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6章 互相试探

    花溪草微微摇了摇头,露出一抹怅然若失的笑意,虚弱说道:“我与世子殿下缘分未到,何必强求……”

    话音落,眼眶也跟着微红了半圈。

    萧思卿早就对萧钰轩和花府庶女花溪瑶搞在一起的事情有所听闻,这段时间再看花溪草的种种表现,只觉是东窗事发,让花溪草产生了退意。

    萧思卿掩去眸底的得以,当下握着花溪草的手,柔声安慰道:“无论你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都不要去信。你只需要知道,我们端王府,一直都只承认你一个准世子妃就是。至于王兄……”

    萧思卿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吊足了花溪草的胃口之后,才缓声道:“自古男人三妻四妾都乃常事。更何况王兄他是要朝着那个位置去走的人,日后争风吃醋的事情更是少不得的。如若你此时就退缩了,岂不是平白给别人腾出了机会?”

    花溪草苦涩一笑,却是没有应话。

    萧思卿知道,花将军除了夫人之外,这么多年就只有过一个妾室,还是被府里老夫人硬逼着娶的,生下花溪瑶不久,就抱病离世,而后来的赵姨娘,据她所知,更是连房都不曾圆过。如此可见,花将军对夫人的一片深情。

    自幼生长在这样家境中的花溪草怎么可能忍受的了,两姐妹共侍一夫的屈辱,想来她与萧钰轩的婚事,还要历经波折才行。如此想来,她倒是暂时松了口气。

    毕竟距离皇上寿诞还有数月时间,若是这期间被他捷足先登,只怕自己再无回天之力……

    萧思卿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创伤药,交到花溪草手中叮嘱道:“男人就没有不爱美的,若是真留了伤疤就不好了。这药是从前皇上赏赐给我的,祛疤有灵效,不出三个月,保管让你身上一点痕迹都留不下。”

    “谢过郡主殿下。”

    “跟我还这么客气做什么?”萧思卿神色微微得意,柔声安慰。

    花溪草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一眼,心下不禁冷笑……帮她?说是害她,才更为妥帖吧?

    花溪草嗅着她那明兰对襟的绣花裙下隐隐散发出的蚀骨粉的特有香气,眉眼间尽是了然的笑意。

    萧思卿丝毫没有察觉到花溪草的变化,只故作欢喜模样的拉着她的手道:“皇上寿诞在即,虽然你如今已不再是我的伴读,但我也已经向皇上举荐,由你在寿诞上献舞。到时候皇兄再借机求娶,皇上必然会当众赐婚。也好了了你们二人这庄心事。”

    萧思卿那璀璨如明珠的眸子里,正淬着毒光,似笑非笑的神色,更是让花溪草一眼便看穿了她的真是目的。她哪里是想给自己这股露脸的机会,分明是想借机除掉她。

    花溪草装作看不懂的样子,只扬起一抹真诚的笑意,“那就劳烦郡主殿下了。等明儿我能下地走动了,就开始勤加练习舞技,绝对不会让郡主殿下的心思白费。”

    萧思卿见目的已经达到,便起身道:“倒也不急于一时,还是养好身体要紧,不然皇兄可是要拿我问罪了呢。”

    看着萧思卿离去的背影,花溪草一双凤眸微簇,眼底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色。

    转眼间,花溪草就在宫中休养了半月,待她重新回到花府,已是四月初。

    老夫人一生信佛,每年四月初八前都会去法华寺小住,直到二十八的最后一场庙会结束,才回府。今年一切照旧……

    “姐姐回来了,不知身体可有好些。”花溪瑶手里捧着刚刚抄好的佛经,正准备往老夫人的院子方向走,却不想遇上了刚刚回来,准备去给祖母请安的花溪草。

    “无碍。”花溪草懒得与她多言半句,也没空同她上演什么姐妹情深的戏码,此时只甩过一记冷眼,便径直要走。

    反倒是花溪瑶穷追不舍道:“姐姐可是还在为之前的事情怪我?”

