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失落!

    “席天城,我求你了……”

    “孩子中毒真的和我无关,我根本就没有碰过他。”

    大雨倾盆,初冬,寒风冷得刺骨。天空一片阴沉,即使在白夜,整个别墅里也灯火通明。

    毛微微跪在地上,手紧紧的拽住男人的裤腿,嘴唇乌青,一边脸肿胀,上面五指印清晰交错,衣服被雨水打湿,紧贴在身上,额头上血迹混着雨水缓慢滑落。

    “哥哥,你别心软了,只有她碰了席佑恩。”席霏霏站在屋檐下,唯恐天下不乱。 她心情愉悦到了极点,红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这一次,她赌上了席佑恩,绝不能让毛微微再次翻身。

    “滚!”席天城的脚退开,毛微微重心不稳,狼狈的摔在地上。

    周身的冷意包围了毛微微,席天城强烈的杀意让她浑身僵硬。

    她喜欢席天城十年了,十年的爱恋竟敌不上一个席佑恩?

    席佑恩可是那个女人的儿子,更何况她根本就没有害席佑恩,为什么就没有人相信她?

    “毛微微,这次谁也不能救你,你该死。”

    席天城冷冽的眼神瞟过毛微微,弯腰。

    “嘶——”裤腿被他撕了下来。

    “你碰过的东西我嫌恶心!”厌恶的语气,在他的眼里,毛微微仿佛就是一个巨大的病毒。

    布料落地,被雨水慢慢浸湿,毛微微的心随着布料跌进绝望,席天城在佣人的簇拥下进了别墅。

    大门被狠狠的摔上……

    恨天高敲击在地面,席霏霏得意的走进,半蹲,与毛微微对视。

    起身,高跟鞋猛然踩在毛微微的手背,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许妈就堵住了她的嘴巴。

    求救声卡在毛微微的喉咙……

    “毛家最受宠的小姐又如何,还不是被我踩在脚下。”

    “我说过,我会把你从席太太这个位子上拉下来。”

    “这一次你应该学乖了吧?”

    “离席哥哥远一点,否则我很难保证给你留全尸。”

    席霏霏薄唇轻启,丹凤眼微眯,嘴角是蛊惑人心的笑容。

    “席霏霏,是你干的?席佑恩是你弄的?”毛微微的情绪在崩溃的边缘。

    “是又怎样?你难道要告诉我哥哥?他不会信你的。”

    席霏霏悠然自得,白皙的手轻弄耳环,“许妈,好好招待一下我嫂子。”

    “席霏霏,我和你拼了!”毛微微手得到自由,从地上爬起,头发散乱,如同索命女鬼,一把掐住席霏霏的脖子。

    席霏霏的脸涨红,手拍打在毛微微的脸上,指甲划出几道血痕,毛微微恍若未闻。

    “少爷,夫人疯了。她要杀了小姐啊。”

    “啊……少爷,小姐快不行了。”

    许妈的哀嚎声引来了附近的佣人。

    毛微微惊慌失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多么愚蠢,将手收了回来。

    “你竟然想杀了小姐,你这个疯子。”

    毛微微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棍子。

    她黯然神伤,这群佣人见高踩底的本事她可算是见到了。

    “席霏霏,席天城可是你哥哥。”毛微微心中不甘,席霏霏不喜欢席天城,她不信。

    “那又怎样,你别忘记了,我是跟我母亲过来的,我原来不姓席。”

    席霏霏后退几步,将一个佣人挡在了自己面前,刚刚的事情,她心有余悸。

    “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和席小姐说话!”

    许妈上前想要讨好席霏霏,手高高扬起,打在了毛微微的脸上。

    毛微微吐出一口血水,不甘的丽眸在四周扫视,这里,葬送了她大好的两年。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许钱,你别忘记了,我还是毛家的大小姐。”

    毛家如今虽然没落了,可是依旧还是大家族,她的身份摆在那里,想要弄死许妈轻松至极。

    毛微微的话刚落,许妈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求助的眼神看向席霏霏。

    “你们在干什么?”别墅的大门悄无声息的打开,席天城站在门口,一只手插在裤兜。冷冷的瞥了一眼席霏霏,最后,目光定格在了毛微微身上。

    毛微微浑身僵硬,不远处灼灼的目光让她无处遁形。

    “哥哥,毛微微疯了,她想杀我。”

    席霏霏没有征兆,突然瘫倒在地,眼眸里泪水流转。

    毛微微抬头,寻着目光,倔强的对上那道视线。

    “毛微微,你真要找死?”

