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章 毛薇薇遭人陷害

    “成哥哥,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吗?”

    夏粥粥扭动着身体走了进来。

    “还能有谁?”

    席天成眯缝着眼睛,看着夏粥粥。

    “毛薇薇啊?不是事情都过去了吗?毛家也彻底的垮掉了,你呀,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毛家虽然成为了历史,但是我们也要考虑我们的将来啊。”

    夏粥粥是一个魅惑的女人,用手稍稍的勾住席天成的脖子,然后便顺势做到了席天成的大腿上面,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呵呵,已经除根了,可以了成哥哥,难不成他毛家手里面还有股权不成?”

    不经意间的一句话的确是提醒了席天成,股权?这句话让席天成眼前一亮,毛宗手里持有的股份的确是已经变卖抵押出去了,但是席天成却忽视了一个最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原始股。

    每一个上市的企业,那些原始股东里面都会持有一定比例的原始股的,毛宗是创业之旨意,手里面的东西自然是不容小觑的。

    “宝贝,你真是我的幸运星。”

    席天成一把就紧紧的将夏粥粥抱在了怀中,然后在夏粥粥的身体上到处亲吻着。

    夏粥粥意思不经意的诡笑,让人明白了其中蕴含的深意,此时,就在席天成的怀中,夏粥粥的确是动情了,满脸都是绯红,动情得娇喘着,席天成抱着夏粥粥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席菲菲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墙上,两人的对话让席菲菲听得很清楚,本以为赶走了毛薇薇,自己就得逞了,万万没有想到,另外一个女人又一次的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股份?莫不是那些原始股?席菲菲从小耳濡目染,自然是明白这里面的道理的,好,既然席天成已经决定对毛宗来一个釜底抽薪了,那么自然席菲菲就能够全力以赴的去对付毛薇薇了,毛薇薇一天杵在这里,都让席菲菲有所顾忌的。

    席菲菲悄悄的从二楼走了下来,她知道暂时自己只能是忍耐下去,对于夏粥粥,席菲菲还没有想到的好的对策,况且,这是席天成正牌的未婚妻,对付起来没有那么简单,

    席菲菲拿出来手,然后悄悄的拨通一个电话,

    “怎么样了?”

    电话另外一头不知道是哪一个神秘的人,让席菲菲如此的重视还有紧张。

    “放心,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我盯着呢。”

    “那就好,辛苦你了。”

    席菲菲简单的几句话之后,心里面开始有些得意起来了,到底是自己人,关键时候还是站在自己这面的。

    毛薇薇对这个新工作其实是充满了恐惧的,自己心中有多么的不情愿,那是自然不用说的,但是席天成已经在这座城市里面完全的封杀了自己,没有席天成命令,不会有任何一家公司敢录用自己的。

    “毛薇薇,你怎么回事?楼梯间那里到处都是水渍,非要有人摔倒了你才满意吗?”

    保洁经理走过来指责的说道。

    “但是我…刚刚清扫过啊。”

    “还狡辩是吗?要你干什么吃的,清扫一遍就完事了吗?不想干就赶紧给我滚蛋,”

    经理怒气冲冲的说完之后便离开了。

    “我……”

    “行了,我去扫,这些人就是这样的。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毛薇薇突然感觉到有人拉住了自己的手,毛薇薇回过头,竟然是昨天帮助自己的哪一个阿姨。

    “阿姨,我去就行了,昨天的事情就是您帮助我的。”

    微微有些激动,这是自己受到委屈之后,第一个站出来帮助自己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

    “呵呵,姑娘看样子不是做这个,想必一定是遇到了困难了,人啊,这一生谁还不会经历一些东西呢?休息一会吧,我去打扫。”

    阿姨的话语让毛薇薇感觉到有一股暖流从自己身上流过。竟然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毛薇薇感觉到了浓浓的亲情。

    “还出在这里?”

    保洁经理走过来,再一次的皱着眉头怒问道。

    “已经有人去了。”

    “行啊?来了没两天就知道拉帮结派是吗?赶紧去女厕所,有人吐了,清理出来、”

    又是女厕所,想到昨天的那一幕,不禁让毛薇薇有些发憷,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一点道理,毛薇薇还是懂的。

    好在污渍并不是很多,用水冲洗掉,然后拖干净就可以了。

    就当毛薇薇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慌里慌张的冲了进来。

    

进到卫生间之后,就到处的找寻着什么东西,样子很着急的样子。

    “怎么了?找什么东西吗?”

    毛薇薇好心的问道。

    “戒指,我的戒指?刚刚洗完手摘下来就扔在这里了,怎么就没有了呢?那可是我的订婚戒指啊。”

    女子的额头已经明显的看到有汗流了下来。

    “好好想想,是不是忘在别的地方了?这里一直没有人来过,就我在这里打扫了。”

    毛薇薇自始至终都没有见到有人走进来,而且刚进来的时候,自己就是在洗手池那里接的水,所以毛薇薇清楚的记得,池子的边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东西,怎么平白无故的就丢失了一个钻戒呢?

