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0章 又见庄先生

    “太后娘娘,臣女并没有什么什么秘诀,也从未得到王爷的另眼相待。”宁瑾辰起身福了福身子,“臣女只是略懂医术,想必王爷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泽儿不是这么想的吧!”太后的话转向玄沐泽。

    “皇祖母说笑了,”玄沐泽看着宁瑾辰的目光中透露着宠溺,“辰儿确实不如温小姐知书达理,秀外慧中。”

    “不过臣女倒是可以送给太后娘娘一份小小的礼物。”宁瑾辰不满玄沐泽竟当着她的面称赞温静媛,“还请娘娘为臣女准备纸墨。”

    太后挥了挥手,宫女便将纸墨准备好放到了宁瑾辰的面前。宁瑾辰坐下来便在纸上写了起来,没一会便写好交给宫女让其呈给太后。

    “刚才臣女简单观察了一下,想必太后娘娘近日经常会觉得头晕,乏力。这几道药膳是臣女最近研制的,刚好针对太后娘娘的症状。臣女的厨艺不精,便将方子交给太后娘娘,由宫中御厨来为太后娘娘制作。”

    “辰儿有心了!”太后接过方子,看了看,露出满意的笑容。宁瑾辰挑衅的看了玄沐泽一眼,而玄沐泽并没有在意。

    “瑾夫人果然名不虚传!”玄弈朗端起酒杯,敬向玄沐泽,“泽儿好福气!”

    “王爷最近在服药,不能喝酒!”宁瑾辰挡住玄沐泽欲端起酒杯的手,将茶杯放在了玄沐泽的手中。

    “泽儿不能喝……”玄弈朗将酒杯送到嘴边,一口饮尽杯中酒,“那瑾夫人就多喝些吧,这酒是由几十种果子制成,入口甘美,回味无穷。”玄弈朗又看向坐在对面的玄羿浩,“听说三弟为皇祖母请来了戏班子,不知何时能见到!”

    玄羿浩听玄弈朗这么说。拍了拍手,一群已经扮上的人到了宴会中间,温静媛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这一次,庄先生给出了另外一出戏,讲的是大将军戎马归来却被贼人用计策引出陷害。

    “这将军真是,聪明了一世,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欺骗了呢!”玄羿浩有意无意的看向玄沐泽。

    “总有些事,比生命更重要。”玄沐泽感觉到了玄羿浩的目光,便回应道。

    “看来璟仁王深喑此理!”玄羿浩冷笑。太后看了看两人并没有说话,直到结束。

    “皇兄甚是宠爱皇嫂,可愿像这戏中的将军一样,为了皇嫂甘心冒险?”玄羿浩的话看似不经心。

    玄弈朗盯着玄羿浩看了半天,攥着谢瑶菲的手不断的收紧。会吗?

    “三弟可愿为辰儿冒此风险呢?”玄弈朗将问题丢回去。

    “自然是会的!”玄羿浩没有考虑便立刻回应道,并且毫不掩饰的盯着宁瑾辰。

    “辰儿的事自有本王!不劳宗南王费心!”玄沐泽打断二人的谈话,“倒是太子殿下,良媛一心追随殿下,您还是不要伤了她的心为好!”玄沐泽看向宁瑾辰,“女人,一旦招惹,可是不好哄的!”

    太后见太子吃瘪,转移了话题。

    “不知这戏班子来自何处?倒是有些意思!”

    “不知皇祖母可听说过庄先生?”玄羿浩卖起关子,“传说庄先生尽知天下事,前段时间孙儿偶然得知庄先生的所在,今日特意请来为皇祖母贺寿!”玄羿浩挥了挥手,庄先生便来到殿中。

    “草民庄先生,恭祝太后娘娘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好!早就听闻庄先生的传奇故事,却未想过庄先生竟是如此青年才俊!”太后看着庄先生,面上带着笑,眼中闪过一丝精明。

    “今日这戏排的匆忙,让太后娘娘见笑了。草民可回答太后娘娘三个问题,作为寿礼。”

    “哦?”太后正了正身子,“那哀家便替皇上问问,这江山,我玄家可能世代稳坐?“

    “草民只是消息比较灵通,并非先知。这一点,想必小璟仁王十分清楚吧!”庄先生转向玄沐泽,“素闻太后娘娘最是宠爱太子殿下,而小璟仁王归朝后盛宠几乎赶超太子殿下,草民就送给太后娘娘第一份大礼。”庄先生直了直身子,“当时的世子遇刺案,与太子没有关系!”

    “这个哀家自然清楚!他们兄弟感情甚好,朗儿怎么会刺杀泽儿呢?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而已!”

    “证据?现场的证据足以证明太子无罪!若太子真的这么无脑,明明可以天衣无缝的事偏留下这么多证据,看来这大炎王朝是真的保不住了!”庄先生昂着头,一副轻视的态度。

    “休要胡言!”玄沐泽的声音不大,但却震慑住了庄先生。

    “庄先生都这么说了,难道小璟仁王还是怀疑皇兄?”玄羿浩看着杯沿。

    “本王从未怀疑过太子殿下。”玄沐泽的手搭在桌子上,“更何况太子已经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了不是吗?”

