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说还是脱,我让你自己选

    医院,产科病房。

    血的腥气夹杂着消毒水的味道,令人作呕。

    方沐沐仰面躺在床上,神情呆滞犹如木偶。

    她身体无比虚弱,连呼吸都比正常人要慢,“宝宝,我的宝宝……”她抚摸着已经平坦的腹部,呢喃着,早已红肿不堪的眼睛再一次漫上水光。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从手术室出来,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四个小时。可医生和护士的话却像魔咒一般,一刻不停的在她耳边重复,一遍又一遍的扎在她的心上。

    忽然,门被推开。

    方沐沐扭头,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委屈和难过尽数涌上来,她的声音止不住颤抖:“子晨,你怎么现在才来。”

    方沐沐接到丈夫的电话后,按照薛子晨的要求到超市购物,不想在出门时被一个身穿黑色夹克的男人迎面撞倒,滚下了超市门外十级的台阶。

    她给薛子晨打电话,却被挂断。连续又打了四五个,也都没接通,她只能忍着疼自己打车来医院。

    难熬的阵痛,撕心裂肺的生产,直到疼晕过去,再醒来得到的消息却是她的儿子一出生就没有了呼吸。

    “子晨,你要相信我,我确定那个男人是故意撞到我的!”想到男人与自己错身时异样的眼神,想到当时并拥挤的环境下男子咄咄逼人的步伐,方沐沐的眼中再一次溢满泪光。

    薛子晨看着面色如纸情绪崩溃的方沐沐,点头,口中的香烟缓缓吐出。

    他一身西装革履,与病床上蓬头垢面的方沐沐对比就如同两个世界的人。

    他的淡定让方沐沐更加难受,也透彻的明白了这个生命的到来对于薛子晨而言可有可无,更不会替自己查明真相。

    方沐沐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回过神,一把扯住他的衣角颤着声音质问,“你为什么才来!你为什么才来!!”

    过去的那二十四小时,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她一生中最痛苦最受折磨的时刻。可是她身边,却一个亲人都没有。

    母亲,丈夫……谁都不在。

    “因为他和我在一起啊。”一道甜美的声音骤然入耳。

    紧接着,一个与方沐沐年龄相仿的女子出现在薛子晨的身后,十分自然地搂住薛子晨的胳膊。

    方沐沐一脸见鬼的表情,“你怎么在这儿!”

    方星然嫣然一笑,在方沐沐面前转了个圈,身上黑色的及膝裙扬起优美的弧度,“看不出来吗?我是来给你倒霉儿子送行的啊,瞧,我精挑细选的衣服,应该很衬现在的场合吧!”

    方沐沐整个人都要被气疯了,连方星然与薛子晨的暧昧都没注意,暴怒的道:“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而且我是绝不会让你进方家的大门的,你休想出现在我儿子葬礼上!”

    方星然嘲讽的笑出声,“你还真以为我们会给你肚子里那块死肉办葬礼啊,告诉你,我们早把他扔垃圾堆里了,这会儿估计都被野猫野狗啃得渣都不剩了。”

    方沐沐瞪大双眼,这时,她才反应过来种种异样。

    把脸扭向薛子晨,方沐沐出口便是一连串的质问,“方星然为什么会知道我产下了死胎?她为什么会说‘因为他和我在一起’?什么叫‘我们’?你说,你跟她是什么关系,你说啊!”

    面对方沐沐歇斯底里的质问,薛子晨却半个字都未予回答。

    他的脸上,没有半分丈夫面对妻子时应有的爱护与疼惜,有的,只是漠然与冷酷。

    方沐沐绝望了。

    答案,昭然若揭。

    “你胡说些什么,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肮脏?”或许是顾及到身边的方星然的话哗然而止,无比嫌恶地掩面,挑衅般地环住了薛子晨的左臂。

    病房中充斥着消毒水苦涩的味道,仿佛提醒着她不久前所承受的一切痛苦,然而现实却远比方沐沐想象的还要残酷。

    因为紧接着,薛子晨便面无表情的宣布:“方沐沐,我们离婚。”一字一句,声声戳心!

