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婚约?

    繁华热闹的苏州城,充斥在一片祥和富态的生活里,这里生活着许许多多的小人物,也同样生活着许许多的大人物,苏州的长河弯桥下,划过的是搭在着文人墨客的木船,河的对岸两边有戏棚,有赌坊,有喝茶的说笑的老友,有辛苦勤劳的乡民在做生意,买得五花八门,鸡鸭鱼肉,包子,馒头,蒸饺,还有刚从地里摘的蔬菜。

    长街的尽头就是赌坊跟花楼,赌坊可供人散财,花楼可供人消遣作乐,一名作书童打扮的小斯飞跑着在人群里穿动,他看起来很焦急,左顾右盼得像是在找人,小斯当然是在找人,他已经跑了八家赌坊七家花楼,腿都快跑断了,出门前穿戴整整齐齐的衣裳此刻已经被汗水打湿,还沾满了灰尘想来是跑得太急摔过以后沾上的灰尘。

    最终他在第十家赌坊里找到了他要找的人,一位作新郎打扮的人,此刻正撸起袖子在赌桌上大声得嚷嚷着摇骰子,礼帽歪戴看起来有几分滑稽,不过这人长得油头粉面唇红齿白拙实好看,只要是任何人看到他这张脸,都不会觉得他是个好人,因为他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他的嘴角总是会不自觉的掀起一抹邪痞痞的笑,这就是让人把他当做坏人的其中一点。

    因为他本来就是为祸苏州一方的恶公子“丁瘾”人称瘾公子,为人吃喝嫖赌就差抽了,平时做事嚣张跋扈,仗着自己的父亲是苏州的府尹平日里更是气焰嚣张为祸一方,为地方百姓所不齿臭名远扬,平常人见了他都会绕他十尺走,是正正经经的官二代。

    “四,五,六点大,丁公子赢……”

    主持赌局的荷官大声宣布道,丁瘾邪痞痞一笑将赌桌上的钱往自己身边抱,正数钱数得开心的时候,他的伴读书童也就是那名前来寻他的小斯挤开人群,擦着汗喘了半天得粗气方才平复一下拉着丁瘾道“少爷,快跟我回去吧,送亲的队伍马上就到了,老爷见你又偷跑出去赌钱,气得鼻子都歪了,特地命我来寻你回去,老爷还说你要是不跟我回去,就一辈子别回家了,让你死在外面。”

    “好了,好了,好了,我知道,在赌一把我就跟你回去,来,摇骰子。”

    丁瘾不耐烦的皱眉对那名书童挥了挥手,对荷官喊道。

    今天的苏州城相必往日的热闹今天显得更加格外的热闹,因为丁知府的儿子今天大喜,吹锣打鼓的送亲队伍犹如一条龙似的从苏州城的正街浩浩荡荡的走过。

    “哎!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姑娘,竟然嫁给了丁知府那个纨绔子弟,这下这位姑娘可就遭罪了,不知道是那家父母竟然舍得让自家闺女嫁给丁瘾那个魔头。”

    “是啊,要是我,我打死也不愿意让自家姑娘嫁到丁家去受罪。”

    “是啊!是啊!这么好的姑娘,听说还是一位有名的才女呢,如今却被丁瘾那魔头给祸害了,这姑娘的命可真苦啊。”

    “哎!要怪就怪丁知府那魔头儿子不争气,父亲是清廉一生的好官,没想到他得儿子却如此的混账不争气,反而将丁大人的名誉给败光了。”

    “哎”,父亲是清官,儿子却是魔头,这世道还真是不公啊丁大人那么好得一个人,怎么就有这样一个混蛋儿子呢。

    “是啊,是啊……”

    正街虽吵杂,但百姓的议论声却一字不差的落进了花轿里夜夭夭的耳中,红装在身,红盖头遮住了她得上半张脸,显得有几分神秘,夜夭夭掀开红盖头,青秀好看的鹅蛋脸,玲珑般巧巧的鼻,艳红的唇,如一朵娇艳欲滴的蔷薇花,笑容在其中绽放,勾魂夺魄,黑白分菱的眼眸像是会说话一般,灵动如水让人一望便陷了进去。

    “丁瘾,丁知府的儿子,魔头?我倒是真的很想马上见见我得这位魔头相公,到底是他更魔一点,还是我更魔一点。” 夜夭夭勾唇一笑,眼神之中闪烁过一抹狂热与期待。

    丁家大院张灯结彩很是喜庆,丁家当家丁瘾的父亲丁一水满脸堆笑的迎进各方客,丁母正拉着两个下人到一旁像是在吩咐些什么,有些疾言厉色的对下人责备道“你们怎么回事,让你们去找公子,到现在还没给我找回来。”

    “夫人……公子他……”

    “行了……别说了,这都要拜堂了,赶快找去……”

    “是……夫人。”两名下人战战兢兢的小声应道。便急匆匆的奔院门外去了。

    “夫人,公子回来了。”没过一会,丁瘾的伴读书童就拉着一脸不爽的丁瘾跨进了院门。

    “娘,我回来了。”丁瘾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

    “哎……瘾儿,快,先回房让翠儿替你梳洗一下,准备拜堂。”丁母一脸喜色的拉着丁瘾,就往里走,路过丁一水的时候丁一水用一双凶巴巴会说话的眼睛瞪了丁瘾一眼冷哼了一声,便继续去迎客去了。

    

丁瘾心里不痛快急了,好好的青春少年怎能被一个女人给绑住,丁瘾一脸苦逼,丁瘾一旦结了婚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同时拥有好多个老婆,真是一笔划不来的买卖,不过丁瘾心里的算盘啪啪的打了起来,很快就有了注意。

