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生不逢时

    爸爸告诉我,我的妈妈是买来的,这是我脑海中关于母亲最深的记忆。从小没有见过她,家里人说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但是村里面却有些只言片语,说她还活着,只是跟别人跑了而已。

    我出生的时候正是那几年村里很贫穷的时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那里的人越是穷却越爱生得多。我家就是这样,我有两个姐姐,所有家里人都希望再要一个男孩儿,于是决定将我生下来,当得知我是个女孩的时候,爷爷和父亲当时脸色就变了,后来还一度要把我送人,是奶奶哭着闹着说“要你你们敢吧幺女娃子送人,我就和你们拼老命”。

    无奈之下爷爷和父亲才同意把我留下。 我的奶奶曾经告诉我,当时我是在地窖里面出生的,没有接生婆,也没有医生,就是我们自己家的人。

    脐带是我姑姑给剪的,我一直很奇怪的是,当地的医疗条件那么差,而且工具也极为不卫生,没有消毒,我是怎么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顺利出生并成功活下来的。

    我们家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文化,我的名字都还是我们村的队长给起的,叫做“梁文静”,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希望我以后做一个文静的女孩子,仅此而已。

    我出生不久,当时有从外地回村子里来的人说了些外面的情况,正值壮年的父亲便决定和他们一起出去闯荡一番,爷爷和奶奶在家里一边带着我们姐妹三个,一边务农。我的记忆就这样在一个小山村中发芽,后来我才刚会走路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关于那天的具体记忆我已经再也无法搜寻到。

    只是后来奶奶在去世的时候拉着我的手告诉我,爷爷走的那天,我傻傻的在门后面,隔着门缝盯着棺材站了很久。

    农村人死了有办丧礼的习俗,我们叫“坐夜”,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忙着招呼客人以及在灵堂“做法事”。那时候没有什么钱,做法事也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些。

    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后来还是奶奶去房间拿东西才看到我,然后把我抱到了外面去。对于这些我都只是当成一个故事来听,因为对于我来说,这些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有记忆,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情感的流露。

    爷爷死后,奶奶一个人无法再带我们三个,父亲就将我们接出去和他一起,那一年可能是流年不利,在从川渝地带去往广深一带的路途中人流量太大,二姐和我们走散了,后来父亲也托人多方打听,但是一直没有消息。

    有的人说可能被拐卖了,有的人说才十岁的孩子,离开家人根本生活不下去,应该已经死了,也有的人说可能被好心人收养了,毕竟我二姐长得还算可人,也比较乖巧。但是无论怎么说,时隔二十年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到了目的地,那些繁华的都市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些小山村的人可以想象的,虽然我已经记不得当时的反应,但是我想一定也是带着新奇的目光去打量着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我的童年就这样开始了。

    后来在那边读了书,我没有上幼儿园,到启蒙的年纪也拖了两年才去读一年级。我的记忆在我读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了,那时候父亲依旧是单身一个人,大姐十九岁,已经嫁人了。对方也是一个农村出来打工的小伙子,二十出头。他在追我大姐的时候常来我们家,给我们买米送油什么的。

    他对我也很不错,下班有时候来我们家都会在路上给我买一些发卡啊皮筋啊什么的,我从小就没有母亲,以前和爷爷奶奶在一起的时候还小,当父亲成了和我朝夕相处的家长时,对我的家庭教育便几乎成了没有,我一直都是个放养的孩子。从来都是和那些其他农民工的孩子一起玩,各种偷瓜爬树摘野果。

    也许也就是这样的生活,让我这样一个女孩子却丝毫没有什么矜持和淑德,反而比一些男孩子更加的调皮捣蛋,喜欢去捣鼓一些奇怪的东西,喜欢去一些暗无天日的地方探险,凡是紧张刺激的东西,我都忍不住要去尝试一下。也就是这个怪性格,让我本该平淡的一生变得跌宕起伏了起来。

    

九岁那年,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身处沿海,游泳是必修课。我也很喜欢下水,那天是个周末,我们几个孩子如往常一般去浅滩戏水,但是很巧合的是遇到了涨潮。

