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章 被迫转学

    “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么说话的警察叔叔再一次开口,一旁另一个原本拿着本子在记录口供的警察也合上了手中的笔记本。

    “不是太严重,我这个过几天就好了!”我还以为他们说的是我的伤势,但是看着所有人一脸严肃的样子,我又感觉好像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再看了看身边的父亲,他的眼神告诉我,我确实是说错话了。

    “那天在场的所有人,除了你之外,全都死了!”警察叔叔皱起了眉头,他的语气有些低沉。

    “死了啊!死了好啊……等等……你说什么?”我的脑袋忽然一片空白,全死了!什么意思,除了我之外全部都死了?我怎么也无法置信,但是环顾四周,发现所有人都是一脸严肃的看着我,半分开玩笑的姿态都没有。

    “梁文静同学,你因该配合警方的工作,把你看到的知道的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这样我们才可以把事情调查清楚。”警察叔叔见我半天沉默不语,他的语气变得有些威严。

    “我……我”我结巴得一连说了好几个我字,良久,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结结巴巴的将我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我只是知道在我被殴打到昏迷之前的事情,我昏迷之后的所有事情我都没有任何擦觉。在听完我的描述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

    “警察同志,你们能不能把那几个孩子的情况跟我们说一下?”这个时候,我一直没有说话的老爸开口了。见到两位警察都摇头,他又补充道:“你们把具体情况说出来,这样也有助于于我女儿回忆当时的细节啊,要是因为这个就遗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那就得不偿失了不是?”

    父亲的话显然是起到了作用,再迟疑了片刻之后,先前那个说话的警察终于妥协了,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关着的房门,这才顿了顿说道:“那几个年轻人是当地的一些无业游民 ,那天包下了那个台球厅,正巧原本的老板出去有些事情,就离开了。然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报警的是老板,根据他的口供,他到的时候就发现了一地的死人,还有就是昏迷的你。”

    他看了看我的手继续说道:“那时候他也以为你死了,后来警方到了现场才发现你没有死亡,就送到了医院。但是其他的所有人,共计四男两女无一生还,他们的死相很奇特,像是临死之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根据法医鉴定,这些人的身上除了其中一个女生鼻梁被击打过之外,没有其他外伤,死因都是一样的,心脏爆裂!”

    “心脏碎裂!”这个词汇让我们倒吸了一口凉气,而且接下来的讲述更是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只见警察同志又顿了顿说道:“而且最诡异的事情是,他们的死亡时间相差不过数秒,也就是几乎同一时间他们几个人的心脏同时爆裂开来,这样的自杀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而他杀的可能性也是几乎没有,并且已知的疾病中,没有任何一种疾病可以让人突然之间心脏就炸成几块。这样的案子,真的是第一次发生!”

    “这么会这样!”听完这些,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虽然那些人我很恨他们,但是毕竟是几条人命,说没有就没有了。而且伤心之余也有些恐惧和后怕,当时我就在这些人之间,我真的不知道是应该感到庆幸还是应该感到难过,可是心中就像是有块大石头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父亲摸着我的头,他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对着警察们和我的班主任说道:“她还是个孩子,刚刚才受过这样的惊吓,现在也不适合继续询问什么,你们就先回去吧,要是有什么消息我就主动来找你们。老师,您也先回去吧,辛苦你了,我就留下来陪陪这孩子,她命苦,从小就没有了娘!”

    “哎!”听到我从小没有母亲,他们都流露出了一丝怜悯,冲着父亲微笑点头,所有人都走出了房间。我依旧蜷缩着身体在哭泣,打着石膏的手让我无法拥抱自己,只能用这个怪异的姿势感受着父亲抚摸着头发的安慰。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静静的睡了过去。

    

“哎!可怜的孩子,不要怪爸爸,我也没有办法!”看着已经熟睡的我,父亲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纠结,他的眉毛仿佛要皱到了一起,双目中的泪花已经开始反射着窗外的阳光。右手就这样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颊,慢慢擦拭掉我脸上的泪痕,良久,这个已经年过半百的中年男人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默默走出了房间。

