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7章 你是谁

    下午,阿耀来到末生家后发现末生不在家里,打电话给她得知她跟一个朋友在一起,可据阿耀所知,末生没有朋友,更不说外面艳阳高照的,她还带着伤呢,这让阿耀越加不放心起来,可末生又不让他去接她。

    阿耀不安地在家等待着,没过多久,末生就和爱丽丝一同回来了。

    一看见阿耀,末生赶紧将自己受伤的手往袖子里藏,“阿耀,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朋友,爱丽丝。从今天开始,她就住在这里了。”

    由于末生在回来的路上无意间看见后视镜里的自己面色太差,怕阿耀担心就借了爱丽丝的化妆品将面色修饰红润起来,所以阿耀并未发现她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继而才放心将注意力转向爱丽丝。

    “是你?!”阿耀立刻就想起爱丽丝是那晚替他照看末生的人。

    “你是?”爱丽丝故意回问道。

    对于这个回答,阿耀只是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脸红说不出来。

    见阿耀的反应末生也不由地脸红了起来,忙替阿耀解释道:“他是我,哥。”末生本来想说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哥!”爱丽丝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只见阿耀的脸颊看起来更红了一个度,想起末生踏进家门后说的话,“你说,爱丽丝要和你住在一起?”

    “对,所以你就不用那么幸苦来回跑了,爱丽丝会照顾我。”

    末生这么说是因为自己右手的伤,到现在,她都能闻到自己周身弥漫着的浓浓血腥味,不知道阿耀有没有闻到。

    她动了动手指,又痛又脹的右手的手腕就传来阵阵刺痛,因为之前撞了一下,连胸口都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她不想让阿耀担心,这几天她的右手应该都无法自如使用,如果阿耀仍像平常那样照顾她,肯定会被阿耀发现,而且向阿耀解释起来很麻烦。

    “嗯,可是——”

    “就这么决定了,你帮我收拾一个房间给爱丽丝好吗?”

    见阿耀仍有犹豫,便使出了对阿耀的杀手锏——撒娇,“阿耀最好了!”原本有些娇气的声音被她放得更软,她左手轻轻握着阿耀的手,边说便摇了摇阿耀的手臂,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如既往地祈求似地盯着阿耀。

    “求你了,阿耀。”她再次摇了摇阿耀的手臂。

    “好吧。”阿耀往往见此便无从招架了。

    随着摇动阿耀手臂所用的力,末生的胸口也一下又一下地刺痛起来,不过是可以忍受的程度,见阿耀同意后,她立即松开阿耀的手。

    “好热啊,我去换衣服。”又看了看爱丽丝,“爱丽丝,你随意。”

    说完末生丢下阿耀和爱丽丝径直走进衣帽间并关上了门。

    她靠着门,忍痛轻轻舒了口气,然后抬手摘掉了头上的帽子,脱掉厚重的外套。

    浓重的血腥味飘散而来,她不由地皱了下眉,低头看了看,贴身穿着的白T上的斑斑血迹已经干了,变成了深褐色。

    自从上次遇到那个女吸血鬼之后,她对血腥味就变得很敏感,想想她那时被迫喝下了吸血鬼的血,所以此时她看到自己身上的血迹就越发觉得无比反感和恶心。

    她立即脱掉身上的衣服找了一条裙子换上,由于右手腕的纱布过于明显,她又找了一件宽松的长袖外套穿上,隐藏好受伤的事实后她才从衣帽间里出来。

    爱丽丝坐在客厅,手里拿着一本杂志。阿耀还在帮爱丽丝收拾房间。

    “好了?”爱丽丝对迎面走来的末生说。

    “嗯。”末生在爱丽丝身旁坐下,抬手揉了揉有些发晕的头。

    “你没事吧。”因为末生化了妆,爱丽丝看不出来末生的脸色有多糟糕,但看她的举动,想必她现在应该是很虚弱。

    “没事。”虽然这样说,她却觉得身体越来越重,头也越来越晕了。

    “我有点困,想休息一下。”末生说道,“有什么事可以找阿耀。”

