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1章 :握着你的手

    宫红莉抬头惊异的望着陈势男:“你也……”

    陈势男温暖的看着宫红莉,诚实的点头:“是的,我也遇到过。”

    可是宫红莉却疑惑开来,像是在询问他,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不可能吧,你怎么会遇到这种事?也不可能有人敢这么做啊!”

    宫红莉慢慢低头,又沉浸在了思考中。

    一会儿,她抬起头问陈势男:“你……你遇到了什么事?”

    陈势男看到宫红莉和刚才不一样了,没有了那么大程度的恐慌,平静下来,多了一份担心和关心,仿佛很心疼自己的遭遇,虽然她都还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

    陈势男心想,果然,多一点和宫红莉分享自己的过去和经历,就能多一点拉近宫红莉心里面和自己的距离。

    “当然,要是不方便说,也可以不说,我能懂。”宫红莉又补上一句,越来越恢复她本来的样子。

    好像这个女人总是懂事的先顾及身边的人,想要最大程度给予身边的人温暖,而对于自己,忽略了太久,已经不知道还有个自己要照顾。

    陈势男心疼这样的宫红莉,轻声说:“那是我小时候,在孤儿院时候的事情,你也呆在孤儿院,那里会发生什么,你知道,很多地方都是一样的。”

    如果不是宫红莉,他根本不可能和别人说这件事,这本来也是深埋在他心里过不去的坎儿。但现在陈势男只想让宫红莉好受些,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和宫红莉分享的,这世界唯一一个可以分担一切过往,分享一切痛苦和快乐的人,唯一的一个女人。

    当他说起这话,开车的李承宇惊异的从后视镜看着自己的哥哥。他知道哥哥发生了什么,他们所有人都发生了什么,那是不能说的疤痕,永远也好不了,只能深埋。

    即使是陈势男和李承宇,兄弟两个人都无法彼此述说的事情,哥哥竟然就这么和这个女人说了出来,毫无前兆的,就准备把这件龌龊的、不光彩的、羞辱的过去“大白天下”,难道他哥都不怕宫红莉会感到恶心,会排斥他吗?

    而陈势男根本没有考虑这些,在他心里,只要面对的人是宫红莉,这些事情都是不需要考虑的无所谓的事情。他以为宫红莉听到他这么说,应该会表现出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相知相念,这种事最好不要提的那么露骨,只要意思一下,大家都能明白。

    但他没料到,宫红莉忽然就睁大了眼睛,极度惊异之后,瞬间又尽力让自己恢复平静,然后把自己的恐怖抛到了脑后,只剩下对陈势男的关心,更急着想要安慰这个人。

    “那种事,我……我知道,我,我有听说过,”宫红莉难得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势男,有坏人,这个世界就是有那样不正常的坏人。但是我们可以反抗,可以斗争,我们会想办法把他们绳之以法的。所以,所以你不要为难自己,我不会觉得这样的你不好。势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可以明白这样的事情,无论什么时候,相信我,你不要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

    两声“势男”突如其来,宫红莉的转折也毫无预料,陈势男一方面被她的轻声呼唤美的晕晕的,一方面被她的关心宠的呆呆的,本来他总是痛苦的躲避回想起小时候不堪的童年,但现在有一种被母亲的关爱环绕的安稳感,觉得自己那段耻辱的过去在这个女人面前,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因为她说“她都懂”。

    是多么的难得,她都懂,她不嫌弃,那些让他恨之入骨的过去。

    “谢谢你,红莉,我相信你。”陈势男感动的回答。

    宫红莉总是有这个能力,能让陈势男对她敞开心扉,即使不是百分百的公开,这么深人人心的地步,也从来没有人达到过。

    陈势男的心像钢铁一般坚硬,即使是他的弟弟李承宇也有不能进驻的地方。但对着宫红莉,他爱,但没有深爱,他敞开,但没有全部敞开,只是这样,就已经让他时不时沉浸在陶醉中。

    明明这个时候应该是安慰宫红莉的时候,但自己却被反过来安慰,宫红莉这种包容的成熟,为了他可以不顾自己的心里状况,让陈势男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悸动。

    他想伸手抓住宫红莉,但他不能,他知道宫红莉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在没有特别情况出现的时候,宫红莉独立的习惯,绝对不依赖任何人,也不轻易和别的男人暧昧是他眼中出彩的性格表现。