    那个女子缓慢的转过了身体,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犀利的眼神一直盯着毛薇薇,不禁让毛薇薇有些毛骨悚然。

    “你…不会…”

    “还不会?这里始终就你一个人,戒指不是你拿了还能有别人吗?告诉你,赶紧把东西交出来,不然的话,我就报警了。”

    很明显,那个女人将毛薇薇当做了头戒指的贼了。

    这一句话真的是让毛薇薇有些啼笑皆非了,要知道,自己没有离开席天成之前,哪一件首饰不是价值连城,怎么会下贱到去偷东西呢?

    “我想你误会了,我从来不会拿别人的东西的。”

    “别装了,这里没有人来过,而你就在这里,这有什么好狡辩的吗?”

    女子双臂缠绕在胸前,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眼神里面充满了唾弃,在这个女人眼中,她已经认定了这个清洁工就是一个偷东西的贼。

    对于这样无凭无据的指正,毛薇薇很无奈,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卑微的小人物,由不得自己辩解什么,试问,谁又会相信自己呢?

    两人的争论,引来了众多人的围观,尤其是那个招聘自己的经理,更是坚定的站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所有的目光,在毛薇薇身上都成了一把把利剑,深深的刺痛着毛薇薇的心,他多么希望能够有一个人站出来,为自己说话,那个一直帮助自己的阿姨,就站在围观的人群中,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小张,小李,你们过去搜一下。”

    “我警告你,你这是犯法的。”

    毛薇薇极力的想要反抗,但是无奈,已经被人逼到了墙角里面,更让毛薇薇意想不到的是,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果然翻出来了那枚钻戒。

    毛薇薇感觉到冤屈到了极点,无理争辩,她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到自己身上来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故意这么做。

    对方选择报了警,毛薇薇再一次的被带进了公安局里面,席天成很快就得到了这个消息,他在第一时间见到了毛薇薇。

    “可以啊,竟然下作到头东西了,毛薇薇,我一直以为你高傲的不行,没想到竟然是这般的下流,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妻子。”

    席天成指责让毛薇薇身陷重围,铁一般的事实就在眼前,席天成怎么会相信自己呢?

    毛薇薇一直都蜷缩在角落里面,她感觉到全世界都已经抛弃了自己,此时是多么的无助,多么的无奈,她多想能有一个肩膀借给自己,让自己去依靠。

    席天成再一次的提到了离婚的事情,但是毛薇薇什么都没有说,任由这个男人讽刺着自己。

    当毛恩雨将自己带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怎么回事?再穷也不至于偷别人东西吧?你真的走投无路到这个地步了吗?”

    “你相信吗?我会去偷一枚价值?”

    毛薇薇眼睛里面含着泪水,自己的妹妹都不选择相信自己。

    “我不知道,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很明显,你是被人陷害的,行了,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晦气死了,我一辈子都不想来这里。现在因为你竟然来了好几次了。”

    毛恩雨白了一眼毛薇薇,像是逃离地狱般的离开了公安局。

    没错,毛薇薇始终没有放弃过这个想法,的确是有人陷害自己,但是自己进入工公司之后,根本就没有人接近过自己,所有人看见自己恨不得离开的远远的,怎么可能给别人机会放东西到自己的口袋里面呢?

    保洁里面,唯一对自己比较好的就是那个阿姨了,但是……等一下,不对,只有那个阿姨接近过自己,难不成……

    毛薇薇的心里面很乱,一个这么好的人,会这么陷害自己吗?毛薇薇绞尽脑汁,仔细的回忆这一切,突然,那个清洁工腰间的黑痣让毛薇薇为之一动,这个人是谁?自己好像见过一样,腰间有黑痣的人并不多,而且还是那么隐蔽的位置。

    一直到跟着毛恩雨回到家中,毛薇薇还是没有想明白。

    “微微下班了?今天累吗?”

    毛宗看到姐妹两人一起进来了,有些好奇,但是还是没有去询问,这个女儿,毛宗实在太清楚了,任何委屈都是自己去承担,从来不会跟自己诉苦的。

    “爸,你跟小雨吃吧,我进房间躺一会。”

    以往每次回来,毛薇薇都会在毛宗面前话很多,但是唯独今天态度让毛宗有些意外,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还是说那么席天成又去找事了呢?

    随着房门的关闭,将小雨还有毛宗隔绝到了外面,房间里面传来了嘤嘤的哭声,声音很小,但是还是让毛宗听得很清楚。

    毛宗感觉到自己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心痛的无法形容。

总裁爹地,太疯狂!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