    丁瘾拍了拍白纸扇,痞里痞气邪魅的一笑,没人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拜堂之礼过后新娘夜夭夭独坐在新房的床上,掀掉红盖头,取掉凤冠金钗,拖着香腮,带着魅惑的笑容直勾勾的盯着房门口。

    “丁瘾,今夜我会让你有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夜夭夭盯着房门一字一句出口,门也就在这时“嘎吱”一声被人推开了,丁瘾摇着白纸扇,嘴角扬着一抹邪痞痞的微笑,大步跨进了他的新房,就见夜夭夭翘着二郎腿拖着香腮,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走进来。

    丁瘾“啪嗒”一合纸扇,关上房门,轻笑的走过去坐在凳子上拿起桌上的酒给自己斟了一杯,一口喝尽把玩着手中的空酒杯看都没看坐在床上似笑非笑的夜夭夭一眼,说道“我的名头相必你也在外面听过了吧。”

    屋内红烛微暗,夜夭夭没有看清楚丁瘾的正脸,冷笑的直起身,将她那玲珑有致线条完美的展现出来,夜夭夭伸展了一下腰枝,淡然的回到“听过,外面的人都叫你魔头,说你配不上我这位当代才女,好像,应该,是这样吧……”

    “哇靠……”丁瘾一头黑线,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女人竟然说自己配不上她,还应该,好像,虽然我丁瘾在外面名头不是很好,好歹我曾经也是一位偏偏佳公子好吗?令百姓爱戴,令女子倾心的对象好吧。

    “咳,咳。”丁瘾轻咳了一下,将手中的空酒杯扔到桌上,直截了当的对夜夭夭说道“我那,是一位瘾君子,你跟了我呢是不会幸福滴,所以,要么我休了你,要么你休了我,本少爷可还不想离开花楼的姑娘们呢,所以二者你选其一。”

    “我要是都不选呢……”夜夭夭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丁瘾问道。

    “你要是不选,虽然我不打女人,但是有些时候,我会出手一下。”丁瘾弹了弹手指,摇着白纸扇道。

    “你认为你能打得过我?”夜夭夭柳眉微挑,像是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一般。

    丁瘾见夜夭夭不信,冷哼一声道“你可以试试看,看我敢不敢打女人。”

    “我这人呢,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凡是跟我交手的人,没有什么代价可付出,我可不会轻易出手,那么请问丁公子,你有什么能让我出手的代价作为交换呢。”夜夭夭一脸玩味的看着丁瘾问道。

    “你想要什么。”丁瘾皱眉问道。

    “打完再……。”夜夭夭“说”字还未出口,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刀来,而且还是一把菜刀,见夜夭夭玩真得丁瘾顿时一脸苦像,因为他根本不会武功,如何跟她打,先前说那话只是为了吓唬夜夭夭的,希望夜夭夭闻名而退,可如今来真得丁瘾还真得是怂了。

    “哇靠,你这女人来真得啊。”丁瘾在房里被夜夭夭拿着菜刀追着围着桌子转圈,一边躲刀一边组言骂道“你这疯女人,这大婚之夜,你想谋杀亲夫啊你。”

    夜夭夭停下来,把玩着手里的菜刀,一脸得意的逼问丁瘾道“知道怕了,那么是不是肯认输了。”

    “认输,少爷我还从来没输过,有本事你就来啊。”丁瘾一副不怕死的样子挑衅道。

    “好啊,那就来啊。”夜夭夭不在废话,今天不把这所谓的魔头收拾得服服帖帖,她就不叫夜夭夭,新婚之夜本是良宵,可奈何这两个奇葩一人拿着菜刀,一人抱着头狼狈乱蹿,把原本布置的富丽堂皇的婚房搞得一团遭。

    丁瘾身上没少挨夜夭夭的拳打脚踢,那拳头,那小脚落到身上就像是被石头砸到脚一样疼,夜夭夭没真敢拿菜刀劈丁瘾,更没有动用丝毫内力,否则丁瘾的下场会比现在惨十倍。

    脸上鼻青脸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都是被夜夭夭拳打脚踢所造成的。

    “哇靠,你这疯女人,给我等着,小爷我会回来报仇的。”丁瘾抱着头企图夺门而出,怎奈夜夭夭先他一步,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门刚一打开,就被夜夭夭踹出房门摔了个狗啃泥。

    丁瘾顾及不了身上的疼痛,揉着被夜夭夭踹痛的屁股就朝后门跑去,夺门而出,马达似的冲出了后门的小巷。

    见丁瘾狼狈逃蹿的丁瘾,夜夭夭的嘴脸掀起一抹舒坦的笑容轻哼了一声呢喃了一句“哼,还魔王呢,在我这女魔头发手下,我分分钟让你变病鸡。”

    夜色良宵,这对奇葩的新人的闹剧最终在丁瘾的狼狈逃走下收场,夜深了几分,独守空房的夜夭夭坐在床上,看着这一屋子的狼藉,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她很久都未曾笑过了,至从十八年前那一夜过后,她就在也没有笑过了,人都说时常带着笑得人,都是在假笑得却恭维别人卑微自己,而不会微笑的人,流露出来的笑容往往才是最真诚的,什么时候夜夭夭也学会了假笑,魔头发女儿也注定是魔头吗?这是一个永远都不会有答案的问题……因为有些注定了得事,却又会被命中注定了得人在某一瞬间改变,夜夭夭是不是也在等待着这样一个人呢?

我家娘子是魔王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