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章 是我,是我救了你

    唐洛洛本来有些浑浑噩噩,当看到那泛着冷芒的剑时,整个人被吓醒了。

    “我……我没对你做什么呀!”这个人怎的如此忘恩负义,她咬住下唇,怯弱地提醒着他,“兄台,你昨晚昏迷了,是我,是我把你带到榻上去休息的。”

    未免他听不太明白,那句是我她还特地重复了两遍。

    凤笙离看她一副认为他恩将仇报的模样,唇瓣薄凉轻挑,“你睡床我睡榻?”不是说,要照顾他?便是这么照顾的?

    他冷凝了眼,“这些我姑且不与你论,我身上的伤哪来的?!”按照他先前的伤,几天便能痊愈,如今内外伤都有,恐怕得养上十天半个月了吧?呵。

    唐洛洛顺着他的剑尖,看向他的脸,看着他额头上肿了个青紫大包,很是困惑跟迷茫,“你自己撞上去的啊。”这兄台恢复能力还是挺强的,她昨晚明明看到是两个包呀。

    她随口就答,“你太重了,我扶不起你,只能拖着你的脚带去软榻那里休息了呀,不知为什么,你的头一直去撞桌子,椅子,木柜,我……啊……”

    也不晓得她的话哪里惹到了面前的男人,他脸顿时铁青一片,手中长剑直接朝她挥了下来,唐洛洛吓白了小脸,闭上眼,摆手,慌乱地叫喊道,“我错了,我不该睡床,你莫要杀我。”

    看着那贪生怕死吓得浑身发颤的小小人儿。剑尖在离她几厘米的位置停下了动作,凤笙离闭上眼,仰起头,深吸了口气。似乎在极力控制着什么。

    “叩叩叩。”敲门声响。他睁开眼,冷冽出声,“谁?”

    屋外有低沉的声音道,“主子,是我。”

    凤笙离收起长剑,冷冷地扫向唐洛洛,“不想死给我滚去开门。”

    唐洛洛心底愤然,这兄台既有求于她,对她还如此粗俗无理。也得亏她心底素质强大,换成旁人早就吓得屁股尿流了。颤巍巍地睁开眼,看着男人黑得跟铁锅一样的脸色,她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慢吞吞地去开了门。

    一位白皙干净的黑衣少年站在门外,看到她,楞了一下,然后走进房,在男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凤笙离的脸逐渐变得深凝,衣袂一荡,大步走了出去。

    唐洛洛见状,忙拉住他。

    凤笙离顿住脚步回首,唐洛洛紧咬住下唇怯弱的开口,“你要丢下我走了吗?!”虽然很是鄙夷自己这懦弱无能的软性子,但中毒这种头等大事,她还是待在他身边为好,万一他一去不回,这可叫她如何是好?

    “我,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啊?!”

    凤笙离本不想理会她,当视线触及她那张白净透彻有些惶恐不安的小脸,微顿了一下,鬼使神差地说了句,“我很快回来。”拿开她的手,便大步走了出去。

    “那你定要早些回来。我等你哦。”唐洛洛双眼蓄着泪花望眼欲穿地目送他离开,这兄台看来昨日真的摔傻了,此等性命攸关的大事,她怎会如此马虎?在凤笙离走出段距离,她猫着身子,偷偷地跟了上去。

    一路七弯八拐,她看着他去到了唐府。唐洛洛心惊肉跳了一下,未免被发现,她迅速躲在了不远处偷偷藏了起来,老远就看到了她爹爹站在烈日下候着他,并且还卑躬屈膝地邀请他进了门。

    看来这兄台有些来路。也幸亏她没有开罪他。唐洛洛拍了拍受惊的小心脏,百般无聊在巷口里蹲了下来。

    唐府。

    唐伟杰卑躬屈膝道,“小女不慎感染了重疾,不便迎驾,还望太子殿下见谅。”

    “唐小姐自幼体弱多病。不舒服自当好生修养才是。”凤笙离漫不经心地勾了唇,抬手轻抿了口温热的茶水,“只是,今日本王来塞北,想必侯爷也知道是奉了皇上的命令,特地过来接唐小姐进京。不知唐小姐患上的是何等恶疾?”

    他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杯盏,很是轻描淡写道,“还望侯爷引路,带本王前去问候一句。”

    “这……”唐伟杰面上有些迟疑,露出了少许为难之色。

    “是天花。”一袭绛紫袍的唐安皓从门口走进,“太子殿下乃是真龙之躯,身份显赫尊贵,若是前去,不幸染病,微臣等人岂不难辞其咎?!还望太子殿下见谅。”

    凤笙离淡淡笑,“如此,本王便更要前去看看了。唐小姐是太后与皇上为本王钦点的太子妃,跟本王携手共度一生之人。如今,她遭此噩运,本王又怎能置之不理?”他站起身,“领路。”

殿下,太子妃要爬墙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