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章 逃走!

    “毛微微,你别害我们,你现在可是通缉犯。”

    毛家大门,被佣人堵住,毛恩雨站在显眼的位置。

    毛微微喘着粗气,努力的想要挤进人群,“你让我进去见我爸。”

    “你还好意思见你爸?你也不看看你把你爸害成什么样子了,我是你,我宁愿自杀死在牢里。”

    毛恩雨说话一如既往的过分。

    这种情况下,毛微微不想和她计较,她知道,他快来了。

    “毛恩雨,这次算我求你,让我进去吧,我只想确定我爸有没有事。”

    门口的佣人逐渐增多,都是陌生的面孔。

    “你们把所有佣人换了?”

    “也不是所有,只是换了和你有关系的,毛微微,你和毛家已经没有关系了。”

    毛恩雨满意的看着毛微微的反应,“让你进去可以,跪下来求我。”

    “毛恩雨!”

    毛微微从没想到自己这个妹妹会这么落井下石,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恨自己。

    看到毛恩雨眼中的笑意,毛微微知道她是认真的。

    “毛恩雨,我很后悔二十年前将你带回毛家。”

    双腿一软,毛微微跪在地上,膝盖碰撞在地面,发出声响。

    她挺直了脊背,想要维护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

    “是,你毛微微是救了我,可是你救我有问过我的意见吗?从小到底,你处处压我,你知不知道我日日夜夜都想要你死。”

    “我毛恩雨到底哪里不如你。父亲也好,席天城也罢,他们的眼里都只有你。”

    “看到你跪在我面前,我心里真的很舒畅。”

    毛恩雨目光带恨。

    “让大小姐进去。”毛恩雨转身,停顿了几秒,快速进了家。

    毛微微起身,回头,借着地势,她清楚的看见雨里整齐划一的车队极速驶来。

    这么快就赶来了吗?席天城,你的态度到底是怎样?

    “还不进来吗?”毛恩雨催促,看到车队,又看了一眼毛微微,瞬间明了。

    毛微微如梦初醒,进入,将门狠狠摔上。

    “躲起来。”毛恩雨打开了客厅杂物间的门,“别出声。”

    毛微微点头,身子隐没在了杂乱中。

    三分钟后——

    门发出细微的声响,毛恩雨还没来不及反应,门就被撞开,残渣碎落一点,毛恩雨被吓到,手中的咖啡掉落在地,对上席天城阴沉的眼神,她心虚的移开眼睛。

    气氛沉寂。

    “她呢?”

    席天城目光扫视了一眼毛家大厅,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强大的气场,毛恩雨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深吸了一口气,“你说的是我姐姐?她不是被你送进了监狱了吗?”

    “她跑了。”

    “姐姐没有回来,而且毛家已经放弃她了,是不可能让她回来的。”

    毛恩雨微微低头。

    席天城点头,下一秒坐在了沙发上。

    “姐夫,你不去找我姐吗?”

    杂物间常年不见天日,里面很潮湿,空气也稀薄,毛恩雨不确定毛微微可以坚持多久,现在,必须把席天城骗走。

    “她会回来的。早晚的问题而已。”

    席天城挂着笑意,毛恩雨的话在他看来漏洞连篇,毛微微恐怕早就到了毛家,现在只不过躲起来罢了。

    “万一姐姐逃出了a市呢?”毛恩雨余光不自觉扫了一眼杂物间。

    “我的人封锁了a市,她插翅难逃。”

    从沙发起来,席天城慢慢靠近了杂物间,手附在了门把手上。

    “别让我发现你说谎。”

    “席天城,你还好意思来毛家,我把女儿交给你的时候,你怎么告诉我的?现在你又是怎么对我女儿的?你滚,毛家不欢迎你。”

    拐角的楼梯口,毛宗站在那里,看到席天城,立刻走了下来。

    “岳……”父字如鲠在咽。

    席天城不知道可以叫毛宗什么,他和毛微微如今这样,再叫岳父未免有些不妥。

    “席天城,你滚出去。”

    一想到毛微微还在警局里,毛宗就气愤,最后的耐性也被磨完。

    都怪当年他看走眼,把女儿轻易交给了席天城,才会惹出这么多的事情。

    “毛恩雨,毛微微打伤了警察逃出来,面临通缉,你以为毛家可以护她一辈子吗?”

    席天城冷冷地说。

    “席天城,你祸害了我的一个女儿,现在还想祸害我的另一个女儿吗?你滚出去。”

    毛宗很激动,咳嗽了几声,脸瞬间涨红。

    “爸。”毛恩雨扶住毛宗的身子,眼神看向席天城,“你还不走吗?我姐姐没回来!”

    逐客令下了多便。

    席天城没有在意,“让我离开可以,打开杂物间的门。如果她不在里面,我就离开。”

    “如果我姐姐不在,我是不是可以用私闯民宅的理由报警?”