    六个孩子都被淹没,在我意识消失的最后一瞬间,我清楚的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莫名其妙的出现,那是一张并不是很英俊但是却很刚毅的脸。

    后来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家里的床上了。父亲说是路过的渔民救了我,但是其他孩子都死了。当时还小,对于死亡的概念很模糊,只是知道他们再也不能陪我一起玩了。他们也问过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因为据说当时发现我的时候,是在水中,没有氧气的情况下,我应该早就被憋死了才对。

    我把最后一眼看到那一个男人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但是所有人都不相信,认为我是惊吓过度胡言乱语,只是回到家中,父亲却单独对我说,叫我把那天看到的事情忘记,以后谁也不能再告诉,我问他为什么,他只说叫我忘记就好,其他的都没有再说什么。

    后来那些孩子的家人天天来我们家闹,说是因为我带着他们去海边玩才死的,但其实我知道,他们只是觉得自己的孩子没有了,而我还活着,心里不平衡。

    迫于压力和烦恼,在半年之后父亲就带着我离开了这个地方,大姐没有和我们一起走,因为她怀孕了,要是离开的话,姐夫得重新找工作,这样一来就没法养活他们了。

    就这样,我来到了我人生第二个故乡,苏州。这是一座古城,古语有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和杭州将江南的富庶展现得淋漓尽致。在这里,我度过了自己的小学和中学时光。

    在我十二岁那年,父亲四十多岁,正是一个男人成熟稳重的时候。那一年他交了一个女朋友,比他小八岁。年轻漂亮,人还很好,对我们这些孩子也总是一副“好好阿姨”的模样。只是不知为什么,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内心深处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看到她的笑容,我就不寒而栗,终于,八个月之后他们结婚了。新婚那天我父亲宴请了很多宾客,那时候他已经是一个建筑行业的小包工头,手底下有一百多个工人,也算得上是一个成功人士。那天来的人很多,基本上他手下的人都来了,还有其他的同行朋友以及那些社会上的朋友。

    小阿姨那天一直在笑,但是我却觉得她的笑容不是因为新婚的喜悦,而是有着其他的深意。父亲是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人,虽然不笨,但是也绝对谈不上精明。挣到钱均大部分也是运气,这种人终究是容易得意忘形。

    果不其然,结婚后的第二年小阿姨就开始闹离婚了,原因就是她所求的奢侈品越来越贵,越来越多。离婚过后,父亲忽然发现这一年来家里的经济已经被掏空了,而且分割了家产过后,由于工程款没有下来,工人的工资开始发不起,于是父亲开始变卖家里的家具,房子,还有其他能够变卖的一切。

    就像电视剧演的一样,当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变卖的时候,就开始四处借钱,后来好不容易撑到工程完工。结果大老板带着钱跑路了,真的如剧本之中演绎的一般,只是父亲没想过这种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从一开始的一无所有,到现在的负债累累。终于,奶奶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没多久也去世了。我开始第一次埋怨我的父亲,大姐带着孩子来看我们,姐夫还拿出了他所有的积蓄给父亲,让他先救救急。但是对于巨额的欠款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那一天大姐和姐夫留在了家里吃饭。

    晚上的时候我和大姐还有小侄子睡一间房,姐夫和父亲睡一间房,那一晚父亲房间的灯亮了一整晚。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是第二天,姐夫和大姐单独说了很多话,中午吃完饭,他们就带着我离开了。当时我还不愿意,父亲只说让我先到大姐家住几天,他要去忙,等忙完这段时间就过来接我。

    我毕竟还小,没选择的权利,只有跟着大姐和姐夫又回到了那个沿海的城市。只是我不知道的是,这一次分别,险些成了永别,等我离开之后,父亲就去四处打工开始还债。后来无奈之下,他和一个朋友想到了一条捷径,到地下赌场去出老千。不得不说,他这个朋友真的是一个老千高手。

    短短半年不到,父亲就还清了所有的债务,但是这中途却也发生过很多次被揭穿的事情,有一次数额比较大,父亲因此还在赌桌上留下了一根手指。当所有债务还清之后,父亲就不再继续了,但是他的那个朋友却有些贪得无厌,不知收敛。后来听说因为赌博被抓了。

末代邪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