    席天城大步走过来,将席霏霏拦腰抱起。

    席霏霏长发扫过毛微微的脸颊,所以的苦涩化为了毛微微自嘲的轻笑。

    “席天城,你到底怎样才肯信我,嫁给你两年,我对席佑恩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这些,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求一个信任。”

    毛微微手握拳,她恨,恨自己苦心经营的婚姻竟然这么轻易走到绝路。

    “毛微微,她要回来了,你知道的。”

    席天城不怒反笑,唇附在毛微微的耳边,滚烫的气息从毛微微敏感的肌肤划过。

    是啊,她要回来了,席家又怎么会容忍毛微微继续霸占席太太这个位子。

    当初她离开,本来就是一场意外。

    毛微微意识恍惚,终还是撑不住,晕倒在了地上,最后一刻,她没有忽略席天城冷冽的面容。

    a市警局——

    “喂,醒醒。”

    剧烈的疼痛让毛微微不安的皱眉。

    “你要装死到什么时候?”

    “起来!”

    男子不耐烦,脚踹在毛微微的身上。

    毛微微睫毛抖动,强烈的光线让她感觉到不适应。

    “这是哪?”喉咙干涸,嗓音沙哑,毛微微动了动身子,蜷缩在角落,眼神没有光泽。

    “得罪了席天城,你还想在哪?”

    穿着警服的男子见毛微微终于醒来,暗自松了一口气,席天城送进来的人,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这里是警局,你因为故意杀人罪被抓进来的。”

    这个拘留室为了迎接毛微微入住,似乎特意改过。什么都没有,外面的声音也被隔绝,审讯犯人的灯带有炽热的温度,照在毛微微的身上。

    毛微微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依稀沾染了血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已经被灯光晒伤。

    “我要见席天城!”

    毛微微无力的从地上爬起,背靠在墙上,手背隐隐作痛,她无力的勾起一抹微笑。

    毛微微没有忽略席天城的恨意,她必须去说清楚,否则,毛家会是他泄愤的对象。她可以去死,可是毛家不能。

    “席天城是你想见就见的吗?”

    男子的警棍在手中挥舞,下一刻抽在了毛微微的身上。

    “席小姐可是嘱咐过了,要好好招待你。”男子似笑非笑,又一棍打了下来。

    毛微微咬住下嘴唇,汗水划过苍白的小脸,滴落在地。

    又是席霏霏,她的手竟然伸到了这里。

    “啧,还挺倔强,我到要看看你你能忍什么时候。”男子来了兴趣,警棍一次次打在毛微微的身上,剧痛麻痹了她所有神经。

    “少爷,微微小姐就在这里面。”是威亿的声音,毛微微眼里闪过诧异,威亿是席天城唯一信任的手下,有他在的地方,席天城一定会在。

    可是席天城为什么要来?是来看她的笑话的吗?

    男子打得起劲,没有注意到审讯室的门被人轻轻推开。

    警棍被人从手中抽离,男子正要怒骂,看到来人后,脚一软,跪在了地上。

    

“席……席……席天城。”

    “我的人是你想动就能动的?你好大的胆子!”

    席天城目光划过男子的脸,不屑的轻笑,一脚踢在男子的肚子,男子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疼痛减缓,男子又爬起来,狗腿的黏在席天城一边。

    “少爷。”

    威亿半蹲,反复擦拭席天城的鞋子,毛巾被扔在男子的脸上,盖住了他的面容。

    错觉吗?

    毛微微不敢置信,席天城竟然会因为自己勃然大怒。

    修长的腿慢慢跨开,熟悉的气息向毛微微逼近。毛微微眼神闪烁,心中慌乱。

    席天城指骨分明的手遏制住毛微微下颚,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昨晚,毛恩雨来找过我,她说,毛家已经放弃你了。”

    气息喷张在毛微微的脸上,听到这个消息,她绝望的闭眼,泪水滑落。

    席天城烦躁的松开她,他以为再面对毛微微时他可以铁石心肠,可是毛微微的一滴眼泪就让他溃不成军。

    “席天城,你放过毛家吧,放过我吧,我真的累了。”

    毛微微捂住胸口,眼眶模糊,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慢慢的她笑了起来。

    “微微,嫁给我,我会好好待你。”

    “微微,被你喜欢,真的很幸运。”

    “毛微微,你凭什么嫁给我哥哥,你哪点比我好。”

    “毛微微,我哥哥的新娘必须要我承认,否则我会亲手把她从那个位子拉下来,你等着瞧吧。”

    ……

    席天城席霏霏的声音在她脑海交错。

    “毛微微,我放过你谁放过我?”