    方沐沐愣在那里,怀疑自己听错了。她为他十月怀胎,刚刚痛苦的生下一个死婴。而他不但不陪在她身边,还与她此生最恨的女人搞在一起。现在更是堂而皇之的要与她离婚,彻底抛弃她。

    方沐沐双眸猩红,情绪无比激动,“薛子晨,那个死掉的孩子,是我和你的亲生骨肉啊……”

    “不是。”薛子晨冷冷的打断她,“我从没碰过你,嫌脏。”

    方沐沐连呼吸都戛然而止,“薛子晨,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然而薛子晨却已经没有耐心再耗下去。

    他根本不在乎方沐沐有多茫然,直接拿出早已拟好的离婚协议书,将签字笔塞入方沐沐的右手,竟是要强迫她写下名字。

    方沐沐明白说什么都没用了,狠狠地甩开薛子晨的手,“我自己来!”

    既然婚姻留不住,那就让它去!

    可是当方沐沐一扫协议书的内容,却再次气的浑身发颤。薛子晨竟然是要她净身出户!

    这么多年的感情,最后竟只落了一个净身出户!方沐沐看着病床前的男人,他眉眼之间依旧俊朗,轮廓也还是她熟悉的轮廓。

    不,已经不是她熟悉的了,她都快忘了他的轮廓究竟是什么样的了。除了新婚之夜,他再也没有碰过她。结婚以来,两人竟没有一次像今天距离这么近,而距离最近的一天,他只是为了和她离婚,还要让她净身出户。

    方沐沐想不明白为什么,两人大学相识,她学表演,他学编导。浓情蜜意的四年时光,说好毕业后给她一个自己的家,不让她再在继母和父亲的家里受委屈,可是为什么最后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看着病房,她突然想起,在生产前她打过电话让她妈妈过来看她,可是为什么她妈妈到现在还没来。

    方沐沐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四处找手机,“我的手机呢?”

    “找手机干嘛,快点签字,别拖延时间。”薛子晨不耐烦。

    “我要打电话给我妈,她怎么到现在还不来。”

    方星然的眼神毒如蛇蝎,嗤笑着,“你妈?你妈早死了!昨天晚上她开车来医院,结果车子冲下护栏尸沉河底。你们母女俩谁都不是我的对手。你就乖乖的等着被逐出家门,彻底当一个摇尾乞怜的可怜虫吧。”

    方沐沐脸色一白,“不,不可能,你骗我……”一时间气血攻心,活生生呕出了一口鲜血。

    她感到全身的血液在变凉,温度被一丝丝抽走,就如同她的幸福被方星然无情剥夺一样。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她还听到薛子晨在催促,“快点儿,趁着她半死不活把一切都搞定。”

    呵,原来,这就是她以心交付,想要共度余生的人。

    她这前半生,二十五年,现在回忆起来简直可笑至极。

    可是相比于恨,她更多的是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落败,还有疑惑……

    薛子晨说,从来没碰过她。

    那她的儿子,从哪儿来?

    四年后。

    

屹立于市中心,最寸金寸土地带,占地两千平米——战公馆。此刻,二楼的书房内。两名黑衣保镖像拎小鸡崽子一样拎着一个女人,毕恭毕敬的报告,“先生,人抓到了。”

    闻声,办公桌后的黑色皮椅缓缓转了过来。磁性低沉的声音,在空气中淡淡传播:“很好。”

    听到这句话,方沐沐冷不丁打了个寒颤。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捅了篓子。

    眼前蓦然笼罩上一层阴影,头顶的光被遮住了。

    方沐沐小心翼翼的抬头,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撞进了眼帘。

    这个男人的五官、长相、身材,几乎完美到无可挑剔。可比皮相更为让人在意的,是他周身极盛的气势。

    那双深如夜色的瞳眸,甚至都不需要刻意做什么,只是淡淡的看着你,落在你身上,便让你觉得被震慑,无法动弹,不敢反抗。

    方沐沐努力不让自己的双腿打摆,规规矩矩的道,“战……战先生,您好。”

    对方眉毛微微一挑,“你认识我?”

