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章 校园一霸

    而在父亲还债这期间,我一直寄居在大姐的家中。他们还是在之前那个地方租的民房,周围都在大肆的修建房屋,姐夫是一个单亲家庭,他只有母亲还健在,父亲早年间挖矿遇到了塌方,就再也没有出来。

    他是一个很有孝心的人,自己在这边有了工作不久之后就把老太太接过来一起住了,后来和大姐结婚之后也是三个人住在一起,再到有了孩子,大姐也去找了一个工作补贴家用。

    孩子就是他奶奶在家带着,一家人虽然过得不是很奢华,却也其乐融融。我到他们家其实是一个比较大的负担,因为我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女孩子了,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也大。

    我又不能干活,每天白天就和姐夫的母亲一起带我的小侄儿,晚上也和她们两个睡觉,他们家是一个老式的平房,前面上的白漆都已经泛黄。

    房顶还是那种一片一片的瓦,每隔一段时间,姐夫都需要上房顶去梳理一下瓦片,把一些被落石或者其他东西砸烂的瓦换上新的,否则下雨天就会漏雨。

    姐夫和大姐都很朴实,姐夫上过小学,认得几个字,而大姐从小就没有上过学,除了自己的名字其他都不会写,认识的字也是极为稀少。

    姐夫的工作是在一家企业中打磨抛光马桶盖,而大姐则是在餐馆里面做服务生。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间很长,尤其是大姐,有时候晚上十二点了才会到家。因为工作时间的问题,他们还闹过矛盾,姐夫觉得大姐一个女人晚上在外面行走不安全,让她从新去找一个工作。

    而大姐也有些埋怨姐夫没有能力,这么多年了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员工,连一个领班都没有混到,还对自己的工作要求这样那样。但是她可能不知道的是,姐夫曾经是有机会被提升做领导的。

    从那以后,他提干的事情就再也没有说过,因为厂长其实就是这些人背后的幕后主使,在得知这些事情之后,姐夫本来是不想再干了,但是恰逢大姐怀孕了,为了家庭他就只有忍气吞声。

    只是他们闹矛盾也不会闹得太大,晚上两个人在房间小声吵吵就好了,要是声音大了,隔壁的我和他母亲听到,或者吵到了孩子,那这位老太太就会隔着墙壁破口大骂了。其实我是不喜欢听这个老太太说话的,因为她总是说一些比较露骨的骂人的话,让年龄还是很小的我都觉得有些羞耻,但是在她看来这无可厚非。

    好在这样的生活并没有过太久,九个月之后父亲就过来把我接了回去。我又重新回到了学校去上课,就这样,在苏州这个古老的城市,我度过了自己童年绝大部分的时光。这里我也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我们也如一般的孩子一样时常在一起玩耍。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初二的时候。

    那一年我刚满十五岁,已经是个大姑娘了,生得也算亭亭玉立,在班上属于那种开朗的性格,朋友也比较多。常常跟着一些朋友出去参与所谓的“约架”,其实那个时候的架是很难打起来的,第一是因为大家毕竟都是孩子,心智还是不成熟的。第二是因为所谓的仇恨都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很多时候就是拼个人多,谁叫的人多,对方就怂了。

    然后道个歉,这个事情也就算过去了,可是那一次,却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也无法释怀的一次斗争。以至于从那以后,我都不敢再和人打架斗殴,甚至是就算人家故意找茬,我也一忍再忍,不是因为不敢打人,是怕打死人!

    那是一个周五的傍晚,放学后一个初三的大姐找到了我,很简单,通过她的朋友介绍,得知我是这个学校二年级的“大姐大”,所以找我帮忙,因为她被她男朋友甩了,原因就是她男朋友喜欢上了另一个二年级的女孩子。那个女生不是别人,正是我的老对头,二年级的另一个班的“扛把子”。

    让人可气的是,她不仅抢了人家的男朋友,还找人羞辱这个初三的学姐,把她拖到女厕所扇耳光,警告她再也不要纠缠那个男生。得知这些事情的我,心中的怒火一下就冒了出来,本来就看不惯这样的事情发生,再加上对方是自己的老冤家。那还得了,二话不说就召集了我的那一帮“好姐妹”。