    “毛微微,你就在监狱里好好反省吧。”

    席天城意味不明的眼神停留在毛微微身上,轻叹,最后慢慢的走出了审讯室。

    “少爷,微微小姐如果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她是不会怪你的。”

    威亿心中五味杂陈,审讯的门隔绝了毛微微的面容。

    “会吗?也许吧。”

    在毛微微的眼里,他看到了倔强看到了绝望,却唯独看不到爱意。

    “通知下去,谁也不准探视毛微微。”

    席家的专车划过大雨,远离了警局。

    马路的另一边,一辆车车窗缓缓摇了下来。

    车上,女子冷眸注视着席家的车远离。棕色的波浪长发垂下,遮住了她的面容,指甲红艳,眸下的泪痣随着女子的笑意,轻轻上扬。

    “毛微微如今进了监狱,你还在担心什么?”男子邪魅的眼神挂有轻视的笑意,薄唇吻在女子的脸上,红色的头发埋在女子的发间,若隐若现。

    “席霏霏傻,我可不傻。我的目标是让他们再无可能。”

    女子依偎在男子的怀抱里,“席霏霏必须为伤害席佑恩付出代价。”

    男子发出悦耳的笑声,轻含住女子的耳垂,“你好恶毒。”

    “那你还不是喜欢。别忘记了,席佑恩也是你的儿子。”

    ……

    “微微小姐,你看这个温度还适合吗?你看看你还差什么?”

    工人来来往往的在审讯室里添置家具,短短几分钟,审讯室里堆满了东西。

    空调开到了适宜的温度,寒意逐渐被驱散。

    “是席天城吩咐的吗?”

    毛微微手里捧着一盆紫色的风信子,脚踩在柔软的垫子上。

    她的眼里闪过欣喜,风信子的花语是对不起,她告诉过他。

    “微微小姐,我们只是根据客人的要求来办事,至于是谁,我们还真不知道。”工人回答,随后闭口不言,确定一切安排妥当后,全部离开了。

    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毛微微垂眸,小心翼翼的将风信子放在桌上,打开了电视。

    现在,毛家应该所有人都知道她毒害了席佑恩的事情了吧?

    毛恩雨是不是已经在开心的庆祝自己要死了?

    电视被动了手脚,接收不到外面的信号,只能看几个固定的节目。

    没有一条有关外界的新闻。

    毛微微放下遥控器,手附在自己的腕表上,这个,是一个电话。

    是父亲毛宗怕她出事命人定制的电话,想不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

    电话发出声响,在审讯室里回荡。

    直到无人接听的提示音发出,毛微微才回过神,心中早已慌作一团。

    她的父亲从来都不会不接她的电话,如今这样,只能说明出事了。

    电视的屏幕花白,片刻后,连通了外界的新闻。

    “听闻席夫人毒害了席家成员,请问席总这是真的吗?”

    “如今你开始收购毛家的产业,是不是在暗示大家你和毛家已经决裂?”

    “席总,当初你想过席夫人这么恶毒吗?”

    ……

    记忆中的男人站在席氏集团的大门,阴冷的眼神睥睨众生,最后定格在一个镜头。

    毛微微手心冒汗,屏息,等待男人的答案。

    “我的事情和你们无关。”薄唇微启,一如既往厌恶的语气,男子没有施舍一点多余的话语,将一干记者晾在了席氏集团门口。

    ……

    头条在不断的更新,无外乎都是在对席家和毛家如今的形势进行分析。

    手机从席天城手中飞出,砸在墙上,一道裂痕清晰可见。

    威亿眼神抽搐,不敢多言,低着头,尽量缩短自己的存在感。

    “ 威亿,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席天城恢复了邪魅的笑容,眼神深不可测。

    “大约就在这两天。”

    “命人守住机场,她下飞机立刻告诉我。”

    电梯门打开,席天城收回视线,面无表情。

    威亿捡起手机,紧跟着出了电梯。

    性能良好的手机在不断的振动,电话连续不断,都来自同一个地方——a市警局。

    威亿的眼皮不安的跳动,他记得那里只有一个人,毛微微。

    那个姑奶奶要是出事,他怕他也活不长了。

    席天城转头,眼睛眯起,瞄到来电,森冷的拿过手机,片刻,“喂……”

    “总……总裁,审讯室里面的那个女人打晕了看守,跑……跑了。”

    “封锁a市,无论如何都必须抓住毛微微。”

    手机的裂痕慢慢变深,直到彻底黑屏,席天城的手被割伤,细小的口子,冒出鲜血。

    她是反了吗?

    为什么要在现在逃跑?

    被席家人抓住怎么办?

    “去毛家。”取下手机卡,席天城改变了方向。

    车队整齐划一,朝一个方向开去。

    毛家,此刻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总裁爹地,太疯狂!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