    毛宗的手附在毛恩雨的手上,毛恩雨回头,发现毛宗微微摇头,意在告诉自己绝不能打开杂物间的门。

    “a市没人敢捉我,既然你们不吃软的,那就来硬的。威亿,杂物间的门给我撞开。”

    保镖围在了毛恩雨毛宗身边,防止他们做出什么事情。

    威亿慢慢的靠近门,一脚,门被踢开,“少爷,门开了。”

    席天城轻笑,慢步靠近,毛恩雨的脸色瞬间苍白。

    

客厅的亮度照进杂物间,隐约可以看见墙角处,一个被白色羽绒服遮住的物体。

    席天城皱眉,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毛微微,你自己出来,这些事情我可以不和你计较。”

    沉寂……

    席天城格格不入的身影进入杂物间,他目标准确,手揭开了羽绒服,是一个人形玩偶,不知道放了多久,笑容有些扭曲。

    “毛微微!”席天城手握拳,咬牙切齿。

    “爸爸!”客厅里,毛恩雨突然的惊呼,扰乱了席天城的思绪。

    “快叫医生,我爸昏过去了。”毛恩雨掐住毛宗的人中,毛宗没有醒来的迹象。

    席天城的慌乱一闪而过,最后,勾起一抹看不透的微笑,深邃的眼神看向毛宗。

    “毛微微,我知道你在毛家,现在你还能沉住气吗?”

    “除非你出来,否则任何人都不许去叫医生。”

    别墅里,是席天城好听的声音,可在毛微微听起来,就好像是地狱。

    毛微微瘦小的身体卡在客厅里杂物间相连的墙缝里,客厅里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全部收入眼中,她的手捂住口,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几分钟以前——

    “不行,万一席天城收屋子呢?杂物间不安全。”毛微微从杂物间出来,身上染上了一层灰。

    杂物间是客厅最明显的地方,躲在里面,无异于自寻死路。

    “没时间了,席天城快到了。”

    毛恩雨将别墅的门从里面反锁,来回的搜寻地方,汗水滴落。

    “杂物间和客厅有一个墙缝,是当初设计不当造成的。好像不注意是发现不了的。”

    毛恩雨说到,将毛微微带到了墙缝前。

    墙缝很窄,只够一个人横着身子走过,因为在拐角,没有光亮,很难被发现。

    门口隐约有了动静,毛微微侧身进入,毛恩雨拿起咖啡,强装镇定。

    ……

    夹缝中,毛微微不安的扭动身子,她可以看到毛恩雨抱着毛宗的身体轻轻抽泣。

    席天城看了一眼手表,距离刚刚那句话说出口,已经过了五分钟。

    毛宗是毛微微最在乎的人,如果她在,就不可能不出来,席天城心里一下子没有了底。

    “席天城,我爸要是出事我姐是不会原谅你的。”

    毛宗的呼吸变得微弱,毛恩雨怒吼出口。

    席天城一愣,“叫……”医生

    “席天城……”

    席天城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毛微微带有哭腔的声音传来。此时,她已经站在杂物间的门口。

    她手拽住衣服一角,手足无措。

    “救我爸爸……求你……”

    毛微微低声恳求。

    席天城没来由的烦躁,微微点头,门口,席家私人医生走了进来。

    毛宗被保镖抬进卧室,毛微微想要跟上,手腕却被席天城紧紧扣住。

    “人我救了,你该回去了!”席天城力气加重,毛微微手腕发红,她不断的挣扎,不肯开口。

    “是我小瞧你了,竟然敢逃跑。”

    席天城口气冷淡,他倒是小瞧她了,结婚这么久,她完全表现得像一只小猫,没想到竟然会抓人。

    “确定我爸爸没事,我自然而然会回去。席天城,给我留一条活路吧!”

    毛微微小脸倔强的扬起。

    “威亿,送她回去!”

    席天城眼眸映照出毛微微的模样,手腕猛然松开,毛微微跌倒在地。

    “少爷,那个人出现在机场了。”

    一个属下在威亿的示意下,上前汇报。

    席天城皱眉,心中愤懑,为什么这个时候来?

    余光扫到无名指上的婚戒,思考片刻,席天城将它慢慢褪下,最后,扔在地面。

    “威亿,这里交给你了。别再让她再跑了。”

    修长的腿迈开,没有一丝留恋,席天城离开了别墅。

    如梦初醒……

    毛微微捡起席天城丢下的婚戒握在手心,她的无名指上,戒指灼热。

    戒指是她最后的希望,如今,也破灭了。

    从没有想到席天城会这么绝情,亲手送她进监狱,亲手毁灭她的一切希望。

    “微微小姐,你的爸爸没事,是否可以回去了?”威亿示意保镖扶起毛微微,毛微微发了疯一般的挣扎,最后,从兜里拿出一把水果刀,架在脖子上。

    这把水果刀是她在来的路上买的,从逃走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做了鱼死网破的打算。

    脖子上,血痕刺眼,保镖一下子没了动静。

    “微微小姐,你别为难我。我也只是奉命行事。”威亿语气柔和,不敢上前。

    “那个女人回来了!是那个女人回来了!是不是?”

    毛微微情绪激动。

    那个女人是席天城原本的未婚妻,a市出名的名媛,夏家的大小姐,如果不是她的出现,席天城早已经和那个女人结婚,那个女人也不会负气之下扔下她的孩子席佑恩独自出国。

    这两年的婚姻算是毛微微偷来的。

    “微微小姐,你知道的。”

    威亿的回答凌磨两可,可是在毛微微看来无异于是在承认。

    “威亿,你带我去看看席天城吧,我只想死心。”

    毛微微的手放了下来,刀离开了脖子,留下一道红色痕迹。

    她只想让她死心,只想让她明白她当初的一意孤行到底多么可悲。

    知道毛微微的脾气,威亿没办法,只能点头,“你答应我,不能出现在他们面前。”

总裁爹地,太疯狂!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