    但真的什么也不做,他又觉得自己就像个毫无关系的外人,陈势男不想承受这种明明是一家人却被视为陌生人那样的隔离感。所以未经宫红莉的允许,他猛然握住宫红莉的手,说:“我想握一会儿你的手。”

    他很担心宫红莉拒绝。

    但这一次,宫红莉却温和的说:“好啊,不过我的手太凉,我总是这样,而且我的手特别爱出汗,黏黏糊糊的。”

    “我喜欢,我的手热,我给你暖着。”陈势男就这么握着宫红莉的手说。

    

宫红莉反握紧陈势男的手,说:“以后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说。你不用什么事都一个人撑着。”

    陈势男双手握紧宫红莉的手,也说:“好,如果你有事,也和我说。”

    而后,两个人就这么一直握着手。

    陈势男想再和宫红莉说些什么,一些他想要安慰宫红莉的话,一些他想要宫红莉听到就能觉得心里有了依靠、有了安全感的话。但是话都鼓到了嗓子眼儿,一股脑儿的,毫无逻辑的,突然之间让他变得语拙,竟然一句完整的话也整理不出来。

    这一路,他就这么不断的想要说着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他看着宫红莉像是累了,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休息。

    夜晚的路灯时明时暗的透过车窗照射到这个女人闭目的脸庞,并不美的动人,却安宁的甜香,让一个男人想要抛弃一切激情,只愿留在这份恬静之中无尽的等下去。

    过了不知多时,车子开到了地方,宫红莉租住在一个廉价的街区。

    楼房陈旧,街道杂乱。

    宫红莉睁开眼睛,醒了醒神,说:“这里地方不好,太脏乱了,你们要是不方便,我自己上去拿行李就行。”

    说完,宫红莉开车门下车,她以为陈势男即便是下车,也是从另一个车门下去,自然的就松开了握在一起的手。

    但没想到陈势男根本没有松手的意思,宫红莉往车下一走,手臂就被陈势男那头牵扯住,她回头往车里一看,陈势男正好从座位上移动到这边车门处,从宫红莉这一侧的车门下车,手还是和宫红莉握在一起。

    李承宇看见,笑着说:“呦~,我哥牵着手啊?自打我记事以来,好像我哥就只牵过我的手,那还是在我们小时候。我哥好像一次也没这么和女孩子牵过手,嫂子,你可真不一般。”

    陈势男瞅了他一眼,说:“你小时候,跟个哭鬼上身了一样,走到哪儿都非得我领着。我不领着你就哭,要不谁稀罕牵着你,两个大老爷们手牵手,像什么话。”

    李承宇现在长大了,可不愿意别人说他是个爱哭鬼,怼陈势男:“哼,看我哥多成熟,几岁小孩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个大老爷们了。就你个大老爷们不哭,我们都哭,行了吧!”

    陈势男没理他,转过身对宫红莉说:“你家在几楼,我们方便一起上去吗?”

    宫红莉一指旁边的居民楼说:“就这,二楼,要是不嫌弃地方简陋,就上来看看吧。”

    娜娜欢快的说:“太好了,我正想看看莉莉姐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呢。对了,莉莉姐,你住在这里多久了呀?”

    宫红莉一边拉着陈势男的手在前边引路,一边说:“两个月多点儿。这里楼道没有灯,你们看不见可以打开手机照一下。”

    虽然这么说,不过宫红莉倒是没有取手机照明,她都已经习惯这里了。

    但是刚一步踏入黑暗的楼道的时候,宫红莉突然往回闪了下身,紧张起来,然后还是从包里把手机掏了出来,打开手机灯,往楼道里照明。

    一看这个架势,陈势男就知道她肯定是不放心,担心楼道里可能藏着歹徒、变态什么的。

    陈势男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跟的保镖,示意了一下。

    两个保镖自觉地先进了楼道,看了一圈上下,然后确定:“老板,安全,可以上来。”

    宫红莉完全不习惯保镖的这种行动方式,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陈势男这时候就主动拉起宫红莉,很安稳的大步流星往楼道里走。

    宫红莉开了门,陈势男他们跟着进门,保镖把守在门外。

    点开客厅的灯。

    说是客厅,可地方小的连陈势男住的酒店里一张床的大小都不如,而且看房子的墙壁也都开裂的密密麻麻,年久失修,墙皮剥落不说,早都已经范了黄。

亿万婚约:倾情独宠甜丫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