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章 女帝登基无前例

    燕楚国的景阳宫中。

    秦桑坐在梨木几案前,凝神望着神情漠然的楚殊,两姐妹已经有一段时日没有见面了,如今再见,却是在先皇的丧礼上。

    秦桑自是一番女儿装的打扮,比楚殊大三岁,已到了婚配的年纪,只是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姻缘,故待字闺中,但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毕竟父亲是太傅,她一直想等楚殊登基后进宫谋个女官的职位。

    楚殊已经属意让她进宫做个官三品的女史,专门负责三宫六院的事宜,尽管楚殊是女儿家,但选秀充盈后宫的事还是要按照朝廷礼法正常进行,这些事在她登基之后是必须要做的。

    “还有几天,皇上就要下葬了,楚殊你真的要登基为帝,成为燕楚国第一位女皇帝。”

    秦桑的话像一记重拳击中楚殊已然平静了许久的心。

    是啊!她要称帝了,继承皇位的诏书已经放置在上书院,只等继位的钟声响起,她便是高高在上俯视一切的王。

    统治一个国家并不简单,能不能成为一个明君更是不简单,她第一次发现自己没有那么自信做个好皇帝,恐惶和焦虑在这一刻莫名其妙地漫入心间,她拿起几案上的金色帛书看了一眼。

    那是父皇死之前留给她的治国之策,她已经看了无数遍,几乎可以倒背如流,但只要放下,便觉得脑中空空如也,她有些彷徨失措。

    “楚殊,男子能为皇帝,女子一样可以,我相信你能治理好燕楚国。”秦桑对她露出信心百倍的肯定眼神。

    楚殊无奈地笑了笑,稍微放松了一些,说道:“今日收到齐舜国的书函,齐舜国的国君亲自来吊唁父皇,并送来长公主。”她长舒一口气,陷入深深的忧思中。

    “啊!这么说来,你还要与那长公主成婚?”秦桑皱起两道远山眉黛,“不知这齐舜国的国君打得是什么主意。”

    “我想想也十分奇怪,本来他继承帝位时,父皇没有将长公主送过去就是怕有朝一日齐舜国把长公主送过来,只是此事齐舜国一直未提及过,相安无事过了这么多年,却忽然遵照合约行事倒是令我费解!”

    “我看齐舜国不怀好意,楚殊,你见他们可要注意言行举止,到时我为了化个男子的妆容,你这白白净净的样子可真的会让人多想。”

    楚殊浑身上下,除了沙哑的嗓音和挺拔的身高和男子颇有几分相似,不会令人怀疑,最让人担心的就是那张白皙精致的面庞,虽然经常在阳光下习武,但却没有变黑,依旧需要化妆来修饰出男子的英气。

    “放心,你是和我相交过密,放在旁人眼里,我就是个男子。”楚殊故意压着嗓子胸有成竹地说道,“你忘了那些见过我的大家闺秀哪个不倾心于我,那些凤仪招阁的男子对我纷纷侧目。”

    秦桑嘟起嘴:“是啊!都说太子殿下貌似潘安,美若宋玉,连男子都趋之若鹜,何况那些想攀附皇权的女子。”

    楚殊憋不住笑了,这些传言,她倒是也有所耳闻。

    “秦桑,你手底下养的暗影现在该派出去探探齐舜国国君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我想不出三天,他们便到我燕楚国境内了。”

    “谨遵太子殿下的指示。”秦桑一本正经道。

    楚殊摇摇头笑了,笑得极其好看,月牙弯弯的眉眼中仿若漾着一湖清水。如若脱去男装,换上女装,施以胭脂水粉,定是姿色绝伦的美女。

    三日后,大行皇帝出殡皇陵,皇宫除去一切白色,换上新皇登基的金黄色,择吉日六月十六举行登基大典。

    洪亮的钟鼓鸣声打破寂静的皇宫,这一日来得很快,好似一眨眼便到了。

    一身绣着飞龙在天的明黄色龙袍,腰间束御丝带,头顶九珠华冠,从九十九级台阶走上来的楚殊站立在高高的庙堂之上,浑身散发着王者风范,双眸微睁,睥睨天下。

    琉璃瓦,朱红墙,两仪殿内一片肃静。

    待楚殊坐在漆金的龙椅上,众臣纷纷下跪,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楚殊展开宽大的衣袖,丹田运气,声音浑厚嘶哑:“众卿家平身!”

    众臣站起来,用探究的目光注视着高堂上的人,除了丞相和太傅,还有几个官至三品以上的大臣,其余大臣是第一次看见太子,都传言太子美色不输女子,今日得见者,脸上自然浮出淡淡的惊讶之色。

    “陛下,今日齐舜国的国君萧齐已经到京都,接待使者已将其安顿至行宫,并提出要来恭贺吾皇登基,不知陛下何时召见为好?”