    “嗯,去吧。”

    “帮我跟阿耀说一声。”

    “好的。”爱丽丝微微笑了笑。

    末生起身,故作平常,拖着沉重地步伐走向自己的卧室。

    爱丽丝注视着末生,“末生……”她突然叫道。

    “嗯?”末生回过头。

    犹豫之后,“没什么,我一直在这儿,有事叫我。”

    “嗯。”

    末生回到卧室,喝了两片止痛药后躺在床上,很快,她就沉睡了过去。

    过了不知道多久,虽然异常真实,但她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是小时候常梦到的那个吸血鬼。

    跟小时候的噩梦一样,恐怖的怪物张着血盆大口想要吃掉她。可正准备吞下她时,怪物突然变成了上次在酒吧里袭击她的那个妖艳的女吸血鬼。那个女吸血鬼阴险地朝她笑着,她怕极了,正准备逃跑时,女吸血鬼突然分身成四个,她们露出獠牙,面目狰狞地向她袭来,她无处可逃,快将人淹没的绝望感向她袭来。

    这时,视角突然转换了,本以为事情有了转机,可结果却是她眼睁睁地看着那四个女人抓住了她,然后正慢慢吸干她的血。那个被像只动物一样困住的自己就那么直直地看着她,向她求救,这令她十分毛骨悚然,她能感受到她的恐惧和惊慌,可是她被禁锢着,不管她再怎么挣扎都无法靠近那个自己。

    最后,那个自己只能绝望地看着她等待生命散尽之时。

    可到最后一刻,突然,那个自己却又变成了一开始的那个张着血盆大口的吸血鬼,她撕扯着狰狞的脸对她露出阴邪鬼魅的笑容。

    突袭而来的恐惧感令她的心脏一下紧缩到了极点,她猛地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突然,一张阴险邪恶的笑脸紧贴着她的脸出现在她眼前,她似乎能闻到那张脸散发出的腻得犯恶的腥味,她想逃开,可被突然从黑暗中伸出了一双手紧紧地掐住了脖子。

    快被窒息的她拼命挣扎着。突然,像是从高空坠落在地一样,猛烈的撞击使她的右手和胸口疼痛不已……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睁开眼睛之后,眼前仍旧是一片漆黑。恐惧感促使她忽略了疼痛立即从地上爬起来,接着快速打开卧室的门逃离了那里。

    客厅的灯开着,明亮的光线刺激着她的眼睛,让她意识到刚刚的一切全是在做梦,而现在她清醒过来了。

    她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因为噩梦,此时的她大汗淋漓,身穿的连衣裙几乎湿透了,连来不及卸的妆也因为汗水而完全褪去。

    “阿耀!”她大声喊道,没有人回应她。

    “爱丽丝!”

    也没有人回应她。

    深深的恐惧感仍然弥漫在她的心间,她看了看这个诺大的空无一人的房间,窗户开着,窗外刮着大风,传来一阵阵呜咽声,它感受着自己一次又一次频率逐渐加快的心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刮风的原因,她觉得好冷,异常地冷,而周围也异常安静,她讨厌这种感觉。

    最后,她实在受不了了,随便拿了一件厚外套穿在湿透的连衣裙外出了门。

    下楼后,她打了一辆车直奔她和阿耀的酒吧而去。

    很快,目的地就到了,她快速打开车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朝那个闪烁着熟悉灯光的地方跑去。

    “末生,你来了!”酒吧前台的员工对末生招呼道。

    一直紧绷着的末生看到熟悉的面孔之后稍微松懈了下来,觉得很疲累的她用力对员工挤出了一个微笑。

    “你没事吧?”员工关切道。

    现在的她现在看起来很糟糕,头发不仅凌乱,因为汗水的缘故面庞周围的碎发都被打湿了,粘在了额头和两颊旁边。即使灯光昏暗,也能看得出她的脸色很不好,苍白而接近死灰,加上她的身体原本就很消瘦,使她整个人看起来虚弱到了极点。