    方沐沐挤出一抹牵强而谄媚的笑容,“当然了,A城有谁不认识您呢。”

    战家,A城顶级世家,在影视娱乐界一手遮天,是无法超越的顶峰。

    也就是方沐沐眼前这个男人。

    “既然知道还敢惹到我的头上,看来你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啊。”战弈挑起方沐沐的下巴,眸子微眯,神情又冷又狠。

    方沐沐立刻认怂,“不敢不敢,我虽然认识战先生,却从来没见过您啊。惹更是不敢说,绝对是误会。”

    战弈看着方沐沐的嘴巴一开一合,粉嫩的嘴唇,竟让人有几分想要亲下去的冲动。于是他手指轻抬,在方沐沐的唇瓣上轻轻摩挲。果然手感不错。可是下一秒,他说出的话却让方沐沐冷汗横流。“梨月,你见过吧。”

    自然是见过,而且还熟的不行。

    当年母亲过世给她的打击很大,加之与薛子晨离婚,父亲偏袒继母继姐,她竟没有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

    方沐沐不想再呆在国内,一是为了进修,二是为了疗伤。于是申报了哥伦比亚大学,进修传播学。

    异国的风土人情和师友间的课业,带来了宽阔的视野,也让她的伤口慢慢愈合。三年后她拿到硕士学位,回国在一家娱乐周刊任职,成为了一名娱乐记者。

    梨月是谁?娱乐圈如今最当红的小花旦,刚刚斩获了年度最具号召力奖项的人气女演员。好巧不巧,方沐沐就是工作室里被派遣专门跟踪报道梨月的人。

    方沐沐几乎日日夜夜不眨眼睛的盯着梨月。就在昨天,功夫不负苦心人,她终于挖到了猛料。梨月在凌晨一点钟,包裹严密,与一陌生男子在五星酒店开房!不但不拉窗帘,卧室的床还正对着窗户!

    方沐沐在对面的楼层,把过程拍的一清二楚。这是何等的大新闻啊,足够在娱乐圈掀起滔天巨浪。照片一经公布,绝对能让他们工作室从籍籍无名到声名鹊起,让所有人吃饱喝足。

    可方沐沐洗出带子,还没等把成果送去公司,就被战弈派人弄到了这里。

    战奕早年历练是从经纪人做起的,他所打造的许多知名演员,目前仍活跃在娱乐圈,比如拂晓、沈南阳、FK组合。

    尽管现在战奕已经全面接管了盛世集团,精力有限,但还是会指点一些比较有潜力的新人,而梨月,就是战奕目前正在推的小花旦。

    “哑巴了?”战弈见方沐沐出神,手下增加了力度。还没有人敢这么无视他。

    “嘶——”方沐沐抽了口凉气,极力压制着内心的恐惧与心虚,心怀侥幸的道,“梨月小姐那么高贵,我这种平头老百姓怎么可能见得着呢。”

    战弈见方沐沐不见棺材不落泪,冷笑一声,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照片“啪”的一声摔在她面前。方沐沐低头一看,傻眼了。照片上,那灰头土脸举着硕大摄影机的人可不就是自己嘛。

    方沐沐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拍别人的时候,竟然也有人在拍她。

    “这……呵呵,谁还没个偶像呢,您不能因为我崇拜梨月小姐,多拍了梨月小姐一些美美的生活照,就认定我对她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啊。”方沐沐脸皮堪比城墙,证据都摆在眼前了她也能实力眼瞎。

    战弈坐回了椅子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养眼的跟幅画儿似得,唇角凉薄的勾起,“你这是不打自招?”

    方沐沐这才反应过来,战弈刚刚只是问她有没有见过梨月而已,而她却吐露了一切。呸,这张臭嘴。方沐沐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两耳光。她此刻只无比庆幸自己在猛料拿到手后迅速就将dv带备份藏起来了,而没有一味嘚瑟。

    既然事已至此,方沐沐懒得再多做隐瞒。

    她嘴角自然而然浮上一抹笑意,似不在意般整理了一下自己被弄皱的衣衫,下巴微抬,一双杏眼风轻云淡的看向那个嚣张的男人,

    “战先生不必如此疾言厉色,我既然做这一行,这种事情早就见惯了,威胁也见得多了。”

    战奕眯了眯眼,不过只是一瞬间,面前的女人似完全换了一个模样。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月梨既然做得出,她就应该做好心理准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等着她。”

    战奕眼里露出一丝玩味,“哦,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挑衅我,会有什么后果等着你?”

