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章 最后的倔强!

    浪漫的法国餐厅,烛光跳动,席天城手里一杯红酒在反复摇晃,小提琴声围绕。

    对面女子棕色的波浪长发被席天城挑起,放在耳后,露出眼下的泪痣。

    “席哥哥,你别光看着我吃啊,你也吃。”夏粥粥声音甜美。

    牛肉递到席天城的嘴边,他轻笑,慢慢吃下。

    “你吃东西的样子很美。”

    红酒一饮而尽,席天城贴心的把面前盘子里的牛肉切好,和夏粥粥互换。

    “席哥哥,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你说过,等我回来你就娶我的。”夏粥粥动作优雅,拿起白色的纸巾擦拭手指。

    “我已经打点好了,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结婚。”席天城凑进夏粥粥,从兜里拿出一枚钻戒。

    看着钻戒进入自己的中指,夏粥粥笑意浮上嘴角,站起来,亲在席天城的脸上。

    席天城脸上留下了红色的唇印。

    ……

    不远处的餐桌,毛微微目睹了刚刚发生的一切,一言不发。

    原来他不是冷漠,而是他的温柔从来都不是给她的。

    可是为什么当年他还要来给她求婚?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感情这种东西谁动情,谁就输了。

    红酒被毛微微当做了泄愤的对象,一杯接一杯的灌入口中。

    她的酒量一向不是很好,只几杯,脸已经通红。

    “微微小姐,你看也看了,该回去了吧?”威亿抢过红酒杯,看了一眼席天城,没被发现,才松了一口气。

    周围异样的目光投过来,照毛微微现在的状态,被席天城发现是迟早的事情。

    “好,走。”索性,毛微微还保持着清醒。

    身子站立,晃动了几下,毛微微又无力的坐回去。

    另一边,一个女子慢慢的走进。

    “姑奶奶,你能不能行?要不我找人扶你?”威亿急不可耐,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

    “毛微微,果然是你。”女子走进,惊叫出声,下一秒,一杯水泼在了毛微微的脸上,毛微微瞬间清醒。

    “苏燕……”

    “这杯水是泼你害我被开除。”苏燕挽住这个走进的男人,依偎在他的身边。

    “我说了,你被开除是你自己的关系。”毛微微压低声音。

    毛微微和苏燕其实没多大的恩怨,也就是苏燕在背后说毛微微坏话的时候被毛宗听见了,正巧苏燕当时几个工作没完成,毛宗就动用了一点关系,将她开除了。

    可是苏燕嫉妒,凭什么毛微微可以活得这么潇洒,所以转身,她就傍上了大款。

    “听餐厅里的人说,有人拿红酒当酒喝。毛微微,你果然还是土。”

    苏燕说完这句话,在男生的要求下,离开。

    毛微微半晌才反应过来,拿起包,想要离开,面前,又被人堵住。

    “微微姐。”夏粥粥递过一张纸巾。

    毛微微缩了缩脖子,想不到自己会在情敌面前这么狼狈。

    “席哥哥去打电话了,你要等他出来吗?”人畜无害的笑容,丝毫看不出夏粥粥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

    “不了……”

    席天城如果看到她在这里,会很不高兴吧。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可以离开了。

    “好。”夏粥粥让开路,毛微微身形晃动,威亿见状,立刻上前扶住她的手臂。

    “威亿,我看你是不想干了。”席天城目光一眼锁定夏粥粥,随后看见了毛微微。

    他的心情还算不错,眉毛轻佻,慵懒的鼻音,带有一丝蛊惑。

    毛微微抬眸看向男人,不知是不是幻觉,毛微微总觉得他的余光一直在自己身上。

    “是我跑来的,和威亿无关,我只是想看看粥粥,她出国这么久,我想她了。”

    “现在看也看了,我也该回去了。”

    “再见。”

    倔强不允许毛微微在席天城面前服输,她转身,背对席天城,“席天城,结束了。”

    爱他,真的好累。

    “送毛小姐回她该去的地方。”席天城胳膊搭在夏粥粥的肩膀上,轮廓分明的脸,依旧波澜不惊。

    这一次,威亿不敢反抗,将毛微微带离了餐厅。

    警局里,有了毛微微逃跑的教训,警察也增加了一倍。

    毛微微站在审讯室门口,冷眼看着坐在里面的不速之客。

    咖啡冒着热气,席霏霏玩味的盯着她。

    毛微微抿着唇,没有说话。

    “嫂子,我是来给你送离婚协议书的,你看我哥多粗心,连这个都忘记,还得我来帮忙。”

    席霏霏一声“嫂子”叫得讽刺。

    “当然,你也别怕席家会亏待你,梨园的房子你随便选一套。”

    梨园,a市著名的富人区,普通人要工作几百年才可以买一套,而且房产有限,可以说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

