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章 良师益友

    初三,十六岁的我独自回到了老家,在重庆的一个山区乡镇上就读了当地一所中学。家里只有父亲一个劳动力,为了供我读书以及家庭的日常开销,他没有选择和我一起回来。在镇上没有合适他的工作,我们也没有多余的钱可以去重新修建或者购买新的房子。

    回到老家,周一到周五我就住在学校,周末的时候就去姑姑的家中,姑姑是爸爸的亲妹妹,嫁在了镇上,姑父和他们的儿子以及儿媳都在外面务工,只留下了她在家带着她的孙子读书。他家是一个老式的商品房,住在三楼,家里倒是蛮大,有好几间空出来的房间,我住进去倒也不算挤。

    每个月除了我的生活费之外,父亲还会额外的给姑姑打五百块钱,算是我的房租和周末的伙食费。虽然姑姑一直说不需要,但是父亲还是每个月都在打,姑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重庆古时因嘉陵江绕城而称渝州,崇宁元年,公元一一零二年,因谋反一事,宋徽宗认为“渝”有“变”的意思,故而改渝州为恭州。宋孝宗淳熙十六年,宋光宗先被封为“恭王”后来继承皇位,自诩“双重喜庆”,升恭州为重庆府,这便是重庆之名的由来。

    作为一个插班生,初次来到学校时还有些别扭,身边没有熟悉的人,生活的环境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换。在苏州的时候,我们那所学校是一所初中和高中连读的学校。而且在市区,所受到的影响和认知层面也和现在这些乡镇的孩子截然不同。在我们学校,女生化妆男生抽烟那是最稀松平常的事情,可是现在这学校却是凤毛麟角。

    不过虽然在原来学校是初中二年级的大姐大,但是我的个人素养还是比较高,没有酗酒抽烟这样的陋习,对于平时出去玩也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乍眼一看也算是一幅乖乖女的样子。

    这所学校的面积比我原来的学校小很多,大门是一道电动安全门,整个门也只有五米宽左右。进门是一条四米见宽的水泥校道。右边是一堵高大的围墙,墙后面就是当地其他居民楼,左边是用铁网围出来的操场。说是操场,但其实就是由三个篮球场拼成的一块地而已。

    沿着这条水泥路前进不过五十米,就是我们的主校区,一个两百平方左右的水泥广场,这是我们升国旗的地方,正对的就是国旗台。只有两栋教学楼,大的主教学楼在校道的尽头正中也就是国旗台的背后。而另一个小一点的副教学楼就在广场的左边。

    南边就是两栋学生宿舍和教师宿舍。北边是食堂和小卖部以及库房。值得一提的这个学校的学生宿舍是男女混合,他们男生住在下三楼,我们女生住在上三楼。在我们楼顶还有一个七楼,但是却没有安排人去住,七楼的每个房都额外的上了一把挂锁。并且宿管阿姨还屡次强调我们,不要往七楼和楼顶跑,说上面是电线分布区,很危险。

    但是听某些在这里读了三年的同学说,七楼原本是有人住的,后来上面发生了一件事情,之后他们那一届毕业后就再没有安排学生上去住,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点就无从得知了。

    初三个是很紧张的时刻,几乎天天都是在学习和题海中读过,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个教地理的男人,但是我们所有科目他都会常常给我出试卷让我们在中午休息的时候去做。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假的地理老师,他是华东师范大学的博士生,至于为什么要来我们这个小乡镇教书,我只能说,因为爱情。她的女朋友,不,应该说老婆,因为他们已经订婚了。

    她的老婆是我们当地人,普通本科师范毕业之后,在一次宴会中认识了当时还只是硕士的这个男人,结果两个人就这样慢慢在一起了,为了自己的爱情,我们伟大的班主任毅然决然放弃了那边的高薪工作,来到了我们这个小地方教书。

    但是听我们其他老师说,我们是他的第一届学生,也将是最后一届,毕竟庙太小,容不下什么大佛。也可能他是想在要离开之前带出一个好的班级为自己争光,也可能他就是这样一个严厉的教育工作者。