    而最糟糕的一点就是,以往充满生气的眼睛此刻却变得死气沉沉,仿佛没有了灵魂。

    “阿耀呢?”她问道。

    “在吧台。”

    不知为何,她感觉自己越来越疲累,她往吧台处望了望,阿耀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瞳之上,距她不过50来米,她抬腿向前迈了一步,身体却失去重心向前方倒去。

    这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末生的身旁,然后扶起了她。

    她靠在那个人的身上才得以站立,站立着的她抬头看了看那个人的脸。

    “爱!”她看起来很疲累地微微笑了笑,“我们又见面了!”

    “你!”爱紧蹙着眉头,因为只有他知道末生正在濒临死亡。

    而末生却不知道自己的状况。

    爱将她抱起来,她也终于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晕倒在了爱的怀里,如此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

    爱犹豫着看了看怀里的她,接着走向门外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这是一栋看起来很古老的宅子,里面装修古典而雅致,爱将末生轻轻放在一张床上,然后解开了她的外套衣扣。

    末生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上次肋骨断裂的伤还没好,今天见吸血鬼时又那么猛烈一撞,原本没愈合的肋骨再次沿着旧伤的痕迹刺进了肺里,现在她的体内积血过多。

    除此之外,她的身体里还有某种致命的毒素,而这毒素很特殊,爱判定是来自吸血鬼。

    亚当他们的判断失误了,那个少年吸血鬼,他的特殊能力是毒。

    末生此时的生命体征几近消失,如果再不实施治疗,估计很快就会变成一具有体温的尸体。

    爱注视着末生,犹豫了片刻,便将手伸到末生肋骨断裂的上方。

    片刻之后,只见爱皱了皱眉,末生的心跳就渐渐恢复了,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

    然后爱将手移到末生受伤的手腕上方,片刻,爱的右手腕处出现一个和末生一摸一样的伤口。

    

爱将手收回,出现在他手腕上的伤也渐渐愈合了。

    此刻,末生做着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从她出生之后,她就没有母亲。

    体弱多病的她有好几次差点死去,但被她的父亲救活了过来。她的父亲很厉害,她很爱他,可她关于父亲的记忆却总是冰冷的背影。

    不过没关系,她还有一个姐姐,姐姐会陪她说话,陪她玩,给她讲很多很多外面的事情,那时的姐姐是她生命中唯一的美好,可后来,这唯一的美好离她而去。

    从此,她的世界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她感受到了孤独,那种在冰冷的黑暗中寒彻骨髓的孤独。

    后来,她活着的唯一支柱,她深爱的父亲也离她而去,她终于体会到了绝望。

    于是她开始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可几次重病之后,她仍旧活着,不过不同的是一个叫阿耀的少年在她黑暗的世界里点燃了一盏灯,灯下映照着高阿姨和阿耀的面孔。

    从此,她的世界变得不再那么孤独,这也点燃了她心中的希望之灯,于是,她开始寻找离她而去的父亲,这是她活着的希望。

    她一直坚信,她能找到他,可至今,她连他的背影都找寻不到……

    她回顾着她的一生,打开了无数道心门,可有一扇她怎么也打不开,好不容易打开了里面却是无尽黑暗,于是她拼命寻找着,寻找着本该属于这里的东西,正当她要放弃时,在黑暗的角落里,突然亮起了一点如萤火般的微光,她将微光拾在手心,手心里传来暖暖的温度,她看见了一个面孔,在昏暗的光线下一个俊美的面孔,他出现在她眼里的一瞬间,就给她的世界增添了无数的色彩,像是无数的鲜花在她单调的世界中暂放了一样。

    他救她于危难,送她回家,并治好了她的伤,他是如此地温柔又如此地感伤,从他的眼里她能感受到如她一样的孤独,所以她在意他,可最后他却让她忘记他。

    虽然她忘记了,但她总能感受到他那冰冷到感伤的视线,他一直在她的周围。

    直到后来,他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末生知道自己快死了,她感觉她的灵魂仿佛离开了身体,连同着她的意识漂浮着,所以她看见了爱此时的一举一动,他又再次救了自己。

    当她的心跳渐渐平稳时,她猛地睁开眼睛。

    “爱!”

