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2章 :廉价租屋

    “地方小,随便坐,那边是合租人的房间,不过看这样子今天又不回来了,呵呵。是一对年轻的情侣,有时候半夜才回来,有时候就不回来了。我的房间在这边。”宫红莉朝前方的一个房门指了一下,拿钥匙开门。

    “还有这边的房间还没租出去,所以没锁,你们想看也可以看看。”宫红莉一边开门,一边顺手指了下左侧的房间。

    本以为这种老楼房,客厅小,房间应该总能大一些了吧。

    但等宫红莉开门后点开自己房间的灯,陈势男他们才看到,这里基本上是客厅多大,房间就多大。

    陈势男问:“红莉,你们这个客厅怎么连个窗户都没有,一进门黑的什么也看不见,而且不能开窗透气,你习惯吗?”

    宫红莉说:“租金便宜就行,客厅我几乎都不用的,我回来就只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这个客厅本来是有窗户的,你现在看到的我的这个房间其实就是客厅,老板家为了能多租出来一户收租金,就修了一堵墙,把这里隔开,安个门,就是我这个房间,客厅也就没有窗户了。”

    陈势男环视一周宫红莉的房间,整个巴掌大点儿的地方,就一个单人床,一个双人衣柜,一个写字桌外加一把椅子。这几样家具应该是这个出租屋自备的,家具陈旧的不止掉了颜色,划痕道道可见,关键是床也不平,柜门还关不上,椅子上缠着铁丝圈应该是有断裂。

    陈势男小时候住过最破的房子是和他母亲一起的时候,但即便那样的年代,那样不像样的家具也没有这里这么寒酸。

    陈势男甚至没办法想象,这个连木头框的窗户关都关不上的屋子,到了冬天,宫红莉该怎么住下去。

    陈势男看着老旧的木头窗户,越过单人床,伸手到关不上缝隙的窗户探探风,想试试温度是不是很低。然后他就觉得自己根本是在没事找事。窗缝子一指宽、一指长,一个这么小的房间,能储存多少温度够这条缝儿浪费的?

    他不禁问道:“红莉,你这个房间的窗户都关不上,冬天不冷吗?你怎么租到这里来了。按理说,以你的职位,你上班的那个公司给你的薪水怎么说也能租个好点儿的地方,这么节省做什么?”

    宫红莉一边从柜子里拿衣服出来叠,一边说:“调查不需要钱啊?没有钱,谁会告诉我关于我父母的事情。再说我年纪轻轻的,就该趁早攒点棺材本,免得老了连块墓地都买不起。你知道现在墓地都炒到几十万一块了吗?”

    宫红莉只是这么解释了一下,她没说她的钱大多都汇给了老家的孤儿院,那里是她长大的地方,教会的福利院,非常难得的孩子们安全的天堂。但是要安全,就不能向政府申请经济支持,教会的福利院一直都是各个教会的会众包括国外的弟兄姐妹们汇款支持撑下来的。

    这里长大的孩子,心地都很善良,也知道教会的抚养困难,牧师和修女们从来都很节省,宁可自己一年不吃肉,也要给孩子们丰衣足食和足够的教育。大家成年之后,要么回来帮手福利院照顾孩子们,要么都会给福利院汇钱。

    陈势男说:“你这么年轻,怎么就想到棺材的事情上去了。以后的事你再也不用愁了,你爸妈的事情我会去好好调查,应该不久就能有消息。你以后的生活我都会负责好,你就只管享受生活就行了。”

    陈势男说着,心里头后怕,要是他没有遇到宫红莉怎么办?先不说他自己会错过一个多么好的女人,就是这么好的一个女人,也不应该遭这份罪,住在这样的街区,这样的破房子里。别说有变态跟着他,就是随便一个不检点的男人,都能从窗外面爬上来对她做点什么,这里的门窗实在都太不安全。

    陈势男盯着窗户,觉得有点异样的感觉,好像自己站在人群里被曝光了一样。是谁在盯着自己吗?透过窗户,陈势男往外面看,但是什么也看不到,除了自己映在窗户里的影子。屋子里面太亮,窗外太黑,从亮的地方看不到暗的地方。

    陈势男一直面对窗户站着,宫红莉一边收拾,一边说:“是不是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好像自己做什么都被看到,隐私暴露的那种压力感?”

    陈势男一回神,惊了一下,问:“你怎么知道?你也有这种感觉?”

