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9章 表白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实在是太不要脸了,我在心里吐槽着顾辞廉,不过我还是决定买下这双鞋。

    付钱的时候,我一阵肉疼,虽然只是五千元,比起白安琪的逊色了很多,但我觉得这就是我的承受范围了。

    白安琪见我买了这双鞋子,就也在这家店里选了一双价格更高的。然后我们一起去吃了饭。

    吃饭的时候,白安琪说周末约了人去青玉山玩,让我也一起去,我纠结了一会儿,想起那天看到的那个女人,我就不想去。

    但是我又想了一下,万一我不去,白安琪要是遇到了危险该怎么办,所以我最后还是同意了。

    我们约好了周六早晨出发后,白安琪就送我回了家。我拿着东西上了楼,路过早晨摔倒的地方时,我又多看了几眼。

    就是在那里,我答应了做顾辞廉的妻子,现在想起来,也太便宜顾辞廉了。

    回到家里,顾辞廉从我的身体里钻了出来,我感觉他的身体好像变得透明了一些。

    顾辞廉看到我盯着他看,戏谑的笑了一下,“笙儿。我的身材是不是特别好,要不要我脱掉衣服给你看啊。”

    看他臭屁的样子,我觉得又好笑有气恼,拿着床上的抱枕就砸了过去,“谁稀罕看你的身材啊。”

    顾辞廉接住抱枕后故意趴在了床上,大喊道,“谋杀亲夫啊?”

    “你真是不要脸,要不是今天情况实在危急,我才不会答应你呢。”我低着头,两只手搅在一起。

    “我不管,反正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了,来吧我的小妻子,快来给本公子更衣。”顾辞廉挑了挑眉,邪魅的看着我。

    我打了他一下,“你也太不要脸了,怎么,你还想让我伺候你呀!”

    “拜托,我现在可是你老公了,你怎么能不伺候我,反正你现在后悔也晚了。”顾辞廉翻了个身,躺在了床上,伸手抓住了我的手。

    我被他弄得无可奈何,只好低着头不说话,顾辞廉却轻笑道,“怎么,不好意思,那我自己来。”

    顾辞廉说着,就把手放在了衬衣上,修长的手指解着纽扣,一个,两个……

    我低下头不敢去看顾辞廉,他今天帮了我。我也答应了他,做他的妻子,但是这会儿这一刻要来临,我却感觉无所适从,没有办法坦然接受。

    顾辞廉抓住了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了他的胸膛上,昏暗的房间只有月光的照射,我偷偷瞥了一眼,又不好意思继续看,撇过了头。

    “笙儿,虽然我的心脏已经不会在跳动,但是,我却可以用我的灵魂保证,我爱你,只爱你。”顾辞廉幽幽的说着,话语里饱含深情。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告白弄得猝不及防,转头看了看他,他正一脸深情的看着我,我的眼睛被陷入了他的眼神里,甚至是我的灵魂,都陷入了那双幽深的眸子里。

    “笙儿,我爱你。”顾辞廉唇瓣微启,又说了一遍。

    我楞楞的回答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你是许笙儿。”顾辞廉露出了邪魅的笑容,把我一把拉倒,我的嘴唇正好落在了他的唇上。

    “真的吗?”我撑起了胳膊,问顾辞廉,我总觉得这一切太过不真实,太过突如其然,

    “我不会骗你。”顾辞廉幽幽的说着。

    此刻我不想去想其他,什么人鬼殊途,全部被我抛在了脑后,不管他有什么目的,至少这一刻,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我也愿意相信他。

    这次的他格外的温柔,比第一次的时候要温柔的多,我接受着他的温柔,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难以想象,我竟然会和一只鬼做这样的事情,而且还很享受,我忍不住发出了声音,感觉自己不像自己。

    是他太温柔了吗?也许吧,又或者是他今天说的话,让我真的可以选择接受他。

    他在我的身上喘着气,而后翻身躺下,把我揽在了他的怀里。我趴在他的胸口,虽然感觉不到心跳,但我却觉得很温暖。

    他玩着我的头发,轻声说道,“笙儿,我会对你好,永远。”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我不知道永远用多远,当下存在的,才是最真实的。

    我趴在他的怀里,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看到我还趴在他怀里,而此刻天已经快亮了,很快太阳就会出来。