    无论如何,他这样的高压下,我们班的成绩一直是稳稳的年级第一。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可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一直以来,英语就是我的短板,数学那就更不用说了,几乎是没有任何下笔的想法。插班进去前几个月,每次考试,除了历史和语文,其他的我都是倒数第一。

    任课老师找我谈话,但是没有任何作用,我依旧这样我行我素的稳居倒数第一。就这样,终于我成了整个年级家喻户晓的人物,都知道尖子班一班有一个女生,一直蝉联摸底考试倒数第一。

    后来我们的班主任就开始给我单独补课,说是补课其实就是不停的做试卷,然后指出我的错误,告诉我正确的方法。

    

那是一个周一,下午的两节体育课,就在我们新高彩烈的去集合准备放松一下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出现在了篮球场的门口。

    他看着我们没说话,我们看到他来了,连忙收敛的很多,就那样规规矩矩的站成了集合的队形。他走过来和体育老师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看到体育老师对着他连连微笑点头。

    他也没有再继续攀谈,抬起头对着我说了一句:“你们好好上课,下午把上午发的试卷交上来,梁文静,你跟我过来一趟!”

    当时我的心里咯噔一下,第一反应是“我是不是又犯什么错了”?跟着他一路走到办公室,一路上我们没有说话,我就跟在他的身后,心中不断的回忆着这段时间是不是犯什么事情了。

    到了办公室,他先是坐下,然后有示意我坐在了他对面的座位上。看着我,他抬起右手挑了一下自己厚重的眼镜,那镜片看起来足有两厘米厚,仿佛要将他的鼻梁压塌一般。

    “你家里的情况我大致的去了解了一下,你现在的学习状态和你从小的家庭影响扯不开关系,我想问一下,你在未来有什么打算!”他不是本地人,所以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我看了看他,当目光触及到他眼睛的那一瞬间,我立马转移了视线,因为那双在厚厚镜片下的双目,仿佛拥有洞穿人心的魔力,在那样的注视下,我竟然生出了一丝恐惧。

    “你不要紧张,我只是想和你好好的聊聊!”他看出了我的坐立不安。

    “杨老师,我知道我成绩不好,我也想好好学习,但是没有办法,我现在也就只有这点底子。”我说的倒是实话,我也很不喜欢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一,我也想有个好的成绩。

    “你只要有这个想法,就说明还是积极的。”他微微笑了笑,又扶正了一下自己的眼镜继续说道:“眼看就要中考了,你这样吧,以后我抽时间帮你单独补课,能提升多少是多少。”

    就这样,我就被列入了这位比我只大十岁的大哥哥的补课名单中。开始我以为会和其他老师补课一样,收取费用或者购买教材什么的。结果我错了,因为不但没有收取什么费用,而且他的补课名单上也只有我一个人。

    后来每逢周末,我都会去学校找他补习,渐渐的发现,其实生活中他竟然和平时上课时截然不同。没有了不苟言笑的苦瓜脸,也放下了自己的身段。

    他在学校几乎就是个独行侠,无论吃饭还是工作,除了必要的接触,我没有见过他和其他老师有过什么交集。除了年级大一些的老教师我看他还毕竟尊重。

    另外那些中年的教师基本上看到就很少打招呼,我曾经问他,为什么和学校的其他老师都不怎么在一起,他只是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一开始我不太懂,还以为他只是拿书本上的东西来开玩笑,或者是过于清高。

    直到多年以后,我在国际研讨会上再见到他,当他和联合国秘书长坐在一起的时候,那时我才明白他这句话真正的含义。

    初中就在这样的时光中向我挥手告别着,我和他在这大半年的时光中几乎天天都见面,从一开始的单纯的老师和学生,到后来的亦师亦友,再到最后的忘年之交。

    在这样一个小镇上,他这样的一个高材生,按理说应该和学校的一些领导成为好友。但是偏偏他又是一个不喜欢追名逐利的人,他的很多想法都无法去向别人诉说,有的人会觉得他是在好高骛远,有的人觉得是天方夜谭,就连他的妻子都曾说这些想法很幼稚。

    唯独我,喜欢听他说这些,喜欢他这些人生哲学背后的构想,喜欢他对于未来全世界的揣摩。也正是因为他,我的精神世界得到了很大的启迪,在未来的时光中让我受益终身。

末代邪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