易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