    

“不知庄先生的第二个消息是什么?”玄弈朗对证据的事避而不谈。

    “第二个消息是关于小璟仁王的伤……上的毒。”

    “可有解?”太后虽有些急切,但是依然端庄。

    “草民查出了此毒的来源。”庄先生向宁瑾辰微微俯身,又转向太后。“太后娘娘见多识广,应该听说过天医族。”

    天医族曾是一个十分神秘的种族,每一个族人都有着高超的医术,而医术最为高明的属天医族的主君一脉。大约二十年前,天医族忽遭劫难,天医族就此消失。

    “天医族早已绝迹,此事与他们有什么关系?”玄弈朗不解道,“难道是天医族后人的手笔?可为什么要对泽儿下手?天医族灭族的时候泽儿还没出生呢!”

    “天医族确实与小璟仁王无冤无仇,但天医族灭族却不是偶然,怕是天医族有后人被他人利用。”

    “天医族……”玄沐泽暗暗嘀咕,如果真的是天医族,那可真要好好查查了,若天医族真的留有其他后人,或许复族有望。

    “天医族是什么?又因为什么灭的族?”宁瑾辰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就如同小璟仁王,天妒英才!”庄先生也是毫不避讳。“十一年前,天医族最后一任主君身故留下一个孩子,虽然只是个孩子,但是天医族骨子里的天赋不可估量,找到她小璟仁王或许还有救。”

    “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人找得到那个孩子,说不定她已经不在了呢。”玄沐泽盯着庄先生。

    “难道小璟仁王是要等死吗?”庄先生轻蔑的过了一下嘴角,“虽然现在瑾夫人将您的毒控制得很好,没有扩散,但说不上那天控制不住了,您会渐渐地变成一个只会呼吸的木头人。到时这朝廷就又失去了一位英才!”

    “庄先生知道的这么多,难道不怕被灭口吗?”玄弈朗攥紧拳头,对庄先生说的话感到不满。

    “灭口?”庄先生将袖子从脸上拂过,再显露出的脸,惊住了太后和玄弈朗——是玄沐锦!

    “锦儿……”玄弈朗不禁的喃喃自语道。

    玄沐泽看着玄弈朗的反应,原来长兄长这样。

    庄先生再一次用袖子拂过脸,恢复了之前的样貌。

    “这便是我的秘密武器。若想让你们找到我,秦楼楚馆,戏院茶楼皆有我,若不想让你们找到,站在你们面前你们也认不出。”说这话的时候,庄先生一脸的自信。“倒是太子殿下,您的证据该找到了吧!知道太后娘娘的寿宴您不想扰了太后娘娘的好兴致,但若在这个时间让人翻了身,怕是您和小璟仁王都得不偿失!”

    “那第三个消息呢?”

    “第三个消息,席兰国已经得知小璟仁王遇袭的消息,已经在整顿兵马,准备撕毁合约,再侵皇土。”说完,庄先生拱了拱手,离开了殿中,临走的时候还别有深意的看了玄沐泽一眼。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庄先生刚走,皇上便来到了寿宴上。

    “儿臣/臣妾给母后请安!”皇上和皇后几乎是异口同声。

    “皇后不是身体抱恙?怎么也过来了?”

    “是孙儿请母后过来的。不顾母后的身体是孙儿不孝,但事关重大,还请皇祖母原谅!”玄弈朗离席。向太后做了个揖,拍了拍手,侍卫便压着个人到了殿内,“打扰皇祖母的寿宴是朗儿不对,但是时不我待,此事必须速战速决。”

    “皇兄这是什么意思!”看到被押上来的是自己府上的侍卫,玄羿浩慌了。

    “皇祖母,父皇,儿臣宫中的箭曾经被倒卖出去,而接头人就是此人!”玄弈朗拱着手向太后和皇上。

    “启禀皇上,此人早已招供,说一切都是宗南王指使,但是太子殿下迟迟不愿相信!”压着那人的侍卫禀到。

    “父皇,虽然此人这么说,但三皇弟对富贵权利向来没什么兴趣,更别说伤害泽儿嫁祸儿臣,想必此事三皇弟也是遭人陷害!”玄奕朗赶紧补充道,“请父皇恕儿臣无能,未能审出幕后真凶!”

    玄沐泽看着玄奕朗做戏,轻哼了一声。

    “既然你查不出,此事便交与泽儿来查可好?”玄沐泽的小动作没有逃过皇上的眼睛。

    “臣自是不敢和太子殿下相比,”玄沐泽放下手中的杯子,“太子殿下都查不出,臣怕是也没有那个能耐!”

    “那泽儿觉得此事该交给谁好?”

    “既是宗南王府上的,便交给宗南王来查吧!”玄沐泽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虽然他不知道玄弈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他不介意陪他玩下去!

清夜良辰缘是梦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