    一如既往,这天我们派人给她下了战书,约好校门口的老地方见面,有些事情需要好好解决一下,而且让她带上自己的人。我们的学校大门是一个古朴的拱门,虽然是大理石建筑,但是两边的石壁上已经有了些裂痕,本该光彩照人的墙面也被岁月蒙上的一层厚厚的土灰色。

    大门出门就是一条和横着的马路,两边是一些居民楼和小卖部还有一些网吧台球厅之类的场所。横穿这条马路再左拐走一百米左右就是一片开阔地,这里原本是一片树林,但是现在要开发出来建筑小区,而这些树木也被挖掘得只剩下零星三三两两。而这里也就成了我们学校约架的老地方。

    一下课,我就带着那个受欺负的人,以及我的十几个好姐妹浩浩荡荡的去那里等着对方的到来。大约等了二十分钟,四五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梁文静!你搞什么?”人还没有走近,那令我厌恶的声音就传到了我的耳朵里面,我不用看都知道,这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个让我恨不得扒皮抽筋的唐兰。

    “你就带了这么几个人来?什么意思?”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叫人去下挑战书的时候就已经把事情说得很明白了。

    “你真的要为这个贱女人出头?”她走到了距离我大约十米的距离停了下来,用手指了指我身后的那个初三的学姐,一脸的嫌弃和不屑。

    “你横行霸道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没有遇到就不说,既然遇到了,我就管了!”我就是看不惯她那横行霸道的样子,看着她我就想揍她。

    “行!你有种!”唐兰向我竖起了大拇指说道:“我们也是该做个了结了,今天晚上九点,有种就来后门台球厅找我,我等你!不来我看不起你!”撂下这一句话,她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静姐!”

    “让她走!”我伸手挡住了想要上前拦住她们的人。

    “你不会真的打算去吧!”另一个姐妹带着疑惑和惊讶的眼神看着我。

    “去!我到要看看这批婆娘搞个什么鬼!”我用地道的重庆话自言自语的说着,留下了一脸茫然的姐妹们。

    夜晚来得悄无声息,今天周五学校没有晚自习,快到八点的时候我便召集了我的姐妹们翻出了学校那早已经成为康庄大道的围墙。唐兰所说的台球厅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地下场,没有正规的营业执照,而在台球厅的墙后,是一排排的游戏机。

    台球厅的规模不大,外面只是一个两个门面的三层居民房,一边的卷帘门紧闭,另一边半开着。这就说明里面在营业,我们一行六个人就这样走了进去,一进门,穿过堂屋就是一个楼梯间,往下走一层就有一个黑色的布帘子。掀开这个帘子就看到这地下台球厅的庐山真面目。

    地下不大,一共也只有六张台球桌,当我们进来的时候,此时只有一张台上有人在打球,那就是唐兰和她的一个小妹妹。看到我们的到来,她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说道:“你真有种,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四下打量了一番,此时这个房间中开着稀稀疏疏的灯,只有他们两个人在打球,而旁边的房间门紧闭着,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我来了,你说这事怎么解决吧!”我也没有和她绕弯子,直奔主题,这次就是帮人家出头来的。

    “那你想怎么解决呢?”她看着我,眼神中尽是嘲笑和一些我说不清的意味。

    “你抢她男朋友,那是这个男生的问题,但是你不该羞辱她,给他道歉,以后不要再骚扰她,这事就算过去了!”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到多大,既然是帮人家出头,那挣个面子回来,就差不多了。

    “哈哈!”她忽然笑出了声音,然后看了看身后那紧闭的房门喊了一句:“哥,你们出来嘛!”

    话音刚落,房门就应声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了四个男生,那些男生不是光头就是黄发,穿着也是不伦不类,一看就是那种无脑非主流。但是这个时候,是个猪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感情是真的掉陷阱了。

    其实在之前我也不是没有想过这是个鸿门宴,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叫了男的,在我们这一块,历来都是男生打架和女生打架是分开的。要是女生打架叫上男生,那是会被耻笑的,我没有想到她竟然怎么不守规矩。

末代邪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