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死的怎么不是你

    天空灰蒙蒙的,葬礼肃穆庄严。

    赶来吊唁的亲友很多,大都是凉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陆漫伫立在人群中,头垂得很低,泪水落下来润湿了鞋面上的灰尘。

    父亲曾对她说:百年之后自己的葬礼不要死气沉沉的,希望有鲜活的色彩和优雅的音乐为他送行。

    只是父亲的一生还不到五十年,所期待的葬礼也未能如愿。

    压抑的哀乐带动起沉重的脚步,黑压压的队伍中,唯有陆漫身上的粉色洋裙格外醒目。

    走在最前面的陆闵繁抱着小小的骨灰盒,红木雕工很精致。

    陆漫感受着墓园肃冷的气息,身边不时有人说三道四,令周遭的氛围更加尴尬。

    她听着风言风语,没有理会,只是紧紧握住男友林思皓的手。

    然而非议声越来越多,终于第一个脸上挂不住的是白静萍,她称之为母亲的那个女人。

    白静萍从队伍前面走过来,脸色因恼羞成怒胀得通红,上来就是一个巴掌。

    “陆漫,你这个陆家养的白眼狼,你爸就是被你害死的,你还有脸带着那个穷小子来参加葬礼!穿得花里胡哨的像个妓,你们立即给我滚!”

    劈头盖脸的痛骂声像冰雹砸下来,她咬唇忍耐着,一个字也不愿多说。

    议论声更多了,有人说陆漫太冷血,父亲的葬礼上连哭声都听不见。

    还有人劝她好歹说句话,不管怎样父女一场,既然来了心就不能这么狠。

    甚至有人说父亲的意外事故就是她一手策划的,目的自然不言而明。

    无端的恶意在迅速发酵。

    突然白静萍像发了失心疯,朝陆漫的裙子上啐了一口,张牙舞爪地扑上来。

    “你这个不孝女无言以对了是吧?你爸不同意你的婚事,你就气得他出车祸,陆家白养你二十多年,死的怎么不是你?你还我丈夫!”

    尖锐的声音刺穿陆漫的耳膜,她不住地颤抖着,殷红的唇瓣快被咬出血。

    当时一家人为她和林思皓的婚事吵得不可开交:她坚持,而其他人反对,最终闹得不欢而散,父亲摔门而去。

    对父亲的死她心里着实愧疚,但那场事故终归只是意外。

    手臂传来一阵蛰痛,陆漫木然呆立在原地,任由白静萍用指甲撕扯宣泄。

    然而,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将她从沉痛中唤醒,另一只手带来的温度蓦然抽走。

    她抬眸,只见唯一的后盾转身化作背影,手机紧贴在耳朵上,低声交谈着步履匆匆。

    林思皓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陆漫怔住,她不懂,有什么电话比这样的时刻更紧要。

    然而围绕在她身边的硝烟并没平息,反而愈演愈烈,白静萍使足了力气,在她细腻的皮肤上抓出一道道刺目鲜红的血痕。

    白静萍一脸悲愤的冷笑:“看到了吧?那穷小子丢下你跑了,这就是你不孝的报应!”

    身边的闲言碎语不绝于耳。

    “葬礼上还穿这么鲜艳,真是不成体统啊!”

    “照我看,说不定是想把她妈也一起气死。”

    葬礼就此中止,俨然变成一场批斗会。

    陆漫沦为众矢之的。

    而白静萍越撒泼越起劲,心里不够解恨,抬手又朝着陆漫的脸颊扇去。

    “小贱人,既然你不滚,今天就留下来给你爸陪葬!”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她低垂的眸中掠过,白静萍的手悬停在空中。

    “今天是大哥的葬礼,闹到这里吧!”

    

冷沉的声音既不高昂也不洪亮,但透着绝对的压制性,威严中散发着森森寒意。

    瞬间混乱的队伍仿若万马齐喑,包括白静萍在内,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一身黑衣,高大挺拔的男人。

    墓园内顿时沉入死寂。

    “修……修谨?”

    白静萍首先开口,面孔满是错愕和稍纵即逝的敌意。

    眉宇间的凝重散开,陆修谨微微点头,唇角勾起一抹干涩的苦笑。

    “大嫂,请节哀。”

    听到这薄凉入骨的声音,陆漫缓缓抬起头,看到他高鼻深目的俊颜,轮廓冷毅而矜贵,深邃的眼眸聚满哀伤的阴云。

    思绪一下子倒退,她望着这张略显陌生的面孔,只从记忆中找寻到一个模糊的影像。

    他们有多少年没见过了……

    十年,十二年,抑或更久?

    眸光从陆修谨的身上移开,陆漫沉沉地开口:“小叔。”

    周围出奇的安静,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会回来,会出现在这场葬礼上。

    “嗯,请节哀。”

    陆修谨回应的很快,依旧是刚才的口吻。

    混乱得以制止,他没多做耽搁,径自走向抱着骨灰盒的陆闵繁。

    遗照上的陆修博容光焕发,虽然年长陆修谨近二十岁,但从眉眼一看便知两人是亲兄弟。

    高鼻轻轻抽动,陆修谨阖眸又猛然睁开,紧抿的薄唇动了动:“闵繁,坚强一点,好好送爸爸走完最后一程。”

    “我知道,小叔。”

    陆闵繁肩膀一缩,感受着他轻拍后背的安抚,那不容抗拒的凛然气场令人下意识的生畏。

    黑衣队伍恢复秩序,陆修谨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在陆闵繁身边。

    墓碑是上好的汉白玉料子,却弥漫着近乎窒息的冰冷。

    此刻陆修谨长身而立于墓前,沉郁的俊脸上抑制着无法诉说的悲伤,空洞的冰眸近乎失去焦距。

    背后的人看不清他的面目,只见他修长的身子深鞠一躬,指骨修长的手抚在墓碑上蓦地颤抖。

    陆修博的骨灰已安息于墓下,陆闵繁作为长子上前以礼开口:“小叔,你也别太难过了。”

    “嗯,以后照顾好你妈妈。”

    陆修谨蹙眉收敛起情绪,回首望向站在最后面的陆漫。

    “大嫂,请保重身体,大哥……”

    他收回眸光,落在面前的女人脸上,说着拿出手帕,但话语被冷然打断。

    白静萍抹了把眼泪,昂头睥睨的陆修谨,刚才那一巴掌未能得逞,她有火憋在心里,这会哭成泪人更是怒气攒动。

    “别叫我大嫂,我可受不起!你在外面逍遥了十几年,你哥没了才知道回来,而且一回来就帮着外人,我看你和那个小白眼狼早就窜通好了,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打算把陆家的家业全都吞了!”

    众人哗然,但随即鸦雀无声。

    才平静下来的墓园再次充斥着火药味。

    陆修谨眸色沉了沉,冷凝白静萍尖酸刻薄的嘴脸,不言一声与之擦肩。

    穿过噤若寒蝉的人群,高贵不凡的身躯倏然停下来。

    陆漫心头一颤,感受到停在身边的冷冽气息。

    “跟我走。”

    陆修谨面无表情,口吻不像是下达命令,却有着君王般不可违抗的气势。

吻安,小甜妻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