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章 签字

    冯思纯被气的浑身颤抖,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安乐雅见状赶忙走过去搀扶,顺手将财产转移书递给舒梦莹,使了个眼色。

    舒梦莹马上心领神会,几步就走到舒梦蕾面前。

    此刻的舒梦蕾已经是摇摇欲坠,刚才激烈的动作用光了她的精力,现在眼前一片模糊,完全在凭意志吊着自己,分分钟就会昏过去。

    舒梦莹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晃了晃,发现她没有一点反应,满意地勾了勾唇角。

    这迷魂药的效果还算不错,舒梦蕾现在没有一点判断力,她想怎么摆布都行。

    舒梦莹再次将笔塞到她的手中,将财产转移书放在她面前,放低声音,极其温柔地说,“蕾蕾啊,在这写个名字。”

    这语气,是她模仿舒函说的。

    舒函在世的时候,总会喊她“蕾蕾”,他过世后,就再也没人这样喊过她。

    舒梦蕾朦朦胧胧间,好像听到了父亲的呼唤,心中一阵温暖。

    随后,她经鬼使神差地在纸上签了字!

    看着那娟秀的字体,舒梦莹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安乐雅撇开冯老夫人,兴奋的抢过舒梦莹手中的《财产转移书》,捏着那几页纸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为了这几页纸,为了这个签名,她安乐雅等了二十年,二十年的光阴都辜负在舒涵这个老头子身上。如今她也算扬眉吐气了。

    舒涵这个老头子到死都信不过她,把财产都留给舒梦蕾又怎么样?

    如今还不是都落入了她安乐雅的手中。

    “嗯哼!”冯老夫人不满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沉浸在兴奋中的安乐雅这才抬起头,轻蔑的看了她一眼。

    “来人,送老夫人回去!”

    “是,夫人!”

    两位佣人躬身上前扶住冯老太太。

    “安乐雅!”冯老夫人未曾想安乐雅竟如此过河拆桥,一时气结,却说不出话来。

    “老夫人还是保重身体,早点回去休息吧,时候不早了,累了一天,免得累坏了身体。”

    冯老太太狠狠地瞪着安乐雅,而此时的安乐雅一改往日的低眉顺眼,扬起下巴,毫不畏惧的逼视回来。

    现在的安乐雅,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有求于她的安乐雅了。那个乖顺,听话,任她摆布的儿媳,已经随着那个签名和那一纸文书的成立彻底消失了。

    看着晕倒在地的舒梦蕾,冯老夫人深深的叹了口气,被两位佣人连拖带拽的扶了出去。

    房间里剩下狂喜的安乐雅母女。

    “妈,现在拿这个小贱人怎么办?”舒梦莹蹲下身子捏着舒梦蕾的下巴,使劲朝她脸上拍了拍。

    毫无反应的舒梦蕾完全不能激起她复仇的欲望,楼道里那狠狠的一巴掌至今还让她觉得被打掉了自尊。

    这掉落的自尊烧的她脸上热辣辣的,她必须要她十倍百倍的偿还回来。

    “还能怎么办,趁早做掉。”安乐雅的眼中闪烁出妇人特有的阴狠毒辣。

    二十年的委身隐忍早已把这个曾经的少女压抑成一个心狠手辣的毒妇。一朝得道的安乐雅绝不会放过一丝斩草除根的机会。处心积虑多年的成果也容不得半点闪失。

    “杀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啊?!”舒梦莹一脸的失落,呐呐的嘟囔道。

    “不要多生是非,财产转移书已经签好,她也没用了,你找人把她处理掉,要干净利落。”

    交代完这些,安乐雅拿起《财产转移书》转身走出房间。

    “妈的,便宜你了!”舒梦莹朝着倒在地上的舒梦蕾狠狠的踢了两脚,揪着她的衣领把她拉起来狠狠地连抽了几个个耳光。

    忽然她停了下来,眼光顺着揪起的衣领向下游走,看到了舒梦蕾脖颈,锁骨上的吻痕,脸上浮现出一丝快意的微笑。

    “虽然妈妈让你死,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舒梦莹丢下舒梦蕾站起来,快步跑回房间。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粒不大的药片。

    “这可是德国进口的特效药,便宜你这个小贱人了!”

    恨意难消的舒梦莹捏起舒梦蕾的下巴,迫使她微微张嘴,狠命的把药片塞进她的口中。

    唯恐昏迷中的舒梦蕾咽不下去,又提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她猛灌一气。把舒梦蕾浇得浑身湿透,才气喘吁吁的抬起身来,扔掉手中的茶壶。

    倒在地上的舒梦蕾头发湿答答的粘在额头上,双眼紧闭,对外界的情况毫无反应。

    那身特意挑选的白色高领蕾丝长裙也被茶水打湿,蕾丝边上沾着茶叶的残渣,胸襟上残留着还湿润的茶水污渍。

    

“来人,把她丢到郊区的安民路那边!”