    这个赔偿当真丰富。

    离婚协议书被席霏霏摊开,直接翻到了签署名字的一页,席天城的名字龙飞凤舞,不知签署了多久。

    “签吧!”席霏霏说得风轻云淡,眼神却已经按耐不住。

    “如果嫌梨园的房子不够,那席家的产业你也可以随便挑一处。”

    见毛微微没有动作,席霏霏又说到,不屑的看向毛微微,她就知道,这种物质的女人配不上席哥哥。

    

“梨园的房子我不要,产业我也不要,离吧。”

    毛微微接过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简单的动作,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席霏霏接过离婚协议书,满意的起身,准备离去,门口,又转过头,“对了,席家这次动用了关系,你可能会死,祝你好运。”

    门被关上。

    六日后——

    审讯室的灯还在亮着,毛微微虚弱的靠在墙角,她仿佛呆了一个世纪,如今已经分不清外面是黑夜还是白天。

    自从那日席霏霏离开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她仿佛被遗忘。

    “毛微微,你可以走了。”门被打开,刺眼的光亮,毛微微眯眼,门口,警察的身后,毛恩雨一身素衣,搀扶着毛宗。

    毛宗的头发花白,手拄着拐杖,每一步都走得极其缓慢。

    “什么都别问,走就行了。”看到毛微微嘴唇微张,想要说什么,警察先一步开口。

    “毛家没了。”毛恩雨突然开口,语气中无尽的凄凉。

    “什么意思?”

    毛微微起身,扶住了走过来的毛宗。

    “毛家产业濒临破产,为了保释你,爸爸变卖了所有家产。”

    毛恩雨对毛宗警告的眼神熟视无睹,“当初,我阻止过你。”

    当初席天城给毛微微求婚时,毛恩雨曾站出来反对,她说她从席霏霏的眼里看出爱意,可是毛微微被惊喜冲昏了头,没有理会。

    “对不起。”

    毛微微所有的委屈化成了眼泪,再多的话语也只说出了三个字。

    “让你跪下的事情是我不对,不过再来一次,我依旧会这么做。我们和解吧。”

    毛恩雨手擦去毛微微的眼泪,“别哭了,丑死了。一会我们还得去找工作。”

    “好。”三人慢慢出了警局,毛恩雨一直说着过去的趣事,气氛倒不觉得沉寂。

    晌午,毛微微将毛宗安置在了一所不大的出租屋里,来到了人才市场。

    正值毕业季,人才市场里人群拥挤,其中不乏名校,毛微微庆幸,当初为了追随席天城的脚步,她报考了a市数一数二的大学。

    “专业?”

    “服装设计。”

    “毕业于a大?”

    “对。”

    “姓名?”

    “毛微微。”

    “毛微微?”

    “嗯。”

    面试毛微微的男人已经五十来岁,光头,随意的拖鞋拖鞋,听见毛微微的名字,抬头,面色由欣赏变为冷漠。

    “我想,你可能不适合我们公司。”

    简介被男人扔进了垃圾桶。

    毛微微手握拳,深呼吸,从垃圾桶里拿出自己的简介。

    又是这样,每一个面试她的人,听到她的名字以后,要么是冷漠以对,要么是客气请她离开,毛微微再傻也能猜出其中的不对劲。

    席家,容不下她……

    从面试间里出来,简介在毛微微手里变形。

    手机在她手中摩擦,思考后,拨打了熟悉的电话。

    “喂。”席天城慵懒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

    毛微微的斥责让席天城浑身一愣,“你什么意思?”

    “毛家没了,也该抵账了吧。”

    毛微微红着眼眶,人来人往,没有引人注目,大家只当是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心中委屈向家里哭诉罢了。

    “席哥哥,是微微姐姐的电话吗?”

    “我和她说吧。”

    毛微微的眼神低迷,眼泪被她逼回了眼眶。

    她竟然冲动之下打电话打给了他,他美人在怀,又怎么在乎她的死活。

    “微微姐姐,我和席哥哥要订婚了,你要来吗?”

    “请帖我寄去你家了。”

    夏粥粥的语气洋溢着幸福。

    “我搬家了,而且我没时间。”毛微微下意识的拒绝。

    “可是,微微姐姐,我还没有说是哪一天。你……”

    夏粥粥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被席天城拿走,“粥粥叫你来,你就来。”

    忙音传来,毛微微才挂掉电话。

    “毛微微,你过来一下。”是刚刚面试她的那个男人。

    毛微微回头,小跑过去。

    “席总刚刚打电话让我多关照你,这么吧,我的公司还有一个职位,有点苦,你正好锻炼锻炼。”

    “什么职位?”

    “清洁工。”

    男人的眼里闪过鄙视,一想到昔日的毛家小姐成为了自己公司的清洁工,又心情大好。

总裁爹地,太疯狂!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