    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父亲买了饺子喂我吃,这种照顾,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这几年父亲为了供我读书,一直在打工,每天忙到很晚才回家。平时上课的时候我又是住在学校,周末回家就只有把衣服洗一洗,做做家务。晚上他一般很晚才回来,我们之间除了必要的交流,基本就没有什么过多的交涉。

    家庭温暖的缺失,也是我变成这样的一个“男人婆”的重要原因,从小就没有家庭的保护和引导,让我养成了独立的习惯。任何事情我都需要自己去面对,因为没有人可以真的帮我,就算是父亲,一些琐事我也懒得告诉他,他也不会过多的干涉我的生活。就这样,本来只有十五岁的我,心智却远远成熟过同龄的大部分人。

    就这样我在医院住了七天,拆下石膏的手也基本恢复了行动能力,身上的淤青虽然还没有完全消散,但是总体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家里的条件也不允许我继续在医院住下去,毕竟每一天的疗养费用对我们家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回到家中我没有休息多久,在第二天就继续去了学校,这件事情对我的心灵影响,本来在这一周的时机中已经慢慢淡化了很多。但是一到了学校,我的生活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知道这件事情是怎么传出去的,我们学校貌似全都知道了这件事情,所有的同学见了我都是低头回避,就连平时玩得比较好的也再也不打招呼。

    班上的同学更是可恶,上课的时候竟然把我的桌子单独搬到了靠墙的角落,这分明就是在孤立我。我试着去询问那些之前耍得比较好的同学,但是我还没有开口,她们就纷纷找借口躲避我。吃饭的时候就连我去排队,那些人也不和我排在一起,我一去,大家就散开,等我打了饭他们再去排队打饭。

    这样的生活让我很是郁闷,晚上回到宿舍,原本是上下铺的同学都不再和我说话。整个寝室原本欢声笑语,可是我一会去,大家的谈笑就戛然而止,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我就像忽然被世界孤立了一般。在大家的生活中显得格格不入,后来我才知道,学校里传言说我和唐兰约架,然后唐兰和她带的人都死了,说我是什么丧门星。

    还说的有模有样的,描述了当时的情况,就好像她们亲身经历过一样。学校升国旗开大会的时候,校长也专门说了这个事情,他的言论就是这件事情警方还在调查中,没有确定的消息和结论,希望同学们不要听信谣言。

    在校长的辟谣之后,同学们对我的态度缓和了不少,原本耍的好的朋友也开始和我继续说话,但是总觉得和之前的感觉有了些差异,他们对我还是有着一些提防和恐惧心理。

    就这样,在经过了半年的调查之后,警方依旧没有掌握什么确切的有效消息和证据,最终将这件案子定义为悬案,对外宣称则是依旧在调查,等待进一步的调查结果。

    唐兰的父母在当地有些权势,在学校来闹了很多次,也许是迫于压力,在我初二结业之后学校方面就对我进行了劝退,理由就是我在学校喜欢打架斗殴,带领其他同学养成不良习惯,影响很大。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就是唐兰家人在背后搞的鬼。父亲也去找过学校求情,但是没有用处,最后还是我班主任出面,学校才退一步答应给我开一个转学证明。

    就这样,我拿着这张转学证明,回到了我的老家重庆。在那里,我将读过我余下的所有学习生涯,同时也是在那一片土地上,我的遇到了与我纠缠了一生的男人,我的生命将因为这一次转学而发生巨大的改变,只是发生的一切,都是现在的我所始料未及的。我无法想象,就是我这样一个出身贫苦,其貌不扬的女孩子,竟然能够和整个世界的兴亡扯上关系。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前世今生,就因为这一次的转学而得到了窥探,生命有时就是这样的奇妙,现今的每一个偶然,都是未来的每一个必然。我们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其实都是命中注定,但是多年以后,当我再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却说出了那句让后世所有桀骜之辈广为流传的话。

    “所有人都被命运所安排,而我却喜欢安排命运!”

末代邪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