    宫红莉微笑了一下,说:“是呀,独立性高的人像你这么站在窗户前,都会有这个感觉,天然的自我保护意识,我个人认为这种感知越强越好,可以在真正的危险中增加生存的几率,你说呢?呵呵,现在是不是好点儿了~。”

    “哗~!”

    宫红莉说着,伸手越过单人床,拉了一下窗帘。

    当窗帘整个覆盖住老破窗户的时候,陈势男感觉到的那种被注视的异样感一下就消失了。

    

“呵呵~,”他看着拉上的窗帘,自己笑了一下,心想: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还以为自己被人跟踪上了呢。

    同时心里又有点小开心,他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用说,宫红莉就是有这个能力,知道他在想什么,感觉什么,好或是不好,宫红莉都有办法摸着他的心说话。不伤面子,不伤心,自自然然的让一件事过去,还能解他心头的烦扰。

    没有女人能做得到这一点,即使是那些受过高级公关训练的高陪女郎也不行。她们只能做到拿钱说话,带着心理学上的一些套路,虽然一起的时候也挺放松,但那不是生活,不能一直如此下去。如果和那些女人进入生活,她们一定在很短的时间里完败!

    陈势男庆幸自己捡了个宝,并成功的把宝贝捧回家里去收藏,不给别人!

    他看着宫红莉简单的收拾了几下,所有的东西就都在行李箱里了,另有一个大行李袋子放了一件冬天的棉衣外套和被褥枕头。

    陈势男惊讶的问:“红莉,你这就完了?”

    宫红莉说:“嗯,我收拾好了,可以走了。”

    陈势男看了看衣柜:“我看刚才你柜子里都没有挂几件衣服,你就穿这么几件?”

    宫红莉说:“冬、夏备着2套换洗穿就行,春秋穿一样的,而且春秋的衣服到了冬天就可以衬在外衣里边,保暖又省钱,你以前没这么穿过?”

    宫红莉其实没有用疑问语气,她觉得这种事情陈势男也经历过,只不过他经历的时间比较短,而且距离现在太子爷的身份也比较久远,很多应该都忘记了。

    陈势男的回忆迅速闪过脑海,那可是艰难时期的记忆,陈势男只是不愿意去想,但要是想,一瞬之间就记起来。

    他说:“那时候我十五、六岁,还要照顾弟弟,自己偷偷出去打工赚点钱都用来照顾弟弟了,日子很辛苦,精打细算,每天都像走在悬崖边上一样。但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没有人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早就不同以往,你是怎么猜到的。”

    宫红莉笑了一下说:“不知道,就是能猜到。”

    陈势男闭了下眼睛,用手支了一下头,说:“所以说,女人,只有你是理解我的,我们天生就应该在一起。”

    宫红莉没有接话,她现在会比较容易闪避这个问题。

    陈势男也不逼她承认,反正马上就要把宝贝藏回家里,不急于一时。

    轻松转移了话题:“早知道你是要带这些东西,都还不如不过来,我那边什么都有,被褥这些根本没必要带过去。我以为你过来会收拾一些生活用品,怕临时买不到,你又用顺了手。结果我一看,你就这几件衣服哪儿值得带?明天去商场,我给你多买几件好的。”

    宫红莉却说:“这些不就是我的生活用品了吗,我衣服这么多,不用买了,再说我自己有钱,不用你买。”

    陈势男坐在床板上,拍了一下打好的行李箱,说:“这叫多啊?多的我一只手都能数过来。你是我老婆,你的衣柜,不是,是你的衣橱必须是满满的,而且要穿金戴银,不然别人好说我陈势男吝啬、虐待老婆啦。”

    宫红莉想了一下说:“这一点我倒没考虑过,嗯,你说的也是,回去之后,我们再讨论一下关于这方面的事,看看怎么买既经济实惠,又不掉身价。哎~,对了,势男,你能不能帮我想办法把房子的押金要回来。”

    陈势男一听,又被叫了名字,马上就美的没边儿啦,赶紧保证:“行,我给你要,多少钱?”

    那气势,活脱儿一副“全都交在我身上”的担当。

    宫红莉本来以为这么几个小钱,陈势男会满不在乎的拒绝,现在一看有门儿,马上说:“500块呢,是一个月的房钱。但是现在租房子是这么要求的,如果没住到日子就搬家,押金就不退。我这个房子是租了半年的期,我都不好意思和房东开口要那3个多月的钱。之前签房子的时候,我好容易求房东按最短的签。”

亿万婚约:倾情独宠甜丫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