    “明日召见,令边防营在行宫多加派侍卫,切忌不要发生有损我国颜面的事。”

    “是。”

    “还有要奏请的事吗?”

    丞相蔺易奏请道:“陛下,老臣听闻齐舜国在招兵买马,老臣认为齐舜国有意扩充,请陛下早做打算。”

    楚殊蹙了蹙眉头,沉声道:“蔺丞相认为齐舜国狼子野心,那么蔺丞相有何高见?朕想听听。”

    “老臣认为加重赋税,充盈国库,强大军队,是为上策。”

    楚殊深谙百姓对赋税之苦,不过现在国家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加重赋税,倒也可以。

    

“待朕明日见过齐舜国的君主在做打算。”

    其余的朝臣又上表了几件无关痛痒的小事,第一次的早朝便很顺利地度过了。

    楚殊回到景阳宫,脱下厚重的龙袍,伸展一下胳膊,感觉无比的轻松,不过回想起在朝堂之上的自己,能够稳坐那么久,算是一种胜利的考验,她对着铜镜中的自己露出淡淡的笑意。

    子新端来一壶刚沏好的雨前龙井放置在红木桌案上,歪着头看了看正在照镜子的楚殊。

    “陛下,今日心情舒畅,要不要奴才们陪你练剑?”

    楚殊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没有时间练剑,还有一堆奏折要看,一会儿你派人去母后那儿一趟,就说我今日不过去用午膳了。”

    “是。”子新领命退下。

    楚殊坐下,从暗格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匕首,匕首是用特质的金属混合而制,上面镶有一颗黄色宝石,她拔出匕首,刀刃上刻有两个字“萧齐”,她知道这把匕首是齐舜国国君的私人之物,只是七年不见,不知他变成了什么样子,那日偶然的邂逅,彼此都没有道明身份,若不是无意间捡到他的匕首,得知他的真名,恐怕都不知道两国太子曾有过一面之缘。

    秦桑没有让人通报便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呦!好别致的匕首。”

    楚殊赶紧收起匕首,笑着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第一天登基,我当然要过来看看了,怎么样?紧张吗?”

    楚殊摇摇头,用男子字正腔圆的嗓音回应道:“朕乃天命所归,自然在掌握之中,你派去的暗影收到什么消息没有?”

    秦桑坐下,倒了杯雨前龙井,和楚殊无丝毫的生分,好似得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齐舜国的国君真够狡诈的,他在入境之前,与其胞弟调换了身份,所以你要召见的那个人并非真正的齐舜王。”

    楚殊紧锁眉头,为何萧齐要如此?

    秦桑不解道;“你说这对他有什么益处?难不成他还怕有人谋刺他?”

    楚殊略有所思:“有可能,还有一种可能,或许以非君主的身份比较容易不被人引起注意,可以私下秘密活动。”

    “没错!你说的对。”

    楚殊想不管他以何种身份出现,也与他在韶华年岁有过一面之缘,何况他还欠她的恩情,即便再见已识不出容颜,但竟然有再见的机缘,也算是上天恩泽。

    往事如烟,七年光景,匆匆而过,今日的阳光格外明媚,有徐徐清风拂来。

    楚殊一如既往地端坐在朝堂上,有些事一旦习惯,似乎变得越来越简单。

    执事太监高声道:“宣齐舜国君主进大殿。”

    随后,一声传到门口,门口接着传下去。

    不出片刻,一行四人出现在大殿门口。

    楚殊心知肚明走在最前面穿着最耀眼的并非齐舜国的君主,她的目光随即落在左侧的男子身上,男子英俊无比,身形颀长,风姿绰约,虽然穿着普通的玄色锦袍,却无法掩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帝王之气,较之站在最前面的男子,他非但不逊色,甚至更引人注目,很明显他才是齐舜国如假包换的君主萧齐。

    四人一起行了鞠躬之礼:“萧齐见过陛下,恭祝陛下顺利登基,祝愿燕楚国千秋万代。”

    “赐座!”

    “谢谢陛下,吾国特意送来长公主。”随侍之人拿出一张帛书呈上,算是接收文函。

    “萧玉儿拜见陛下。”女人行了跪拜的大礼。

    楚殊看了一眼此女,端庄大方,温婉可人,有皇室典范,为了表明诚意,楚殊特意走下九级云阶,握住萧玉儿的手,此举引来众多目光。

    尤以萧齐和萧乾的目光最耐人寻味。

    “你就是萧玉儿,朕听先皇提起过你,果然是个美人。”楚殊挥手招来子新,令道,“将玉儿安置在凤藻宫。”

    萧乾趁着距离近死死地盯着楚殊看了几眼,觉得有几分阴柔之美。

    萧齐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楚殊,入境时便听闻传言,如今一看,果然如是。

    好俊俏的一个君主!

女帝惑君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