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章 被谁刺伤

    那破门板下面的人发着轻哼声,费力的爬了出来,满脸的黄土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扬起了大大的尘灰,一身的狼狈。

    这屋子非常的小,到这林一朵的榻边也不过数步,引着这林一朵被动的吸入了不少的灰尘,让林一朵止不住的咳嗽起来,林一朵才感觉到那样的真实,才确定这不是做梦,这是真实的世界。

    她心里不爽地骂道,“奶奶的,这是什么破地方,就算老娘是穿越了,是不是也该安排一个好的身份给老娘,老娘好歹也是平城公安局的警花担当。"

    好说歹说也是个网红,怎么穿越过来不当个王妃什么的,竟是个庶女,且还在这破屋子里,如此的狼狈,如此的不堪。

    这样的事情可不能让江楠知道,不然,老娘的形象,想起江楠,不由的心里总是酸酸的,本来打算等着和江楠一起执行完任务,就向他表白的,没想到雷人的穿越了。

    她的咳嗽声还是让来人确认了她的活着,但那来人还是以为是鬼怪还魂了那般,颤抖不止哆嗦问道,“布嬷嬷,朵……姑娘……还魂了?”

    林一朵才看清,那来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脸的煞白与瘦黄。特别是那头发煞黄,一看就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在她的语气中带着恐怖无法掩饰。

    布嬷嬷见她如此,下一秒却摆出了当家嬷嬷的派头来,也是一脸的嫌弃的看了这榻上的人一眼,与林一朵的眼睛正好对上,但她的眸子里没有害怕,只是有些厌恶怪小蝶的大惊小怪。

    这林府里的婢女,什么事情没有见过,这样的小儿科的事情还在这儿没有分寸地慌乱。

    她露着淡淡的冷笑,有些不情不愿的制止她道,“什么还魂,来报信的人说的没错,朵姑娘没死。至少死的没彻底。”

    语气中带着冷淡,这要有多讨厌这榻上的家伙,才能这样的厌恶她的没死。

    此时的林一朵只想弄清楚她自己的处境,也不去想她们与她之间到底有多大的是非。

    她趁着清醒,不由的试探性的断断续续地说话,“我说,布嬷嬷,还有这个小姑娘,我刚醒来,你们说的话,我有些不明白,你们既然叫我朵姑娘,应该跟我很熟悉,你们是不是能告诉我,我的身份,还有和你们的关系?”

    林一朵除了警花外,爱看书,那小说也不在少数,那小说里的桥段好像都有这样的一段,搞清楚她是什么身份,对推动剧情有帮助。

    奇怪的是这两人面面相觑,下一秒,俩人又同时的面无表情默契且把她当成了空气。

    林一朵有些尴尬地眨巴了眼睛,打量了她们一番,这两人身上的衣服虽不是特别明贵的布料,但却也是暂新的。

    自称奴婢的人,穿着的却是新衣,她身份是千金,穿着的却是破烂,看着她们身上的厚实的粗布棉衫,她看不出来,她们这是个什么朝代。

    这会儿天虽还不是很黑,那破门掉了,反而露出来的光亮,让她看清了她们的衣衫,这胖嬷嬷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衣衫,皮肤倒是白白,脸上也没有什么皱子,只是那腰跟水桶似的,她的那根腰带在那儿只像是个摆设。

    那小丫头倒是穿了一身粗布带绣的棉衫,身材倒是娇好,就是太瘦。

    

让她有些可怜她的营养不良,她打量着她们一番,那破门板外吹进来的冷风,把她吹起的嗖嗖发抖。

    她带着颤音道,“哎, 我说你们,我们就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这外面眼看着就要下大雪了,我们接下来该干些什么,你们倒是给我说句话,能管我就管我,不管我,你们还是走吧,别在我边儿眼前待着,看着本姑娘心烦?”

    她想着,她们在这儿这个样子,她也怕是问不出什么情况来。倒不如让她们走的来的干净,亦不由的想着下一步的打算。

    这两人又互相看了一眼, 还是那布嬷嬷意识到了她们现在的处境而先开了口。

    “这话倒是不假,这儿可是狼山,如果不下雪,可到处是狼,这破屋子也是狼山猎户所住之所,只从三个月前这儿划归了平城王,成了他的狩猎地后,这儿也就给了废弃了,此时前线战事吃紧,常平王自然是没了心思打猎,这儿的狼不知道会不会下山来,这儿是半山腰。”

    万一这样狼下了山来,这她一个老嬷嬷跑不快,一定是狼的口中食,而就算她跑了,这没带回去这朵姑娘,她也是个死。

    她越想越怕,不由的重重的在她自己的大腿上拍了一下,眼里放了光,“火,小蝶快去捡些柴来,生火,狼怕火。”

    那小蝶应着,喜出望外的往外跑。她这一跑,让这听着入神处的林一朵忘记了她身上还带着痛。

    她顺其自然地一坐,想着起来一起帮帮忙,可这伤口与疼痛不会撒谎,下一秒,她感觉到腰间像是被人用剑给快速撕开。她的额间渗着大粒的汗珠,脸色异常难看,她倒吸了一口气,忍的难受,但只是闭着眼,想让痛快点过去。

    她这一动,扯的厉害,不经意间的一个举动,一股腥味扑鼻而来,把这身边的两个人吓了一大跳,林一朵并不慌乱。她也睁开眼看到了那伤。

    她的脸色因为这伤痛得惨白,她一只手捂着伤口,用另一只得空的手在半空中举动,示意布嬷嬷不要大喊大叫。

    见她明白了她的意思,停止了大叫,她才镇定道,“这一点点血,有什么好慌的,这一看就是被短刀短剑的给刺了一下,这血还是挺新鲜的,连结痂都没有,自己说,刚才趁着我昏迷是你给刺的。”

    她半开着玩笑半不开玩笑地看着慌乱的布嬷嬷带着丝丝镇定。

    见布嬷嬷的眸子里闪着丝丝慌乱但却并不像是被拆穿后的无措,不由的因痛再吸了一口气询问,语气变得稍许柔和。

    “我之前是不是虐待过你们。”看着这布嬷嬷巴不得她死的语气神态,她很想弄清楚,那怕是死也让她自己死个明白才好。

    那伤虽被她用手捂着,但仍止不住透过她的手指缝而流出来,她那因久浸水里而肿的变形的手,显得很粗,与她的身形有些不搭,还淡淡的飘着一股咸咸的海的味道。

    她在脑海里搜索,居然豪无印象是谁在她的身上,准确的说,是谁在她的腰间刺了一剑,这明显是短刀的伤,还是那种很锋利的。

    但是可以弄清楚的是,她穿越前没有这伤,是穿越后才有的。

    这屋子里的布嬷嬷,虽胖,但笨重的身形真的会拿刀或剑刺她吗?

    一个瘦瘦的,一个胖胖的,她是警察,她讲的是证据,但直觉告诉她,决不会是她自己给刺的。

庶女王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