    爱如她在梦里看到的那样,坐在床边,看着她。

    她接着猛地从床上坐起,“这是哪儿?”

    她看了看周围,是一个陌生的环境。

    于是,她想起自己之前去酒吧找阿耀,然后碰到爱,接着自己就昏倒了……

    她急忙检查自己身上的伤,果然,胸口的伤疤没有了,拆开手腕的纱布后,原本狰狞的伤口也不见了,像是从来都没受过伤一样。

    “怎么会?”她想,难道自己刚刚做的梦是真的!

    末生看了看爱,在梦中,爱好像是以承受她的伤痛的方式救了她。末生立即抓过爱的右手,可现实却如梦中一样,伤口已愈合得毫无痕迹可寻。

    即使没有证据,排除这是梦的可能,末生也能肯定是爱救了她。

    她心里觉得怪怪的,原来第一次从那个叫媚子的女吸血鬼手中救她的是爱,第二次从媚子手中救她的也是他吧,这次他又救了她,为什么他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救自己?

    第一次的相遇是巧合,那么接下来他对她的关注又是为什么,是因为他知道媚子会来找她复仇,所以他才暗中保护她?他为何要做到这种地步?

    末生猛地摇了摇头,现在不是纠结这种事的时候。她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爱。

    爱曾催眠控制了她,让她将那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让她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处理了自己染血的衣服。

    而且,他不费吹灰之力地治愈了濒临死亡的她,还有他的自愈能力,这不是一般人类能做到的。还有,刚刚抓他手时她感觉到了之前在亚当那里被那少年抓住时的触感,冰冷、如同尸体……

    “你是谁?”末生不由地将身体往后挪。

    “你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吗。”

    “你是吸,吸血鬼!”

    爱没有回答,“你怕我吗?”反而问。

    末生注视着爱那双深邃的眼眸,“你为什么要救我?”

    话音刚落,爱便直直地摔倒在了地上。

    这突发情况使末生呆滞了几秒,接着,她便连滚带爬地下了床跪坐在爱的身旁查看爱的情况。

    爱的双目紧闭,末生将耳朵靠近爱的胸膛听了听,果然,他没有心跳,也没有呼吸,此时的爱对于末生来说就是一个已死之人,这完全超出了末生的认知范围,死人要怎么救?

    “爱?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喂,醒醒!”末生说着用力摇了摇爱,“喂!”

    爱不仅没有任何反应,反而看起来越来越糟糕,原本血红的唇由白变成灰紫色,苍白的皮肤也变成了紫色,脸上还多了很多像经络一样的黑色痕迹,而且这痕迹还在逐渐延伸。

    看情形,末生意识到爱正面临着非常糟糕的情况,如果她再不有所作为的话,爱很可能会真正地死去。这不是她自己吓自己,这段时间她遇到了太多死亡,所以她能感觉到,爱现在也正在面临着死亡。

    爱很有可能是因为救她才变成这样的,末生不喜欢欠别人,而她已欠了爱太多,就算爱是吸血鬼,是恶魔,犹如潘多拉盒子一样存在很多危险因素,她必须救他,她不想看着爱就这样死去。

    可要怎样做才好?