    方沐沐确实不敢保证,毕竟这里是战家的地盘,她抿了抿唇,心里虽有不安,但气势上不可以落了下乘,否则就真是任人鱼肉了。

    “我虽没有与您接触过,但也知道您为人光明磊落,您定然不会太为难我这个小女子的!”

    战奕怒极反笑,“你倒是聪明,不过名声之类的我一向不太在意,你夸我也没有用,不把东西交出来,我会让你再也说不出,我为人光明磊落,这句话!”

    “业内都说您睿智果敢,今日一见也不过尔尔,只会威胁女人罢了!我拍出来的东西,我是不会交的,您既然这么厉害,何不等我把它公布于众之后,您再力挽狂澜,这样方显得您手段高明啊!”

    战弈的眸中立刻泛起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寒意,这女人真是胆大包天,这次他是真的动怒了。抬手挥退所有人,拿起了手机,慢慢踱步到方沐沐面前。

    方沐沐敏感的察觉到什么,开始往后退,“你……你要干嘛?”

    “你都这么说了,我若不做些什么出来,也太对不起你番言论了。既然你喜欢这种照片,我就成全你,给你也拍一套。”战弈轻而易举钳制住方沐沐的双手。他的声音醇厚宛若欧洲的名贵乐器,落在方沐沐耳朵里,却是魔音,“说还是脱,你自己选。”

    “我都不要!”方沐沐用了吃奶的劲儿将战弈推开。战弈却不费吹灰之力,再一次将方沐沐拖到面前。因为方沐沐挣扎的太厉害,战弈压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并且擒住了她的两只手腕。

    “你滚开!信不信我告你性骚扰!”方沐沐没有任何力度的威胁道。

    “随你便。”战弈薄唇勾着佞色,大手探向方沐沐的腰际,将衣服慢慢的往上撩。

    “不行,你别……啊——”方沐沐慌了,他没想到战弈来真的。面对大山一样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再想到自己花了一年时间才拍到的录像。方沐沐的内心进行着激烈的斗争。最终她决定,照片,要!节操,也要!

    被逼急了眼的方沐沐把心一横,把眼睛一闭,跟条狗似得咬了上去。

    “咳……”战弈闷哼一声,手松开了。

    方沐沐心中一喜,以为招数奏效了,正要趁机逃跑。然而一睁眼却看到战弈额头暴着青筋,眼睛发红,里面散发着狼一样幽幽的光。再定神一看,战弈脖子的正当中,印着一圈红彤彤的牙印,喉结上,甚至还留着她的口水。

    怎么……怎么偏偏是那么暧昧的地方!那么敏感的部位!

    “好,很好。”战弈从牙齿间磨出这三个字,俯视着方沐沐。由于身体背对着灯,光线一丝也照不进他的眼底。可是晦暗难测的瞳眸,却清晰地倒映着方沐沐的脸,视线定格在她的嘴角残余的暧昧水泽。

    两个人紧密相贴,战弈能很清楚的感觉到方沐沐小小身躯的温软,他的鼻翼间甚至缭绕着她衣物的那股淡淡清香。

    “你放开我,否则我还咬,你应该不想顶着一堆牙印从这道门出去见你的手下吧。”方沐沐说这话时咽了下口水,明显是色厉内荏。可除了硬着头皮逞能下去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战弈的嗓音有些掺哑,但还算是镇定,“我给你个机会,现在把dv带交出来,我考虑给你留个全尸。”

    去你妹的全尸吧!方沐沐知道自己已经被战弈拉入死亡名单,即使不是真的弄死她,也会让她生不如死。反正已经没有退路,那就一条路走到黑……不对,是咬到黑吧。

    “这是你逼我的。”方沐沐搂住战弈的脖子,不管不顾的在上面啃了起来。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不是。而且她打定了主意,只要把战弈咬急眼,她就趁乱跑出去。以后的事等以后再说。

    “你这个女人……找死!”战弈狠狠的把方沐沐甩开,这正是方沐沐预想的。然而令她想不到的是,战弈起身后不是第一时间关照自己的脖子,而是拎起她,径自扔向了房间里的沙发。

独家甜宠:战少别玩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