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得救

    水,四面八方都是水,晃晃悠悠飘摇其中,仿佛断了根的水草一般无所依着。水流湍急,人便显得更为无力。无意识地张开嘴,口鼻处皆有水流涌入,濒死的感觉一阵一阵涌上来,终于在某一刻达到了临界值。

    崔想容猛地睁开了眼。

    她不是在做梦。

    目之所及,全是水。因水流湍急,漂浮的水草跟着向前,她也混在其中,却是一边往前冲,一边在往下坠。

    这是怎么回事?

    崔想容惊恐地睁大了眼,手不断地挥动试图抓到点什么,可这样一挣扎,更多的水开始往鼻中涌去。世界似乎是全被水淹没了。

    意识一阵模糊过一阵,崔想容慢慢放弃了挣扎,眼前的最后一丝光明也跟着慢慢地消失。

    “哗!”

    一阵重物落水的声音,紧跟着,贺渊湿淋淋地出水,怀中抱了一个沉甸甸的人影,正是失去了意识的崔想容。

    皱着眉想了想,贺渊抿了抿唇,伸手开始按压。

    按了没多久,一口水吐出来,崔想容睁开了眼。入目是一张湿淋淋的脸,长发贴在脸上,略有些沉冷的脸色,遮盖不住这脸的英俊。

    “醒了?”

    那冷酷的美男子开了口,连声音都没有什么温度。崔想容忽然转过了头。

    青山,绿水,一旁是湍急的河流,让她一下子想起了刚才那濒死的感觉。她被眼前这人救了上来,这似乎显而易见,可是问题是——

    她为什么在这里?

    猛地坐了起来,崔想容转头看着四周的景物,随即将视线定格到了面前男子的脸上,声音带了几分紧张的疑惑:“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

    贺渊皱了皱眉,慢慢站起了身。

    他们所处之处,是河流的下游,他因有事路过,看到了在水中起伏的人,这才下水将人救了起来,可是看这情形,她不记得了?

    贺渊从不是什么爱管闲事的人,见状,拧了拧衣服上的水,转身就想走。可步子还没挪开,衣服下摆却被人拉住,贺渊停下了动作。

    崔想容觉得脑子胀痛得厉害,像是有什么不属于她的记忆,在叫嚣着往里面涌。

    暴雨,河神发怒,祭品。

    这几个字眼不断撞击着她的意识,那些画面太过真实,真实得仿佛是亲身经历。崔想容伸手扶住了额头,想要制止那些杂乱的记忆,可是没有用,记忆越来越清晰,她一手死死地揪着那男子的衣服下摆,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宛如经历了一场狂风暴雨,待脑子里的东西渐渐平息下来,崔想容傻了眼。

    她再一次看了一眼眼前这全然陌生的环境,脑子里那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慢慢变得清晰。

    她穿越了?

    

她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感官冲击,可面前这人显然没有什么耐心。清冷的声音响在头顶,“你,还有何事?”

    崔想容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她从地上站了起来,男子比她要高出一个头,衣服虽然湿透了,可还是能看出式样,是古装剧中的样子。按捺着砰砰跳的小心脏,崔想容极力克制住自己的不安,斟酌着问道:“谢谢公子救命之恩,请问公子何家人士,可否留下信物,他日好让小女子报恩?”

    刚才那些纷乱的记忆,已经让她知道了前因后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穿越过来,但崔想容是个重恩情的人,面前这人救了她,这份恩情,她怎么也要报的。

    贺渊眼中的沉冷消散了些许,淡道:“不必。”

    说完这句话,他大步从小道走了开去,再没有回头。

    崔想容怔怔地看着他,直到背影消失在了小道尽头,她才转过了身。

    这下,问题大了。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辞了工作,创业才刚刚开始,因酒桌上推脱不得,所以勉强喝了点酒。

    虽然一向知道自己酒精过敏,但她以为,这点酒量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谁知道,两杯下了肚,她直接倒了下去。再之后,她就醒在了这里。

    水流依旧湍急,她应当是被从上游冲下来的。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白色的物事,崔想容将那东西捡了起来,却是一块玉佩,玉质莹润,一看就是上好的材料。其上刻了一个“渊”字,是方才那人落下的?崔想容想了想,将玉佩收进了怀中。找了一处平静的水塘边坐下,将脑中的记忆梳理了一遍。

    这身体的主人,与她同名同姓,乃是上游玉水村中的一个普通农女,年方十六。她看了看水中倒映出来的影子,多么年轻又美丽的一张脸?伸手一摸,软滑弹嫩,满脸的胶原蛋白。这样一个如花年纪,却被家人听信了江湖骗子的话,用来当了祭品,以平息河神的愤怒?

    崔想容简直被气笑了。

    可谁知道,原先的崔想容被冲到了这里,竟又被人给救了上来。更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莫名穿越了过来。

    崔想容怔怔地坐着,正不知如何是好,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哭声。

    那是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崔想容听了片刻就分辨了出来,那声音断断续续的,一边哭,一边喊着“姐姐”。莫名地,崔想容觉得那声音有些耳熟。

    起身顺着那声音走了过去,才走出几步,忽然看到了一个小男孩。九岁模样,生得瘦弱,走得跌跌撞撞,不时伸手抹着眼泪,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但他还是沿着河水,不间断地在呼喊。

    崔想容只觉得心中某处忽然一软,眼睛就忽然酸涩了一下。

    她认出来了,那是她九岁的弟弟,崔宇轩,因早产而先天不足,自小就身体不好。崔想容知道,这是属于这身体原本的感情。她迎上去,犹豫着叫道:“小轩?”

    崔宇轩惊讶地睁大了眼,随即,冲上前扑到了崔想容的怀里,“姐姐,你没事,太好了,是小轩不争气,是小轩没有保护好姐姐!”

    崔想容眼眶一红,摸了摸他的头,好不容易安抚下来了,她拉着崔宇轩问道:“小轩,你怎么找过来的?”

    崔宇轩抹了一把眼里的泪,哽咽着道:“他们都拦着我,我好不容易挣脱了,眼看着姐姐被水冲走了,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只好沿着和一直一直走,姐姐,都怪小轩太没用!”

    手指一下一下抚着崔宇轩的脑袋,崔想容将心中那陌生的感情慢慢沉淀下来。在冷漠的崔家,两人相依为命着长大,她清楚,对于崔宇轩,自己是什么意义。

    像是察觉到了丢脸,崔宇轩把眼泪擦干了,拉着姐姐的衣袖问道:“姐姐,接下来该怎么办?”

    崔想容嘴角勾起一抹清冷的笑,“我们回去。”

非你不宠:农女很傲娇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