    末生着急的想着,犹豫之间,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起身看了看周围,找到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包,从里面拿出了银色的匕首。

    如亚当所说,吸血鬼真的和电影演的一样的话,那么她的血一定会对爱有所帮助。

    接着,她左手紧紧握着刀刃,右手猛地将刀刃抽了出来。

    她深深皱着眉头,看着深红色的血液流在爱唇上。

    似乎是抗拒血液一般,爱的双唇紧闭,血顺着他的嘴角渐渐流到地毯上,丝毫没有一滴进爱的嘴里。

    爱已经连基本的求生意志都没有了,想到这一点,末生努力掰开爱的嘴,让血液流进了爱的嘴里。

    很快,几乎是几十秒的时间,爱身上的黑色痕迹便渐渐褪去,发紫的皮肤和嘴唇也渐渐恢复着正常。

    随着爱的变化,末生紧绷着的心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突然,爱猛地抓住了末生的手腕,而且力道之大,末生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被捏碎了。

    “你醒了啊!”末生没顾上手腕的疼痛,高兴地说道。

    爱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看他的眼神,末生总觉得他和之前不同了,现在的他让她有种想逃的错觉。

    “你还好吗?”末生继续问道,她动了动被爱紧握住的左手试图让爱松开她。

    爱看了看末生正血流不止的手掌,然后转头看向末生的脸,接着视线向下移到末生的脖子。

    当末生感觉到爱眼神中那炙热的危险时,爱已经抓住末生的衣服前襟将末生猛地扯到自己的面前,接着,熟悉的刺痛从末生的脖子上传来。

    末生痛得叫了一声,心想,不会吧!

    爱的眼里满是血色,面孔也变得狰狞,仿佛失去理智般,只管贪婪地吮吸末生的血液。

    上次被媚子支配的恐惧渐渐向末生袭来,她有些失去理智,开始下意识挣扎着,不断拍打着爱,而不管怎么做,都只是徒劳,她被爱控制得死死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末生的意识开始模糊,激动的情绪也逐渐平复,她意识到事情的不妙,如果在这样下去,她一定会变成一具干尸的。

    “爱,求你了!”她忍着疼痛费力从喉咙挤出这句话。

    因为即使这样,她也并不想伤害爱,可爱的理智却不可能因为她的这一句话而恢复。

    “对不起了!”

    末生定了定神,努力摸索着之前被她放在地上的匕首,因为离得很近,她很快就将匕首握在了手里。

    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末生的手不由地发起了抖来。

    她还不想死,她还有要做的事情。她在心里这样激励自己,接着闭着眼睛咬紧牙关用力将匕首朝爱的腿扎去。

    匕首刺进肉里冒起了白烟,末生原本以为爱会因此放开她,而爱不仅没放开她,本就狰狞的脸变得更狰狞起来。

    他完全不顾手被灼伤的痛苦,拔出腿上的匕首扔向一边,然后将末生猛地按在地上完全地控制起来,原本还算温柔的吮吸也变得猛烈起来,疼得末生嘴里都生生咬出了血。

    末生此时不说挣扎,在爱的控制下连稍微动弹一下都做不到,除非现在会有人来救她,否则她只能眼睁睁等死。

    这已经是末生第三次迎接死亡的来临了,好笑的是,这第三次的死亡却是前两次将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人造成的。

    这样也好,末生心想,这样就不欠爱什么了,这样,她或许就能够见到她的姐姐和高阿姨,没准还能见到爸爸呢……她能有这样消极的想法,可想而知她的理智几近消失。

    这时,突然一道寒光出现,禁锢末生的力量消失了,末生定睛一看,她已经被一个冰做的墙隔离起来。

    透过透明的冰墙,爱像是在和体内的另一个自己作斗争一样,身体因阵阵痉挛而扭曲起来,看起来非常痛苦。

    末生渐渐理清了形势,她想的没错,就是和电影里演的一样,吸血鬼无法抵挡血液的吸引力,所以才会像爱这样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

    然而此时的爱已恢复了人性,只是暂时无法立即摆脱渴求血液的痛苦。

    “我要怎么做才能帮你?”末生支撑着身体坐起来说道。

    “走!”

    走?末生意识到爱是让自己走,“哦!”她答应了一声,然后撑着冰墙想要站起来,可是,她身体的情况根本不允许她站起来,由于失血过多造成的头晕没让她立刻晕过去已经是奇迹了。

    “我走不了。”末生无力地坐回地上,早该失去的意识在这一刻终于消失了。

两个世界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