    安民路和它的名字相反,这条路住的并不是良民。

    这里是有名的贫民窟,有讨饭要钱的帮派,也有扰民滋事的地痞流氓……

    穷人对于谋生之道,从来都挑剔,贫穷孕育了暴力,催生了犯罪。

    淅淅沥沥的小雨冲刷着安民街并不干净的街道,街角的垃圾桶边倒伏着一团白色的身影,在夜色中显得有些刺眼。

    雨水和泥水打湿的白色衣料已经不再干净,裙角拖在满是泥水的地上,和衣料本身的质感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冷,舒梦蕾感到自己在发抖,冰冷的雨水拍打着她,像要把她身上仅有的一点点热量榨干。

    她尝试的动了动手指,麻痹的感觉仿佛比动作本身还要清晰,身体还没有从强力的麻药中恢复过来,精神先一步逐渐的清醒了起来。

    昏倒前发生的一切在她眼前逐渐清晰,冯老夫人刻薄的表情,安乐雅急切的神态和舒梦莹假情假意的劝慰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而与神志一同苏醒的,还有舒梦莹灌下的那颗强力的媚药。

    随着意识的苏醒,舒梦蕾的感官被逐渐放大,神志却逐渐恍惚, 一股热流逐渐从她身体深处升腾起来。

    这股热量在她体内盘旋,冲撞,四处寻找出口,起先的寒冷逐渐被无法抑制的燥热替代,血液也逐渐被烧热了起来。

    雨水已经不再是榨干热量的消耗,成了对抗燥热的良药,舒梦蕾迫切的需要凉意,手脚不灵活的扯开衣襟,徒劳的期望让雨滴带走压抑不住的燥热。

    舒梦蕾在这强力药剂的作用下,神志恍惚,露出的一截小腿好像藕节一样,半没在街角的泥水里。

    “我有一个小秘密啊……就不……嗝……”

    “哈哈胖子你喝多了,走,去找个妹儿爽一把?”

    “兄弟们一起啊?”

    前面路口几个地痞流氓向着这边走来

    “前面是个死人?”

    “去你妈的,怕什么死人”

    其中一个流氓走上前来,发现倒在地上的居然是个活色生香的美女,立刻兴奋起来。

    “哥们们,快来,这里有个娇娃!”

    说着就先往舒梦蕾裸露的小腿上狠狠捏了一把。

    舒梦蕾轻轻咬着下唇,眼神早已迷离了。

    “军长,你要找的人查到了!”

    蓝若尘接起电话:“说!”

    “舒梦蕾,舒家大小姐……”在短暂介绍了舒梦蕾的情况后,电话那头顿住了,似乎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说。

    “说下去!”

    “是!据我们了解,舒梦蕾现在处于危险中,她被舒家舒梦莹灌了媚药,现在丢在安民路。”

    “……嗯,我知道了。”蓝若尘的语调里波澜不惊。

    放下电话,转过身,他一把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向楼下冲去。

    舒梦蕾在强大的药效作用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处危险境地。

    “胖子,今晚咱们几个算是艳福不浅啊。”

    那胖子打了个酒嗝,在众人的撺掇下从地上拎起娇小的舒梦蕾,两片油嘴就凑了上去,贴着舒梦蕾娇嫩的脸颊亲的啧啧有声,直看的旁边一干小流氓高声叫好。

    一声尖锐刺耳的急刹车声音打断了小流氓们下一步的动作,

    车前灯把街角的情形照的雪亮。

    “妈的,哪个不识相的!真他妈的败兴!”被众人叫好正在兴头上的胖子气哼哼的松开舒梦蕾,扒开人群站到了车前,用力的在引擎盖上敲打了两下。

    “半夜三更跑出来扫你胖爷的兴啊?!”胖子扯着嗓子叫道。

    看着眼前的情形和趴在路边的舒梦蕾,蓝若尘觉得一股烦闷之气顶在他胸口,他狠狠的压抑住自己拔枪的冲动。

    甚至有一瞬间让自己深呼吸了几下平复心情,然后他猛地打开车门,一步跨到街上,狠狠的甩上了车门。

    “哎哎,你还横上…”还没等胖子这句话说完,重重的一个肘击就把他肥胖的身躯甩出去老远。

    几个小流氓见动起手来,一股脑的涌上来,打算一起动手占个便宜。

    蓝若尘看他们毫无章法的扑上来的样子,冷哼一声,顺手一个拖拽,拉了跑在最前面的一个小流氓一个狗吃屎。

    顺势一个转身,把身上的外套一脱,丢在舒梦蕾身上盖住了她的娇躯。

    飞起一脚毫不留情的踢向后面小流氓的要害。只听得一声惨叫在雨夜里听起来显得越发瘆人。

豪门盛爱:总裁套路深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