    说话间,她那宛若星辰的眸子里就蓄满了泪花,看着要哭不哭的模样,甚是惹人心疼。只可惜花溪草却是无暇欣赏。

    

还未待花溪草回言,花溪瑶就猛地握住她的手腕,作势要跪,好在花溪草眼疾手快,一把将人扶住,又借着她的力道猛地朝自己推了一掌,登时人便摔倒在地,这一下摔得太过实在,就连伤口都跟着被撕开,疼的她额头上都跟着浸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

    “姐姐……”

    老夫人一双浑浊却极其精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暗色,手中缓缓捻着佛珠,沉声道:“这么大的人,怎么走个路也如此不加小心?若是不知,还以为我们将军府养出来的小姐,都是没个规矩的野丫头……”

    花溪草敛起嘴角的嘲讽与心下的苦涩,不由声音都跟着薄凉了几分,“祖母教训的是,溪草自当谨记。”

    老夫人见她没有回嘴,便舒了口气,瞧向花溪瑶的目光里带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的神色道:“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可别耽误了出发的时辰。”

    花溪瑶见老夫人毫无怪罪之意,当即又得意了几分,连声娇柔笑道:“祖母放心,瑶儿都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祖母下令出发了。”

    花溪瑶亲昵的挽着老夫人的臂弯,一同朝外院走去,只留花溪草一人紧捂着腹部的伤口站在原地。

    花溪瑶才走了数米远,就突然站定,朝老夫人进言道:“姐姐此番救驾有功,但自己也伤的不轻,既然今日回府,祖母何不带上姐姐一同前去法华寺礼佛,又能让姐姐安心静养,还能去祈福求个平安。”

    老夫人略微回眸扫了孤身一人的花溪草一眼,只应了一声,便未在多言。

    花溪瑶见状,连声笑道:“姐姐,祖母都应允了,您就跟我们一起吧。”

    她言语里的施舍之意太过明显,就连老夫人的神色都是一闪,却并未多言。只当是从未听闻一般。

    花溪草嘴角微扬,露出一抹回信笑意,既然她想玩,那就好好陪她玩玩。

    法华寺当真是名不虚传,在这京都,堪称第一大寺。旁得不说,便是这庙宇修葺,便非寻常之地能比。说是富丽堂皇如宫殿也不为过。

    因着明日便是四月初八的缘故,法华寺里人满为患,就连往日负责招待的沙弥都忙不过来,半晌也没能前来接待。

    花溪瑶多少有些气闷,她好歹也是护国将军府的小姐,哪里受过这种怠慢。当即就要直奔主持殿去讨个说法。

    花溪草因是第一次随行而来,便留在车里,等着安排,只不过顺着车帘看花溪瑶面上那堪称精彩的神色,倒也觉有趣。

    法华寺的主持天一大师终于腾出空来,亲自上前接应道:“阿弥陀佛,老夫人,请。”

    老夫人双手合十,虔诚朝主持回道:“劳烦天一大师了。”

    众人安顿好后,花溪瑶首个提出,要带着花溪草四处走走,也好给她普及些借住寺里的规矩,老夫人闻言,便应声允准,由着她们二人去了。

    花溪瑶才一走出偏殿,就随手拂了拂花溪草身上的裘毛大麾道:“姐姐,您穿着这狐狸皮的大麾配上水貂绒的毛领,可真好看。”

    花溪瑶的话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周围众人都能听见。

    这法华寺里聚集的都是佛教信徒,每逢初一十五还有放生的习俗。如今正逢四月初八,更是有诸多避讳,放眼望去,还真就只有花溪草一人,穿了裘皮绒毛的大麾,其余人皆是布袄……

    在众人或是鄙夷或是不喜的目光里,花溪草褪下了身上的大麾,披在花溪瑶的身上,满面柔色回道:“本就是妹妹的衣裳,不过体恤我畏寒才借我穿穿,怎么这就舍不得了?”

    花溪瑶刚想反驳,便见花溪草给她系紧大麾的动作紧了紧,连声打断道:“你自八岁起便每年都随祖母来法华寺礼佛,知道的规矩自然比我这个头一次来的人多。这几日,若是我有什么说的做的不妥帖之处,你可要及时告知我,莫要让我给祖母丢了脸色。”

    在场的人一听花溪草这话,当即朝花溪瑶投去厌恶之色。一个八岁起就常住寺中的人,怎还会如此不知顾忌,竟在放生日穿着一身动物裘皮前来,这不是存心给众人添堵呢吗?

嫡女天师:王爷,哪里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