    我坐了起来,顾辞廉睁开眼睛看着我,邪魅的笑了一下,“笙儿,早。”

    “你怎么没有回到我身体里,快回去吧,很快天就亮了。”我一边说着,又有些不舍,起身拉住了窗帘。

    回头,我突然瞥见了顾辞廉的胸口处,有一个月牙印记,和我身上的一模一样。

    顾辞廉发觉了我在看他的月牙印记,他笑着把我拉了过来,把我的手放在了月牙印记上,幽幽的说道,“傻瓜,你想什么我都知道,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是我的奴隶,你身上的印迹,只不过是证明了你是我的人。我只是对你的占有欲太强了。”

    我没有想到,原来月牙印迹的含义是这样的,原来他并没有我认为的那么可恶。我沉默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话。

    昨晚的一切,现在想来,也许是人到了晚上就会多愁善感,需要人陪伴,所以才会那么容易随了他吧。

    顾辞廉的身体,比昨晚好了很多,没有那么透明了,我有些奇怪的问他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啊,你是纯阴之体,和你做那种事情,对咱俩都有好处,时间久了,你就会感觉到,我的鬼气补充你,你的阴气滋养我,相辅相成。”顾辞廉邪魅的笑着,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我被他看的不好意思,瞥过了头,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穿了过来,我赶紧对顾辞廉说道,“你快到我身体里来吧,你难道不害怕阳光吗?”

    “害怕,不然怎么会昨天只是带你在外面一小会儿,就弄得鬼身稀薄呢。”顾辞廉挑了挑眉毛,直接化成黑气钻入了我的心口。

    原来,他昨晚身体变得透明,是因为昨天带我去学校,受了阳光,可是后来他都没有沉睡,一直醒着陪着我逛街。

    如果说他昨晚的话感动了我,此刻,我得知写一切,却是真的被他蛊惑了。

    摸了摸心口的月牙印记,那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印记。

    拉开窗帘,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我在心里想着,“顾辞廉,如果你不能在阳光下行走,那么我就代替你在阳光下行走。让你也可以见到光明。”

    我心里感慨着,却接到了齐遇的微信,问我有没有时间,想见面。

    我拒绝了齐遇,我感觉到,齐遇对我很不一般,总是用一种别样的眼神看着我,那种眼神绝对不是看普通朋友的。

    所以我要提早断了他的念头,因为我现在已经成了顾辞廉的人,从身体,到心灵,都是他的人了。

    我不能对不起顾辞廉,也不能给齐遇带来伤害。

    就这样平安的度过了几天,到了周六,我一早就起来了,穿了身运动装,把驱鬼符给口袋里装了些,又弄了个药瓶,装了几颗黑狗血豆子,装在了包里,然后才离开。

    刚出门,准备打车,白安琪的跑车就停在呢我面前,车上只有她一个人。

    白安琪戴着太阳镜,指了指副驾驶,让我上车,我坐上去,问道,“你不是说好几个人吗?怎么就你一个。”

    “他们开车去,我来接你。”白安琪幽幽的说着,一脚发动了油门。

    “你觉得齐遇这个人怎么样?”白安琪突然问道。

    我皱了皱眉,她怎么问这个问题,不过我倒是想起来,那天一起玩的时候,齐遇也在,白安琪是认识齐遇的,而且白安琪还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齐遇,现在她就像是一个红娘,所以自然关心齐遇给我的印像。

    想明白了,我就给白安琪夸赞起齐遇,“还不错,人挺好的。”

    白安琪嗯了一声,就没在说话,我有些奇怪,她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她喜欢齐遇,所以听到我说齐宇她不高兴了。

    我有些纠结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安琪姐,如果你喜欢齐遇,你就告诉我。”

    “哈哈,傻妞,你想什么呢,我怎么会喜欢齐遇,我这不是打探打探你喜不喜欢他,要是你今天不喜欢他,我做的一切就都白做了。”白安琪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她说的话让我震惊,但随后我敏锐的感觉到她没有说完,于是我试探的问了句,“齐遇也要来青玉山吗?”

    “是的,我也约了他,到时候给你俩当电灯泡。”白安琪笑着。

冥夫压床:娇妻入怀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